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

“唔……”

今天的起牀並不像平時那樣,不僅有頭部的劇痛,襠部還感覺十分不適……

(內褲有點溼啊……不可能尿牀了吧,畢竟這麼大了……)

心裡想着,以爲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嘛,繼續睡吧……)

雖然天已經開始發亮了,但是因爲頭部的疼痛我卻沒有一點想起牀的意思。

(反正設置鬧鈴了,又不會遲到……)

………………

………………

(!)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難不成……)

我掀起了被子,目光聚集在了自己感覺十分不舒服的位置。

(果然……)

目光聚集的地方被一些不可描述的液體潤溼了。

“真是麻煩啊……”

爲了不打擾了舍友的睡眠,我躡手躡腳地爬下了牀。

雖然這個現象是男生寢室裡面很常見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似乎宿舍裡的人對這個事情都會覺得非常害羞。

(剛纔是不是做夢了,做的是什麼夢來着?)

雖然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夢,但是我腦袋的劇痛肯定了我剛纔做過夢,而且似乎還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噩夢。

(算了,不想了,想起來估計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現在還是想想怎麼把早上的課熬過去吧,畢竟起這麼早……)

這麼想着,我走向了水池……

………………

………………

鈴鈴鈴~

“啊~”

下課鈴聲的響起預示着我將會有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下節課的狀態與我這五分鐘的休息狀態有很大關係。

………………

(開玩笑!好像說的我這五分鐘休息好了下節課就會聽課似的!)

開始自我否認了起來……

的確,似乎開始上了大學以後,聽課就成爲了我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能認認真真地聽上一節課對目前的我來說就已經算是這一天裡的一個大勝利了……

“真懷念大一的時候啊~”

突然想起了剛進入大學的我那一副對這個全新的校園,全新的朋友以及自己即將面對的全新經歷的憧憬,當初的想法與現在的現實一對比,這麼一看簡直就是理想與現實的翻版啊!

想着,我趴到了桌子上,將胳膊伸了出去,順便伸了一個懶腰。

“嗯?”

由於伸懶腰的時候手頂到了前面的石目堯,他便回頭瞅了我一眼。

“你真不去嗎?”

沒有浪費機會,我順勢就把心裡想的事兒問了出去。

“不去,沒錢了,去不了啊!”

課間石明貝他們突然討論起出去旅遊的事情,對於已經逐漸開始熟悉大學生活的大二學生,利用好假期去周邊地區玩玩是消磨假期無聊時光最好的方式。

不過……

這個方式也受到了許多方面的限制,就比如說金錢等方面,目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這次放假宿舍四人一起出遊的計劃就被金錢所打散,化爲了烏有。

“這也沒辦法啊……”

看到石目堯的態度,我也放棄了說服他的想法,畢竟如果試圖說服他的話可能會讓他感到十分爲難……

“那你們先看看這次出去要帶些什麼東西吧!”

我對即將一起出行的石明貝和埠力珥說。

就這樣,四人出行的計劃變爲了三人出行。

他們兩個沒說什麼,開始拿起手機搜索了起來……

…………

終於熬到了第三節課下課,鈴聲的響起預示着假期的開始,由於我們的火車是後天中午出發的,也就說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路上的生活必須品。

“走吧?明貝?力珥?”

由於石目堯的缺席,我們這次去外面購物廣場採集材料的人數就由四人變成了三人,說實話,總有一種打麻將三缺一的不爽感,但是我想如果現在因爲石目堯的缺席而放棄了計劃的話剩下兩個情緒激昂的人心情估計也不會很開心。

(嘛~即使不是宿舍之旅也得上了啊)

雖說天氣不是很熱,但是我們到達購物廣場的時候已經開始微微出汗。

與週末和工作日晚上的購物廣場截然相反,肉眼可見的是與其完全不一樣的人數,從現在的角度來看,熱鬧的廣場上現在只有它繁盛時期的十分之一人數,像是一個荒廢的地方,不過即便如此,這些人羣依舊讓我有些壓力。

“快點買完早點回去吧,我可不想在這麼熱的環境下待着!”

突然,石明貝像吼出來的一樣大聲說了出來。

“走吧!還有,你聲音太大了”

很明顯當石明貝從嗓子裡吼出剛纔那句話的時候周圍的人,年老的年輕的都有,都不約而同的朝我們的方向瞅了過來。

爲了不讓周圍的人再次因爲石明貝的大聲說話而注意到我們,所以我急忙說了這句話來安撫他的暴脾氣。

(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傢伙啊……)

依舊是老樣子,刺鼻的香水味在我們進入商場的一瞬間就強行鑽入我們的鼻子內,與廣場外不同的是,商場內形形**的人們在我的身旁走過讓我喘不過氣來。

(嗯,人羣密集恐懼症又嚴重了啊……)

說實話,雖然這是一個網絡名詞,可是我卻實實在在的患有這個症狀,尤其遇到那種像現在這樣的商場內,總感覺每個人都在盯着我,而且盯地我發毛,這也是我有人羣密集恐懼症的一大原因。

“呼~”

走到了超市門口,我長呼一口氣

(終於熬過去了啊)

對於有人羣密集恐懼症的我來說,剛纔那段十幾米的路走起來就像是在萬里長征一樣,到達終點的我雖然沒有大口喘氣,不過心已經緊繃地感覺隨時都可能斷了一樣,久久不能平息。

“呼~走吧,快點買完回去!”

這次是我說出了這句話。

雖然很少來到這裡,可是我們三個卻像是這裡的常客一樣,自由地並且有目標性地穿梭在商品架之間,挑選着最適合自己的物品。

可能是小時候經常跟父母一起去超市的緣故吧,雖然超市裡麪人也不算少,可是我卻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壓迫感。

說着笑着,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們三個已經結完賬開始往公交站點的方向走了。

“哎!”

石明貝突然用胳膊肘懟了我一下,然後用眼神示意了我。

“你看他們,像不像平時電視劇裡的那種小偷?”

(!)

明貝有一個特別不好的特點,說什麼話都特別大聲,這點在剛纔我們剛到購物廣場的時候就有所體現,很明顯,這樣偷偷評論陌生人的話自然也包括在內,雖然我知道是玩笑話,可是他這樣說還是搞的我一時很尷尬,畢竟是背地裡說一些陌生人的話。

“喂!你小點聲啊……”

可以想象當時我的面部表情十分扭曲,並且伴隨着這幅表情尷尬着對着石明貝這樣說到。

突然間我注意到明貝向我示意的那幾個男的瞅向了我們。

(糟了,是不是他們知道我們在討論他們了?)

與其感到尷尬不好意思,更讓我害怕的是,他們沒有轉移視線,在很長的時間內一直在盯着我們看。

(似乎真的是讓他們知道了啊……)

雖說對方人數也不是很多,五個人,但是就單從個頭和人數上來講,我們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加上那些人的氣場,足以把我們,至少是我給嚇退三米。

(遇到這樣的情況可真是麻煩……)

…………

(怎麼辦?)

我的大腦瘋狂旋轉,搜尋着完美圓場的方法。

…………

(糟了!大腦一緊張就無法思考!)

算是我的一個特點吧,我大腦的靈活度似乎跟我的緊張程度是呈反比關係,也就是說,越緊張頭腦越不靈活。

…………

明貝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正在向不妙的方向發展。

即便雙腳已經開始慢慢發軟,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開始出現了排斥反應,想要讓自己的軀體儘量遠離那幫男人,可我們卻依然慢走着,一步一步地靠近那些令人生畏的傢伙。

…………

(怎麼辦?馬上就要碰上了!)

…………

“你說的是不是這個?”

就在我們與那些男人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埠力珥打破了僵局。

他的手機屏幕上顯示着這段期間正火的警匪主題的電視劇劇照,上面的正好是一個扮演小偷角色的影星。

“對對對!就是他!”

明貝的反應也很快,在與其擦肩而過的時候順勢就回答了他。

就這樣,我們順利地從那幫男人身邊走了過去。

不過就在我與他們“撞面”的瞬間,我看到了一個讓我有點不敢相信的一幕。

他們其中有個男的似乎長的與我一模一樣的臉!

(!)

突然間,那個很像我的男人將眼神轉移到了我這邊,嚇得我趕緊避開了視線,本來和人直視對於我來說就不是很擅長,更別說與這種充滿殺意的目光對視了……

(不可能的……一個世界怎麼可能出現兩個我?只是長的像而已……也有可能是眼花了看走眼了也說不定……)

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剛纔對視的時候是不是看走眼了,也許他只是長的跟我很像也說不定,我是我也沒有繼續多想。

雖然沒有繼續往奇怪的方向想下去,但按理來說,如果是正常的路人,遇到像我們這樣的情況,頂多就是調侃兩句就走人的情況了。

可是那些男的似乎還是沒有走動地意思,我用餘光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們好像還在盯着我們……

(難不成……)

“喂!明貝,力珥,你們跟我來……”

已經離他們有一定距離的時候,我幽幽地跟他倆說。

“怎麼……”

“別說話!”

明貝剛想問我怎麼回事,就被我打斷了。

雖然只是猜想,不過值得觀察一下,由於我平時愛看一些推理類的東西,電視上的法制節目也觀看了不少,所以有時候會對某些特定的人會有獨特的感覺,而且一般這種“犯罪”的感覺十分地穩,可以毫不客氣地說,只要被我認定爲是罪犯的人幾乎都會有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從他們身上發生。

而且,更讓我感到興趣的是那個臉長的似乎跟我一模一樣的傢伙,我實在是按捺不住內心的那種獵奇心態,對這種看上去在正常世界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有一種探究到底的想法。

沒有直奔公交站點的方向,我則是帶他們走進了眼中離自己最近的拐角,並且隨後用手勢讓明貝和力珥稍微往後退了退。

“怎麼了?你感覺有問題?”

明貝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

“嗯,你想想一幫大男的站在購物廣場中心神情凝重的樣子會正常嗎?要是說他們在等人去吃飯也說不過去吧,畢竟神情這麼凝重,而且一般大人們的聚餐應該都是在飯店裡面等不是嗎?”

在這裡我並沒有把那個長的很像我的傢伙說出來。

“說的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

力珥拖着下巴,點了點頭說。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剛纔明貝大聲說他們像小偷的時候他們的表現,你們不覺得很異常嗎?”

“你是說他們一直盯着我們?還是啥?”

明貝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這不是也跟我一樣看出來了?就憑這一點他們就很可疑了不是嗎?”

“其實我也覺得他們有問題了!應該是小偷什麼之類的吧!”

明貝突然聲音恢復了正常,大聲地說出了剛纔那句話。

“喂!噓……”

雖然我們已經離那些傢伙有一定距離了,而且還是在一個挺隱蔽的拐角處,可是明貝的大嗓門卻能清晰地從我們這裡傳到那幫男人那兒去的,這點我深信不疑。

(本來想在這裡觀察一下他們的,這下應該是不行了……)

“走吧!”我對他們說。

“不偷看了?”

“不敢了,估計你剛纔的聲音應該傳到他們那兒去了,怕他們跟上來。本來這個拐角處就是沒人的地方,如果他們跟上來我們會很危險的,快走!”

如果只是偷盜的那種小罪犯還好說,但是我從剛纔與他們對視的時候,他們對周圍事物的敏感度以及感覺他們行爲上來看,似乎他們的身份並不簡單,換句話說,更像是職業殺手……

“我看看他們過沒過來不就行了!懶的動地方了,大熱天的~”

說着,力珥走上去準備瞄一眼。

“別!”

我急忙拉住他。

“他們要是往這邊走的話你這樣探頭出去就會被他們看到,一旦他們看到你,我們情況會更危險,而且這個事情跟我們無關,我們只是多管閒事,大不了就放他們一把,先保全我們自己再說吧!”

說着,我往後拽了拽他。

其實我並不想把我認爲那幫男人是殺手的猜測告訴他們,第一,這僅僅是猜測,並沒有證實,第二,如果我說出他們可能是殺手這個事情,恐怕他們現在連跑的力氣都會被嚇沒吧……

“走吧!快點……”

就這樣,我們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

但最令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就在我們往前走了不久,我間斷性的餘光就瞟到了拐角處出現的那幾個熟悉的身影。

“怎麼辦?”

明貝也在強裝鎮定,繼續向前走着,說到。

雖然埠力珥沒有說話,但是很顯然地能從他的神情上來看也注意到了我們被跟蹤的現況。

“就按正常回去的方式,這次打車,到學校的後門。”

學校後門的地形雖說說不上覆雜,但是相比於前門來說,後門的可選性更高,因爲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是哪所大學的學生後以後出門遇到危險的概率會增加,而我們學校的後門則是有另一所大學校門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學校的後門處的位置是對陌生人來說一個很容易混淆的,如果他們跟的不緊的話很容易被搞懵,這樣我們就能再利用後門後山的地形巧妙地避開他們從而順利掩蓋他們視線進入學校。

(不過他們也有可能不會跟我們上來呢~)

心裡這麼想着,我叫住了過路的一輛出租。

…………

…………

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
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