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

(原來那個自己長的是這個樣子的啊……)

我看着眼前躺在牀上已經陷入昏迷的自己,心裡這樣想着。

對於一個雖然已經跟自己有過一次“對話”但是始終沒有與另一個自己真正見過面的我來說,面前這張病牀上的這張面孔既熟悉又陌生。

就在半個小時以前,當另一個我被送回來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命令管家將他在牀上固定好並且送到一個隔音效果很好的房間裡,隨後在他身體內注射了****。

“已經成功將那個‘我’除掉了嗎……”

在那個地方將“自己”除掉的話,意味着面前躺在牀上的這個悠付源也會有被他除掉的那個學生悠付源的記憶,這點我是最清楚的。

“唔……”

(醒了嗎?)

突然,面前被工具固定在牀上的那個悠付源的身體震了一下,隨後睜開了雙眼,但是從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對自己清醒後所處的情況十分陌生,睜大眼睛環顧着這個房間,很明顯是被眼前這突然變化的情景嚇到了。

“你好啊,悠付源……”

這是我與另一個自己的第一次對話。

“你是……”

“你好,我就是你之前在投影屏上面看到的那個看不到臉的人,初次見面,我也叫悠付源。”

當說出悠付源的名字時,我可以從他臉上看出那種驚恐的表情。

“你不是……已經被我……”

“那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不想回答面前的另一個我自己的疑惑,我反問了過去。

“我是……”

他肯定知道自己到底是誰,而且也明白自己與剛纔被自己除掉的那個悠付源是什麼樣的關係,他之所以會有猶豫是因爲聽到了我也是悠付源這個消息。

“你也是悠付源,換句話說,我就是平行世界裡未來的你。”

“未來的……我……”

在我的預想之內,果然他即便是取回了那個悠付源的記憶,也暫時無法接受在這個世界竟然還有第三個悠付源的存在。

“其實咱們倆之前是見過一面的,只不過是我單方面見你,而你那時候還沒有從昏迷中醒過來罷了。”

說完,我看到面前的自己瞳孔又一次放大了。

“別驚訝,你應該慶幸自己當時沒有醒過來。”

“爲什麼?”

“你還記得當初趙月夢說的關於平行世界的推論嗎?”

說着,我開始圍繞牀邊走動,並繼續進行着這對於我和他,甚至是對其他平行世界的悠付源有深刻影響的對話。

“你……你也知道趙月夢?”

“嗯,因爲我是另一個平行世界過來的,只不過在這個世界裡存活到了現在,在與你們的競爭中。”

………………

聽完之後,另一個悠付源明顯出現了很多疑問。

“算了,一個一個給你解釋吧,反正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你什麼意思?”

聽到了我說他的時間不多了,另一個自己突然警覺了起來。

“我在你體內注射了慢性毒素,再過半個多小時你就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你……”

突然,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憤怒和殺意,估計要不是他的身體被固定在牀上,現在他肯定會跳下來把我暴揍一頓,甚至連我的生命都會受到威脅。

“其實,你本來早就已經死了的……只不過是我讓你多活了點時間。”

說完這句話並發現自己無法動彈,另一個我的眉頭明顯由倒八字變成了正八字。

“你讓我多活了?”

“是的,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你曾經是被列在刺殺目標當中的人。”

“我?”

“沒錯,只不過那次的刺殺行動出了意外,要刺殺你的那名殺手死了,而你卻活了下來,昏迷了半個月,而且醒來後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記憶,並且臉上也多了幾道傷疤,可以說接近毀容,本來你之前是跟我長的很像的,但是因爲疤痕和毀容的原因,現在咱們看起來就像兩個人一樣,於是我突然有了一種想法。”

“什麼想法?”

“還是迴歸正題,你還記得趙月夢所說過的平行世界的相關事嗎?”

突然間我把話題一轉。

“不要岔開話題!告訴我你想把我怎麼樣?”

明顯感覺到憤怒正從另一個我那裡涌出。

“想要聽懂我的這個想法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先別急,我問你,你還記得趙月夢所說過的平行世界的事嗎?”

“怎麼了?”

經過我的解釋,另一個我似乎接受了我的建議。

“其實經過我這麼多年的摸索,我大致瞭解了這個古城牆遺址的特殊地方,趙月夢所說的只不過是她遇到的那種情況罷了。”

沒等另一個我回話,我接着說了下去。

“那個古城牆遺址的確是像她說的是一個平行世界的連接點,只不過從那個連接點出來的平行世界是對每個人不同的,也就說是死亡方式因人而異,對於咱們的方式可能就是兩個自己互相感知到對方的存在,也許其中一方在不久之後就會因爲某種原因而死亡,而這個世界又會把你引向那個古城牆遺址裡,這樣,即便是死亡了,你也會在另一個平行世界出現,就這樣,再與那個平行世界的自己競爭,直到有一方消失爲止。”

我第一次將目前我對這個平行世界的推測說給了另一個自己。

“那爲什麼之前那些記憶裡沒有出現另一個我,但是我卻還是死掉了?”

“即便是不經意間感知到了另一個自己,也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也就是說……”

“沒錯,那幾個世界裡你沒準感知到了身爲路人的自己。”

………………

“的確,罪犯那段記憶裡那些傢伙裡的確有一名看上去有點像我的,而且硬要說的話玩大逃殺的那段記憶雖然沒有正面見到自己,但是隊伍淘汰是會播報隊員名字給所有人聽到的,而且,在所有隊伍即將開始比賽的時候我也有過向周圍隊伍投以目光的情況,沒準就不經意地掃到了其他隊伍裡的‘我’……所以說如果那時候有另一個我在的話,被感知的猜測是說得過去的……”

“但是……”

緊接着,另一個我又似乎有什麼疑問的樣子。

“第一次進入遺址的記憶裡我並沒有看到自己,也不存在被感知的條件,怎麼……”

“你說的這點……其實也是我心中的一個疑問。”

我平靜地回答着他的問題。

“疑問?”

很明顯,另一個我認爲我已經對古城牆這特殊的秘密有一定的瞭解了,但依然有很多疑點即便是現在我也沒有解開,就比如我記憶中的……

“第一次進入遺址……關於第一次進入遺址爲什麼我會死亡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印象中似乎我並沒有感知到或者我被感知到的情況出現……”

“這樣啊……”

“這些恐怕還是得以後才能研究出來,不管怎麼說,是我讓你多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個世界。”

(他在聽完這句話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

曾經的自己差點被另一個自己殺掉,但是又被救了回來,但是到現在又被相同的自己殺死,這種事情放到誰身上都不會好受的吧。

“也就是因爲你在看我的時候因爲我沒有睜眼感知到你的存在,所以現在纔會有雙方都存活的現象發生?”

令我意外的是,他並沒有糾結於剛纔的問題上,而是順勢稍微改變了一下話題的方向。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

………………

“不敢相信是被自己救下來,又會被自己殺死啊……”

嘆了口氣,他又說到。

“你似乎很能接受自己即將死亡這個事實啊……”

看着眼前平靜的自己,我被他面對死亡所表現出的淡定所折服。

“又不是第一次死了,這次也無妨,大不了就是難受一點唄……”

平靜地說出這句話後,他又嘆了一口氣。

“反正我也輪迴夠了,腦袋估計也裝不下再多的痛苦回憶了吧,早死早超生說的就是我現在的想法~況且我死了不還是有你嗎?如果你還活着的話,也就證明我並沒有真正的死去,而且,我也不想再承受這個世界上的那些雜七雜八讓我心煩的事情了,所以說,你可得替我好好活着呀。”

(!)

突然,我被眼前自己所說的話震住了,這超乎了我的預料,能夠坦然接受死亡這一現實的確是讓我無法想象是能從另一個我嘴裡說出來的事情。

不過……

(哼,看來這個真的是我,連性格都是一樣的。)

我靠近了牀邊。

“看什麼看!不要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勢好不好!”

面前有些傲嬌的自己看上去是那樣的可笑,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卻有些笑不出來……

生存了20多年,面對了不少來自平行世界的自己,我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其實……”

我決定把我的想法告訴那個自己。

“我的大腦已經幾乎裝不下任何多餘的回憶了……也就是說,如果現在你在那個平行世界的連接點消失的話,你的那段記憶就會將我的舊部分記憶替換,但是我不想失去那些只屬於我自己的那部分記憶,那些真正是我的經歷,我不想失去它們,可能有些自私,雖然那些記憶的內容是相同的,可是我更希望我腦中的記憶是由我親自創造出來的。”

………………

“所以你纔會將我帶到離平行世界連接點很遠的地方把我殺死,是這樣嗎?”

思考了許久,另一個我發話了。

“是的……”

“因爲如果我在那個地方死去的話,你怕我會平行到你的身上,將你所保護的那些重要記憶擠走是嗎?”

“看來,你已經基本瞭解這個機制了啊……”

略帶無奈地說出了這句話,因爲我第一次在來自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感受到了自己會被替代的壓力,那個我不管從性格還是理解能力,甚至是包容力上面都遠超我,說實話,如果從新選擇的話,我甚至會選擇自己的死亡來換去他的生存,這樣我就不用爲守護自己的那份記憶而拼命,就能帶着它們一起消失了……

然而,想這些有什麼用呢?因爲已經不能回頭了……

“嗯,就在我殺死那個自己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他剛纔即將被處刑時的那種絕望感,那絕對是隻有經歷過的人才會知道的感覺,而且結合被強行灌入的那段記憶裡趙月夢所說的,我懷疑這個世界已經開始和那個連接點慢慢地融合在一起了。”

接上了我剛纔說的話,另一個我開始解釋了起來。

他的認真態度也感染到了我。

“是這樣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因爲你剛纔所處的位置離平行世界連接點很近,我猜那時候石目堯他們並沒有順利地關上防空洞大門,所以導致了連接點和這個世界產生了連接,那時候因爲你的旁邊有先比你得到記憶的那個我存在,所以那時候你的腦袋裡面並沒有得到其他平行世界的記憶,而當你殺死那個自己的時候,你也就相當於搶奪了被你殺死的那個悠付源的記憶,這就是你在殺死那個悠付源之後腦袋被灌入大量記憶的原因,也就可以說,那個時候你們倆算是一個悠付源,一人一半。”

“半個我嗎?那個時候?”

“通俗地說是的……”

“哼~真是……奇怪的……理論呀……”

突然,他的瞳孔放大了,並且全身緊繃。

看上去藥效起作用了。

“看來開始……了啊,我……我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哼……讓我們去那個山丘調查是不是由你提出來的……假設……啊?”

………………

我決定再讓他看一件東西。

“你看了這個也許就明白了……”

說完,我擼起了左邊的袖子。

“哈哈……假肢嗎?要不是……看到最上面的接縫……還真……還真看不出來……真像自己的手臂啊……”

“20年前的今天,我就是被那個巨石壓住左臂的那個悠付源,但是我那時做出了現在看來正確的決斷。”

“放棄手臂……逃跑嗎?”

“是的,因爲我知道周圍很可能有引爆工廠的那些人過來,所以我直接扯斷了……”

說到這裡,我突然有點不想說下去了,雖然沒有一絲疼痛,但是一旦想到當時的畫面……

“真是厲害啊……我真爲自己……感到……自豪,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兒來。”

“因爲我的及時逃跑所以沒有出現今天那個悠付源的結局,後來軍隊及時趕到找到了我,並且處理了事態,不久,所有參與行動的人,包括那時候的你和我,都被執行了死刑。”

………………

“這麼……恐怖的嗎?”

我看出來他現在臉上已經滿頭大汗了,應該是忍受着十分痛苦的折磨吧。

“那現在的你怎麼辦?已經又把工廠毀掉了……”

可能是接近極限了,他突然用力地說。

“這點,我現在是那個工廠的所有者了,並且因爲我經歷過了那場浩劫,知道之前那個策劃這場災難的我的結局會被抓,所以這次就事先已經跟那邊聯繫好了,因爲工廠地區偏僻,所以影響不會很大的。”

“啊……這樣啊……那就好……”

(這傢伙怎麼突然關心起我來了?)

心裡這麼想着,那邊突然傳來了聲音。

“至少……得有一個活着的……吧……”

(!)

竟然……

“好!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活下去!並將入侵到這裡的另一個自己都除掉!”

說完那句話後,我明白了他的心意。

“哈哈……你這也……太狠了吧……用不着……這樣……要對……自己……好……一……點……”

說完,我看着面前的另一個自己慢慢地合上了雙眼……

………………

………………

………………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
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六)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三)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九)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八)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二)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七)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五)悠付源篇——輪迴的傳說(十一)石目堯埠力珥篇——希望與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