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

那夥人本來是四個人組成的,在這個局待了很久,他們之間的暗號非常複雜,而且每天都在變化,破解起來非常困難,往往剛破出點頭緒,他們已經不坐莊了。他們在這個局上先後拿走不少錢,在我眼裡他們是很好的一夥搭檔,只要保持下去,他們每天的盈利都不錯。可是這樣的搭檔好像因爲分贓的問題出現了裂痕。

先介紹一下這四個人。勾勾毛,40多歲,因爲天生頭髮自來卷而得的外號,他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具體是市政還是環衛的我不記得了,好像是搞園林建設的。大天,30多歲,因爲他喜歡玩牌九,別人便都叫他大天了。還有兩個是哥倆,叫大刁、小刁。他們四個人配合也很有規律,一般總是小刁去搶莊坐,小刁出寶,大刁看賬唱賬,大天和勾勾毛在下邊裝作和他們不是很熟識的樣子押錢、佔空門。偶爾大天和勾勾毛也搶莊坐,不過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自己頂賬,其他三個人在下面打配合。根據我的觀察,他們互相之間配合很默契,很少有人能察覺到他們之間的貓膩。他們在賭桌上就好像不相干的人一樣,戲演得絕對到位。

那天,小刁搶到了莊,到另外一個房間裡去做寶,做完了再面無表情把盒子遞給大刁,大刁負責看賬。我知道他們之間有某種暗號,一直試着破解。小刁出8萬做底,是限合1萬的牛局。1萬一合,散家一次最多押1萬,莊家最多賠1萬。不過外面的散家可以互相擡槓,差價也是1萬。如果互相擡槓的話,擡來擡去,能把局搞得很大。比如,我輸3押4押1萬,另外的散家也可以出2萬擡高賭注,其他人如果選輸4押1,就得用3萬去接,互相接來接去的局就變大了。莊家贏不贏不重要,關鍵是下面的同夥打配合,把場上凱子的錢劃拉走了。小刁裝好寶盒遞給大刁,大刁送暗號給勾勾毛和大天,其中一個佔空門(肯定會押中嘛),另一個擡局,兩人配合得相當不錯,把局面搞得異常火爆。小刁的8萬一會兒工夫就輸沒了,基本都進了大天和勾勾毛手裡去了。我替他們算了一下,他們一共贏了16萬多的樣子,除了小刁的本錢8萬,贏餘應該是8萬多。

這個時候,小刁作出一副沮喪的樣子,邊嘆氣邊把坐莊的位置讓開,表示自己輸光了不能玩了。這還不算,他一個勁罵自己做得臭,點兒背,居然把把被人猜到。很多人替他惋惜,同情他一下就輸了8萬,紛紛過來安慰他。我看那些凱子的彪樣都想笑,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不知道人家纔是真正的贏家。所以說,在賭場上過於相信自己的眼睛是要吃虧的,因爲你看到的很多東西都是假

象。

除了我這個有心人以外,還有人在仔細計算大天和勾勾毛的贏餘,那人就是大刁。畢竟是他們合股的買賣,我算是無聊看熱鬧,大刁算是自己想有個數:到底贏了多少。可能他覺得賬有點問題,怕回去更搗扯不清,就想當場覈對一下。他嘆口氣自言自語地說:“真他媽背,8萬一個回頭錢也沒看到。”然後盯着大天,陰陽怪氣地說:“你小子真厲害,三把連底帶賬贏了9萬吧?”

大天估計大刁在對賬,也不能捅破,認真地回答道:“哪有那麼多啊,也就6萬的樣子吧,”說着指指勾勾毛,“這小子贏得多,今天估計把前天坐莊輸的錢打回來不少了吧?來,你小子贏了,給大家出一合吧。”

勾勾毛趕緊說:“我他媽的就贏了7萬,前天老子輸了10萬多,到現在還沒抓回來本錢,我得再撈點才能保本。”

場上的凱子也開始議論自己剛纔輸了多少,哪一把押得比較臭,哪一把看準了沒有押錢,或者嘟嘟囔囔說哪一把自己要是膽子大點全部要了就好了。小刁絮絮叨叨跟人抱怨自己輸了8萬,有意無意地套大家,想看看別人都輸了多少錢。

問了一圈,大約心裡有了底,小刁問到:“就你倆贏錢,場上我和大家一共輸了十六七萬,你倆合一起才贏了13萬?媽的,莫非出鬼了,錢都被誰贏去了?”

大刁看着大天和勾勾毛,意味深長地說:“贏多少就是多少,怎麼還怕人跟你要咋地?”

大天有點不高興了,說:“我贏的錢都在手裡捧着呢,多下的都叫勾勾毛贏了。”勾勾毛反駁說:“我贏多少就是多少,當我勾勾毛沒見過錢啊?”

看熱鬧的勸解說:“吵吵啥?人家贏了還能給你啊,查來查去的。”

表面上看這些討論很正常,每一個賭局結束後都會出現這樣的場面,賭的人都喜歡互相討論你輸了多少我贏了多少。但是這四個人之間可不是那麼簡單,主要是互相對一下賬。他們四個人都在說賬爲什麼對不上,在互相找原因,想知道究竟是誰貪污了。別人聽不明白,但瞞不過我這個有心人。

本來我以爲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因爲他們隨後幾天還是同盟,還繼續在局上合夥拿錢。也許他們回去解釋清楚了?錢也對上了?具體情況我不瞭解,也不想了解,跟我沒有一毛錢關係嘛。

過了幾天還是小刁坐莊,我手裡抓着錢在那裡看着,期望能抓住他們的暗號是什麼。我一旦破解了他們的暗號,就馬上連底帶賬全部要走。他們的暗號天天變化,所以很難破。不像另兩夥

人的暗號好破,那樣我就養着,跟着撿漏。他們這夥沒必要去養,拿一把是一把。

局面上看還是大天和勾勾毛在下邊打配合,但不知從哪裡殺出一個程咬金,一個不起眼的人好像能看穿盒子一樣,連着三把都連底帶賬全要,而且全部都要中了。這三把,那人十分堅決,底賬全部都帶,而且是贏了三把就馬上收手,拿着錢就走了。這三把一下贏了16萬多,那人一走,桌子前的人都看出裡面有問題,大家紛紛指責小刁放水給那個人,有的人說那人是幫小刁佔空門的,有的人說那人把小刁的本錢給保護起來。但都只是猜測,誰也拿不出證據。大家把心思都放在拿走錢的那個人身上,都懷疑小刁跟他是同夥。但是我知道,事情絕不是這樣,當時我見大刁和小刁的臉色都變了。他們盯着大天,彷彿是在徵詢:那人是你小子帶來的嗎?這麼一鬧,小刁不能再坐莊了。

第二天,大天進了醫院。大天被大刁連捅七刀,差點連小命都丟了。原本親密合作的同伴怎麼能下這麼狠的手?原來,因爲他們四個人每次都對不上總賬,大刁和小刁懷疑是大天私下扣錢了。大天並沒有私下扣錢,其實是勾勾毛做的。奈何怎麼解釋他們也不聽,賬總也對不上,大天被他們三個人數落不講究,說準備過幾天散夥,不帶他玩了。大天心裡氣不平,想報復又惹不起那三個人。他們甩了他,他也沒奈何。越想越氣不忿的大天,想出了一個壞招。

他在這個局上另外找了一個人,把他們之間的暗號都告訴了他,讓那個人看到暗號後直接把要出的那一門全要了,贏了錢後他倆分。大天的心思是反正也是要散夥了,不搞白不搞,你們哥仨(勾勾毛跟大刁、小刁有點親戚關係)對我這樣,別怪我不客氣。況且兩個人分賬總比四個人分賬來錢快。但是事情做得太明顯,驚了大刁、小刁,還沒等他們改變打法,人家已經不見蹤影。團伙裡出了內鬼,他們怎能善罷甘休?於是他們又聚在一起分析,大天自然是死活不承認,雙方便爭執起來,最後吵架升級爲動了手腳,大天被大刁連捅七刀,送進了醫院,還好沒捅到要害部位。大天沒去報案,而是把他們幾個人合夥佔空門的事告訴了天天來賭錢的人。消息傳出,一下就炸了廟。很多人不管是不是在小刁莊上輸了錢,都藉着這個由頭,紛紛去找他們要錢。這哥倆一看大事不妙,跑得無影無蹤。

很多賭局上常會出現老千團伙因分贓不均而引起鬥毆的事情,大家見怪不怪。第二天,押寶局依然火爆,除了賭博間隙有人偶爾提到大刁兄弟,他們很快就被人遺忘了。

(本章完)

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8〉一拍兩散40〉兄弟如凱子46〉等待“牛局”57〉尋找突破口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切線撲克7〉賊喊捉賊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8〉套中有套51〉瘋狂過後的悽惶4〉遭遇羣蜂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0〉兄弟如凱子57〉尋找突破口22〉移動的籌碼15〉寶盒機關多29〉窮極“撥玉米”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43〉悶牌.煙盒.做記號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7〉賊喊捉賊30〉上桌都不容易56〉目標出現63〉調包計32〉彈指神功25〉“聲色”有講究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7〉賊喊捉賊43〉悶牌.煙盒.做記號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4〉老虎身上拔毛57〉尋找突破口29〉窮極“撥玉米”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58〉迷霧重重3〉貼還是不貼58〉迷霧重重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7〉暗通款曲29〉窮極“撥玉米”1〉缺德的“填大坑”47〉暗通款曲59〉初嘗撲克30〉上桌都不容易12〉初逢楊老二45〉警察家裡設賭窩38〉憨人二牛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5〉見好就收35〉見好就收57〉尋找突破口59〉初嘗撲克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1〉殺入內場8〉套中有套28〉一拍兩散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7〉尋找突破口39〉童子坐莊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6〉等待“牛局”8〉套中有套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0〉超爛押寶局29〉窮極“撥玉米”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3〉第一次合作51〉瘋狂過後的悽惶43〉悶牌.煙盒.做記號7〉賊喊捉賊5〉切線撲克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29〉窮極“撥玉米”59〉初嘗撲克57〉尋找突破口40〉兄弟如凱子1〉缺德的“填大坑”17〉欺人太甚5〉切線撲克10〉超爛押寶局43〉悶牌.煙盒.做記號14〉事出蹊蹺57〉尋找突破口33〉無漏可撿33〉無漏可撿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1〉瘋狂過後的悽惶57〉尋找突破口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1〉缺德的“填大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
11〉分賬不均引發的鬥毆事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28〉一拍兩散40〉兄弟如凱子46〉等待“牛局”57〉尋找突破口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5〉切線撲克7〉賊喊捉賊26〉色子出千,無處不在8〉套中有套51〉瘋狂過後的悽惶4〉遭遇羣蜂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40〉兄弟如凱子57〉尋找突破口22〉移動的籌碼15〉寶盒機關多29〉窮極“撥玉米”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20〉心理不過關的荷官43〉悶牌.煙盒.做記號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47〉暗通款曲7〉賊喊捉賊30〉上桌都不容易56〉目標出現63〉調包計32〉彈指神功25〉“聲色”有講究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7〉賊喊捉賊43〉悶牌.煙盒.做記號36〉形形色色的麻將老千34〉老虎身上拔毛57〉尋找突破口29〉窮極“撥玉米”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58〉迷霧重重3〉貼還是不貼58〉迷霧重重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7〉暗通款曲29〉窮極“撥玉米”1〉缺德的“填大坑”47〉暗通款曲59〉初嘗撲克30〉上桌都不容易12〉初逢楊老二45〉警察家裡設賭窩38〉憨人二牛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5〉見好就收35〉見好就收57〉尋找突破口59〉初嘗撲克23〉拴籌碼的髮絲能不能捆牢愛情31〉殺入內場8〉套中有套28〉一拍兩散44〉在金錢面前,老同學算什麼57〉尋找突破口39〉童子坐莊48〉牌九局上的無間道46〉等待“牛局”8〉套中有套19〉成了賭場“技術總監”10〉超爛押寶局29〉窮極“撥玉米”49〉盛宇抓千不得要領13〉第一次合作51〉瘋狂過後的悽惶43〉悶牌.煙盒.做記號7〉賊喊捉賊5〉切線撲克52〉因賭博引發的家庭暴力29〉窮極“撥玉米”59〉初嘗撲克57〉尋找突破口40〉兄弟如凱子1〉缺德的“填大坑”17〉欺人太甚5〉切線撲克10〉超爛押寶局43〉悶牌.煙盒.做記號14〉事出蹊蹺57〉尋找突破口33〉無漏可撿33〉無漏可撿6〉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51〉瘋狂過後的悽惶57〉尋找突破口62〉製作世界上最苦的撲克16〉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1〉缺德的“填大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