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

話說回來,麻將老千互相之間都很講究,萬一不小心坐到了一起,打幾圈牌,要是有一夥人覺得可能遇到同行了,馬上就會找機會和平散場,絕對不會去戳穿對方。想想在押寶爛局上被打那次,也是自己有點做過了,讓人以爲我擋了人家的財路。換任何人,都會對我下手的。

有一次在一個麻將局上,我自己上去玩,玩了兩圈牌我就感覺遇到了同行了。說起來比較丟人,因爲他倆的號子我竟然沒看出來。但是感覺那兩個人是同行,纔去留意的,他倆屬於我見過的最佳的麻將搭檔了。他們之間並不是簡單通過號子來要牌,而是一切憑自己本事上聽。他們的號子只是報給自己一夥的自己要和什麼牌,因爲當時玩的是點炮給錢,沒點炮的坐車。當知道對方要和什麼牌的時候,同夥會在抓牌的時候將那張要和的牌垛在他要摸牌的位置,讓上聽的人自摸和牌。我當時也是發現了其中一個抓牌時手心夾了一張牌到了牌垛裡,纔看出他們是老千的,要不我當時也可能會成爲凱子。下一輪摸牌,另一個立刻自摸了。

我看他們的手法,去牌垛裡換牌很嫺熟。他在抓牌的時候,順手一探,就把牌抓了起來,手心夾的牌立刻到了牌垛上,好像那張牌原先就在那裡一樣。這個動作很自然,因爲他抓起牌的時候正好就像是在牌垛上面用手指讀牌(就是用拇指肚去摸牌)一樣。我呢,肯定不能去叫破,也不能繼續玩了。正好那把牌他自摸,我就趁洗牌的時候說:“3萬絕張也能摸得到啊?我家一對呢。看來我真是遇到神仙了。”那兩個哥們一聽就懂了,立刻裝作掛電話,說有什麼緊急的事情還沒有辦理,不能繼續玩了,要去辦事。互相都留有臉面,大家和平分手。

仔細想想,就是搞不明白他們之間是如何傳遞信息的。麻將桌上我不瞭解的互相傳遞信息的東西多了,想想自己也就釋然

了。打麻將的人形形色色,各個階層的都有,有些號子真是別出心裁,不說的話,你想破頭也破不了。

我旁觀過一個麻將局,他們也是通過打配合來出千的。麻將局單打獨鬥的不多,那兩哥們對號子方式很有意思:邊打麻將邊哼哼歌曲,搞得像自己有多少音樂細胞似的,實在沒歌曲哼哼了就吹口哨。他們的出千方式當時我也沒看出來,但是我知道他倆之間存在某種配合(具體怎麼配合也是事後通過交流才知道的)。雖然我是一個看熱鬧的人,但是人家玩了一會兒,看我的神色是在觀察他們,就知道了我可能覺察到他倆在出千,正在破解(當時確實是想破解一下他倆的信息傳遞方式,破了很久也沒有破出來,所以不知不覺有點認真了,讓他倆其中一個給看出來了)。

那個哥們很會處理,因爲我坐在他附近,他就問我:“哎,這個牌抓得有意思,我有點不會打了,”隨手拿起一個廢張來問我:“我打這個怎麼樣?”就是個廢牌,留着也沒有用,其他的牌都是很整齊的,那張廢牌打出去就可以上聽了,比方說,他家5、6條,一對3萬,單有一個7餅,他當時就拿7餅問我。我一看人家問了,雖然當時腦子沒轉過來是人家想暗示我,我還以爲他在演戲呢,是要迷惑一下其他幾家,自己一會兒上聽了,是和在大頭餅子附近(多人打麻將都這樣,故意搞得自己像和萬子似的,其實他和餅子)。我就隨口一說:“打這個對。”於是那哥們就把7餅打了出去,上聽了。回頭轉了一圈沒有和,但是抓了牌後在家又瞎鼓搗幾下,原樣丟了出去。

後來和牌了,那個哥們裝作很高興的樣子對我說:“哥們,你真高,虧你這一把我和了。”那把他贏了2000左右的樣子,他隨手就丟給了我,說:“哥們,拿去喝茶,咱打麻將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高興,交朋友。”他表現得很

豪爽的樣子,但是我心裡明鏡似的——人家是給我封口費呢。不接人家對你會有顧慮的,必須接,接了人家哥倆纔會放心大膽地繼續玩。我又不是來攪局的,就一個看眼的,場上那兩個凱子我也不認識。人家給我錢的另一個意思也可以理解爲:別擋我財路,拿錢滾蛋。所以我就心安理得地把錢接了,那哥倆也就放心大膽地繼續出千搞那兩個凱子。

因爲那段時間我總去那家溜達,也經常看到他們在千別的凱子。但是我從不在人家玩的時候湊上去看,那樣會讓人討厭的。後來經常遇到,有一次正好他們散局的時候看到我,非要拉我去吃飯。我就去了,吃飯的時候互相聊得很對路子。我問起他們,他們才說號子在他們哼的曲調裡面,講究音律,根據曲調、節拍對暗號。我當時一聽腦袋就大了,反正是聽了個稀裡糊塗、一知半解。他們之間就是互相通過這個來傳遞信息的,想想這兩個傢伙也是挺高雅的。真是林子大了啥鳥都有,連這個他們竟然也想得出來,可能是他倆發明的專利吧。也可能別處也有人用,不知道你周圍有沒有邊打麻將邊哼哼小曲的,他是心裡高興在自己娛樂,還是在傳信號呢?不知道你周圍有沒有邊打麻將邊自己很小聲吹口哨玩的人呢?遇到了你們自己琢磨去,反正對於這個出千方式,我最終是沒了解明白。

我還見過兩個傻子出千。爲什麼我說他倆是傻子呢?因爲他倆出千方式太低級了。他倆在等着大家抓牌或者等大家打牌的時候,自己的手就在桌子上寫字一樣划着數字,來告訴自己的同夥自己要什麼。當然了,凱子嘛,永遠是凱子。就這樣低級的千術,也把那兩個凱子好個騙。那兩個傻子其實也不傻,等人家看他們手的時候,他就胡亂劃拉,好像是自己打牌時候的習慣動作似的。別看他們的千術低級,但是好用,一會兒的工夫,那兩個凱子就輸出汗了。

(本章完)

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3〉無漏可撿12〉初逢楊老二3〉貼還是不貼1〉缺德的“填大坑”63〉調包計12〉初逢楊老二21〉邋遢小老千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切線撲克17〉欺人太甚21〉邋遢小老千4〉遭遇羣蜂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線撲克59〉初嘗撲克56〉目標出現43〉悶牌.煙盒.做記號61〉發酸的花牌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2〉苦覓良機9〉警惕站前美人計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5〉見好就收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8〉迷霧重重13〉第一次合作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38〉憨人二牛35〉見好就收12〉初逢楊老二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31〉殺入內場13〉第一次合作46〉等待“牛局”13〉第一次合作3〉貼還是不貼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0〉上桌都不容易9〉警惕站前美人計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15〉寶盒機關多61〉發酸的花牌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4〉老虎身上拔毛4〉遭遇羣蜂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7〉賊喊捉賊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3〉悶牌.煙盒.做記號31〉殺入內場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5〉切線撲克38〉憨人二牛5〉切線撲克9〉警惕站前美人計3〉貼還是不貼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苦覓良機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7〉賊喊捉賊17〉欺人太甚25〉“聲色”有講究34〉老虎身上拔毛54〉找德子打秋風17〉欺人太甚17〉欺人太甚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7〉賊喊捉賊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53〉偷雞不成蝕把米15〉寶盒機關多25〉“聲色”有講究38〉憨人二牛29〉窮極“撥玉米”33〉無漏可撿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2〉苦覓良機12〉初逢楊老二21〉邋遢小老千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
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3〉無漏可撿12〉初逢楊老二3〉貼還是不貼1〉缺德的“填大坑”63〉調包計12〉初逢楊老二21〉邋遢小老千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切線撲克17〉欺人太甚21〉邋遢小老千4〉遭遇羣蜂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線撲克59〉初嘗撲克56〉目標出現43〉悶牌.煙盒.做記號61〉發酸的花牌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2〉苦覓良機9〉警惕站前美人計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5〉見好就收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8〉迷霧重重13〉第一次合作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38〉憨人二牛35〉見好就收12〉初逢楊老二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31〉殺入內場13〉第一次合作46〉等待“牛局”13〉第一次合作3〉貼還是不貼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0〉上桌都不容易9〉警惕站前美人計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15〉寶盒機關多61〉發酸的花牌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4〉老虎身上拔毛4〉遭遇羣蜂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7〉賊喊捉賊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3〉悶牌.煙盒.做記號31〉殺入內場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5〉切線撲克38〉憨人二牛5〉切線撲克9〉警惕站前美人計3〉貼還是不貼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苦覓良機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7〉賊喊捉賊17〉欺人太甚25〉“聲色”有講究34〉老虎身上拔毛54〉找德子打秋風17〉欺人太甚17〉欺人太甚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7〉賊喊捉賊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53〉偷雞不成蝕把米15〉寶盒機關多25〉“聲色”有講究38〉憨人二牛29〉窮極“撥玉米”33〉無漏可撿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2〉苦覓良機12〉初逢楊老二21〉邋遢小老千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