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4章 送給我們?

看着周身涌動的無盡死海長河,將方圓萬里虛空都盡皆籠罩,血煞鬼祖嘴巴張大,一臉呆滯,那眼神就跟見鬼了一般。

我艹!

血煞鬼祖此刻心中只想罵娘。

他之所以敢以自爆威脅,就是因爲以他的實力修爲,一旦自爆,哪怕這空間領域再強,他的力量也足以摧毀這方圓十萬裡內的無盡的虛空。當初森冥鬼王引爆死海源晶就能造成那麼大的威力了,他血煞鬼祖好歹也是三重後期的超脫,且肉身無盡血海無比龐大,比起引爆死海源晶,他自爆的威力何止

恐怖了十倍。

到時候,整個鬼王殿所在定會成爲一片廢墟,瓦礫無存,爲他陪葬。

這纔是他膽敢和秦塵說自爆的緣故,就是爲了逼迫秦塵不在他靈魂中種下奴印而已。

可現在……

血煞鬼祖看着身邊蜿蜒萬里,比之玄鬼老魔和萬骨冥祖先前施展出要恐怖上百倍規模不止的死海之水,血煞鬼祖不由面容苦澀,嘴裡發苦。

陪葬個鬼啊!死海海水的威力他再清楚不過了,有此寶物,再加上秦塵的空間禁錮,哪怕是他真的自爆肉身和神魂,威力也會被禁錮在一個極其細微的範圍內,根本無法給鬼

王殿以及秦塵他們造成絲毫的傷害。

“我……”血煞鬼祖張着嘴巴,表情呆滯,此時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自爆吧?他只會死的默默無聞,連一點波瀾都驚不起來。

不自爆吧?

節操呢?骨氣呢?攰龍鬼祖他們又會怎麼看待自己?

而在血煞鬼祖心中兩難的時候,攰龍鬼祖等人卻是根本沒有關心血煞鬼祖的想法,他們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眼前的死海海水給驚呆了。

“這麼多的死海之水?我的天。”

“萬骨冥祖和玄鬼老魔的死海之水,難道都是此人賜予的嗎?”

“如此多的死海之水,怕是相當於一整座死海泉眼了吧?死海之水蘊含無盡殺意,根本無法被掌控,此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一時間,攰龍鬼祖他們內心久久無法平靜。本以爲萬骨冥祖和玄鬼老魔掌握的死海之水已經是全部了,此刻和秦塵的一比,他們才瞬間驚醒過來,萬骨冥祖和玄鬼老魔掌控的死海之水根本就是全部死海之

水中極其細微的一部分,眼前秦塵所掌控的死海之水,纔是真正的死海之水。

同時,他們也想到了另一個可怕的事實。

“此子,先前和死神墓主他們交鋒的時候,竟然都不曾施展出全部的手段來?”

“有此死海之水,死神墓主他們就憑再拼命,又如何能敵?”

“死的一點都不冤。”

攰龍鬼祖等人內心震撼,無不倒吸冷氣。

先前和死神墓主他們交手的時候,秦塵竟然還沒有施展出來全部的手段,否則若是之前將這死海之水施展出來,死神墓主他們焉能堅持到現在?

“我……現在,該怎麼辦?”

血煞鬼祖內心發懵,徹底不知所措了。

此刻回想起之前他將秦塵吞入自己身體中的畫面,只覺得腦海發暈,充滿了後怕。當初秦塵只是吞噬他體內的血海本源而已,否則若是將這死海之水全部施展出來,那他的無盡血海還能抵擋嗎?怕是頃刻間就會被這無盡死海之水給侵蝕,最終

全部意志給抹殺。

只是,冥主大人有這玩意,之前對戰死神墓主爲什麼不施展出來啊?現在的他不上不下,完全沒有寰轉的可能了。

“血煞鬼祖,你先前不是義憤填膺,想要自爆,以名身志的嗎?怎麼現在沒動靜了?”看着在那一臉呆滯,卻一點動靜都沒有的血煞鬼祖,秦塵輕笑道:“放心,你現在儘管自爆,本冥主已經準備好了,有此死海之水和空間禁錮,別說你只自爆一次

,就算是自爆十次八次,本冥主也都能擋下,不會破壞周邊環境的。”

秦塵笑眯眯的道。

“我……”

血煞鬼祖欲哭無淚,手足無措,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鬼才想自爆啊,他只是想用自爆威脅一下對方,好讓對方不要給自己種下奴印而已。

現在搞得……“怎麼了血煞鬼祖,還有什麼問題嗎?自爆應該挺簡單的吧?只需輕輕引爆自身神魂和肉身本源就可以了,後面神魂和本源自然會爆炸開來,你若不會的話,要不

要本冥主讓萬骨他們幫你一下?”

秦塵見血煞鬼祖還沒舉動,不由得示意了一下萬骨冥祖和玄鬼老魔,顯然是要讓他們上去幫幫血煞鬼祖。

“嘿嘿。”

萬骨冥祖跟了秦塵這麼久,如何不知道秦塵的心思,頓時怪笑一聲,一步跨出,瞬間就來到而來血煞鬼祖身前。

“血煞兄啊,冥主大人說的沒錯,自爆很簡單的,你若不會的話,要不,我來幫你一下?”萬骨冥祖笑眯眯的道。

“我……”血煞鬼祖艱難擠出一個笑容,只是那笑容比哭還難看,急忙道:“不勞萬骨兄幫忙,在下只是需要醞釀一下。”

“誒,自爆有啥好醞釀的,不過,血煞兄寧願自爆都不願臣服冥主大人,這等氣節,本祖是萬分敬佩的。”萬骨冥祖搖頭嘆息道:“冥主大人何等身份,別說是在遺棄之地了,就算是在整個冥界,想要跟隨冥主大人的強者都數不勝數,這一次冥主大人意外來到這遺棄之

地,乃是血煞兄和諸位的運氣。”“血煞兄實力的確勉強還算不錯,放到冥界也算是一個高手,可這裡是遺棄之地,死海囚籠,永生永世無法離開的地方。用句不好聽的話來說,就算是冥界的一條

狗,都比血煞兄你有尊嚴,都不屑來和血煞兄你換。”

“如今冥主大人掌控死海之水,可讓爾等擺脫這遺棄之地的束縛,重歸冥界,這等榮耀,血煞兄竟然寧願自爆都不願享用,本祖真的是佩服啊。”

萬骨冥祖連連嘆息搖頭。

他的這番話,讓血煞鬼祖全身僵住,遠處的攰龍鬼祖等人也是瞳孔睜大。

“你……說什麼?能讓我等離開這遺棄之地?”血煞鬼祖聲音顫抖:“這怎麼可能?”“這有什麼不可能的?爾等在這遺棄之地也這麼多年了,曾經有見誰能真正掌控死海之水嗎?此外,聽說爾等還在死海深處發現了一處死海禁地,有離開此地的可

能,在冥主大人降臨之前,這死海禁地爲何一直不被發現,閣下不覺的奇怪嗎?”

萬骨冥祖輕笑道。

此言一出,遠處攰龍鬼祖等人身軀一怔。

似乎……還真是如此。在眼前之人出現之前,這遺棄之地從未有人掌控過死海之水,這也是衆人爲什麼死死盯着森冥鬼王的緣故,而現在他們都清楚,森冥鬼王和玄鬼老魔之所以能掌

控死海之水,極有可能都是因爲眼前那冥主的緣故。此外,在秦塵出現之前,也從未聽說過那處死海禁地的存在,而今那死海禁地一出現,眼前這冥主便出現了,偏偏還掌控瞭如此浩瀚一片死海之水,這真的只是

巧合嗎?

還是說如那萬骨冥祖所言,這一切,冥冥之中有某種聯繫,此人其實是帶他們離開遺棄之地的關鍵?

萬骨冥祖的話,讓他們內心瞬間有了各種猜測。

此時,血煞鬼祖顫抖道:“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離開遺棄之地的機會?

這是多麼奢侈的美夢!

“自然是真的,本祖什麼身份,還用得着騙你?你用腦子想想就明白,在冥主大人眼中,閣下,真的不算什麼……”

萬骨冥祖看着血煞鬼祖的眼神,就跟看一個沒見過世面的螻蟻一樣,這讓血煞鬼祖羞愧難當。

“更何況,冥主大人何等尊貴,又豈會一直待在這遺棄之地?這遺棄之地就算是困得住天下任何人,也必然困不住冥主大人。”

萬骨冥祖一臉傲然,神情高高在上。

此時此刻,他還真不是在吹牛,在他心裡,的確極其篤定秦塵一定能離開這遺棄之地。

而他的語氣、神態,自然深深的烙印在了攰龍鬼祖等人的心中。

是啊。

萬骨冥祖何等身份?曾經四極大帝幽冥大帝麾下七大鬼將之一,這樣的人,已經算是曾經冥界真正的高層人物了。

至少在場的所有禁區之主,沒有一個人在遠古時代有萬骨冥祖的身份地位高,甚至連他的十分之一都遠遠沒有。

血煞鬼祖內心瞬間波動了起來。

“這一位,難道是幽冥大帝的子嗣嗎?”

這時,血煞鬼祖突然擡頭看向秦塵,悄悄對萬骨冥祖問到。

雖然是悄悄,但這聲音,卻是傳播到了所有禁區之主的耳畔,讓他們身軀一震,連都紛紛看來。

對秦塵的身份,他們是太好奇了。

能讓幽冥大帝麾下七大冥將之一的強者跟隨,除了幽冥大帝的子嗣,他們想不出別的可能。

然而,萬骨冥祖在聽到血煞鬼祖的話後,身軀卻是陡然一震,一連惶恐的看向血煞鬼祖,眼眸中竟是涌現出來了恐怖殺意,怒喝道:“血煞鬼祖,你……放肆!”

那殺意之凌冽,似乎要和血煞鬼祖徹底分割開關係一般,這樣的變故,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

血煞鬼祖心中一驚,萬骨冥祖這是怎麼了?難道自己之前說錯話了嗎?

“冥主大人何等身份,你竟敢以大帝子嗣的身份來玷污於他,你不想活了嗎?”萬骨冥祖怒氣衝衝。

玷污?

此話一出,血煞鬼祖等人嘴巴張大,啥情況?這冥主大人,難道不是幽冥大帝的子嗣嗎?

“哼,冥主大人身份高貴,便是幽冥大帝也不敢造次,念在你初犯,這次便罷了,若再有下次,便是大帝親至也救不了你,切記。”萬骨冥祖寒聲說道。

“是!”血煞鬼祖急忙點頭。

遠處,攰龍鬼祖等人悄悄聽到一些,心神不由震顫,連大帝也不敢造次,此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萬骨,你在哪嘀嘀咕咕說什麼呢?讓你幫他好好自爆,用得着這麼多時間嗎?”

這時,秦塵眉頭一皺,忍不住冷哼了一聲。“是,冥主大人,屬下這就辦。”萬骨冥祖身軀一顫,當即對着血煞鬼祖道:“血煞鬼祖,既然你不願臣服冥主大人,想要以身殉節,那就快點吧,別讓冥主大人

久等了。”

“如果你不會,那本祖幫你也是可以的。”

話落,萬骨冥祖身上頓時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這一股氣息化作無盡的汪洋,就要對着血煞鬼祖身體猛然轟來。

“且慢。”

血煞鬼祖急忙開口。

“嗯?”

萬骨冥祖停下攻擊,擡頭看來。

血煞鬼祖擡起頭,義正言辭道:“在下仔細想了一想,發現之前想法太過狹隘了,在下只是想着自己,不願承受恥辱,但是卻忘了冥界的芸芸衆生,諸多死靈。”“在下修煉這麼多年,還不容易纔有此修爲,若是就這麼自爆了,這是對冥界的損失,對芸芸衆生的損失,在下理應留着有用之身,爲冥主大人分憂,爲冥界諸多

芸芸衆生分憂。”

“所以,在下願意被種下奴印,只求大人將來能讓在下爲冥界諸多死靈奉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血煞鬼祖義正言辭,身軀挺拔,身影一下子巍峨了起來。

他來到秦塵面前,單膝跪下,頭顱低垂,豪聲道:“還請大人爲屬下種印。”

“我靠……這也行。”

萬骨冥祖看着血煞鬼祖那英勇的模樣,一臉呆滯。

這人,竟能無恥到這地步?

攰龍鬼祖等人亦是一臉呆滯。血煞鬼祖表煞鬼祖表面英勇,心中卻是苦澀不已,他先前所謂的自爆,只是爲了威脅秦塵保命而已,現在既然做不到,他自然也不會傻傻的真的就自爆了,能屈能伸,才

是大丈夫。

“非常好。”

秦塵目光俯下,一臉淡定的看着血煞鬼祖,對血煞鬼祖的舉動,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要自爆,這傢伙當初拼死的時候早就自爆了,豈會等到現在?

體內神魂凝結,秦塵手掌覆下,五指張開,直接抓在了血煞鬼祖化形的血色頭顱上。

血煞鬼祖全身一抖,一道恐怖的暗雷神魂奴印緩緩進入到他的身體中,他渾身更是持續不止的劇烈發抖……

但,他的靈魂防禦卻被他一點點的卸下,直至毫無防禦。

轟!

一道恐怖的暗雷奴印,在他的靈魂海深處浮現,深深鐫刻在他的靈魂海內部。

而血煞鬼祖靈魂中所蘊含的一切,也徹底暴露在了秦塵面前,被秦塵清晰的感知到。

“這血煞鬼祖的規則秩序,倒是有些特別。”

秦塵目光一凝,隱隱有了些感悟。

種奴印的過程,便是瞭解對方的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血煞鬼祖的一切,都將被秦塵清晰窺探到,這也是他先前如此抗拒的緣故。

一旦種下奴印,曾經種種的一切,在主人面前都將沒有絲毫的隱藏。

此刻,奴印不斷的滲透,一點點烙印血煞鬼祖之魂。

血煞鬼祖全身寒慄,攰龍鬼祖等人更是徹底屏息……見證這驚人的一幕,一名永恆秩序境強者,被種下奴印,這可能嗎?

須知,奴印也絕非普通人可以輕易種下的,同級彆強者之間想要種下奴印,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因爲靈魂強度相當,無法做到絕對的掌控。

除非,兩人雖然靈魂修爲想當,當其中一人的靈魂層次遠高於另外一人,纔有這個可能。就比如傳說中的妖族中,妖皇一脈,真龍一脈,就是會比其他妖族更加強大,更加高貴,哪怕是修爲想當,龍族和妖皇一族等,都可在下位妖族腦海中留下印記

這是血脈壓制。

而在冥界,所有人都是從死靈長河中轉生,真正決定他們靈魂高貴與否的,是靈魂的質量。

而眼前,那自稱冥主之人,以此刻展露出來的修爲,若是真能在血煞鬼祖靈魂中留下奴印,這纔是真正能印證萬骨冥祖先前所說內容的東西。

此時,戰慄之中,血煞鬼祖沒有任何的抵抗,任由來自秦塵的奴印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靈魂最深處。

轟!一道特殊的靈魂印記,緩緩的呈現在血煞鬼祖的靈魂深處,論靈魂強度,其實秦塵的靈魂修爲比之血煞鬼祖,並沒有強大上太多,畢竟如今的秦塵纔是超脫二重

萬象神相境。但是秦塵的靈魂印記中,蘊含一道極其隱晦的恐怖雷光,這一絲雷光之強,僅僅是些微一絲,就讓得血煞鬼祖神魂恐懼萬分,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勇氣,只能任

由這一道奴印,徹底烙印他的神魂。

轟!

這一道奴印發光,和血煞鬼祖的神魂徹底的融合在一起,完美種下。

除非秦塵親手解除,或將他的靈魂完全摧毀,否則永不可滅。

血煞鬼祖,這個遺棄之地的特殊存在,縱橫遺棄之地諸多年的強者,卻是成爲了第一個被秦塵種下奴印之人。

片刻後,秦塵的手掌從血煞鬼祖頭顱上緩慢移開。

噗通!

血煞鬼祖雙手伏地,頭顱垂地,先前單膝跪下的傲然姿勢一下子轉爲最卑微的跪伏:“老奴血煞鬼祖,拜見主人。”

他的神情中,沒有了憤怒、不甘和其他的一些情緒,有的只是極致的虔誠和惶恐。

從奴印種下的那一刻起,他的靈魂便對秦塵充滿了虔誠,這將是他今後唯一侍奉的主人,而不會再有一絲一毫的忤逆。

看着血煞鬼祖那四肢伏地的姿態,攰龍鬼祖等人內心深深震撼,久久無聲。

這麼一尊和他們一起在遺棄之地縱橫諸多年的強者,就這麼被拿下,他們心中還是萬分感慨,但同時,看着秦塵的目光也更是驚悸。

竟然真的種下了奴印。

此人,究竟什麼來歷?

他們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對萬骨冥祖的話有些懷疑的話,那麼現在這絲懷疑,早已徹底煙消雲散。

秦塵沒有理會他們的想法,他低頭看着血煞鬼祖,原本離開血煞鬼祖頭顱的手掌忽然光芒一閃,重重拍在血煞鬼祖的頭顱之上。

看到這樣的一幕,攰龍鬼祖等人俱是瞪大眼睛,神色驚恐。

砰!!!

面對主人之力,血煞鬼祖根本不可能有丁點的反抗,那一道詭異的力量一瞬蔓延他的全身,又在轉眼之間將他整個人完全吞沒。

這是秦塵在引動體內混沌世界中的陽間規則之力,直接打入了血煞鬼祖體內,其中,更有血河聖祖當年留下的一些陽間規則之力。

當這一股陽間之力進入到血煞鬼祖靈魂中的時候,血煞鬼祖渾身一震,整個人驀然站起。

“這是……”

他震驚出聲,轟的一聲,一股恐怖的血海氣息從他身體中暴涌而出,滾滾的血海氣息直接沸騰起來,宛若要爆炸開一般。

“啊!”

血煞鬼祖發出痛苦的嘶吼,而在嘶吼之中,他身上的氣息卻是在瘋狂攀升。

並且,他身上原本被秦塵吞噬本源而遭到了損傷的神魂意志,更是以驚人的速度在恢復。

轟!

無盡氣息涌動,血煞鬼祖整個人懸浮而起,整個人身上的力量在瘋狂席捲。

陰陽融合,對於血煞鬼祖如此強大的人而言,所能提升的比之狗娃他們卻是要恐怖太多了。

當然,秦塵也不敢抽取太多的混沌世界中的規則之力,畢竟如今混沌世界中的陽間之力已經消耗了太多,一旦抽取太多,更會導致陰陽失衡。

而血煞鬼祖掌控的冥界的諸多規則之力,也是被秦塵抽取了一絲,融入到了混沌世界中,完善混沌世界的天道規則。

片刻後,秦塵停下灌輸,鬆開右手。

轟!

血煞鬼祖懸浮天地,停下嘶吼,在停下嘶吼的瞬間,他整個人忽然呆住,然後顫抖着舉起雙手,怔怔的看着,彷彿忽然陷入了不可思議的夢境之中。

遠處的攰龍鬼祖等人原本以爲秦塵要對血煞鬼祖下殺手而極其驚悸的神情,此刻也是驀地僵住,眼珠子瞪圓,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知。

因爲血煞鬼祖的生命氣息和靈魂氣息竟然完全變了。

先前的血煞鬼祖因爲重傷,靈魂斑駁,氣息殘破,更是帶着陰冷,和邪惡,因爲吞噬了太多死靈的血氣,本源更是斑駁不堪。

但是現在,他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竟是變得無比的圓潤和完美,靈魂和本源變得無比的穩固、通透。

隱隱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一種莫名的威壓席捲而來,令得攰龍鬼祖等人從靈魂深處都感受到了一絲強烈的壓迫。

這僅僅只是傳遞而來的威壓啊。

血煞鬼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這……”

而血煞鬼祖則是震驚看着自己的雙手,喉嚨中發出着似是夢囈般的激動之語。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這麼多年來,吸收那麼多冥界死靈,他在變強的時候,其實身體中也留下了許許多多的後遺症,並且這些後遺症極其恐怖,

越到後面,對他的損傷越大。可如今,這些後遺症竟然徹底消失了,並且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無比的完善,像是得到了重生一般,一種隱隱窺透三重後期巔峰境界的氣息,從他靈魂之中瀰漫

而出。

而這一切,都是秦塵給予。

忽的,血煞鬼祖全身一震,他猛的趴伏在地,頭顱無比之重的磕落在地,對着秦塵激動虔誠道:“屬下,謝主人恩賜!”

他頭顱撞地,神情激動,眼眶之中,已是老淚縱橫。

本來臣服秦塵,是他無奈之舉,而被種下奴印,本質上是一種恥辱,但這一刻,他卻感受到了無盡的榮耀,甚至爲自己能臣服秦塵,感到了萬分慶幸和榮幸。

死神墓主這個白癡,當初竟敢選擇和主人對抗,他是怎麼敢的?

主人這樣的存在,又豈是他能覬覦和挑釁的?

“起來吧。”秦塵卻是神色淡定,一擡手,血煞鬼祖頓時被他扶了起來,不以爲意。“哈哈,血煞兄,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萬骨冥祖哈哈笑着,走上前來,一把摟住了血煞鬼祖的脖子,“不過,血煞兄這個名字不太好聽,以後,本祖就叫你

爲血二!”

“血二?”

血煞鬼祖疑惑看着萬骨冥祖,不知他爲何會給自己起這樣的一個名字。萬骨冥祖哈哈一笑道:“別這麼看我,之所以叫你血二,不是因爲你二,而是因爲冥主大人麾下之前已經有了一位血道強者,此人名爲血河聖祖,亦能化身血海,

氣息澎湃,跟隨冥主大人已有一番歲月了,所以如今你加入冥主大人麾下,只能排第二了。”

“血河聖祖?”

血煞鬼祖肅然起敬,急忙道:“多謝萬骨前輩提醒。”“哈哈,什麼萬骨前輩,多難聽,以後,你就叫我骨老大好了,以後大家一起在冥主大人麾下做事,我罩你。”萬骨冥祖傲然道:“還有玄鬼老魔,你們以後都可

以跟着我混。”

“多謝骨老大。”血煞鬼祖拱手道。

玄鬼老魔也急忙拱手。

論資歷,萬骨冥祖的確都在他們之上。

“好說,好說。”

萬骨冥祖嘿嘿一笑,神情興奮,自己總算又有幾個跟班了,而且還是頂級的強者,爽。

以血煞鬼祖的天賦,一旦突破三重後期巔峰,絕逼又是一尊冥將或者頂級鬼王級強者。

一旁,秦塵卻是沒有在意萬骨冥祖的現寶,而是轉身看向了攰龍鬼祖等人。

“冥主前輩。”

攰龍鬼祖等人再也不敢輕視秦塵,急忙恭敬行禮。

秦塵笑了笑,他一擡手,轟,剎那間無邊死海之水收斂,消失不見,但還有一片足有百里方圓的死海之水留了下來。

秦塵再度一劃拉,頓時這百里範圍內的化爲十數道,紛紛飄到了攰龍鬼祖等人的身前。

攰龍鬼祖等人嚇了一跳。

“前輩這是……”他們狐疑的看着秦塵。

“諸位來的目的,應該就是爲了這死海之水吧?”秦塵淡淡道。

“不敢。”攰龍鬼祖等人急忙擺手。

只是看着那死海之水的眼神,隱隱又帶着火熱。

死海之水極其強大,最厲害的是能通過感悟其中的殺意,讓自身更加深入死海禁地,乃是遺棄之地的至寶。

他們之前就是爲了此物而來,心中又如何不覬覦呢?只是因爲秦塵實力太強,他們如今都不敢去想罷了。“呵呵,諸位不必緊張,本冥主來到這遺棄之地,本就是爲了想辦法和諸位一同離開這死海禁地的。本冥主也知道諸位想要得到死海之水的原因,所以,這十多截

死海之水本冥主便送予諸位了,諸位可帶回去,或融合,或感悟都可,提升自身對死海的殺意抗性,以更方便的進入死海禁地,找到離去的辦法。”秦塵淡淡道。

“什麼?”

“送給我們?”

“這……”

這一刻,攰龍鬼祖等人全都愣住了,一臉震驚。難以置信!

第3372章 也留下來第3747章 激動的塗魔羽第3032章 霸主意境第2304章 靈魂離體第3429章 再度相遇第3866章 恐怖雷雲第3853章 無盡漩渦第4248章 前往古族第1217章 是不是人第5574章 早跑了第4310章 萬族屍骸第2544章 這還是人嗎第4283章 愜意自如第938章 無力迴天第1732章 旭東昇歸來第242章 執法隊第1922章 有資格了沒有第1810章 不過三招第2542章 出言不遜第3991章 混沌本源第407章 以筷爲刀第1836章 適應天地第1670章 野性十足第5553章 只有此法第60章 心服口服第1028章 兩個選擇第2239章 別殺我們第4752章 神國降臨第3856章 空間帶第4732章 神念虛影第4496章 鑑別變化第1569章 果實到手第3515章 融則丹第4129章 副殿主降臨第3699章 竟然是秦塵第3202章 感知危險第5130章 超脫秘法第2228章 孽徒第89章 修復陣紋第4348章 融合本源第466章 二十四強第3743章 你可知罪第3845章 劍氣巨龍第1651章 古華城第252章 呂所長第2848章 你退下吧第3649章 搶功第4718章 煜合統領第4729章 晚了些第5248章 吐血了第5431章 你是二重超脫?第1444章 太過分了第4420章 人族大事第4849章 古字鎮壓第1509章 世界太小第1020章 私生子第1501章 不要過來第4860章 不能退第1924章 天帝山第3013章 聖魔淨化第5685章 不知道的計劃第1562章 血口噴人第4120章 臨淵商會第2036章 異族骸骨第3967章 混沌神魔第1677章 天道組織第2080章 卡住了第272章 討債第2981章 霸主巨魔第4684章 有點興趣第2560章 淵魔奧義第1648章 感悟大道第2360章 你要做什麼第169章 誤入歧途第4758章 神國隕落第4496章 鑑別變化第2669章 天尊第2403章 歲月之力第1727章 以一敵百第1287章 你別得意第3669章 南天報業第512章 歹毒計策第3880章 雷光寶器第245章 好大膽子第701章 掌閣管事第1396章 做本帝子的妾第614章 殺雞儆猴第4515章 通靈魔石第3141章 天界震動第1009章 一條狗第4589章 無生魔域第3536章 十大勢力第4630章 黑暗神果第5171章 萬世皆滅第5546章 好好品嚐第600章 黑奴危機第4525章 奪舍至尊?第1951章 誤會加深第4793章 有何指教第2667章 一百零三個
第3372章 也留下來第3747章 激動的塗魔羽第3032章 霸主意境第2304章 靈魂離體第3429章 再度相遇第3866章 恐怖雷雲第3853章 無盡漩渦第4248章 前往古族第1217章 是不是人第5574章 早跑了第4310章 萬族屍骸第2544章 這還是人嗎第4283章 愜意自如第938章 無力迴天第1732章 旭東昇歸來第242章 執法隊第1922章 有資格了沒有第1810章 不過三招第2542章 出言不遜第3991章 混沌本源第407章 以筷爲刀第1836章 適應天地第1670章 野性十足第5553章 只有此法第60章 心服口服第1028章 兩個選擇第2239章 別殺我們第4752章 神國降臨第3856章 空間帶第4732章 神念虛影第4496章 鑑別變化第1569章 果實到手第3515章 融則丹第4129章 副殿主降臨第3699章 竟然是秦塵第3202章 感知危險第5130章 超脫秘法第2228章 孽徒第89章 修復陣紋第4348章 融合本源第466章 二十四強第3743章 你可知罪第3845章 劍氣巨龍第1651章 古華城第252章 呂所長第2848章 你退下吧第3649章 搶功第4718章 煜合統領第4729章 晚了些第5248章 吐血了第5431章 你是二重超脫?第1444章 太過分了第4420章 人族大事第4849章 古字鎮壓第1509章 世界太小第1020章 私生子第1501章 不要過來第4860章 不能退第1924章 天帝山第3013章 聖魔淨化第5685章 不知道的計劃第1562章 血口噴人第4120章 臨淵商會第2036章 異族骸骨第3967章 混沌神魔第1677章 天道組織第2080章 卡住了第272章 討債第2981章 霸主巨魔第4684章 有點興趣第2560章 淵魔奧義第1648章 感悟大道第2360章 你要做什麼第169章 誤入歧途第4758章 神國隕落第4496章 鑑別變化第2669章 天尊第2403章 歲月之力第1727章 以一敵百第1287章 你別得意第3669章 南天報業第512章 歹毒計策第3880章 雷光寶器第245章 好大膽子第701章 掌閣管事第1396章 做本帝子的妾第614章 殺雞儆猴第4515章 通靈魔石第3141章 天界震動第1009章 一條狗第4589章 無生魔域第3536章 十大勢力第4630章 黑暗神果第5171章 萬世皆滅第5546章 好好品嚐第600章 黑奴危機第4525章 奪舍至尊?第1951章 誤會加深第4793章 有何指教第2667章 一百零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