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一次合作

當天晚上便一起出去喝酒聊天,雖然我和楊老二各懷鬼胎,但我們還是很快就打得火熱,當然,我們兩個都存有戒心,我知道他有很多東西都沒告訴我,他也知道我跟他說話有許多保留。開始的兩個禮拜,我跟楊老二都在互相試探,彼此並不信任,所以我倆在一起交流起來特別累,但爲了贏錢,還是儘量往一起去湊。他不願意明說,擋不住我自己觀察。這兩個星期裡,我也沒白忙乎,我發現這個楊老二天天都能拿貨,後來我乾脆不去出千了,也不去辛苦抓別人暗號了,跟着他偶爾押幾把,也有點贏利。但是又怕他給我帶到溝裡去,每次都不敢跟大錢,還好這個傢伙一直沒有帶我去溝裡的意思。這個時候我看出他不是想來分我後續錢的一杯羹,但是他肯定有所圖。他到底圖我啥呢?有一次散局後,和他一起喝酒,我故意擠兌他說:“咱哥倆這麼多天在一起混,我怎麼就沒看懂你呢?”他哈哈一樂,悠悠地說:“我不也一樣沒看懂你?”那天喝酒氣氛不錯,我藉着酒意問他:“你咋總能贏錢呢?”

楊老二說:“我腦子好唄,猜別人心思一猜一個準。”

押寶確實是猜心思的遊戲,要是公平玩的話是很有意思的,不過這種爛局根本沒有公平可言,認識兩個多星期還不和我說實話,我心裡有點氣。我沒好氣地說:“不說拉他媽倒,以後各玩各的。”

他也不惱,反問我:“你又是如何做到總贏錢的?”

我嗆他說:“你不是都知道了嗎?”

他搖搖頭,說:“我咋能知道呢?”

我有點惱了,說:“咱哥倆行就行,不行一拍兩散。這樣磨磨嘰嘰的很沒有意思。”

這時他才吐口說了實話。其實他注意我很久了,一直不知道我爲什麼總贏錢。他也知道這是個爛局,和我的心思一樣,認爲能在爛局上贏錢的人肯定有幾把刷子。那天我後續錢,他其實也沒看得特別清楚,只是估計而已。他之所以發現我後續錢也很偶然,某天他把錢放在最後一排,下完注,後面肯定再沒有人押錢了,結果莊家輸錢賠錢時他本以爲最後那疊錢是他的,可是看錢堆大小又不對。他發現自己的那堆錢在前面,一點沒變,纔對他後面出現的錢有了疑心。他行事特別謹慎,生怕和別人的錢搞混了,所以每次押錢都是把上面的錢折一下,好去區別。他說他記得非常清楚,我去拿多出來的那摞錢時就注意上了我。那次他特意把錢押在最後面,可是莊家開盒以後他發現自己後面又多了一疊錢。他敢肯定自己押的時候後面沒有放錢,那天的動作其實是故意試探我一下。我呢,被驚得夠嗆,我還以爲他懂呢,原來是這麼一出。我居然沒發現好幾次我都是在他的錢後面續錢,我在這個細節上犯了錯誤,還好不是大錯誤,還好是楊老二。我暗自慶幸,也提醒自己下次可得注意了,賭局上每一個細節都非常非常重要。話說到這

個份上基本都是講開了,雖然互相還有點戒心,有些話也只說一般,但是也不必兜着圈子交流了。但是我還想知道:他是如何贏錢的?自己爲什麼不悄悄贏,爲什麼非要拉着我呢?

我一直追問,可他就是不說。我又急又氣,真想痛痛快快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頓,看他說不說。比量了一下,估計打不過他。又一想,我幹嗎着急,他總來貼我,肯定想從我身上搞點什麼,要不就是找我合夥,遲早會告訴我的,我就等他自己說。楊老二則有一搭沒一搭試探我是不是專業的老千。我告訴他我是一個專業的賭博老千,當時他馬上就像找到寶貝,握着我的手連連說:“可算遇到了,總算沒白來一趟。”

我被他的熱情搞得有點摸不着頭腦,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他又問我都會那些賭博方式,可不可以詳細和他說說。我猛搖頭,託詞說:“那可是我吃飯的手藝,不能到處去顯擺。”

他看我還不和他全部交底,就問我:“老三,你是不是對我有戒心?”

我也沒客氣,說:“你也有些東西沒跟我說呢。”

他馬上就明白了。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美的打火機,遞給我看,看來他是靠着這個打火機來辨認盒子裡裝的是幾。我拿過打火機,這東西沉甸甸的,之前我也見過他用它點菸,當時並沒有在意,沒想到他是靠着這個東西。我翻來覆去看了幾遍也想不明白這個東西如何能看到盒子裡的棍是幾。要說是紫外線透視之類的東西。應該有發射光線的地方纔對,或者那個寶盒是用紫外線材料做成的。可是不可能啊,寶盒不是塑料材質的(要是用紫外線材料透視,寶盒應該是塑料材質做成),也不是我們最早玩的那種簡陋的苞米骨。再說了,楊老二好像和組織賭局的人沒有什麼關係,他們不是一夥人。楊老二看我擺弄半天也找不到頭緒,就樂了,過來拍着我說:“這個是最新的科技產品。走,我領你去見我的兩個朋友,仔仔細細和你說。”我一聽,他還有兩個朋友?這麼多天我咋不知道呢,我把房間裡來來往往的人過了一遍,不可能啊?他見我一臉迷茫,擺手比劃了一個不要多問的手勢,讓我跟他走。我迷瞪瞪地跟着他轉了半天,竟然還是回了那家酒店,來到賭局樓上的房間。他拿出房卡,利索地打開門,這是一間套房。房間裡兩個中年男子正在下象棋,見我們進來,停下來跟我們打招呼。

我打量了半天,這是兩個完全陌生的人,從來沒有出現在押寶局上。他們也在上上下下打量我,楊老二跟他們說:“人我帶來了。”那兩個人都過來跟我握手,然後自我介紹了一番,大家寒暄幾句算是認識了。楊老二告訴我,這兩個人是他的合作伙伴,他在押寶局上之所以能贏,也是三人配合的結果。說着話,楊老二把鞋脫了丟給我。我還沒搞明白,楊老二說:“來,老三,你穿上。”我說:“我可不穿,別沾染了腳氣。”楊

老二神秘地說:“你就穿吧,我讓你體驗體驗什麼叫高科技產品。”接着不由分說叫我換他的皮鞋穿上,穿上後他問我:“感覺如何?”我說:“沒啥感覺啊,就是有點大。”忽然腳後跟“突”地跳了一下,我嚇得蹦了起來。他們看我蹦高,樂得夠嗆。我有點明白了,鞋上有感應設備。

這次,他們攜帶了一種高科技產品來趕局。打火機是一個微型的CT透視器,有傳輸無線信號的功能。打火機其實是個微型CT光頭,楊老二用打火機將局上信息發給樓上兩人,這兩個人在房間內負責將接收到的信息進行分析,然後把結果通過信息接收器再傳達給楊老二。信息接收器就在楊老二的鞋根上。鞋根裡的機關跳三下,就代表那個盒子裡是3,以此類推。

微型CT透視器是很先進的產品,也有人叫它“賭場裡的提款機”。它隱蔽性很強,操作既簡單又方便,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微型CT器、微型CT光頭。光頭一般被做成普通打火機的樣子,還可點火抽菸;也有把光頭做成手機或者是手錶的樣子;也有的放置在手包的接頭處。配套設施是一套信號傳遞的器材,很多人選擇用耳機傳遞。不過,楊老二他們選擇了一個更新的傳遞方式,讓人根本無從琢磨。這個東西就是神奇,它幾乎能透視所有的瓷杯、塑料杯、金屬杯、木、竹、布料等,不管厚薄大小,只要用CT光頭對準想看的東西一晃,就立刻可以在無線微型CT接收機上看清裡面物體的大小、形狀、方位、花色、點數。現在這個東西應用很普遍,很多玩丟色子或者押寶的地方都有人用。現在的人,爲了賭真是啥東西都能發明出來,遇到這樣的東西,你還敢說有公平的賭局?

我總算知道楊老二爲什麼能贏錢了,有這樣的東西不贏是傻子。楊老二沒去大贏,因爲他們知道賭局是個爛局,很多人在上面搗鬼、遞暗號、佔空門。而且他們也想長期靠這個局慢慢撈錢,本來我還以爲他們不敢去大贏,纔想着找我入夥,讓我去使勁贏,然後大家來分錢。可是聊了半天才發現人家根本沒那意思,只是想分給我一杯羹而已。天下還有這樣的好事?

但是楊老二一點也不着急說爲什麼要帶我一起贏錢,只是說看我可結交,想和我處個朋友。雖然我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多一個人分錢有啥好處?但對我來說,有錢不拿是傻瓜,拿了再看他都啥想法。能一起幹就幹,幹不了咱還可以腳底抹油——溜嘛。賭桌上就這麼回事,沒有仗義不仗義的說法,賭徒之間、老千之間,只有共同的利益,全沒有仗義一說。我雖然不知道楊老二爲什麼和我套近乎,但是我知道他想放餌引我上鉤,回頭他肯定對我有企圖。但是我估摸着他不是來害我,反正我留了心眼,萬一以後他來求我的事我辦不到或者對我不利,我完全可以抽身走人。我知道他這麼做肯定有用意,他不願說我也不去問,該裝傻我就裝傻。

(本章完)

4〉遭遇羣蜂34〉老虎身上拔毛17〉欺人太甚40〉兄弟如凱子39〉童子坐莊10〉超爛押寶局51〉瘋狂過後的悽惶63〉調包計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63〉調包計1〉缺德的“填大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51〉瘋狂過後的悽惶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31〉殺入內場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7〉暗通款曲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51〉瘋狂過後的悽惶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6〉等待“牛局”39〉童子坐莊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7〉賊喊捉賊40〉兄弟如凱子58〉迷霧重重55〉熟悉環境33〉無漏可撿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9〉窮極“撥玉米”4〉遭遇羣蜂15〉寶盒機關多46〉等待“牛局”51〉瘋狂過後的悽惶17〉欺人太甚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45〉警察家裡設賭窩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9〉警惕站前美人計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8〉一拍兩散38〉憨人二牛7〉賊喊捉賊10〉超爛押寶局4〉遭遇羣蜂32〉彈指神功63〉調包計57〉尋找突破口32〉彈指神功33〉無漏可撿34〉老虎身上拔毛28〉一拍兩散45〉警察家裡設賭窩22〉移動的籌碼40〉兄弟如凱子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1〉殺入內場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遭遇羣蜂35〉見好就收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遭遇羣蜂34〉老虎身上拔毛64〉高科技賭具縱覽53〉偷雞不成蝕把米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0〉超爛押寶局35〉見好就收22〉移動的籌碼4〉遭遇羣蜂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爛押寶局28〉一拍兩散53〉偷雞不成蝕把米5〉切線撲克43〉悶牌.煙盒.做記號51〉瘋狂過後的悽惶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32〉彈指神功12〉初逢楊老二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5〉“聲色”有講究39〉童子坐莊
4〉遭遇羣蜂34〉老虎身上拔毛17〉欺人太甚40〉兄弟如凱子39〉童子坐莊10〉超爛押寶局51〉瘋狂過後的悽惶63〉調包計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63〉調包計1〉缺德的“填大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51〉瘋狂過後的悽惶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31〉殺入內場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7〉暗通款曲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51〉瘋狂過後的悽惶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46〉等待“牛局”39〉童子坐莊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7〉賊喊捉賊40〉兄弟如凱子58〉迷霧重重55〉熟悉環境33〉無漏可撿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37〉號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9〉窮極“撥玉米”4〉遭遇羣蜂15〉寶盒機關多46〉等待“牛局”51〉瘋狂過後的悽惶17〉欺人太甚60〉半路殺出的程咬金45〉警察家裡設賭窩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27〉不再被當作一盤菜41〉魯班爺爺後繼有人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9〉警惕站前美人計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8〉一拍兩散38〉憨人二牛7〉賊喊捉賊10〉超爛押寶局4〉遭遇羣蜂32〉彈指神功63〉調包計57〉尋找突破口32〉彈指神功33〉無漏可撿34〉老虎身上拔毛28〉一拍兩散45〉警察家裡設賭窩22〉移動的籌碼40〉兄弟如凱子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1〉殺入內場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遭遇羣蜂35〉見好就收42〉拆穿口蜜腹劍的二地主4〉遭遇羣蜂34〉老虎身上拔毛64〉高科技賭具縱覽53〉偷雞不成蝕把米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0〉超爛押寶局35〉見好就收22〉移動的籌碼4〉遭遇羣蜂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爛押寶局28〉一拍兩散53〉偷雞不成蝕把米5〉切線撲克43〉悶牌.煙盒.做記號51〉瘋狂過後的悽惶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32〉彈指神功12〉初逢楊老二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25〉“聲色”有講究39〉童子坐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