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禿頭小寶貝

“這怎麼就突然換到週五了?”

馬文龍確實有點擔憂。

《我愛記歌詞》被影響,那他們可就麻煩了。

“都怨這黃煜……”

馬文龍吐出一口氣。

他心裡還是覺得這事情跟黃煜脫不了干係。

可仔細一想,這黃煜也不是傻子,故意去找人彩虹衛視撞什麼?

那現在怎麼辦?

馬文龍左右想了半天,琢磨出點味道來,突然覺得這也算是個好事。

《挑戰麥克風》是在週末播出,週六他們準備的是新節目,既然陳然新節目沒在週六上,他們可以正常播放。

如果《我愛記歌詞》能夠頂住陳然新節目,那他們同樣是有希望的。

至於指望陳然新節目出問題,這還是別想了。

跟趙培生商量之後,馬文龍感嘆道:“今年競爭太激烈了。”

“是啊,誰會想到彩虹衛視異軍突起。”

馬文龍突然接不下話。

他們今年是被稱之爲最有希望的一年,結果氣勢硬生生被好聲音給滅沒了。

“要當初……”趙培生剛說出一半,又突然止住話頭。

馬文龍知道他要說什麼,無非是當初要陳然不離開,哪裡會出現這種局面。

可能從去年開始,就該是他們召南衛視一家獨大。

要當初啥的,都是想的,現在說這些也沒意義。

“努力爭取,一定要保住《我愛記歌詞》的收視率!”

馬文龍再次強調。

他們也不是沒有任何機會。

至於其他的,還是不去想了。

……

第一衛視之爭是這麼多年來最爲激烈的時候,業內的人都擦亮了眼睛盯着。

這麼多年,大部分時候都沒啥爭議,偏偏今年最爲接近。

四個衛視,這是神仙打架,可能以後就看不到這場面了。

“現在贏面最大的,還是芒果衛視吧?”

“差不多,本來番茄衛視很有機會,結果他跳到週五,陳然新節目也挪過去,機會反而小了,其實都要看陳然新節目什麼表現,如果收視率好,那彩虹衛視就有機會,要是垮了,那彩虹衛視出局。”

“召南衛視真是可惜了,年初的時候一把好牌,最後打成稀爛,但凡他們要是給力點,今年都不會有什麼懸念。”

“也不用這麼說,當芒果衛視吃乾飯的呢,而且誰會想到陳然跟彩虹衛視會做出好聲音這樣的節目來,換誰來都承受不住。”

“等着吧,就看下週了。”

業內的對這事情關心的很。

五大的格局出現變化這是肯定的,現在的懸念是吊車尾能不能翻身把歌唱,一舉拿下第一衛視。

……

“怎麼壓力還都來到咱們身上了。”

胡建斌吸着氣。

好歹是電視臺工作的,他們也不只是專門做節目,現在也看清楚局勢。

“誰知道呢,不管他們,咱們節目都做出來了。”林帆倒是看得比較開。

一旁的王宏就沒他這麼樂觀,心態跟胡建斌差不多。

當初說是練手的節目沒了,上來就是大製作,這也就罷了吧,還被委以重任,這感覺是挺那啥的。

四大衛視的競爭非常激烈,而他們就處於旋渦中心點。

這就導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節目上。

要是節目收視率沒有達到預期怎麼辦?

或者是虧本什麼的……

哪怕胡建斌是個老人了,做的節目在百科上都有長長一串兒,現在仍然有點忐忑。

壓力是真的大。

之前做節目,哪有這麼大壓力的時候。

“喲,我得走了,好不容易休息,我得回家一趟。”林帆瞅了眼時間,跟節目組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得先走了。

他還得回臨市陪小琴去醫院檢查,隨着預產期臨近,他心裡也期待的緊。

等到林帆離開後,王宏纔跟胡建斌湊一塊兒說着話:“我感覺有點緊張。”

胡建斌點了點頭,他也好不到哪兒去。

“你說要收視情況不理想怎麼辦?”王宏把擔憂說出來。

胡建斌想了想,拍了拍王宏的肩膀,“放心吧,咱節目都做出來了,節目還是老闆親自的策劃,剪輯也是老闆全程盯着,就是咱信不過自己,也得信他。”

王宏一聽,心裡稍微安穩。

這話確實。

現在陳然妥妥就是行業裡的神話。

檔檔爆款的成績,加上現在行業天花板的收視率記錄,誰會懷疑他的眼光?

新節目不僅是陳然的策劃,連剪輯都是他盯着,每一個步驟都有確認,他都說沒問題,那就沒什麼問題。

王宏點了一支菸,狠狠吸了一口道:“你說咱這算不算是運氣好,跳出來就遇到這麼的節目。”

胡建斌搖頭道:“我啊,寧願先從小節目做起,至少不這麼忐忑。”

這節目的投資,是他們做節目以來,規模最大的了。

不管是明星大偵探還是快樂挑戰,成本都不大,哪跟現在這樣。

王宏笑了笑,心裡卻有點期待。

葉遠華團隊現在有幾個節目撐着,完全不擔心沒節目做,好聲音就不說了,後面還有喜劇之王以及我們的美好時光這樣的節目,他們來這邊,不也有豔羨的成分在裡面嗎?

他也希望奔跑吧兄弟的成績好,要真能成爆款,那就足夠了。

……

陳然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現在也忙着自己的事兒。

電影《我不是藥神》準備開機了。

本來謝坤導演想讓他過去,可這邊實在抽不出時間。

倒不是節目忙,第三期都開始錄製了,節目上了正軌沒多少忙的。

而是隨着婚期越來越近,他事情也多。

雙方的規矩不多,可到時候接親總得要對吧。

各方面都要安排妥當。

婚禮主持陳然本來打算就在婚慶公司找,但是唐銘聽說這事兒,壓根不願意,直接將好聲音的主持人給推出來。

陳然也沒拒絕,人家也是好意,更何況這也是熟人,到時候熱鬧一下也好。

現在是萬事俱備,全都準備好,就只欠東風了。

傍晚,陳然跟張繁枝一起,打算送她回去。

之前雲姨交代過,說是今天有親戚過來,讓枝枝早點回去。

結果剛拿出鑰匙,就被張繁枝拿了過去。

“我來開。”

張繁枝側了一下頭,青絲從耳畔滑了下來,跟肩頭掃過。

這絲滑的樣子讓陳然都想捏一下。

他問道:“你不是剛健身嗎,現在累。”

張繁枝可不聽他的,坐上去才伸頭出來,“不累,天天健身早就習慣了,量不大。”

陳然只能依言坐在副駕上。

但是車開到一半,陳然發現不對,這不是去張家的路,反而是回新屋的樣子。

他問道:“不是要先回家嗎,姨說今天有親戚在,都是婚禮那天打算幫忙的人。”

張繁枝喉嚨裡面嗯了一聲表示知道,道:“現在還早。”

陳然瞥了一眼時間,這也不早了。

不過看張繁枝臉色微紅,也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兩人可好幾天沒單獨相處了。

想到這兒,陳然心裡也嘀咕得很。

他們沒做任何措施,時間可都不短了。

當初被誤會成懷孕的時候,倆人就聽之任之的態度,甚至還急切的努力過,偶爾加班到半夜。

可這麼長時間過去,就沒點動靜。

這方面陳然可沒經驗,但是不管電視劇還是現實裡面都有聽說過,很多都是一不小心偶爾一次就有了孩子。

他們這不是一次兩次,很多次了,還是沒動靜,難道努力的程度不夠?

不說他了,估計枝枝也是這麼想的。

否則也不會今天也要抽時間去一趟新屋了。

晚上到張家的時候,張繁枝面容靚麗,氣色很好,雲姨埋怨道:“不是說早點回來嗎。”

張繁枝說道:“有點事情耽誤了。”

“看你這樣子,是好事?”雲姨問道。

張繁枝不動聲色道:“是啊,收到春晚的邀請了。”

“央視春晚?”

“嗯。”

這可不是假的,之前就收到過了,和去年同樣的待遇,獨唱一首歌。

雲姨稍微驚訝,她們年紀雖然不小,可也知道女兒這種歌星每年都上春晚是個什麼樣的好事兒。

每年春晚都會出一茬又一茬的明星,能火過當年的基本沒有,而次年又上的更是不多,確實是定好的事兒。

“還好還好……”雲姨突然嘀咕一身。

要當初張繁枝是真懷孕,那這央視春晚真不一定能上。

總不能大着肚子上去吧,人家春晚也不一定答應,明星這麼多,又不是非要邀請她。

雖然雲姨想抱外孫,但是春晚意義不同,能上就上最好。

“媽你說什麼?”張繁枝沒聽清楚。

雲姨忙道:“沒,我說真好,還沒多少人能連着兩年上春晚呢!”

張繁枝總感覺剛纔媽媽說的不是這話。

這時候那邊的親戚聽到了,忙問道:“春晚?什麼春晚?”

雲姨笑道:“枝枝接到春晚邀請了。”

“真的?不是去年都上過了嗎?”

“也沒誰說春晚就只能上一年,枝枝真是厲害,小云你真有福氣,有枝枝這樣的姑娘。”

“到時候也是唱歌嗎?”

“那肯定是唱歌,枝枝就是個大歌星,不至於演小品去吧。”

“……”

聽到親戚在旁邊說着話,張繁枝微微笑着。

一旁的張如意瞅着姐姐面色滋潤,湊過來蹭了蹭問道:“姐,你今天好漂亮。”

張繁枝瞥了她一眼,這倒黴孩子,說話咋不中聽。

張如意發現自己說話有問題,連忙說道:“姐你每天都漂亮,但是今天格外漂亮,精氣神都比以前好了,你看着臉色緋紅滋潤的,這是用的什麼護膚品?”

張繁枝眼神稍微跳動一下,“你問這個做什麼。”

“當然是想用同款,你看看我這臉,皮膚都枯黃了,這幾天熬夜寫稿子,我人都憔悴很多,昨天和瑤瑤開視頻,我都不敢看自己……”張如意嘆息一聲,越看就越覺得姐姐水靈。

關鍵她不僅是面色枯黃,還掉頭髮。

要是頭髮跟父親一樣成了地中海,那不得難受死。

美少女作家變成禿頭美少女作家。

那不是要人親命嗎?!

她之前上網搜了,說是皮膚枯燥是因爲熬夜,掉頭髮是因爲秋天到了。

當時張如意就覺得這純粹是瞎扯淡,植物秋天掉葉子那是正常,可說人掉頭髮是因爲秋天到了,她尋思這不是在罵她是植物人嗎?

現在瞅着張繁枝皮膚水靈,面色紅潤,她自然想上來取經。

好歹是當大明星的,保養該是很有一手吧?

張繁枝眼神稍微跳躍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護膚品,平時也很少用。”

“那不可能,昨天你皮膚都還沒這麼好。”張如意記得清楚,姐姐白歸白,哪裡跟現在一樣泛着光澤,跟剛被水裡滋潤過一樣,眼珠兒裡面都是一波兒一波兒,可水靈了。

張繁枝蹙眉,不耐煩道:“你要是閒着沒事做,去找個男朋友,比琢磨護膚好多了。”

張如意一聽到找男朋友,頓時不明白了,這跟找男朋友有什麼關係?

想問問,可發現姐姐已經走開了。

心裡琢磨,難不成是想說趁現在還青春貌美趕緊找個男朋友,不然人老珠黃就沒人要?

那也不像是這意思啊。

張如意嘴角一撇,沒繼續去問,而是發了消息跟陳瑤。

“瑤瑤救命,你的小可愛即將變成禿頭小寶貝了!”

陳瑤發了個問號過來,然後跟着一段話,“我正忙着呢,你要是無聊先放個屁自個兒追着玩,等我忙好了再陪你。”

張如意看着消息,人都傻了。

這閨蜜怎麼突然就不可愛了?

……

屋裡。

張主任正跟雲姨琢磨女兒婚宴邀請的人呢。

“這事情有點不好處理啊。”

張主任手指頭夾了一下,看了空空蕩蕩的手指,有點苦惱。

“有什麼不好處理的?”雲姨有點不明白。

“我在電視臺認識的人不少,而且也有高層,這是肯定要邀請的,不然讓人知道女兒出嫁沒邀請他們,交情就完了,但是我也沒跟人說過女兒是當明星,更沒和人說過我女婿是陳然……”

張主任抓了抓腦袋,之前只想瞞着,免得有人知道女兒是張希雲麻煩,現在要邀請了才發現事兒不簡單。

枝枝的身份暫且就不說了,他也想看到同事們驚訝的樣子,虛榮心嗎,他老張也有。

可到時候那些同事知道他女兒不僅是張希雲,女婿還是陳然,還不知道作何反應。

雲姨道:“多大的事兒,請吧,到時候提前說就好,人家願意來就來,不願意來就算了。”

張主任一想,也就只有這麼辦了。

第九章 我不能騙人的第三百八十二章 得加錢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麻煩第二十一章 結果第三百三十四章 縫合怪第五百八十六章 忍無可忍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是白龍馬啊!第四百四十七章 容易做夢第二百二十二章 蓄謀已久第四百三十一章 這麼豁達?第三百六十章 噁心噁心你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有分寸第三百九十二章 深有體會第三百二十七章 心黑第二百四十八章 也太扯了第三十六章 小棉襖要成別人家的了第六百二十八章 被堵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做鬥地主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等不了第四百七十章 老天爺偏心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糖尿病?第五百七十八章 咱家有錢啦第二百八十二章 攔路虎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吻請閉眼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酒味兒,不好聞第一百四十九章 王明義的決定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不緊張嗎?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需要點時間第二百七十章 陶琳的期盼第一百八十五章 沒有下次了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人節快樂第六百二十六章 沒發燒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不緊張嗎?第五百八十四章 氣炸的許芝第一百八十二章 準備第一百七十三章 掩耳盜鈴第六百一十五章 千萬授權費第五百八十八章 還能跳嗎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怎麼樣第八十二章 你先出去,讓我想想第三百九十八章 屁精第二十六章 這個機會不能丟第五百零八章 這得多噁心人啊第一百三十一章 幸災樂禍第五章 我對枝枝姐沒想法第六百三十五章 女兒紅第五百二十一章 官方劇透第三百一十二章 瑜伽第一百七十章 太年輕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這就是你姐夫嗎?第五百五十九章 比我差不了多少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回來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退賽第一百七十五章 驚喜第四百八十九章 吃醋了?第十六章 自信和謙虛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是白龍馬啊!第三百一十七章 今兒不回去了吧?第一百五十一章 畫第六百二十章 這劇本好第三百四十六章 張鬧鬧的夢想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能唯收視率論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年輕了第二百一十一章 接不接?第七章 男人有更年期嗎?第一百二十二章 選擇第五百八十五章 第二款現象級第四百零二章 請假第一百一十七章 謝謝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算盤第二百九十五章 官宣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都什麼事兒第四百五十六章 假的?第二百零六章 意猶未盡第三十七章 你不會自己寫歌嗎?第一百六十八章 緊張第一百九十六章 錄製節目第五百二十五章 心有靈犀第三百六十七章 你咋有酒味兒第四百四十九章 比咖啡還苦第七十章 爭!第四百四十章 戒酒的張主任第十八章 節目要播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就叫姐夫怎麼了第二百三十二章 影響第三百一十八章 桌下的小動作第九十三章 戀人未滿第三百四十六章 張鬧鬧的夢想第一百零七章 它漲利息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把柄?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是侄子,是女婿第三百章 想你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糖尿病?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也是第二百四十一章 這是個狠人第六百四十六章 擋不住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你這話確實難聽三章已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前程似錦第五章 我對枝枝姐沒想法
第九章 我不能騙人的第三百八十二章 得加錢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麻煩第二十一章 結果第三百三十四章 縫合怪第五百八十六章 忍無可忍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是白龍馬啊!第四百四十七章 容易做夢第二百二十二章 蓄謀已久第四百三十一章 這麼豁達?第三百六十章 噁心噁心你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有分寸第三百九十二章 深有體會第三百二十七章 心黑第二百四十八章 也太扯了第三十六章 小棉襖要成別人家的了第六百二十八章 被堵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做鬥地主嗎第六百一十六章 等不了第四百七十章 老天爺偏心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糖尿病?第五百七十八章 咱家有錢啦第二百八十二章 攔路虎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吻請閉眼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酒味兒,不好聞第一百四十九章 王明義的決定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不緊張嗎?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需要點時間第二百七十章 陶琳的期盼第一百八十五章 沒有下次了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人節快樂第六百二十六章 沒發燒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不緊張嗎?第五百八十四章 氣炸的許芝第一百八十二章 準備第一百七十三章 掩耳盜鈴第六百一十五章 千萬授權費第五百八十八章 還能跳嗎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怎麼樣第八十二章 你先出去,讓我想想第三百九十八章 屁精第二十六章 這個機會不能丟第五百零八章 這得多噁心人啊第一百三十一章 幸災樂禍第五章 我對枝枝姐沒想法第六百三十五章 女兒紅第五百二十一章 官方劇透第三百一十二章 瑜伽第一百七十章 太年輕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這就是你姐夫嗎?第五百五十九章 比我差不了多少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回來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退賽第一百七十五章 驚喜第四百八十九章 吃醋了?第十六章 自信和謙虛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是白龍馬啊!第三百一十七章 今兒不回去了吧?第一百五十一章 畫第六百二十章 這劇本好第三百四十六章 張鬧鬧的夢想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能唯收視率論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年輕了第二百一十一章 接不接?第七章 男人有更年期嗎?第一百二十二章 選擇第五百八十五章 第二款現象級第四百零二章 請假第一百一十七章 謝謝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算盤第二百九十五章 官宣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都什麼事兒第四百五十六章 假的?第二百零六章 意猶未盡第三十七章 你不會自己寫歌嗎?第一百六十八章 緊張第一百九十六章 錄製節目第五百二十五章 心有靈犀第三百六十七章 你咋有酒味兒第四百四十九章 比咖啡還苦第七十章 爭!第四百四十章 戒酒的張主任第十八章 節目要播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就叫姐夫怎麼了第二百三十二章 影響第三百一十八章 桌下的小動作第九十三章 戀人未滿第三百四十六章 張鬧鬧的夢想第一百零七章 它漲利息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把柄?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是侄子,是女婿第三百章 想你了第五百九十四章 糖尿病?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也是第二百四十一章 這是個狠人第六百四十六章 擋不住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你這話確實難聽三章已更,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前程似錦第五章 我對枝枝姐沒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