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

………………18秒鐘後………………

(這回丟臉丟大了……)

復活點跟我想象的出入很大,在我的感覺裡應該是一個人也沒有的,實際上卻是一個有很多工作人員進行監督和工作的地方。

[你看那個傢伙……滿身是土啊……]

[這麼狼狽哈哈……]

[那男的怎麼回事?也太極限了吧?剩兩秒?]

通過收集周圍人的視線並進行現場翻譯,我大致總結出了他們心裡想說的這三句話。

當然,前兩句從女生那裡出現的次數更多……

………………

(切,要不是爲了趕時間我纔不會搞的這般模樣!還不是因爲你們這個破復活點設計地這麼偏僻!還好意思笑我?都是你們的問題!)

在他們的視線下,我差點從嘴中爆發出了這樣的話,不過還好理智搶先佔據了頭腦,纔沒讓形式惡化。

(估計要是剛纔那句話說出口我會更加被人瞧不起的吧……)

無奈,我拍了拍褲腳上面的塵土,想讓自己變得不像他們心裡那樣的土裡土氣。

“付源?你到了嗎?付源?”

突然間耳機傳來了目堯的聲音。

“我……唉,算了,先說正事。”

剛想向他們訴苦,但是話到嘴邊卻又收了回去。

“你們那邊情況如何?一切順利嗎?”

“嗯!都按計劃走着呢!”

(呼~)

聽到了這句話,我覺得我被嘲笑滿身是土這件事並沒有做無用功,心裡長出了一口氣。

“估計他們也快來了,你們堅持住,具體情況一會再說!”

“好!你小心一點,他們可是4個人啊!”

“知道了!大不了犧牲一人殲滅一隊唄!”

說完,我斷開了語音,靜候那個隊伍的到來。

要說爲什麼我知道他們一定會找到這裡,因爲那條路只有這一個主幹道,沒有岔路,如果一直沿着那條路走的話,遲早會找到我,而這個復活點設計地位置則是這條路的終點,也就說……

(背水一戰了……)

抱着“必死”的決心,我握緊了手中的“槍”,靜候那一刻的到來……

………………

(怎麼可能那麼傻?這裡是現實世界不是中二世界啊!誰會傻站在那裡等着別人來錘你?可笑!我又不是超級英雄!)

猥瑣着蹲在旁邊灌木叢裡的我這樣想着……

雖然覺得很丟臉,但這的確是事實,無可爭辯!

〔您已完全復活!判定點重置,爲頭、右手、後背,重複一遍,您的判定點爲……〕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哪裡了!拜託能不能安靜一點!)

其實,能聽到系統提示音的人只有我一個,但是對於這一點我是十分清楚的,然而實際上這次復活讓我害怕的是復活時身體上某個機械裝置發出的報警裝置,也就是提示周圍玩家我已經可以被攻擊了,這也就是說我之前辛辛苦苦找到的藏匿之處很可能被瞬間發現,因爲我不知道周圍倒底有沒有其他隊伍的存在……

“喂,我們都知道你藏在哪了……”

耳機那邊傳來了明貝的嘲諷。

“我也沒想到啊!想來想去還是忘記了這點……失誤失誤……”

我因在思考戰術的時候忽略了復活報警這一機制而感到無比的自責。

“別說話……藏好……來了他們。”

萬幸的是,似乎周圍並沒有其他隊伍的存在,而我身上的報警器也在6號隊伍趕到我這個復活點前就解除報警了,這對我們馬上要實施的計劃是十分有利的。

“隊長!找到了!復活點就是這裡!”

(隊長?這麼客氣的嗎?一個宿舍的不應該直接叫名字?)

“很好,我們一會兒就在這裡駐腳,不過得先排除一下週圍可能存在的隱患,你去那,你就看看那裡吧……”

說着,6號隊伍的隊長不斷用手指指向不同的地方派遣着身邊的隨從人員去相應地方探查。

“我說隊長啊~用不着那麼嚴謹吧~要是周圍有敵人咱們來的時候不早就中埋伏了?”

那個頭髮十分個性的傢伙似乎對周圍的環境很有信心的樣子。並不覺得周圍的灌木叢林裡面會有敵人隱藏在其中的樣子。

(真抱歉,偏偏這一點你猜錯了~)

“喂,該差不多動手了吧……”

就在心裡還想着一會兒怎麼去嘲諷已經被團滅的那幫傢伙的時候,明貝似乎已經按捺不住他手裡的那把槍了。

“這麼着急的嗎?要不再看看情況?”

石目堯似乎心裡還沒有做好十足的準備,看這句話似乎有點打退堂鼓的趨勢。

“現在就打吧,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正好他們聚在一起,目標比較擊中,是集火的好時機。”

我看到目堯那邊有點膽怯,連忙說了這句話,爲了讓力珥的心能沉下來,不因石目堯的話所動搖。

“那還是老套路唄?我打身子,你頭,他倆手腳?”

“嗯……”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了!別廢話!就是幹!”

瞬間否認了埠力珥的猶豫。

因爲現在可不是猶豫的時候啊!爲了馬爾代夫!

說完,我將槍口對準了目標……

“誰在那?”

“糟了!中埋伏了!”

“糟……該死!大家保持戰鬥狀態準備反……”

〔6號隊伍已經被殲滅,請迅速回到中央廣場進行休息〕

就在霎那間,面前的四個人就被擊倒了,甚至連跑到復活點附近的機會都沒有。

(哎?)

雖然眼前的敵人已經被殲滅,可是我卻絲毫沒有一點高興的感覺,甚至背後冷汗直冒……

因爲我聽到了明貝和力珥的問話……

“誰開的槍?我剛纔沒有按下去啊?怎麼回事?”

“我也沒有?目堯,付源你們呢?不會你倆槍法這麼好吧?”

石目堯那邊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我的手指連用力的過程都沒有,也就是說6號隊伍要不就是被石目堯一個人全部殲滅,要不就是……

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打出那麼多發子彈並且全部命中敵人弱點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是不可能存在的,也就是說……

“快逃!各位!我們也中埋伏了!”

我急忙站起了身子,準備轉身向身後的山坡逃去。

山上的樹木雖然沒有想象的那麼多,但是相比於沒有遮攔物的復活點,身後的山則是逃亡的最佳路線。

我早應該想到,既然剛纔在等待6號隊伍的那個時間段內沒有動靜,也就是說那幫傢伙應該比我們早到這裡,而且對我們的位置瞭如指掌,想全身而退應該不太可能。

(該死,萬萬沒想到……)

這是我在安排作戰方案上的一個重大失誤,而這個失誤,可能是“致命”的。

“你們男人可真是單純的動物啊……”

這聲音在平常聽起來應該算是百裡挑一的那種僅靠聲音就能迷惑住大多男性的女聲了,但是在現在看來,它對我的威懾力以及帶給我的壓迫感是目前來說我所體驗過的前所未有的……

那種能帶給人窒息感覺的聲音。

〔15號隊伍,石目堯,倒地〕

緊接着,最令人不快的聲音出現了,石目堯在那個女生話音剛落的時候就被擊中了三個弱點,進入了“瀕死”狀態。

“你真的以爲,你這麼跑就能跑的過我們的手心嗎?這周圍可就只有這一個復活點啊!”

說罷,那位女生舉起了她手裡的槍,對準了我的腦袋。

(喂喂喂,開玩笑的吧!)

〔15號隊伍,埠力珥,倒地〕

即使聽到了這個系統提示音,我的腦袋也無法迅速做出十分驚訝的感情,因爲一杆槍現在就頂在我頭上。

“那麼,先看看你的頭是不是新的弱點吧!”

(切……)

抓住了她按下扳機的那一刻,我將頭歪向了一側。

“去死吧!瘋婆娘!”

其實剛纔發生的所有事僅僅是在1秒內,所以說我對對方的長相都沒有看地太清就這麼稱呼她爲瘋婆娘,其實我自己心裡也不知道對不對。

“哎?”

那位女生似乎是對我用“瘋婆娘”這三個字來形容她而感到震驚。

不過,她已經不能繼續這樣想下去了……

“反殺!”說着,我擡起槍桿對準了她的頭。

!

可能是爲了瞄準的原因,我將所有視線聚焦在了準星以及她的頭上,這也讓我看清了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

不能算難看,不,應該算是好看,怎麼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好看,可愛的那種好看你懂嗎?就是那種可愛的好看,嗯,可愛的好看。

身高不算高,屬於普通女生的那樣,但是頭髮卻很耀眼,長長的秀髮被風一吹還會分叉!(廢話嗎這不?)白色眼鏡遮不住隱藏在它後面的那雙眼睛,從那裡我可以看出她對我拿着槍指着她時候的那種害怕和無助的感覺。

(嗯,這纔是一個正常女大學生面對槍應該有的態度!)

我相信,如果她把那副眼鏡摘了,可能會更好看一些吧。

………………

(喂喂喂,我在想些什麼啊!)

“你……你不會對着我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吧?”

“哎?”

反應過來的時候,形勢已經再次反轉,那名女生在我意淫的時候趁機將我的武器撥開並在同樣的位置上放上了她的武器,槍口對準了我的腦門,而對面的那位女生透露的表情卻是一種似乎被侵犯了的表情,紅着臉,似乎很厭惡我的樣子。

〔15號隊,石明貝,倒地〕

“喂!你在幹什麼!快逃啊!”

耳機那邊傳來了石明貝的喊聲。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他們在爲我爭取逃亡的時間,而我卻花在了意淫上,這實在讓我有點感覺對不住他們。

(抱歉啊,各位!)

可是現在並不是想跑就能跑的了,因爲一杆槍正指在我頭頂,而且像剛纔那樣近距離“躲子彈”的事情我可是不太相信能再次發生在我的身上的。

“那就這樣斷送你們的馬爾代夫之旅吧!”

將她的“武器”頂在我的腦門上,看到我已經無路可逃的樣子,這瘋婆娘的面部表情再度扭曲了起來。

(該死,這瘋婆娘……)

真不敢想象眼前這位漂亮的女生竟然在這種情況下會暴露出這樣的本性。

(怎麼辦?現在應該怎麼應對這樣的情況……)

短時間內的大腦高速運轉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對於每次期末考試都趕在最後一段時間複習的我來說……

但是面對面前已經聚集起來的4名女生,我已經開始有點不知所措了,畢竟這個時候如果轉身逃跑的話後背上的判定點就很容易被……

!!!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按下去吧!”

我用盡全力從嘴中擠出了這樣的話,雖然說出來真的很需要勇氣,畢竟……

啪!

還沒等我想完,那女的就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扳機,一槍“打”在了我的頭上。

〔您還剩兩個判定點。〕

(畢竟是要放棄一條命的決定啊……)

“哎呀~看來我還真是挺幸運地呀,一上來就猜中了一個位置~”

已經完全顧不上去思考如何回擊她的話語了,現在的我進行着平常完全不敢想象的頭腦風暴,思考着各種各樣的情況並且試圖尋找一種方法能讓我在這種絕境中順利逃脫。

每個人身上的判定點就像是遊戲裡面的一條命,而我,剛剛爲了在這場遊戲中存活下去放棄了一條生命,因爲我知道如果面對着她們倒退的話……

(她們就打不到我後背上的判定點了!)

啪!

〔您還剩最後一個判定點。〕

沒有給我空當讓我休息,女生隊其他三名隊員不斷地再向我身上的判定點射擊,識圖找出我身上的剩餘兩個弱點,並且現在已經找到了一個。

“你在幹什麼啊!悠付源!”

明貝大吼的聲音甚至不需要對內語音接收器就能夠直接聽到。

(該死,得跑了……)

如果我現在不跑的話,四人全部倒下就會直接導致隊伍失敗,不過如果在我最後後背上的判定點被擊中之前他們仨能夠完全復活的話……

(得把她們從復活點引出來……)

如果繼續讓她們留在復活點附近的話,即使明貝,目堯還有力珥他們復活的話也會被針對地進行掃射,復活也沒有用……

想着,我開始慢慢往後退。

“還是別掙扎了你!放棄吧!”

那女的真的像極了那種電視劇小說裡面的反派,言語中搞的我真的想上去捶她一拳。

“哼!別以爲你留在復活點附近就能永遠地保持安全,我當初的計劃跟你想的一樣,但是由於你們的出現不得不去更改一下所制定的計劃了。”

說出這樣帶有嘲諷的話語也許會對她們有效果,至少我心裡這樣想着。

“還有計劃?”

說着,她們四個開始警覺了起來,注意力開始向我周圍的地方分散。

果然有效!

(好機會!)

抓住了她們眼神都沒有聚集在這邊的那一刻,我向前衝了過去。

確切地說是向着她們身後的叢林沖了過去……

“呀!”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會這麼怒吼着,可能人在面臨絕境時候求生都會發出這樣的吶喊吧……

“呀!”和我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只不過音調和感情有所不同,並且是4個聲音同時發出,是那4名女生。

(看到一個男的像野獸一樣向她們衝來,正常的女生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吧……)

“變態!”

(呵~逃跑竟然被當成了侵犯襲擊……不就是摸到你們一下嗎?又不會發生什麼~)

那幾個女生的反應有點讓我不爽,搞得像是我要怎麼怎麼樣她們一樣。

不過,這也是機會,就在接觸到她們的時候,我奮力將手兩邊的女生向站着靠遠的那兩位推了過去。

“啊!”

山上崎嶇的地形加上被剛纔我做出的舉動導致的重心不穩讓那4位重重地摔倒在了山坡上。

面對這樣瘋狂的對手,最有效的應對方案就是以狂制狂!

逃脫的好機會!

頭也不回,我向着復活點的反方向衝了出去。

“乾的漂亮!”耳機裡傳來了明貝和目堯以及力珥的鼓勵,似乎他們也看出了我想把戰線拉到復活點外好讓他們順利復活這一計劃。

“追!最後弱點肯定是後背!”

雖然聲音已經很微弱了,但是那發狂般尖銳的聲音足以穿透我們之間的那些樹進入到我耳朵裡。

這聲音也不禁讓我打了個寒顫。

(瘋了啊,這些傢伙……)

雖然有些畏懼的心理,但是我依舊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因爲整個隊伍存活的希望目前就只能在我身上了。

“啊啊啊!煩死了!”

現在的人真是爲了目的不擇手段啊!

回頭瞅了一眼,似乎在視野內並沒有那幾個瘋婆娘的身影。

“終於……”

像是剛經歷了一場大戰一樣,我長嘆了一口氣,但是並不敢停下奔跑的腳步。

“哎?”

剛想放鬆下來,我突然感到左腳似乎踩空了。

(明明是平地,怎麼……)

“哎?”

相同的聲音再次從嗓子裡發了出來,只不過上次的情感是驚訝,這次的更多的是害怕。

左傾的身體證實了我的左腳的確是踩到了空氣。

“咳!”

以弧度傾倒的身體讓我的肋骨狠狠地撞擊到了某種堅硬的物體上,身體帶來的劇痛讓我咳了出來,但是疼痛感卻又讓我發不出任何其他聲音。

然而下落並沒有結束,我的下巴和鼻子也相繼撞到了那個地方。

“……”

撞擊帶來的衝擊力,尤其是下巴的那一下,似乎將我的神經與我的大腦之間的連接硬生生地扯斷了。

但是,更讓我害怕的是,即使這樣,下落依舊沒有結束。

根據我僅剩的意識大致能判斷出這應該是一個類似於地窖入口的東西,但是是垂直下來的,沒有一點坡度,而且至少得有十米左右的深度。

不過還好,由於這口井寬度不是很大,讓我下落時候能有一些緩衝的過程,其實就是身子不斷摩擦牆壁,不至於到底摔個粉碎。

咚!

先是身子撞到了像是一個活動的木板一樣的東西緩衝了一下,緊接着耳朵再聽到響聲的時候,我的身體也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

(唔……)

前所未有的疼痛感已經讓我的內心都發出不了聲音了,加上下落時的剮蹭,別說衣服了,我的肩膀和雙臂估計也都是血肉模糊,即使這個地窖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我也依然能夠感受到這點。

因爲那種疼痛是唯一一種能讓意識即將失去的人重新醒過來又讓人疼到失去意識的疼痛。

“嘶……”

身體以及雙肩傳來的火辣般的痛感讓我連呼吸都變得十分費勁。

(誰來……救救我……)

這個地窖的底部是一塊很大的空間,從剛纔身體撞到地面的時候整個空間產生的回聲就能判斷。

(好痛……)

估計嚴重受傷的不僅有我的雙臂,不,不可能只有,應該這樣說。

即使有意識,我似乎也無法控制我的身體行動,而且就連呼吸也伴隨着劇烈的疼痛,這樣來看的話估計神經和內臟也應該有一定的損傷吧……

〔15號隊,悠付源,倒地〕

〔15號隊,戰敗,請及時回到廣場等候比賽結束。〕

可能是因爲毒圈的原因,突然間我後背上的感應器“自爆”了,第二聲語音這也意味着我們15號隊伍完全失去了比賽資格。

(我也想回到廣場等候啊……)

想要吐槽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了。

(完全發不出聲啊……)

…………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的意識也在一點一點模糊,我開始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

“滋滋……源?……滋滋”

耳機那邊似乎是傳來了他們的聲音,不過我根本聽不清也沒有力氣去聽清他們說的是什麼了……

意識在一點一點消失……

(我竟然會死在這個地方三次,哈哈……)

…………

(咦?爲什麼我會記得死過……)

…………

…………

(三次……)

…………

…………

…………

再也使不出力量來維持精神狀態的我閉上了雙眼……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