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邋遢小老千

賭場開起來了,先後換過多少個地方,我自己也說不清楚了,就記得一兩個星期就搬一次,堅決不在一個地方待很久,基本都是城鄉結合部的倉庫、禮堂、農家大院、廢棄的廠房。不必大興土木搞裝修,只要把賭桌、工具拉過去就可以開工了。也到過寧波附近的一些鎮子,附近幾個大一點的鄉鎮都去過,具體去過哪些我實在想不起來了。不論我們搬到哪裡,賭場都不缺人。楊老三每天都能把這些賭客給聚攏到一起來賭,漸漸地也把一批人賭得傾家蕩產了。賭場出千騙人,也有老千挖空心思出千騙賭場。這些人的手法五花八門,不過最後都叫賭場給抓住了,下場都挺慘。在賭場出千,本來就是與虎謀皮。

平日裡,我就在賭場裡瞎轉悠,主要防止有人來出千,經常挨個桌子溜達去觀察。我第一次出手抓住的是一對年輕小對象,而爲了抓他們,確實讓我費了一番周折。先說那小夥子,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賭場開業當天就看到他在賭場興高采烈地賭,也就幾百幾千地壓着錢。這個賭場這麼黑,他哪能贏?沒多久,大約輸了6萬左右。他似乎沒有什麼正當職業,也不是什麼專業的老千,最多是個凱子。

那天,我跟往日一樣在賭場裡溜達,又看到他。看上去他沒怎麼睡好覺,皮鞋都開了個小口也不在意,頭髮有點長,亂蓬蓬的,大概很久沒有剪了。這段時間,我經常能見到這個小子,也經常見他輸光了,算是半拉熟人吧。他來只玩百家樂,我也從沒特意去觀察他。在我的眼裡,他只不過是一個落魄的小賭徒而已。他有一個漂亮的對象,每次他來,那小丫頭總跟着他。她很年輕,留了一頭長長的頭髮。每當看到那小子贏錢了,她就跟着高興,臉上總閃着興奮的神情。每次那小子輸了,她也跟着着急。有的時候那男的下稍微大一點注的時候,別人暈牌的時候,她也大聲地跟着喊牌,着急的神色都表露在臉上。每次那小子輸光了的時候,她就神色黯然地跟在他身後依依不捨地離去。偶爾那小子贏點錢,那丫頭也能要幾個去別的檯面上押幾手。因爲他們總來玩,所以我知道。但是我從來不去注意他倆是否會出千,因爲他倆怎麼看都是十足的凱子,每天按時來送錢的小凱子。

他們出千(嚴格來說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千術)特別隱蔽,數目也不大,很難發現。那天我在百家樂臺前看着熱鬧,那個時候新培養的小丫頭已經可以遊刃有餘地主持臺子了。我就是看大家玩,注意是否有人搞鬼。

賭桌上,大家都在忘情地賭着,看着一切都很正常。看完一把牌,我就想去大小點臺看看。轉身剛走了幾步,忽然腦子裡覺得好像哪裡有點不對,那感覺很奇怪。就好像剛離開家沒走出幾步遠,忽然發現自己忘記帶什麼東西,但是總也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東西。我急忙折回來看百家樂的檯面。回去一看,沒有哪裡不妥當,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大家押錢,荷官發牌。我連着看了好幾手牌,也沒有看出哪裡不妥當。但是剛纔腦子裡那一下是什麼?我還真沒有印象,站那裡發呆半天,又觀察了半天,就是想不起來剛纔是什麼東西在我腦海裡閃了一下,把我又拉回這裡。

在臺前站了很久,到底還是沒想起來是什麼東西驅使我回來看的。我暗暗嘲笑自己,尋思自己是不是有點神經過敏了,是不有點強迫症?以前我經常會做這樣的事——出家鎖好了門,走下幾層樓,腦子就會想:剛纔門鎖好了嗎?仔細合計一番,嗯,鎖好了。再走幾步,腦子裡又在問自己:真的鎖好了嗎?於是自己也不確定起來。就急忙返回去再拽幾下門,才能安心走。這個時候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病。這臺子好像什麼問題也沒有,但是我卻開始對這個檯面多了一份留意,看這個檯面的時間也比平時多一些。

而且,這個時候別的檯面已經不用我操心了。大小點上了高科技的色子遙控盅。以前地下賭場是把磁鐵線圈埋在桌子裡,通過遙控器來控制色子的大小點,荷官操作的時候必須把盅放在指定的位置上去。但是這個遙控盅不用那樣做,可以隨便放在任何地方,因爲它的磁鐵線圈是在遙控盅的底盤裡,線圈僞裝得更爲巧妙,你就是砸開看,也找不到線圈。線圈其實是僞裝成了底座的邊,材料是特製的,顏色和盅渾然一體。色子同樣是高級材質做成,隨便砸,裡面什麼也沒有,外面看就是一個普通的色子。但是那可是高科技的東西,當初買的時候可花了大價錢。這個色子的具體材料是什麼我也說不上。其他像番攤、輪盤、21點、槓子暗地裡的操作,楊老二的幾個哥們擺弄得比我還熟練,我也就懶得去操那個心了。我只是在龍虎鬥和百家樂兩個檯面前挨個看。這個期間那小子也搗過幾次鬼,只是我像個傻子一樣沒看到,或者他是等我去了龍虎鬥的臺前看熱鬧才操作的。

真正讓我看出那個小子出千是第二天晚上。賭場晚上8點剛開始營業,其他的桌子基本還沒有開張,但是百家樂上已經熱火朝天了。

我遠遠站着看大家玩。我的注意力基本都是在拿牌和暈牌人的手上,開牌的時候,場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牌上。押錢的、看眼的、工作人員,都焦急地等待會開一個什麼牌。押錢的人可真多,莊家、閒家都押了不少錢。莊家押的錢比閒家少很多,但是因爲新近才加入了一個大凱子,據說有錢得不得了。他可是一條大魚,他要是陷進來了,以後還會常來的。他剛開始玩,玩得很謹慎,小小地下着注。這樣的大凱子,得慢火燉他,這個是我們大家一起研究了很久的事情。那一把,他的錢押在莊家,所以荷官根據提示必須要讓閒家贏,讓這個凱子感覺這個賭場很正規、很公平,沒有殺大賠小,以後纔會慢慢放大注進來。

開牌時候果然閒家贏了,場上押在閒家的賭徒爆發出一陣歡呼。看着這些凱子歡呼雀躍的樣子,我一點心疼的感覺都沒有,也不擔心他們贏錢了會不來,都是老客了,今天爲了釣這個大凱子先讓你們吃點甜頭。配碼的丫頭把莊家的小錢都收了回去,去賠閒家。那個大凱子的人緣好像很不錯,大家都知道他有錢,輸贏這點不在乎。大家看他輸了,都上來討好他,都說了些替他惋惜的話。裡面有多少真正惋惜的成分,就說不好了。其中一個替他惋惜的,百分之百是假惺惺的。那個人就是把他拉進這個賭場玩的人。因爲他拉人來玩,賭場會給他百分之三十回扣。這個回扣並不是這個地下賭場的專有經營手段,澳門正規大賭場也有,也是按照百分之三十計算。但是那裡爲賭場拉客的人就光明正大多了,還有個響亮的名字,叫博彩經紀人,他們就是專門介紹內地的客人去澳門賭場玩的。在澳門,博彩經紀人是一個正當的行業,還有協會呢。他們把客人介紹進澳門的賭場玩。客人贏了,賭場也給他們回扣,也是按照百分之三十計算的。我們賭場的“博彩經紀人”看我在看他,給了我一個會意的笑容。

這時,那個大凱子正在整理手裡的籌碼,一臉的不在乎,和大家興致勃勃地討論下一把會是什麼,互相交流計算概率的經驗。就在派碼的丫頭挨家賠閒家錢的時候,我腦子裡又有東西閃了一下。桌上有問題,這一次可是被我抓住了,那是一個5000的籌碼。

在我印象中,那個籌碼應該是押在莊家的位置,應該被派碼的丫頭收走纔對。但是派碼的丫頭沒有去收那個5000的籌碼,因爲它正躺在閒家的押注區上,等着丫頭賠錢呢。這個籌碼莫非長了腿,自己跑過去的?

(本章完)

17〉欺人太甚46〉等待“牛局”3〉貼還是不貼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33〉無漏可撿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凱子7〉賊喊捉賊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61〉發酸的花牌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55〉熟悉環境43〉悶牌.煙盒.做記號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7〉暗通款曲25〉“聲色”有講究28〉一拍兩散61〉發酸的花牌58〉迷霧重重34〉老虎身上拔毛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9〉窮極“撥玉米”8〉套中有套64〉高科技賭具縱覽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1〉殺入內場9〉警惕站前美人計55〉熟悉環境53〉偷雞不成蝕把米13〉第一次合作13〉第一次合作32〉彈指神功54〉找德子打秋風34〉老虎身上拔毛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1〉缺德的“填大坑”1〉缺德的“填大坑”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貼還是不貼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22〉移動的籌碼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32〉彈指神功8〉套中有套40〉兄弟如凱子63〉調包計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1〉瘋狂過後的悽惶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1〉發酸的花牌46〉等待“牛局”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4〉老虎身上拔毛40〉兄弟如凱子31〉殺入內場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21〉邋遢小老千59〉初嘗撲克38〉憨人二牛38〉憨人二牛5〉切線撲克31〉殺入內場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切線撲克5〉切線撲克1〉缺德的“填大坑”56〉目標出現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苦覓良機59〉初嘗撲克40〉兄弟如凱子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9〉初嘗撲克40〉兄弟如凱子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32〉彈指神功47〉暗通款曲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46〉等待“牛局”43〉悶牌.煙盒.做記號61〉發酸的花牌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8〉迷霧重重
17〉欺人太甚46〉等待“牛局”3〉貼還是不貼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33〉無漏可撿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25〉“聲色”有講究17〉欺人太甚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凱子7〉賊喊捉賊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61〉發酸的花牌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55〉熟悉環境43〉悶牌.煙盒.做記號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7〉暗通款曲25〉“聲色”有講究28〉一拍兩散61〉發酸的花牌58〉迷霧重重34〉老虎身上拔毛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9〉窮極“撥玉米”8〉套中有套64〉高科技賭具縱覽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1〉殺入內場9〉警惕站前美人計55〉熟悉環境53〉偷雞不成蝕把米13〉第一次合作13〉第一次合作32〉彈指神功54〉找德子打秋風34〉老虎身上拔毛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1〉缺德的“填大坑”1〉缺德的“填大坑”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貼還是不貼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22〉移動的籌碼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32〉彈指神功8〉套中有套40〉兄弟如凱子63〉調包計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1〉瘋狂過後的悽惶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1〉發酸的花牌46〉等待“牛局”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4〉老虎身上拔毛40〉兄弟如凱子31〉殺入內場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21〉邋遢小老千59〉初嘗撲克38〉憨人二牛38〉憨人二牛5〉切線撲克31〉殺入內場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切線撲克5〉切線撲克1〉缺德的“填大坑”56〉目標出現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2〉苦覓良機59〉初嘗撲克40〉兄弟如凱子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59〉初嘗撲克40〉兄弟如凱子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32〉彈指神功47〉暗通款曲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46〉等待“牛局”43〉悶牌.煙盒.做記號61〉發酸的花牌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8〉迷霧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