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酒味兒,不好聞

今晚上張繁枝在旁邊虎視眈眈,陳然也沒喝多少酒,不跟平時一樣暈暈乎乎的。

張主任眼巴巴的看着妻子把酒收走了,吧唧一下嘴,明顯是沒喝過癮。

這方面雲姨可是拿捏的很緊,喝酒適量就好,喝多了難受的還是她。

自家丈夫喝多了也不至於說酒品有多差,就是有點碎嘴,這一點可忍受不了。

喝了酒還能開車嗎?

答案肯定是不能。

所以陳然順理成章的留在了張家。

總不能讓張繁枝送他回去,然後她又回來,明天陳然再過來開車,那得多麻煩。

反正陳然又不是第一次跟張家歇息,推推擋擋的那也太矯情了。

張繁枝明顯不喜歡酒味兒,陳然跟她說話的時候,都能見到她柳眉擰了擰。

她極少喝酒,從認識到現在,她喝酒好像也就是一次,那時兩人關係不跟現在一樣,張繁枝喝醉了撥電話過來喊着陳然結婚。

嗯,這算是黑歷史吧?

陳然轉身問張主任,“叔,你這兒有口香糖沒。”

張主任愣了愣神,點頭說道:“有啊,不過你又沒抽菸,嚼口香糖做什麼……”

說歸說,他還是拿出了一支口香糖遞給陳然。

“謝謝叔,就是避避味兒。”陳然笑着剝了一條扔嘴裡,嚼了嚼感覺舒服許多。

雲姨聽到這話,瞥了丈夫一眼,問道:“陳然不抽菸就不嚼口香糖,那你抽菸了?”

張主任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不打自招了,忙說道:“沒有沒有,我這都好多年沒抽菸了。”

“口香糖哪來的?”雲姨問道。

“最近上火你知道的,嘴裡味道大,嚼嚼舒服一點。”張主任搖頭晃腦的說道。

雲姨撇了撇嘴,沒跟丈夫計較,繼續收拾飯菜。

也就是不想拆穿,家裡衣服都是她收拾去洗的,偶爾都還能從裡面抓出一支菸來,口香糖就不說了,隔三岔五就一條,都不想說。

……

張主任去了書房,而云姨在廚房,陳然瞅着旁邊的張繁枝,有點不安分起來。

先是伸手去牽張繁枝,結果她瞥了眼廚房,不動神色的躲開了,直到陳然再次直接抓住,掙扎兩下才仍由陳然捏住。

竟然還害羞呢,陳然眨了眨眼,撓了她手心一下,張繁枝蹙着眉頭看他一眼,想要抽回手,陳然卻緊緊捏住,不給機會。

張繁枝抿了抿嘴沒吭聲,只是小腿撞了一下陳然,然後別過頭沒理他。

陳然捏着張繁枝的纖纖小手,心裡還覺得挺奇怪的,明明男生女生的手都差不多,張繁枝手指修長,比他也差不了多少,可牽着就感覺秀氣柔軟。

這可不是說張繁枝手胖,她本身就已經是極瘦的,小手更是纖細白皙,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裡作用。

人都是不會滿足的生物,得寸進尺這個成語真是恰到好處,就跟現在一樣,陳然牽着人家小手,就想着能摟着多好。

可惜他有賊心沒賊膽,張主任和雲姨一個書房一個廚房,隨時都會出來,被撞見得多尷尬,能牽牽小手都不錯了。

陳然跟張繁枝坐着,就是這樣簡單聊着天,心裡也感覺挺舒服的,跟其他情侶成天膩在一起不同,他們算是半個異地戀,這點相處時間都感覺彌足珍貴。

張主任跟雲姨出來了,陳然本來想放開張繁枝的手,可鬆開手後一下沒抽出來,看了一眼張繁枝,發現她瞅着電視看的仔細,跟沒這回事兒一樣。

好在兩人貼的緊,手放在背後一點,應該是看不出來。

一般人都是這麼想的,可你坐着,別人站着,這姿態看不出來纔怪。

就跟小時候在課堂上,你以爲跟同學的小動作非常隱蔽,可臺上的老師盡收眼底,看得一清二楚。

而且雲姨可是從廚房出來的,從二人後面過,瞥到二人雙手緊扣,嘴角微微笑着,也沒說啥。

剛纔她趕張繁枝出來,不就是爲了給二人單獨相處的時間嗎。

……

時間有點晚了,張主任跟雲姨洗漱以後打算先休息。

見到女人和陳然還坐在沙發上沒動靜,張主任說道:“陳然你也早點休息,明兒早上還要上班。”

“電視挺有趣,我再看看就休息。”陳然說道。

張主任看了眼,電視裡面講女性面部護理,明擺着賣化妝品的廣告,他瞥了瞥陳然,這玩意兒還能叫有趣?

他也沒多說啥,搖搖晃晃就進了房間。

“他們還不睡啊?”雲姨說道。

“看電視呢,估計是挺久沒見,想多處處。”張主任說着躺上牀。

雲姨嘀咕一聲,“枝枝的合約好像要到期了,也不知道她要不要續約,跟她聊了她也沒說。”

“不操這個心了,枝枝跟陳然有自己打算。”

“你現在心倒是寬了。”

“主要是說不聽,枝枝做的決定,你去讓她改?”

雲姨沒吭聲,不過卻感覺枝枝不可能扔下陳然,說不定不續約了?

以前不會,可她現在的變化也挺大的,誰說的準呢。

張家夫妻倆在房間裡面嘀咕,陳然和張繁枝還跟外面坐着。

就和張主任說的一樣,一個推銷化妝品的廣告有什麼好看的,主要的還是看旁邊的人。

張繁枝看着廣告,陳然就看着她,都是一眨不眨的。

還以爲她會問一句看什麼,結果人家就盯着電視,壓根不理睬陳然。

他撓了撓張繁枝的手,也只是縮了一下,眉頭輕輕蹙着,卻沒回頭。

陳然就順手摟在張繁枝的肩頭,滿足了剛纔心裡的想法,她也沒掙扎,就貼着陳然,若無其事的看着電視。

哪怕是陳然的腦袋正在接近,都沒有太大的動作,不過呼吸急促了一些,胸部起伏大了一些。

等她終於要轉過來看陳然的時候,就‘唔’的一聲,被陳然啃上了,張繁枝眼睛微微瞪了一下,估摸是沒想到陳然這麼大膽的。

這還是在家裡呢,雖說二老都睡覺了,可萬一出來呢?

這要是撞上了怎麼辦?

陳然感覺嘴邊柔柔軟軟的,心裡別提多舒服,可他又感覺不對,怎麼枝枝沒呼吸?

擡頭一看,她眼睛睜着,眉頭緊蹙,呼吸也憋着的。

就跟那次看着她睜着眼睛一樣,陳然破功了,往後一仰,兩人嘴脣分開。

見到張繁枝小口的喘着氣,他沒好氣的問道:“不是,你憋着氣做什麼?”

張繁枝臉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剛纔憋的,反正是挺紅的,她轉頭沒看陳然,好一會兒才悶聲說道:“有酒味兒,不好聞。”

“哈?”陳然都懵了。

他剛纔吃了口香糖,自己都感覺沒多大味道了。

關鍵還憋氣,這是有多難聞啊!

被陳然眼神看着,張繁枝有點不自在,慢條斯理的站起身來說道:“我先去洗漱了。”

她說完就走了,只留下陳然還坐在沙發上發呆,過會兒纔有點懊惱。

你說你,喝什麼酒啊。

……

第二天陳然醒來,見到是張家的天花板,還別有一番滋味。

跑步是不可能跑了,自個兒起來做了一會兒俯臥撐,這才準備出去洗漱。

隔壁張繁枝剛被雲姨叫起來,都還穿着睡衣,揉着眼睛打着呵欠走出來。

因爲沒化妝,眼角的淚痣挺明顯的,陳然見着她打呵欠的樣子,覺得還挺可愛。

她打完呵欠看到陳然,眼神頓了頓,然後若無其事的準備繞過他去洗漱。

陳然見到張主任和雲姨都在忙,湊過去說道:“問問,還有酒味兒沒?”

張繁枝瞥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在調侃昨晚上的事情,微微蹙眉道:“有汗味兒。”

說完也不理會陳然,自個兒去洗漱。

倒是陳然真有些愣神,剛做了俯臥撐,是有點汗,這還能聞出來?

張繁枝也不是屬狗的啊!

……

吃完東西上班前,陳然揉了揉腦袋,跟張主任說道:“叔,我昨晚上喝酒頭有點疼,恍恍惚惚的,等會你載我一程,不咋敢開車。”

張主任奇怪道:“你小子也沒喝多少啊,半杯酒也會頭疼?”

“誰說不是,以前也沒這麼疼,今天就不舒服。”陳然說道:“可能是太久沒喝了。”

“所以偶爾要喝一些,適量就行,你這樣萬一要應酬的時候,你怎麼辦?”張主任搖了搖頭,不過看了看女兒,都覺得陳然以後想要喝酒也挺難,說道:“行,一起走吧,自從你買了車,我都沒載過你,正好咱倆聊聊天。”

聽到陳然頭疼不舒服,張主任也不放心讓他自己開車。

陳然頓時笑道:“謝謝叔。”

“還跟我客氣啥。”

張主任說着,開始穿鞋子。

瞅着他沒注意的時候,陳然轉頭看了眼張繁枝,伸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張繁枝只是抿了抿嘴,裝作沒看到。

……

到了電視臺,陳然見到了林帆,就讓張主任先進去了,他過去打個招呼。

“不是,你怎麼愁眉苦臉的?”陳然見他這樣,稍微有點好奇。

昨天小琴跟張繁枝一起回來的,說沒去找林帆,陳然打死都不信。

那不應該是興高采烈的嗎?怎麼還喪着一張臉。

林帆估計想着事兒,被陳然嚇了跳,聽到陳然問話,他說道:“陳然,你說說,這女生到底都在想什麼,怎麼突然就生氣了,而且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兒……”

陳然一聽,估計兩人吵架了,問道:“怎麼了?”

林帆說道:“就是吃飯的時候,劉婉瑩打我電話,都沒說什麼,虞琴就生氣了。”

“劉婉瑩是小琴的同學?你的相親對象?不是,你怎麼還跟人有聯繫啊?”

陳然都驚了下,這還能是小事兒?

“什麼啊,上次我就把劉婉瑩號碼刪了,可劉婉瑩沒刪我的啊,這次打電話過來,是想請我幫幫忙,說是看能不能在記歌詞上投放廣告,可虞琴不聽這些,直接就生氣了。”林帆苦惱道:“關鍵她不聽我解釋,微信倒是回,可電話不接,是不是她年紀小,想事兒太極端了點。”

陳然聽到林帆這麼一說,心裡都覺得好笑,怎麼就說到年齡小上去了,那小琴跟陳然他們也差不多歲數,林帆咋就不想想是不是自己老了呢?

陳然搖頭說道:“這就不知道了,我女朋友比我還大一歲,平時都挺理智的,沒你那感受。”

林帆頓了頓,擡頭看着陳然,聽他剛纔這語氣,咋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能唯收視率論第三百一十一章 **使我面目全非第三百五十章 自己揉第六百章 太快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憑什麼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很有天賦第五百七十七章 心裡的猴子第五百四十九章 昨晚做了啥?第二百七十七章 屁精第六百二十八章 被堵了第二百九十九章第四百九十一章 要提前播?第五百六十七章 夫妻檔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回來了?第三百零五章 能屈能伸第三百九十四章 有你別無所求了第三百零七章 小透明第二百七十八章 吃醋第五百四十二章 補償第三百八十四章 廁所裡面打燈籠第三百三十二章 臺長第二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小琴第三百一十章 主動第二百零六章 意猶未盡第四百三十一章 這麼豁達?第三百五十八章 太血腥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三十四章 問號第三百九十六章 失常第六百二十九章 最美的期待第三十二章 你不怕陳然跑了?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吻請閉眼第一百九十一章 走神了第四百四十七章 小馬屁精第四百五十七章 三姓家奴第五百八十三章 退賽第一百一十七章 謝謝第二十四章 你談戀愛了?第兩百章 逛街第三百七十七章 熱度瘋了第四百九十五章 被趕鴨子上架的陳然?第五百零五章 稻香第七十八章 少喝酒好第一百四十三章 佛系第二百零三章 人生就是大起起起起起起第三百四十章 套近乎第五百七十六章 你不對勁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私第二百零五章 謝謝第三百五十五章 鄉下猴子第三十八章 你女朋友?第四百九十四章 宣傳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麻煩第一百三十五章 機智第六百章 太快了第二百五十六章 選擇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家人不用客氣第二十一章 結果第五百四十九章 昨晚做了啥?第三百九十章 爲了唱給你聽第一百五十七章 線索第一百一十章 平衡第一百零六章 我也是很小氣的人第三百五十四章 張繁枝的新歌第二百零七章 豪 橫第五百二十二章 我都能火第三百五十七章 多少沾點腦癱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怎麼樣第十八章 節目要播了第一百九十七章 首映禮第五百八十四章 氣炸的許芝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年輕了第九十四章 作證第五百七十六章 你不對勁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不在乎第四百零二章 請假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很有天賦第四百一十七章 喜劇之王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麼就突然火了呢?第四百七十二章 醃製入味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都什麼事兒第二百三十七章 真親上了第八十章 我心態一直很好第三百零四章 看我眼神行事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說話當你默認第五百一十五章 搶手第五百四十四章 急性子第四百八十四章 又見面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燒迷糊了?第二百三十章 有人煽風點火第六十章 當吉祥物第四百五十八章 都主任第五百七十章 分手儀式第三百章 想你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低調開播第四百七十九章 昨日之日不可留第一百四十五章 誰能想的到嘛第三章 我想當你爸第四百六十六章 比這還快第五百四十章 真是羨慕老張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能唯收視率論第三百一十一章 **使我面目全非第三百五十章 自己揉第六百章 太快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憑什麼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很有天賦第五百七十七章 心裡的猴子第五百四十九章 昨晚做了啥?第二百七十七章 屁精第六百二十八章 被堵了第二百九十九章第四百九十一章 要提前播?第五百六十七章 夫妻檔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回來了?第三百零五章 能屈能伸第三百九十四章 有你別無所求了第三百零七章 小透明第二百七十八章 吃醋第五百四十二章 補償第三百八十四章 廁所裡面打燈籠第三百三十二章 臺長第二百二十三章 奇怪的小琴第三百一十章 主動第二百零六章 意猶未盡第四百三十一章 這麼豁達?第三百五十八章 太血腥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三十四章 問號第三百九十六章 失常第六百二十九章 最美的期待第三十二章 你不怕陳然跑了?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吻請閉眼第一百九十一章 走神了第四百四十七章 小馬屁精第四百五十七章 三姓家奴第五百八十三章 退賽第一百一十七章 謝謝第二十四章 你談戀愛了?第兩百章 逛街第三百七十七章 熱度瘋了第四百九十五章 被趕鴨子上架的陳然?第五百零五章 稻香第七十八章 少喝酒好第一百四十三章 佛系第二百零三章 人生就是大起起起起起起第三百四十章 套近乎第五百七十六章 你不對勁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私第二百零五章 謝謝第三百五十五章 鄉下猴子第三十八章 你女朋友?第四百九十四章 宣傳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麻煩第一百三十五章 機智第六百章 太快了第二百五十六章 選擇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家人不用客氣第二十一章 結果第五百四十九章 昨晚做了啥?第三百九十章 爲了唱給你聽第一百五十七章 線索第一百一十章 平衡第一百零六章 我也是很小氣的人第三百五十四章 張繁枝的新歌第二百零七章 豪 橫第五百二十二章 我都能火第三百五十七章 多少沾點腦癱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怎麼樣第十八章 節目要播了第一百九十七章 首映禮第五百八十四章 氣炸的許芝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年輕了第九十四章 作證第五百七十六章 你不對勁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不在乎第四百零二章 請假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很有天賦第四百一十七章 喜劇之王第三百七十三章 怎麼就突然火了呢?第四百七十二章 醃製入味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這都什麼事兒第二百三十七章 真親上了第八十章 我心態一直很好第三百零四章 看我眼神行事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說話當你默認第五百一十五章 搶手第五百四十四章 急性子第四百八十四章 又見面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燒迷糊了?第二百三十章 有人煽風點火第六十章 當吉祥物第四百五十八章 都主任第五百七十章 分手儀式第三百章 想你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低調開播第四百七十九章 昨日之日不可留第一百四十五章 誰能想的到嘛第三章 我想當你爸第四百六十六章 比這還快第五百四十章 真是羨慕老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