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賭場在每種賭博設備上都設置了機關,挖空心思撈錢,對不懂行的凱子,一抓一個準。而懂行的老千,也總能想出破解的方法,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個不小心,賭場就會被攪黃。有的老千到賭場不一定是爲了拿錢,很可能是來攪局,在楊老二賭場大小臺上我就遇到過這麼個人。

前面說過,這個賭場的色盅是帶有機關的,可以任意控制出大點還是小點,甚至豹子。荷官搖完了盅後可以遙控讓色子自己在裡面自動翻身。即便有這樣的機關設置,也有人來出千,抑或是來鬧事?他爲什麼來搞事我沒問,不過他的手法被我發現了。

一般大小點賭檯開局的時候,很少有凱子會提出檢查色子的,當然也不是沒有,也有的凱子裝樣子,說檢查檢查色子。但是也只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很多人在桌子上象徵性丟幾下,然後就說自己檢查完了。別說目前這個色子是高科技的東西,就是一般最普通最古老的作弊色子,就他們這樣走過場一樣丟幾下,是檢查不出來什麼東西的。

每天賭場開局的時候,我也一般都在大小點的周圍盯一下,我不是怕別人來驗看這個色子,我主要盯着別讓人把色子偷換了。老千在大小臺作弊最常用的手法,就是趁驗看色子的空當將色子掉包,換上他自己的色子。所以要是哪個賭客提出要驗看色子,我的眼睛基本是不會放過他手上所有細微動作的。

那天,賭場剛一開門,又來了不少人,其中一個神情不對,他人站在龍虎鬥的臺前,眼睛卻不在龍虎鬥的檯面上,一直瞟着大小點的臺子。那個時候還沒有人玩大小點,大小點上的荷官正在收拾檯面,等待有凱子光臨。我就遠遠地看着百家樂的臺子,眼睛也看着大小點的臺子。大小點臺有個規矩,開局的時候荷官必須把色子放在桌子中間,禮貌性地請賭客驗看,這個過程不走完,我就不能離開。當然了,大多凱子都是大大咧咧地手一揮:“不用驗看了,開始吧。”我每次都是等着這個程序走完了,纔會完全離開這個桌子的。這個時候我的時間一大把,還有閒心思看看都來了些什麼人,然後猜猜他們的職業。無聊的時候,這樣做也是很好的打發時間的方式。

漸漸的,賭場里人多了起來。也有不少賭客在大小點臺前好奇地看着檯面上畫的各種押注的區域,看樣子是新被拉來玩的,對什麼都好奇。這個時候那個神情異常的人離開龍虎鬥檯面。他手裡拿着幾個籌碼,面額都不大,右手裡夾着一根沒有點燃的香菸,慢慢地溜達到大小點臺前。他手裡顛着籌碼,對荷官說:“我要押錢。”荷官看有人要來玩,就意味着可以開張了。立刻就把三個色子放在桌子中間說:“請老闆驗色子,如果驗完

了沒有問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那人自言自語道:“還有這個規矩啊?怎麼驗?砸開嗎?”邊說着話邊把手裡的籌碼放在桌子上,順手把三個色子拿在了手裡。荷官笑了,說:“老闆你真會開玩笑,如果認爲有問題,您是可以砸開驗看的。但是如果砸開以後色子沒有問題的話,需要賠償我們,一個色子500元。”那人邊在手裡擺弄色子邊說:“這麼貴啊?你這個是什麼色子?宰死人啊?”荷官說:“老闆,這個是我們賭場的規矩,也關係到我們賭場的名譽,所以一個色子500不算貴。”說話的這個工夫,那人把三個色子整齊地放在自己左手手掌上,故意用夾着煙根的右手去左手上擺弄色子,煙根快速地在三個色子的1、2、3的點面上分別蹭了幾下。雖然他用手遮擋着,但我可是一直盯着他的手呢,他手上任何細微的動作我都看在眼裡。當時我心裡“咯噔”一下,完了,遇到好手了,這個大小點的局千萬不能馬上開,開了會出大事的,我必須阻止大小點開局。

有一種專門對付遙控色子的藥水,將藥水塗抹在色子上,然後聽色子落地的聲音,可以判斷色子的大小點數。這個藥水很神奇,早先我也用過。如果是別人的色子,基本都是用蘸了藥水的煙根去塗抹,自己的色子則要提前塗抹上去。具體這個藥水是什麼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懂就夠了。最早據說剛出現搖大小的時候,有厲害的人可以根據色子的各個面鏤空點重量的不同聽出色子落地時候的差異,所以就對色盅做了改進,在色子落板上墊了一層絨布來對付一些聽色黨。但是還有更厲害的人發明了一種藥水,只要塗抹到色子上,可以讓色子在布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從而達到聽聲辨認的目的。早期的聽色黨據說是要經過苦練的,我對色子興趣不大,所以沒那個本事。但是後來塗抹藥水發明後,只要學會聽聲的技巧,輕易就都能聽得出來。色子在盅裡一般是彈跳碰撞的,聽的人只要抓住尾音就可以了,色子落地的聲音悠長,那就是沒有藥水一面落地了;總在顫抖,那是因爲經過這麼一搖動,還沒站穩,在打趔趄的原因;色子落地聲音短促,馬上停止,那就是有藥水一面的色子落地了。這種藥水就是這麼神奇。在碗裡聽和在塑料盅裡聽有一些差別,根據色盅墊的材質(也有木頭盅),難度也有不同。

很少有人拿這種藥水來小賭場裡搞,一般都是在外面的散局上搞。這個地下賭場裡的押大小是限注的,最大隻可以下注2000。除非遇到大凱子了,局面火爆,大家都要求放注,纔可能提高上限。大部分老千都用這種藥水在外面趕一些薅色子、押單雙、猜三八、賭硬幣的賭局。除非實在沒局了纔會來賭場裡搞搞,打打野食,所以我有

點想不通這個人爲什麼要來這裡上藥水。如果開局了,他知道結果是小點,但是外面遙控的哥們根據場上押錢的大小,臨時決定通過遙控讓裡面的色子翻身,出大點,那麼賭場裡的貓膩就會暴露。賭場出千被揭穿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我甚至有點神經質地認爲他是來挑場子的。就在不久前,楊老二就帶人去另一個地下賭場裡去鬧事,雙方鬧得很不愉快,還引起大規模的鬥毆。經過那場衝突,那家賭場的凱子都跑了。那家在當地也很有勢力的,會不會是他們?可能是我多疑的性格使然,我對這個人格外警惕,而且我也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那個人都搞完了,就把色子丟在桌子上說:“我也看不出什麼來,驗不驗一個鳥樣,開始吧。”荷官准備收回色子放進盅裡去。我湊過去說:“我也要驗一下。”荷官認識我,那個人不認識我。那個人說:“你能驗出什麼?砸一個500元呢。”我把手攤開示意荷官把色子給我,荷官就把色子放在我手裡。我接那個人的話說:“是嗎?是挺貴的啊。”說着話,我拿起一顆色子,把1點的面伸到嘴裡用舌頭舔了舔,之後吧唧幾下嘴說:“這是啥味道啊?怎麼那麼澀?”那人一凜,知道我看穿了他的把戲。他的反應也是很快的,立刻把煙轉到食指的位置把煙給彈了出去,好像抽完了耍酷一樣,做得很自然。然後賠着笑過來拉着我說:“大哥,色子能有什麼味道,來,兄弟,你陪我押幾把,贏錢咱們倆找地方瀟灑去。”他話裡明顯帶着這個意思:別說穿了,贏了我帶你一份。明白人之間說話不用直接說,這時候荷官問我:“經理,可以開始了嗎?”我在楊老二的賭場掛着經理的頭銜,那人聽荷官這麼叫我,臉上馬上就滲出汗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看樣子十分緊張。

我拍拍他肩膀,說:“好好的煙不抽就丟了,真可惜啊,要不要我找人幫你撿回來啊?”他也是個很圓滑的人,馬上掏出煙來敬我,說:“兄弟第一次來,有些事情做得不周到,還請大哥多多包涵。”眼神裡滿是乞求。我也不好太過分,安慰他說:“沒事,你去洗個桑拿休息休息吧,看你好累,累的人不適合賭錢。”他立刻就懂我的意思了,使勁握了一下我的手說:“謝謝大哥,實在不好意思了,以後有機會,兄弟給你補上這個情。”說完立刻轉身走了,腳步越來越快,生怕我反悔把他叫回來一樣。看着他走了,我叫人換了一副備用的色子,繼續開局。

後來說起這事情,楊老三對我的處理很不滿意,說:“這個色子這麼貴,起碼也得叫他掏了色子的本錢再走,或者把他口袋裡的錢丟下了再走。”楊老二比較豁達,說:“豐收不怕鳥來啄,別計較了。”但是楊老三還是嘟囔了好幾天。

(本章完)

4〉遭遇羣蜂58〉迷霧重重63〉調包計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33〉無漏可撿54〉找德子打秋風8〉套中有套43〉悶牌.煙盒.做記號54〉找德子打秋風51〉瘋狂過後的悽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7〉暗通款曲31〉殺入內場59〉初嘗撲克30〉上桌都不容易2〉苦覓良機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2〉移動的籌碼38〉憨人二牛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6〉等待“牛局”40〉兄弟如凱子55〉熟悉環境46〉等待“牛局”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61〉發酸的花牌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2〉苦覓良機51〉瘋狂過後的悽惶8〉套中有套21〉邋遢小老千14〉事出蹊蹺12〉初逢楊老二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爛押寶局32〉彈指神功32〉彈指神功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64〉高科技賭具縱覽17〉欺人太甚39〉童子坐莊51〉瘋狂過後的悽惶40〉兄弟如凱子32〉彈指神功8〉套中有套54〉找德子打秋風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5〉警察家裡設賭窩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63〉調包計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4〉事出蹊蹺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56〉目標出現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7〉暗通款曲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4〉事出蹊蹺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63〉調包計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賭具縱覽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14〉事出蹊蹺38〉憨人二牛21〉邋遢小老千1〉缺德的“填大坑”47〉暗通款曲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12〉初逢楊老二39〉童子坐莊63〉調包計59〉初嘗撲克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38〉憨人二牛8〉套中有套30〉上桌都不容易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遭遇羣蜂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7〉暗通款曲34〉老虎身上拔毛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
4〉遭遇羣蜂58〉迷霧重重63〉調包計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33〉無漏可撿54〉找德子打秋風8〉套中有套43〉悶牌.煙盒.做記號54〉找德子打秋風51〉瘋狂過後的悽惶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7〉暗通款曲31〉殺入內場59〉初嘗撲克30〉上桌都不容易2〉苦覓良機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2〉移動的籌碼38〉憨人二牛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6〉等待“牛局”40〉兄弟如凱子55〉熟悉環境46〉等待“牛局”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61〉發酸的花牌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2〉苦覓良機51〉瘋狂過後的悽惶8〉套中有套21〉邋遢小老千14〉事出蹊蹺12〉初逢楊老二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爛押寶局32〉彈指神功32〉彈指神功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64〉高科技賭具縱覽17〉欺人太甚39〉童子坐莊51〉瘋狂過後的悽惶40〉兄弟如凱子32〉彈指神功8〉套中有套54〉找德子打秋風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5〉警察家裡設賭窩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63〉調包計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4〉事出蹊蹺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56〉目標出現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7〉暗通款曲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4〉事出蹊蹺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63〉調包計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賭具縱覽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14〉事出蹊蹺38〉憨人二牛21〉邋遢小老千1〉缺德的“填大坑”47〉暗通款曲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12〉初逢楊老二39〉童子坐莊63〉調包計59〉初嘗撲克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6〉目標出現38〉憨人二牛8〉套中有套30〉上桌都不容易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遭遇羣蜂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7〉暗通款曲34〉老虎身上拔毛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