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

楊家兄弟這個賭場最後具體千了多少人我說不清楚了,來的準備撈偏門的老千也形形色色。賭場畢竟不是正當的行業,很短時間內千了這麼多的錢,總得想辦法洗白。賭場鉅額利潤怎麼變得名正言順是楊家哥仨的新問題,最後他們湊一起研究了半天,投資了一家洗浴中心,又辦了個苗圃基地啥的,以此洗錢。後來因爲浴池消耗太大,就早早歇業了,苗圃也早早荒蕪了,這些都沒關係,畢竟對外是有了一份可以拿出來說話的基業不是?

我跟楊家兄弟合作也走到了頭。這哥三個總是在利益的分配上鬧矛盾,不是你指責我多進賬少報了,就是我指責你貪了多少多少錢,要不就是誰誰花銷與實際不符合了。本來哥三個在一起可以平心靜氣說開了,但是三家媳婦一參與,就成了一鍋粥。最早我認清形勢,堅決不理會他們之間的糾紛。不論什麼賬目,都讓他哥三個慢慢算去,畢竟我是個外人。但是我忘記了一個事情,自己哥幾個之間都這樣計算,何況我一個外姓人呢?因爲最初我也有股份,在一起算賬的時候,楊老三對我苛刻又苛刻,不是這個錢要扣掉,就是那個費用要扣掉。我都默默忍受了,怎麼扣都可以。偶爾楊老二還能爲我爭幾下,最後楊老三乾脆就把持了籌碼買賣,都他一個人說了算。就這樣,每天多少盈利誰也沒數了。他有了錢就出去花天酒地,爲了顯得氣派,甚至一個人包了整個飯店吃飯。或者洗桑拿爲了自己洗得好,一下丟多少錢把地方包了,眼睛都不眨巴一下。小姐也全部包,哪怕那個小姐只是在他面前走過。有的桑拿看到他來,爲了讓他多拿錢,把服務員領在外面站着說是小姐,楊老三問也不問,按照人頭髮錢。

這樣一個在外面巨豪爽的人,在自己親兄弟面前,在我面前,卻變得無比摳門。但是他的豪爽也確實聚攏了一些狐朋狗友,每天走到哪裡都有一羣人跟着。誰說他的奉承話誰就是好人,那些狐朋狗友也

是看他好騙,天天圍着他,拉攏他,投資這個,入股那個。當然了,所有的投資也好,入股也好,都是一個結果:賠個精光。但是他不在乎,就圖別人說他“夠意思”。每當有誰說楊老三真夠交,他就美得不得了。你要說他傻吧,他還真不傻,對自己家哥倆那精神頭老了去了;你要說他不傻吧,咋看也不像一個正常人的做派。

和他起衝突是在一天晚上。他接完賭客以後,自己挎了個妹妹,滿場子裡溜達。那小姑娘是模特學校的,楊老三發家後包的。他倆大模大樣在賭場裡打發時間,得瑟得不得了。也該出點事。不巧那天楊老二還不在,我正在看着龍虎鬥的臺子。楊老三在百家樂桌子前,教那個妹妹押錢。他自己管理籌碼,隨便拿多少來押都沒人管的,我也不願意去惹閒氣,就當沒看到,而我也沒再留意百家樂的檯面。就這個時候,百家樂的荷官發現有一個小子出千了。荷官是派牌的人,知道自己派出的是什麼牌。當下邊出千的人翻開的撲克點數和她知道的不一樣時,荷官就會知道有人出千了。她不知道那人是如何把牌換掉的,只知道自己剛纔發出去的牌不是目前桌子上翻開的那一張。那荷官也不能聲張,她應該通過手勢告訴我、楊家三兄弟或另一個操縱輸贏的哥們。可是當時,楊老二不在,我背對着桌子,楊老三的精神頭根本不在荷官身上。他帶的那個妹妹下了幾次大注都輸了,他就不滿地瞪着負責提示荷官宰誰的哥們,那意思是:“你咋不給我面子,沒看我帶妹妹來玩的嗎?就不能讓妹妹贏幾下,讓妹妹開心?”那個哥們沒注意楊老三,卻發現了荷官的提示。但是他也看不出什麼,就過來捅捅我,說那邊桌子不對,讓我過去看看。我轉身過來看百家樂檯面究竟出了什麼狀況。

那個老千出千方式很簡單,就是最古老的偷換牌。千術這個東西,在臺面上越古老的往往越直接,越有殺傷力。那個老千也算是一個嫺熟的老千了,

他動作很快,把撲克扣在右手裡,就是一翻牌的瞬間,撲克就被調換了。他玩得很好,衆目睽睽之下,沒一點破綻,誰也看不出來。他手裡就一張牌,去換補的那張牌,在桌子上看就是一個掀牌的動作,換完後,右手立刻收回來,做得很自然。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直接走到他的身後,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他全部的精神都在桌上,冷不丁被我一拍,嚇得激靈了一下。他轉頭看着我,不明白我爲什麼拍他,我擡手示意他站起來,這時候牌還在他的掌心裡扣着。由於我叫他起來,邊上認識我的人立刻就讓出了地方,他也馬上成了大家注目的焦點,荷官也宣佈暫時停止牌局。

那小子也是個老手了,眼神雖然有些慌亂,但是下面的動作處理得很好。他站起來轉身對着我,我沒看他的臉,而是緊盯着他的右手。他的食指使力把撲克彈進了袖子裡,順手做了一個理頭髮的動作,讓撲克在袖子裡掉深一點,接着故意伸了個懶腰,這樣這張撲克就走到了他腋下的位置。然後他很放鬆地理理身上的衣服,好讓撲克掉到他扎腰帶的位置。這些動作一氣呵成,非常自然。他裝作不解的樣子問我:“你有事嗎?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幾個看場子的人都圍了過來,楊老三也湊了過來說:“這個小子出千,他媽的,我說你怎麼總贏。”說完楊老三對我說:“你他媽的怎麼回事?養你吃乾飯的啊?這個人出千這麼久,你幹什麼去了?”那一陣子,因爲賬目的事情他總是到處找我的事,所以他罵我,我一點也不奇怪。回嘴也沒啥用處,只會讓他感覺在自己的小妹妹面前更沒面子,更會激怒他。但是他當着這麼多的人這樣罵我,可不是我所能接受的了。人都有一張臉皮,我也一樣,場上所有人都看着我,特別是賭場裡的荷官和賠碼的。當時,我臉上有點火辣辣的,長久以來我一直猶豫着要不要離開,這個時候我心裡作出了決定。

(本章完)

59〉初嘗撲克12〉初逢楊老二32〉彈指神功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29〉窮極“撥玉米”47〉暗通款曲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6〉目標出現35〉見好就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63〉調包計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缺德的“填大坑”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45〉警察家裡設賭窩2〉苦覓良機40〉兄弟如凱子4〉遭遇羣蜂5〉切線撲克58〉迷霧重重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5〉寶盒機關多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遭遇羣蜂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7〉暗通款曲14〉事出蹊蹺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0〉兄弟如凱子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63〉調包計64〉高科技賭具縱覽2〉苦覓良機2〉苦覓良機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56〉目標出現45〉警察家裡設賭窩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2〉初逢楊老二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9〉初嘗撲克57〉尋找突破口56〉目標出現13〉第一次合作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2〉苦覓良機45〉警察家裡設賭窩55〉熟悉環境39〉童子坐莊32〉彈指神功9〉警惕站前美人計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0〉兄弟如凱子8〉套中有套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9〉警惕站前美人計3〉貼還是不貼56〉目標出現53〉偷雞不成蝕把米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8〉套中有套56〉目標出現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4〉老虎身上拔毛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14〉事出蹊蹺61〉發酸的花牌3〉貼還是不貼64〉高科技賭具縱覽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3〉悶牌.煙盒.做記號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1〉缺德的“填大坑”15〉寶盒機關多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8〉迷霧重重47〉暗通款曲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55〉熟悉環境13〉第一次合作57〉尋找突破口
59〉初嘗撲克12〉初逢楊老二32〉彈指神功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29〉窮極“撥玉米”47〉暗通款曲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6〉目標出現35〉見好就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63〉調包計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缺德的“填大坑”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45〉警察家裡設賭窩2〉苦覓良機40〉兄弟如凱子4〉遭遇羣蜂5〉切線撲克58〉迷霧重重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5〉寶盒機關多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遭遇羣蜂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7〉暗通款曲14〉事出蹊蹺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0〉兄弟如凱子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63〉調包計64〉高科技賭具縱覽2〉苦覓良機2〉苦覓良機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56〉目標出現45〉警察家裡設賭窩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2〉初逢楊老二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9〉初嘗撲克57〉尋找突破口56〉目標出現13〉第一次合作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2〉苦覓良機45〉警察家裡設賭窩55〉熟悉環境39〉童子坐莊32〉彈指神功9〉警惕站前美人計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0〉兄弟如凱子8〉套中有套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9〉警惕站前美人計3〉貼還是不貼56〉目標出現53〉偷雞不成蝕把米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8〉套中有套56〉目標出現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4〉老虎身上拔毛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14〉事出蹊蹺61〉發酸的花牌3〉貼還是不貼64〉高科技賭具縱覽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3〉悶牌.煙盒.做記號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1〉缺德的“填大坑”15〉寶盒機關多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8〉迷霧重重47〉暗通款曲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55〉熟悉環境13〉第一次合作57〉尋找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