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

楊老二是乾着急也沒有用。他越去暗示,那荷官就越緊張。我一看,總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就過去把楊老二從賭桌邊拉走,不讓他在那裡,反正就那樣了。那個荷官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逼他也沒用。就憑遊戲規則和這些賭客玩,他們贏的機率也是很小的,所以我覺得不必要去擔心。百家樂的水錢也是很大的,我一點也不擔心賭客能贏走多少錢。

百家樂這個玩法本來就缺德,看着好像很公平的樣子,其實5%的水錢就能要了賭客的命。一個人拿1萬元上去玩,按照每次就押1萬元計算,且不論你輸贏,押莊50把,押閒50把,能被賭場打去多少水錢?就拿這個賭場來說,後來到這個賭場來玩的人很多,每天光水錢都會超過10多萬。楊家哥三個很會做生意,看哪個人輸多了,不定期返還那個人40%的水錢,以此作爲回饋老賭客、大賭客的手段。其實這樣做是很有道理的,別說返40%水錢,就是百分之百返水錢也沒有問題。畢竟賭場能控制輸贏,賭客拿多少錢來賭場玩,理論上都是我們的,只是爲了面上好看,得演演路子。

讓賭客贏一些,不但可以刺激到贏了一點的那個人,還能刺激到旁邊猶豫不決的賭客。反正賭場在那裡,慢慢的總會讓賭客都吐出來。這需要一個過程,主要是要讓賭客體會到搏殺起伏的感覺。賭場裡每個環節都是在爲賭客營造大起大落的搏殺感覺呢。當賭客找到這個感覺並沉迷其中後,就會不由自主來這裡送錢。大多數人都是這樣輸的。有人爲了某一個點數而感嘆,有人因爲贏了一把牌而慶幸自己運氣好,此刻,他們已經掉入賭場設置的迷局中,完全沉浸在大起大落的刺激的感覺中,情緒越來越高漲,或悲或喜,因而失去判斷力,沒有足夠的冷靜來思考周遭真實的世界和醜惡的騙局。

就像楊氏兄弟的賭場裡,賭徒的輸贏都掌握在我們的手裡。感覺某人能帶人來玩,就適當讓他贏點,不怕他贏了錢不來。人心不足,贏了這1萬還會想着那1萬呢。而那些輸多了急於想翻本的賭客,那是堅決不客氣,下多少殺多少。基本都這樣做,反正你輸光了肯定會千方百計籌集賭資繼續來玩。輸光了他去搶、去騙、去偷也會搞點錢回來繼續賭,腿斷了

他都能爬着過來。

不說遠地方,就在這個賭場,就有很多輸紅眼的賭徒,最後走上絕路。最倒黴的是一個銀行的小子,賭急眼了,把自己的積蓄全部輸了,親戚朋友也借遍了,最後竟然打起自己經手的錢的主意,在銀行通過塗改票據挪用了很多錢。後來看實在填不上了,就逃亡了,也不知道現在是個啥下場。還有個女的,也很悽慘。她丈夫在外地辛苦打工郵寄一些錢回來,都被她拿到賭場裡輸光了,後來想不開,自己服毒死了。她還有個孩子,小小的年紀,就變成了孤兒。另外一個小子,錢輸沒了,跑去搶劫。在樓洞裡用磚頭襲擊一個女子,結果打在人家頭上,把人打死了。

現在,每當夜深人靜睡不着的時候,我就自己點一支菸抽。腦子裡像過電影一樣地想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被我千過的人,形形色色,竟然很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我本來以爲我早已把他們忘記了,畢竟,這些年我趕過無數局,見過成千上萬的凱子。有時候我硬起心腸說他們都是活該,賭徒有什麼好同情的,誰讓他們貪心去賭的?可是,當我在夜半時分回憶起他們的音容表情時,心情竟久久不能平靜,他們本該有屬於自己的幸福生活和美滿家庭啊。天津那個小荷官,她哀求和驚恐的眼神,總像鞭子一樣抽我,叫我想哭。

不久前,拿到出版社寄給我的第一本書的樣書,一個人開車去沒人的地方,就在車裡看。看到自己以前背井離鄉,顛沛流離,我在車裡悄悄地哭了。我真希望自己像個普通人一樣平凡地過自己的小日子,但是那些場景總是不經意間出現在腦海中,一閉上眼睛,或獨自待着的時候,就跳出來折磨我一次。我真不知道應該是去懺悔還是應該怎麼補救。老千就是利用普通人的貪念,製造了一個又一個夢幻般的泡影,引人上鉤。而賭場就是老千們施展本領吃人的地方,不要存任何僥倖心理去賭錢,這是我對還準備去賭的人和正在賭的人的勸諫。

如果我也和楊老二的那個荷官一樣,過不了心理關,就當不了老千,也許我的人生不會有這麼多陰影。天賦這東西,真說不上是好還是壞。當時,我拉着楊老二去別的桌子看了看,都沒出現什麼狀況。畢竟不是所有檯面都需要荷官直接操作出千。像輪盤,就是外圍的人根據桌上下注的情況在暗地裡操縱,荷官只負責把珠子打出去就可以了。大小點、番攤,也是外圍控制。

百家樂的這個荷官平常我教他的時候,他練得很熟練,但是叫他在臺面上實際應用,他就害怕了。實戰需要很強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是旁人能左右得了的。楊老二再怎麼逼他也沒有用。所以我讓他按遊戲規則來。當時想換人,但是也沒有馬上可以用的人選。隨後,我和楊老二合計了一下,當下培養肯定來不及了,只好慢慢在這些配碼的小丫頭裡來發掘。但是這個檯面控制不了,肯定是不行的。當務之急是馬上上一套設備,找人去佔空門,或者上幾個高科技牌靴,上幾個帶掃描的自動洗牌機。當時我們光想怎麼快點撈錢,一個檯面,特別是百家樂的檯面(幾乎來玩的人一半是奔着這個遊戲來的),輸贏不能控制,我們不樂意接受這個事實。還好第二天早上關門時,盤點頭一天營業額,沒有輸錢。楊老二把那個小夥子好個罵,人家叔侄關係,我也不好說啥,只有去準備那些高科技的牌靴和高科技的洗牌機器救急。

後來在賠碼的丫頭裡挖掘出一個來做了百家樂的荷官,才達到了一步出千的目的。

說到這個荷官怯場,讓我想起小海經歷過的事情。小海最早沒認識我的時候,成天到處找一些手裡有點活兒的老千去抓凱子。那個時候正好有一個推倒和的麻將局,小海在上面輸了點錢。正好別人給他介紹了一個麻將老千,倆人接上頭以後,小海有點不放心,讓那個哥們先演示演示看看。兩個人找副麻將,當時就在家裡演示起來。那個哥們給

小海演示瞭如何偷打出去的閒張,如何碼牌(那個時候還沒出現自動麻將桌,一切靠自己碼),如何在抓牌的時候抓第二張,如何給自己碼槓子,如何抓牌的時候換自己門前碼好的牌。小海看得目瞪口呆,連聲說好。就憑這個本事,去任何麻將局上拿錢一點問題也沒有。小海急忙屁顛屁顛聯繫局,當時他彷彿看到了那些凱子的錢都被那個哥們給贏來了。他呢,天天好吃好玩地招待那個哥們。

小海把麻將局組織起來後就帶那個哥們去了。小海先上去玩,玩了一會兒藉口點背換換手氣,就把那個哥們給換上了場,小海就站一邊看熱鬧,等着那個哥們贏錢。一下午麻將打下來,那個哥們輸了9000多。小海一看,心裡就贊上了,心說:這個哥們還真會玩,知道先讓大家吃吃甜頭。當天散了的時候,小海對他可崇拜了,拉着他出去好一頓瀟灑。第二天他倆又去了。那哥們打了一天,輸了2萬。小海合計:也是放水,不着急。那哥們啥水平他親眼看到了,反正局還長。但是兩個人手裡都沒有多少錢了。當天是三家贏,那個哥們一家輸。臨散局的時候大家都約好了第三天繼續玩,可以適當提提局。那個哥們也同意了。

第三天又去玩。玩了幾圈牌,那個哥們還是輸,不到6圈就輸出去1萬多了。小海在旁邊看眼實在坐不住了,故意念叨說:“該收一收了。”那個哥們也懂小海說的是啥意思,連連點頭說好。可是他越想贏就越輸,越輸小海就越着急。小海就不停地念叨着一些話提醒他,意思說別再放水了,應該收點回來了。但是那個哥們好像沒聽到似的,到散局的時候輸了3萬多。好容易捱到人散了,小海急赤白臉問那個哥們怎麼不出千贏錢?那個哥們哭喪着臉說:沒敢。看那幾個人像社會人,自己就害怕了。暗地裡自己比量了好幾次,也沒敢出千。把小海氣的,原地轉了好幾圈。最後實在不甘心,死說活說動員了好幾次,那個哥們說確實不敢出千。

其實,小海也曾經和我請教過打麻將如何出千。我也告訴過他,但是實際打起來他也不敢去應用。拿他的話說:總覺得大家在盯着他看。他玩的時候我也在旁邊看過,最基本的出千他都不敢。比方說:他上家抓上垛的牌,不小心把下邊那張牌翻了一下,他恰好看到那是張什麼牌。他明知道自己馬上要抓的牌是個廢張,要是我抓,我肯定去抓旁邊垛上面那張,快速將下邊這個廢牌直接拿到上邊填補位置就可以了,沒人會去注意這個的。這個手法小海也會,平時他自己演練的時候也很麻利,但是在場上他就是不敢做。我後來和他說:“實在不行你就當那張牌不存在,直接抓上邊的,放進自己家牌垛裡,誰也說不出啥了,沒注意嘛。就是別人看到了,你可以說抓錯了(一般打麻將抓錯了只要發現不及時,牌放進了自己牌垛裡,別人基本是不大深追究的,大不了挑個廢張出來說那是剛纔抓回來的就是了)。”但是小海做賊心虛,不敢去抓那張牌,總覺得大家都在看着他的手。他也是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那一關。其實人們在打麻將的時候眼神都是散的,很少會跟着你的手走。

很多人看了我的帖子和書,在網上留言表示對千術有了一點興趣,有的甚至想學。我說最好打消這個念頭,就算學會了,玩得再怎麼滑溜,也很難過實戰的心理關。在衆目睽睽之下出千,可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要知道,環繞在你身邊的都是一羣輸紅了眼的賭徒,萬一失敗了,很可能會馬上被人放躺在地上的。這個心理壓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平常我也接觸過很多小老千,在自己認識人的小局上出千出得可順溜了,一旦把他放在一個陌生人的局上,他啥也不敢做,看來在他眼裡還是熟人好欺負。

我們是在一個飯局上聽小海說以前的糗事,當時我們都樂壞了,三元的一個哥們正喝着啤酒,沒忍住,一口酒噴了滿桌子,害得大家都沒吃成。

(本章完)

34〉老虎身上拔毛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57〉尋找突破口56〉目標出現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5〉警察家裡設賭窩45〉警察家裡設賭窩7〉賊喊捉賊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0〉兄弟如凱子46〉等待“牛局”32〉彈指神功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6〉目標出現33〉無漏可撿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2〉彈指神功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5〉切線撲克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63〉調包計38〉憨人二牛22〉移動的籌碼45〉警察家裡設賭窩31〉殺入內場40〉兄弟如凱子54〉找德子打秋風63〉調包計54〉找德子打秋風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5〉寶盒機關多56〉目標出現10〉超爛押寶局17〉欺人太甚59〉初嘗撲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8〉憨人二牛14〉事出蹊蹺17〉欺人太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3〉第一次合作33〉無漏可撿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9〉警惕站前美人計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4〉高科技賭具縱覽43〉悶牌.煙盒.做記號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45〉警察家裡設賭窩1〉缺德的“填大坑”28〉一拍兩散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5〉寶盒機關多25〉“聲色”有講究33〉無漏可撿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6〉目標出現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4〉老虎身上拔毛9〉警惕站前美人計35〉見好就收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7〉尋找突破口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4〉找德子打秋風21〉邋遢小老千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6〉目標出現4〉遭遇羣蜂21〉邋遢小老千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賭具縱覽51〉瘋狂過後的悽惶53〉偷雞不成蝕把米7〉賊喊捉賊3〉貼還是不貼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4〉高科技賭具縱覽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61〉發酸的花牌45〉警察家裡設賭窩54〉找德子打秋風38〉憨人二牛53〉偷雞不成蝕把米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遭遇羣蜂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
34〉老虎身上拔毛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57〉尋找突破口56〉目標出現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5〉警察家裡設賭窩45〉警察家裡設賭窩7〉賊喊捉賊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0〉兄弟如凱子46〉等待“牛局”32〉彈指神功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6〉目標出現33〉無漏可撿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2〉彈指神功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5〉切線撲克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63〉調包計38〉憨人二牛22〉移動的籌碼45〉警察家裡設賭窩31〉殺入內場40〉兄弟如凱子54〉找德子打秋風63〉調包計54〉找德子打秋風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5〉寶盒機關多56〉目標出現10〉超爛押寶局17〉欺人太甚59〉初嘗撲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38〉憨人二牛14〉事出蹊蹺17〉欺人太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3〉第一次合作33〉無漏可撿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9〉警惕站前美人計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2〉移動的籌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4〉高科技賭具縱覽43〉悶牌.煙盒.做記號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45〉警察家裡設賭窩1〉缺德的“填大坑”28〉一拍兩散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5〉寶盒機關多25〉“聲色”有講究33〉無漏可撿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6〉目標出現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4〉老虎身上拔毛9〉警惕站前美人計35〉見好就收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57〉尋找突破口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4〉找德子打秋風21〉邋遢小老千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6〉目標出現4〉遭遇羣蜂21〉邋遢小老千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賭具縱覽51〉瘋狂過後的悽惶53〉偷雞不成蝕把米7〉賊喊捉賊3〉貼還是不貼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4〉高科技賭具縱覽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61〉發酸的花牌45〉警察家裡設賭窩54〉找德子打秋風38〉憨人二牛53〉偷雞不成蝕把米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遭遇羣蜂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2〉移動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