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瘋狂過後的悽惶

賭博確實很刺激,我在賭桌前見到了很多別人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也見到了很多比電視裡的連續劇更戲劇化的悲歡離合。賭徒的悽慘命運不僅僅是他(她)一個人的不幸,一個人沉湎於賭博,往往會讓一個家庭陷入地獄一樣的生活。那些家人對賭徒憤怒、惋惜、哀憐、悲哀的表情冷不丁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賭的人贏了錢會因爲錢來得太容易,拿錢不當錢,隨便瀟灑;輸了錢的總妄想翻本,停不住手,直到輸乾淨了才後悔。陷入瘋狂的賭徒都是這樣的,目前我所接觸過的好賭的人,基本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有一個叫張建的賭徒,本來是專門開黑車跑短途運輸的。那時剛時興黑車,他借錢買了一輛奧迪轎車跑短途拉活,主要是送人到他家附近的港口。離他所在的城市兩小時車程有一個港口,一般客船進出港都是在上午。所以他每天一大早起來工作,一直幹到下午1點多,1點以後基本就沒啥活了。乾的時間長了,手裡攢了點小錢,下午又閒,就和朋友一起打打麻將、鬥鬥10元底錢的雞。剛開始贏了點小錢,後來一步步參與到更大的局上來,漸漸有了癮。開始跑完車就急三火四去趕局,後來偶爾上午也不去跑車了,直接去趕局。到最後乾脆車也不跑了,天天來趕局。他越陷越深,把家底都輸進去了。然而,他沒有醒悟,卻把希望寄託在彩票上面。有局的時候去趕局,沒局的時候買彩票,一次買個千八百的樣子。和他一起玩的人都經常開玩笑,問他中獎了沒有。有的時候在賭桌上,他都不忘記掛電話給投注站幫他打多少號的彩票,等賭局結束了再去拿。很快他積蓄輸沒了,還欠了很多外債。老婆鬧了幾次,發動所有的親戚朋友出面勸說,全沒用處,他老婆徹底死心,和他離婚了。離婚後他也消停過一段時間,天天跑車。但是他合計跑車賺錢太慢,每天賺三五百的好像解決不了什麼問題。於是他又把希望寄託在賭局上,希望能在賭上賺回來。沒人借給他錢,他就把車賣了,拿着賣車的錢在賭局上很是威風了幾天,搞得一些小老千都聯合起來對付

他。結果不用想,也是輸沒了。房子在離婚的時候法院判給了他老婆,他在外面租房子住。輸沒錢後,他把自己租的房子轉租給別人,拿可憐的租金過活。他還不醒悟,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彩票上。某天,他拿出幾十元住在小旅館裡,研究了一天的彩票,選出了很多號碼,把剩下的錢都花在了他選的各種號碼上。當天晚上他守在電視機前等着開獎,結果連個末等獎都沒有看到。我不知道他心裡是怎樣想的,但是他心裡是怎樣的淒涼我懂。他也是走投無路了,就在當天晚上吃了很多安眠藥,死在那家旅館裡。他在賭局上被人騙光了所有的錢,在死的時候還欠了很多外債。平時看着很精明的一個人,賭的時候也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甚至有的小老千收牌編輯一部分牌的牌序他都能看透,也有人指點過他,在他參加的賭局裡貓膩很多。但是他還要去賭,一直賭到身無分文、妻離子散、債臺高築,就是沒有醒悟賭就是騙的道理。不知道爲什麼,人一旦被賭迷了心竅,說什麼也聽不進去。有很多網友問我:自己的親戚都是這樣濫賭,如何能讓他們戒掉?真的沒任何辦法,我覺得。或許當他輸得沒有東西再可以輸的時候,自然也就戒了。起碼我所見到的都是這樣的。

另一個賭徒叫鬼子,看外號就知道是一個很機靈的人。他現在離鄉逃亡在外,而家裡經常被一羣要債的人騷擾。他原來住在一個縣城的郊區,是那裡最早富裕起來的一個人。他早先帶領一些村裡人出去搞瓦工活,吃住都在工地。每天吃着饅頭在烈日下打熬,工作很累。村裡人閒下來就用工地的飯票小玩玩,一次輸贏個幾元圖個樂呵。後來幾年他靠着自己的辛苦成了一個小包工頭,買了輛小轎車,在自己村裡蓋了三層氣派的小洋樓。因爲他手裡各種技術工很全,手藝又好,所以很多人願意把活包給他做。活多了他有點忙不過來,就讓自己的弟弟幫忙打理。每年年節是東北農村最閒的時間,因爲他在村裡是最富裕的,所以上門拜年的親戚朋友也多,大都來祝賀他事業有成。東北的農村在過年的時候幾乎沒有別的娛樂活動,

就是賭錢,流行玩牌九。開始,他被別人攛掇着也上去玩了幾下,可憐他連牌九的哪個點大哪個點小都不知道,就輸了1萬多。

他是個不服氣的人,第二天就早早召集人們去他家繼續玩。一個春節下來,輸了5萬多。也就是拿這5萬當學費,他學會如何玩牌九。上班後,他沒事就到處去找牌九局玩,一來二去就迷戀上了,經常不回家在外面玩通宵。對家人扯謊就說外面太忙了,所以不能回去住。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半年,就把工程隊輸解散了。他輸急了眼,折價賣了自己的車,也就賣了幾萬元的樣子,繼續去賭,可憐這點錢在賭局上起不了任何作用。他鬼迷心竅,開始借高利貸。放高利貸的人也敢借給他,當場借給他7萬,一天利息是500元,滾起來就不知道如何計算了。這筆錢只堅持幾天就沒了。於是他又找另一家繼續去借高利貸,借6萬,一個月連本帶利要還7萬。結果可想而知,反正借了好幾家的高利貸,陸續借了60多萬左右。到期高利貸的人自然要上門找他要錢。他拿什麼去還錢啊?那些人就打他,逼他還錢。可能打得很重,還被送進了醫院。在醫院因爲沒有錢住院,又被醫院給攆了出來。他不敢回家,整天在外面流浪。他不在家的日子,家裡天天有一羣凶神惡煞的人等着要錢。家裡值錢點的東西都被搬走了,所有窗戶玻璃全部被人砸了。

於是他逃亡了,留下父母、妻子、孩子整天面對着那些窮兇極惡的索債者。他逃亡的時候高利貸已經滾到了100多萬了。估計這輩子他是難以回來了,他的父母和妻子都沒有經濟來源,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生活。他不知道借高利貸的後果?我想他是知道的,那他爲什麼明知道還不上錢還要去借啊?我估計,可能是把所有希望寄託在賭上吧,期望一下翻本吧。或者……我不知道,但是借高利貸還不上的後果他是肯定知道的。凡是敢放高利貸的人,都不是啥好玩意。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還去借,我只能說他迷瞪了,心被什麼給矇住了。前幾天聽到一首歌叫《你在他鄉還好嗎》,忽然想起了他,不知道他還好嗎?

(本章完)

45〉警察家裡設賭窩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5〉警察家裡設賭窩17〉欺人太甚1〉缺德的“填大坑”57〉尋找突破口63〉調包計54〉找德子打秋風61〉發酸的花牌4〉遭遇羣蜂56〉目標出現64〉高科技賭具縱覽47〉暗通款曲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0〉兄弟如凱子7〉賊喊捉賊61〉發酸的花牌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5〉“聲色”有講究63〉調包計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31〉殺入內場21〉邋遢小老千53〉偷雞不成蝕把米39〉童子坐莊31〉殺入內場32〉彈指神功22〉移動的籌碼4〉遭遇羣蜂55〉熟悉環境12〉初逢楊老二38〉憨人二牛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8〉一拍兩散17〉欺人太甚10〉超爛押寶局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3〉第一次合作14〉事出蹊蹺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9〉初嘗撲克35〉見好就收64〉高科技賭具縱覽25〉“聲色”有講究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4〉找德子打秋風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3〉無漏可撿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9〉警惕站前美人計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9〉警惕站前美人計57〉尋找突破口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35〉見好就收29〉窮極“撥玉米”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3〉無漏可撿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7〉暗通款曲8〉套中有套3〉貼還是不貼55〉熟悉環境4〉遭遇羣蜂53〉偷雞不成蝕把米61〉發酸的花牌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4〉找德子打秋風28〉一拍兩散30〉上桌都不容易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遭遇羣蜂14〉事出蹊蹺30〉上桌都不容易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61〉發酸的花牌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8〉套中有套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12〉初逢楊老二32〉彈指神功31〉殺入內場46〉等待“牛局”
45〉警察家裡設賭窩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5〉警察家裡設賭窩17〉欺人太甚1〉缺德的“填大坑”57〉尋找突破口63〉調包計54〉找德子打秋風61〉發酸的花牌4〉遭遇羣蜂56〉目標出現64〉高科技賭具縱覽47〉暗通款曲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0〉兄弟如凱子7〉賊喊捉賊61〉發酸的花牌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5〉“聲色”有講究63〉調包計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31〉殺入內場21〉邋遢小老千53〉偷雞不成蝕把米39〉童子坐莊31〉殺入內場32〉彈指神功22〉移動的籌碼4〉遭遇羣蜂55〉熟悉環境12〉初逢楊老二38〉憨人二牛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8〉一拍兩散17〉欺人太甚10〉超爛押寶局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3〉第一次合作14〉事出蹊蹺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9〉初嘗撲克35〉見好就收64〉高科技賭具縱覽25〉“聲色”有講究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4〉找德子打秋風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3〉無漏可撿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9〉警惕站前美人計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9〉警惕站前美人計57〉尋找突破口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35〉見好就收29〉窮極“撥玉米”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3〉無漏可撿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7〉暗通款曲8〉套中有套3〉貼還是不貼55〉熟悉環境4〉遭遇羣蜂53〉偷雞不成蝕把米61〉發酸的花牌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4〉找德子打秋風28〉一拍兩散30〉上桌都不容易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遭遇羣蜂14〉事出蹊蹺30〉上桌都不容易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61〉發酸的花牌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8〉套中有套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12〉初逢楊老二32〉彈指神功31〉殺入內場46〉等待“牛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