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

半個多小時後,楊老二再次掛電話告訴我他們已經坐上莊。這半個小時真是漫長,大家也都有點不耐煩了。一聽說他們已經行動了,我們馬上就可以開始了,大家都興奮了起來。我們進房間的時候,局面正火爆。坐莊的藏在被單下面,把賬的那小子還在唱賬。他們被衆多賭徒裡三層外三層圍在中間,根本沒發現我進了房間。

一下進了這麼多陌生人,開房間的小子立刻就過來。他一眼就認出小艾,兩人湊在一邊去說着話。說啥我也顧不得去聽了,我的目標是桌子上那個盒子。

那一把莊家的盒子已經開了,大家都在計算自己是輸還是贏。依照我的計劃,最好的時機應該是盒子放在桌子上的一瞬。這把看來不行了,我還得等等。把賬的賠完桌面上的賬以後再把盒子遞給莊家,由莊家繼續做下一盒。當時盒子在桌子上,如果我跑過去搶過來然後砸開,讓大家看看裡面的機關,就算大家看到裡面有暗格,好像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所以我不能貿然去砸那盒子,只能等到楊老二給我信息,告訴我裡面是兩根棍子一起出,那時動手,那些輸紅眼的賭徒會給他們好看!

於是我也遠遠地站着看熱鬧,儘量不讓把賬那個小子看到我。那小子的精力全都在賬上。我等着他喊:“寶來盒來(莊家出寶的時候,把賬的都這樣喊,意思是大家可以下注了)。”把賬那小子計算完桌子上的賭注後,把盒子遞給了莊家。莊家在被單下摸索了一會兒就把盒子遞了出來。把賬的小子把盒子抓在手裡,吆喝着讓大家押錢。我看着楊老二,他對我點點頭,表示這次出來了兩根棍子。

我可以行動了。賭徒們押着錢,根本不知道有人在出千,更想不到出千的會是兩夥人。由於有人壯膽,我也沒客氣,使勁扒拉開人堆,擠到了桌子前。我拿出5000元來,選擇了一個3押了上去。楊老二已經告訴盒裡是1和4,我故意選擇了輸4。那個把賬的小子看到我,有點吃驚,惡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但是看我上來押錢,而且沒押中,臉色有點緩和。估計在他看來,我是來說和的,故意把錢輸給他們。因爲我把5000元擺在輸的位置上了,他知道我能夠看到裡面的寶棍開幾。他看我手上沒有任何動作,臉上甚至還露出了討好的微笑,便放鬆了警惕。何況大家錢都押上去了,他是不可以回盒的。

開盒子的時候我沒有去搶盒子,只是在一邊看着,由於場上的凱子選擇輸4的比較多,如果莊家出1,那就能賠一些,如果出4,那莊家能贏一些,所以莊家出了個4。我的5000和別的選擇輸4的凱子的錢被把賬那小子一把收了去。4上也有幾家押錢的,但是不多,他們正在清點4上面押了多少錢,覈對是誰押的時候,開完了的盒子和4棍就放在桌子上。我趁機一把給抓到了手裡,緊緊抱住。

那個把賬的小子看我把盒子和棍拿在手裡,並沒在意,還是全神貫注地計算輸贏。他叼着煙,那煙上有半截菸灰,含混地說:“你要坐莊啊?”我說:“我不坐莊啊,不過我咋感覺我押對了3棍,怎麼就出來個4棍呢?是不是3棍被你變走了啊?”他看着我,不知道我的話是什麼意思。我沒管他,接着說:“我得看看,這個寶盒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話音未落,把賬的小子察覺到我的目的了,停止了算賬的動作,直勾勾地瞪着我,十分兇狠。

他忽然“騰”的

一下站了起來,好像準備來薅我,然後搶我手裡的盒子。我見勢不妙,使勁往邊上挪了挪,希望離他遠一點。但是周圍押錢的人實在太多了,我沒能逃到安全地段。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領子,擡手就給了我一個大嘴巴子,打得我有點發蒙,臉上火辣辣的一陣疼。接着,一雙手在搶我手裡的盒子。我哪能讓他拿走,顧不得疼,使勁護着盒子。

那盒子很小,很難搶到。我邊和他爭奪邊轉頭四處看小艾和三元在什麼地方,這時楊老二出人意料地撲上來,一拳頭打在那個小子臉上,那小子可能還沒想到有人出頭,被打了個趔趄,我乘機逃開。看來楊老二也是個猛人,他離得最近,動手最方便。那小子看到有人對他動手,就從腰裡掏出一根甩棍,“唰”的一下拉開成一根棍子。這個時候莊家已經從被單下出來了,賭博的人看到有人打架,都紛紛向後躲閃。

那小子剛把甩棍拉開,三元和幾個哥們已經衝過來了,抓頭髮的抓頭髮,架胳膊的架胳膊,馬上就把那小子和莊家給控制住了。這個是我們提前合計好的事,當時說好無論怎麼樣先別打人,不着急,要先控制住人,好揭穿這個局。但是有個哥們可能氣不順,猛扇那個把賬小子兩個嘴巴子,打得啪啪的響,看着真是過癮。包房間那小子的哥們(負責維持秩序的打手)作出拉架的架勢,三元惡狠狠地說:“誰要拉架幫忙就全部放躺了。”再看小艾帶的幾個哥們凶神惡煞一樣地把住門口,喝斥道:“暫時誰也不準走。”包房間的那個小子急忙過來想做說客或者想調和,他拽着一個架着莊家的小子命令他鬆開手。小艾喊了他幾句,他也沒什麼反應。小艾火一下子躥上來,上去薅住他說:“我小艾說話不好使是不?別他媽給臉不要臉。”看小艾臉色不對,那小子也確實很怵小艾,連聲說:“艾哥,你這是幹什麼?”場面一度很混亂,所有人都在吵,有起鬨的,有找自己錢的,也有在說莊家還沒賠完錢呢。

三元大聲說:“你們都閉嘴,這兩個小子出千。”三元這一嗓子真管用,所有人都不說話了,房間裡立刻變得很安靜了。三元頓了頓說:“這兩個小子出千騙你們錢,馬上告訴你們是怎麼回事。一會兒大家的錢都不少。”我一看時機到了,就把寶盒子放桌上。大家擠過來好奇地看着,彷彿我要變魔法一樣。我把這個空盒子當大家面給蓋上,按照之前研究的心得,讓裡面的轉動倉調換了方向,然後讓大家打開自己看。有一個輸了很多錢的哥們帶着疑惑打開盒子,盒子裡面還有個1棍。大家有的有點明白了,也有的人還是不明白,傻子一樣問身邊的人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看三元的哥們手裡提着一個三角錐,就要了過來,當着大家的面把寶盒撬開,把裡面的轉動倉展示給大家看,然後又把兩根棍子分別放在兩個轉動倉裡面,又操作了一次。房間裡立馬炸了窩,憤怒的賭徒爭先恐後上來抓那兩個小子。三元和他的哥們好不容易纔把大家給勸住,那兩個小子驚恐地看着發生的一切,想做點什麼挽回局面,或者想變成什麼東西逃掉,可惜他們動彈不得。

三元也爽快,對衆賭徒說:“你們的錢就是這樣輸的,這個小子騙了我哥們10多萬(其實算起來我在他倆身上沒輸錢,但是三元想訛幾個錢。正好那倆小子手裡差不多有這些錢),我們今天就是爲這個事情來的。”說着話他把那兩個小子身上好個翻,連桌子上的錢都劃拉在自己手裡,掂量了一下說:“差不多夠賠我們的了,你們誰輸了多少錢你們自己找他們要,我就不管了。”說着,他用腳踢了幾下那把賬的小子說:“我和這個小子還有點事沒完,你們誰輸錢就找那個(莊家)要。”說完叫人放開莊家,單把把賬的小子拉到另一個套間裡。

坐莊那小子一直在辯解什麼,小艾的一個哥們不知道咋也犯了毛病,衝過來卡住他的脖子就是一頓暴打。輸錢的那些人一看有人先動手了,也不由分說,先打瞭解解氣再說。場面又亂了,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跟三元去了另一個房間,小艾和那個包房間的小子也在這邊說着什麼。把賬的小子被人薅着頭髮動彈不了,小艾看到人被架過來了,就走到那小子身邊,斜着眼看着他說:“你怎麼這麼能呢?”說話的工夫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說:“你知道我是誰不?”那小子討好地說:“我知道,是艾哥。”小艾沒吃這套,大聲罵道:“我是你爹!”接着又是一頓老拳。那個小子的臉很快就被他打封了,三元拉住小艾,不讓他打了。經過三元的逼問,那小子承認是他找人來教訓我的。還交代了那幾個小子是火車站前一家歌房裡做事的。

三元讓他帶大家去找他們。三元去廁所找毛巾給那小子揩揩臉上的血,收拾利索了,我們一夥就集體從酒店撤出來,奔那家歌房去了。走之前我還到另一個房間看了一眼,大家似乎已經平靜下來,都很文明地計算自己輸了多少錢,讓那個小子籌錢賠償。那莊家辯解自己拿不出那麼多,也說誰誰在他身上沒輸過多少錢,數額不對啥的。還說自己贏的一共大概有多少,和大家說的數字碰不上。看他們爭論得面紅耳赤的,後來具體咋搞的,我也沒打聽。

到了那家歌房,只找到三個小子,另外兩個沒找到。他們在歌房裡好一頓打,音響、包間門都被砸壞了很多,滿地都是玻璃渣子。三元他們出手又快又猛,不一會兒工夫,那三個小子和幾個出面的都被打得不能動彈,像死豬一樣躺在地上,滿地都是血。因爲那歌房有很多啤酒瓶子,他們打人都操起啤酒瓶子對着人家腦袋上猛招呼,甚至人家都躺地上不動了也不罷休,還要上去對準腦袋砸幾酒瓶子,再踢幾腳。擔心有人報警,我急忙拉三元、小艾收手撤了出來。事後想想那家老闆也挺倒黴的,起碼砸壞了四個大屏幕電視,還有音響設備。那個把賬的小子也被大家放躺在歌房裡,屁股上被人捅了兩刀,估計好幾天不能坐。

我也算見過很多世面了,見過很多暴力血腥的場面。不過看那三個小子被人打得滿地爬,最後像死人一樣躺在那裡,感覺特別激動,身子不由自主地抖着,看來我身上也有嗜血的一面。平日裡,我看見高一點壯一點的傢伙自己先怯了,從來不敢主動挑事,生怕別人多看我一眼。在賭桌上我只能背地裡出千弄錢,從來不敢扮賭聖啥的嚇唬別人。有了錢,也不能告訴別人是怎麼來的,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跟別人交流掙錢的方法。所以,當我頭一回這樣真刀真槍快意恩仇,感覺真他媽好。當時,我一點也沒預料到,這種美妙的感覺之後,很快就是讓我內疚很久的大麻煩。

當天我們得勝而回,幾個人得意洋洋地跑到一個地方去開慶功宴。吃飯的時候我把楊老二給大家介紹了一下。三元把訛來的錢給大家分了一下,當是辛苦費。楊老二也高興得不得了,掏錢給大家一個人找了一個漂亮小姐,說是犒勞大家。然後小艾和三元都把自己的哥們給打發走了。看着他們每人挎個妹妹心滿意足地離開,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好個笑。

吃完飯後,我們四個人又找個地方去喝茶。本來以爲這事兒就此了結,沒想到沒過多久三元出事了。一次,三元去一家飯店吃飯,恰好遇到了那個把賬的小子,不知道怎麼就又打了起來。對方人多,三元就兩個人,三元用一個打掉了瓶子底的啤酒瓶子插進了那個把賬小子的後腰裡去了,捅得很厲害,當時那小子就躺在血泊中。三元也嚇得不輕,趕緊跑了。那小子進了醫院,搶救了很長時間才救過來。後來三元被抓了,我和幾個哥們好一頓活動,纔沒讓這個案子到檢察院。三元被判了兩年教養,在裡面待了一年半左右纔出來。爲了這個事我虧欠他挺多的,這也是爲什麼有很長一段時間只有小海陪我到處去趕局的原因。

爲了拿這8萬元,搞出這麼一連串的事情,確實不是我所能預料到的。光賠償就賠了10萬多,還有住院費、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七七八八,反貼進去一大筆。

(本章完)

46〉等待“牛局”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9〉童子坐莊63〉調包計17〉欺人太甚32〉彈指神功39〉童子坐莊25〉“聲色”有講究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5〉見好就收3〉貼還是不貼21〉邋遢小老千22〉移動的籌碼64〉高科技賭具縱覽33〉無漏可撿9〉警惕站前美人計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63〉調包計21〉邋遢小老千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10〉超爛押寶局63〉調包計7〉賊喊捉賊22〉移動的籌碼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7〉欺人太甚45〉警察家裡設賭窩22〉移動的籌碼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遭遇羣蜂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64〉高科技賭具縱覽31〉殺入內場30〉上桌都不容易9〉警惕站前美人計22〉移動的籌碼58〉迷霧重重21〉邋遢小老千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0〉上桌都不容易47〉暗通款曲4〉遭遇羣蜂25〉“聲色”有講究39〉童子坐莊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7〉尋找突破口53〉偷雞不成蝕把米33〉無漏可撿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2〉移動的籌碼21〉邋遢小老千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3〉第一次合作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3〉調包計21〉邋遢小老千35〉見好就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4〉事出蹊蹺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9〉窮極“撥玉米”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10〉超爛押寶局17〉欺人太甚40〉兄弟如凱子4〉遭遇羣蜂32〉彈指神功5〉切線撲克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7〉賊喊捉賊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64〉高科技賭具縱覽54〉找德子打秋風30〉上桌都不容易56〉目標出現61〉發酸的花牌31〉殺入內場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5〉切線撲克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40〉兄弟如凱子33〉無漏可撿14〉事出蹊蹺15〉寶盒機關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8〉憨人二牛
46〉等待“牛局”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9〉童子坐莊63〉調包計17〉欺人太甚32〉彈指神功39〉童子坐莊25〉“聲色”有講究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5〉見好就收3〉貼還是不貼21〉邋遢小老千22〉移動的籌碼64〉高科技賭具縱覽33〉無漏可撿9〉警惕站前美人計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63〉調包計21〉邋遢小老千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10〉超爛押寶局63〉調包計7〉賊喊捉賊22〉移動的籌碼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17〉欺人太甚45〉警察家裡設賭窩22〉移動的籌碼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遭遇羣蜂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64〉高科技賭具縱覽31〉殺入內場30〉上桌都不容易9〉警惕站前美人計22〉移動的籌碼58〉迷霧重重21〉邋遢小老千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30〉上桌都不容易47〉暗通款曲4〉遭遇羣蜂25〉“聲色”有講究39〉童子坐莊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57〉尋找突破口53〉偷雞不成蝕把米33〉無漏可撿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2〉移動的籌碼21〉邋遢小老千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3〉第一次合作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63〉調包計21〉邋遢小老千35〉見好就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4〉事出蹊蹺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9〉窮極“撥玉米”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10〉超爛押寶局17〉欺人太甚40〉兄弟如凱子4〉遭遇羣蜂32〉彈指神功5〉切線撲克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7〉賊喊捉賊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64〉高科技賭具縱覽54〉找德子打秋風30〉上桌都不容易56〉目標出現61〉發酸的花牌31〉殺入內場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18〉兩敗俱傷的黑吃黑5〉切線撲克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40〉兄弟如凱子33〉無漏可撿14〉事出蹊蹺15〉寶盒機關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8〉憨人二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