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

我心慌意亂,病急亂投醫,跑上前去想問花朵有沒有看見什麼可疑的人,卻不小心讓她從我脫殼而出的靈魂裡穿了過去!

不好了!我居然在慌亂中犯了一個大忌!我差點忘記了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又是通過什麼方式進來的!現在讓花朵穿過了我的靈魂,我還能活嗎?

果不其然,與此同時我感到渾身發疼,整個身體彷彿是被活活的撕裂開了!

我痛苦不堪,使勁的扯中指上的紅繩子,希望趁着我還有口氣在,蘇旻可以拉着我的靈魂回到身體裡。

我扯了好一會,繩子都沒有反應,我漸漸感到絕望,支撐不住即將昏厥倒地之際,突然聽見一聲大喊:“玖兒!”

林展!他怎麼在這裡?他好像在我身上安裝了cps似的,每次要找我都是輕而易舉。

此時我無心想那些,想要回應林展,可是張不了口。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就在我絕望的萌生了這個念頭之時,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我扯回到了現實裡!

我猛地睜開眼睛,瞬間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扯碎了一般,痛苦“砰”的在我身體裡炸開!隨之一股腥甜涌上喉頭,我“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搖搖欲墜像是要死去。

“玖兒!”林展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的,他緊緊的抱住我,心急如焚的兜住我的嘴,那些血從我的嘴裡溢出來流到他的掌心,又沿着指縫滴了下去。

“玖兒,要是出事了,我要你償命!”林展怒火燒心,朝着蘇旻就是一拳,直接把他打趴下了。

我想制止,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傷勢太重,林展不敢耽擱,急色匆匆的抱起我就要走。

蘇旻也看見了我的傷勢,他不顧自己吃的那一拳攔了上來:“你怎麼樣了?”

我知道蘇旻更想知道的是誰殺了老乞丐,只因我傷成了這樣,林展又全力護着我,他不好直問。

“林……展哥,稍等等——”我沉重的腦袋朝着林展貼了些,吃力的懇求着他。

雖然一無所獲,還傷成了這樣,但是我還是想跟蘇旻說清楚。

“別管那些不相干的事情了好嗎?”林展惱火的衝我吼了一嗓子,他眼睛都急紅了:“玖兒,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難道你不清楚嗎?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還有幾天好活?你難道就真想扔下我和阿婆,就這樣走嗎?”

我被林展吼懵了,心裡的委屈更是翻江倒海的涌了上來。長這麼大林展從來沒有對我那麼兇過,這是第一次。

“不是的……林展哥!”眼眶淚水打轉,我急於解釋安撫,又偏偏嘴笨什麼也說不出來。

“玖兒!”林展看着我慘白的臉色,眼中難掩心疼:“對不起,玖兒!我不是想要兇你,實在是你——”

我知道林展是爲了我好,我不怪他。

我顫顫巍巍的擡起手,攔住了要急急抱着我離開的林展——我不要太多時間,一分鐘足矣。

“對不起蘇旻,我沒看見兇手。”

蘇旻失望的癱在地上,朝着地面狠狠地打了一拳,他咬牙道:“是他!肯定是他!一定是那個面具人!”

我冒險用那種方式去找尋真相,爲的就是找到真正的兇手替林展洗脫嫌疑,現在我一無所獲還傷成了這樣,可不想讓蘇旻繼續誤會。正好趁着林展在這裡,我想當着他的面問清楚。

“林展哥,我有一個問題問你,你如實回答我好嗎?”我掀起沉重的眼皮吃力的看着他。

“一定要現在嗎?”見我點頭,林展不快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蘇旻,皺眉道:“你問就是。”

“老乞丐他是你殺的嗎?”我咬着嘴脣,緊緊的懸着一顆心。

我懸着的這顆心不僅僅是擔心會在林展的嘴裡聽見“是”這個字,我更加清楚的知道,這個問題之於我和林展的意義,這無異於是我對他刺去的又一根冷箭,就像風眼裡我將縛魂繩套到他的手上一樣。我害怕看見林展眼中對我的失望,那也同樣是一支刺向我的冷箭。

但是我問了,我就要做好去承受的準備,我等着林展的回答。

“不是!”林展冷傲的瞅了蘇旻一眼:“我殺那個老東西做什麼?”

緩緩,他又表情複雜的問我:“玖兒,你懷疑過我嗎?”

不可否認我是懷疑過得,只是我從不肯相信會是他,慶幸我沒有去相信,否則我是真的無顏在面對林展。

我很有些累了,強笑笑,靠到林展身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迷糊的聽見蘇旻說:“今天謝謝你了,把你害成了這樣,很抱歉。”

我掀開眼睛,看見他落寞的從地上爬起來,先我們離開了地下室。望着他的背影,我胸腔裡又是一陣壓迫難受,再次的嘔出了一口鮮血。

“玖兒,你撐住啊!”林展急的滿眼通紅,瞧在我眼裡更是愧疚。

以前當我遇到不開心的事情,生命力出現波折時,我總在想反正這世界上也沒有人關心我,就算我死了,也不會有人在乎關心的吧?

如今看見林展心疼的樣子,我才知道,不管世上的人對我怎麼樣,是真情也好是假意也好,林展他是爲我的,從小到他都是爲我的。

“林展哥,對不起……謝謝你!”我抱着他的脖頸,心裡十分的平實,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別說了,玖兒。”林展抱着我飛快的離開了地下室。

他步子很快,跑了一段之後不知道怎麼的就緩慢了下來,我纔想看看是怎麼回事,可是眼皮很重張的有些吃力。

就在這時,我忽然聽見有人叫我:“阿玖!阿玖,你怎麼樣?”

那聲音十分的急切,就好像我馬上會死去一般。

我聽出那是吳巖的聲音,這該不會是我的錯覺吧?

不不不,吳巖他本來就在麗晶酒店,我不會聽錯的。我在心裡悽惶一笑,想不到死之前我還能看上他一眼,真好。

我頓時來了精神,吃力的掀開眼皮——忽然心裡又是一陣的失落,現在我被林展抱着,吳巖他看到這一幕會作何感想?

我心裡充滿了苦澀的意味,想想,如此也好,如此也好,這一面之後就當時徹底的訣別吧。

“林展!你別走!”吳巖呵斥着快速的攔到了林展的面前,他焦急不成樣子,“阿玖怎麼了?你到底把阿玖怎麼了?”

林展不快,怒瞪向吳巖,“玖兒的事情不需要你管,閃開!”他絲毫不給他近身的機會。

“原來你就是林展啊?”我這才注意到喬子傑、曲小尤、老宋他們都跟着吳巖來了。

他們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射在我和林展的身上,我注意到他們的神情都不友善,尤其是緊緊跟隨着吳巖過來的花朵。

我撐着眼皮原本是想看看吳巖的,沒想到看見他和花朵並肩的站在一起。

說一句心裡話,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真的挺般配的,男的英俊迷人脾氣也很好,女的漂亮性感還很能幹。多好的一對呀,我一個怪胎爲什麼要跟着去摻和呢?

我合上眼睛,心裡泛酸,同樣也發疼。

“林展!”吳巖急不可耐的朝着我們再次逼了過來:“阿玖的情況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難道真的想眼睜睜的看着她死嗎?”

林展對吳巖充滿了不屑,他冷冷一哼,怒道:“玖兒的事我自會處理,不勞你費心。”

“你處理?”吳巖氣急敗壞:“你要是能夠處理好,至於這麼多年對她避而不見嗎?”

吳巖的話讓我心驚,他都知道些什麼,爲什麼會這樣指責林展呢?

我原是心如石灰,對他們的糾纏只想置之不理,現在聽到吳巖這樣的指責,我不免又吃力的撐開了眼皮。

吳巖擋於林展的面前,絲毫不爲他的冷酷所懼,他自有自己的立場與堅持,決然道:“要保住阿玖的性命只有一個辦法,這個辦法你心裡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那又如何?”林展冷笑,依舊保持着那副冷峻桀驁的模樣,“吳巖,只要你再敢招惹我家玖兒,蕓薹村和風眼的封印絕對不算是結束!”

“林展哥!”我一時急了,他答應過我只要我不見吳巖,他是不會再爲難他,現在爲什麼又要拿這事來威脅吳巖?

吳巖看看林展,又將目光轉向了我,他雙眼泛紅滿是心疼,想對我說什麼最終還是嚥了回去。

我想要給吳巖一點訊號,希望他不要再跟林展對峙爭論,因爲我比他清楚林展,只要有辦法能夠保住我的性命,他一定會去做的,根本就不需要吳巖從中刺激他。

可是吳巖他已經是收回了目光,直直的盯住了林展:“阿玖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會與你死磕到底!”

“好!啊!”林展咬牙切齒,我離他近都聽見了他牙縫間的恨意。

“吳巖!你跟他羅裡吧嗦幹什麼呢?咱們把那女人搶過來就是了,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了他不成!”喬子傑擼袖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替吳巖張羅了起來。

曲小尤比他有眼力見多了,忙一把將他扯了回去。

林展冰冷無情的目光一一的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最後停在了吳巖的臉上。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戾氣,讓被他抱住的我也是狠狠地打了戰慄,蕓薹村和風眼的詭譎莫測,我是親身領教過的。我不想高深莫測的林展在此時發怒,牽連了那些原本不相干的人。

我雙手無力,卻強撐着一點一點的抱住了林展的脖頸,輕聲說:“林展哥,我們走吧,我不想看見他們,他們好吵。”

“阿玖!”吳巖焦心的衝了過來,一幅比他自己受傷了還痛的表情,注視着我慘白難看的臉,痛苦的說:“你要去哪裡?你已經傷成了這樣,很容易出事的——”

此時的我無法直視這樣的一個他,在我們這一段感情裡,付出的不止是他,我同樣也是用心愛過的。長這麼大,我第一次願意承認甚至去接受一個男人,那個人就是他——吳巖。如今,我們走到了這一步,誰也不能怪,只能怪這無情的命運。

我仰了仰頭,將溫熱了眼眶的淚水逼回到了心裡去,冷漠的瞟了一眼他身側的花朵,淡淡道:“吳巖,你們很配,真的,我會祝福你們。”

“你……你在說什麼胡話?”吳巖難以置信的撇了一樣花朵,而花朵早不經意的浮出了笑意。

我這違心的話一出口,喉頭裡就泛起了一股腥甜的味道,我忙咬緊嘴脣,無視吳巖滿臉的痛對林展說道:“走……走吧。”那股腥味已經到了嘴裡,我真怕我會當着吳巖的面嘔出這口血。

“閃開!”林展不客氣的推開了吳巖。

吳巖渾身僵硬在那兒,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有一身的頹廢與狼狽,讓人心疼。

“你以爲這裡是哪裡,想來就來想走就——”喬子傑推開曲小尤的手,擼着袖子挺身而出。

吳巖有這樣一個朋友挺好的,只是我真擔心他日後會給吳巖帶去麻煩。

喬子傑雖然是氣勢洶洶,但是他那副樣子突然的就定格了,好像是被點了穴道一般——擡着一隻腿,張着嘴,十分的滑稽。

“這是給你的小小警告,記住了!”原來是林展對他動了手腳,這一招是怎麼發生的,我想在場的人恐怕是都沒有注意到,因爲如果林展不開口,我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所以,林展是高深莫測的,我是真心不希望吳巖跟他爲敵。

林展無視一切的撇下那些震驚的人,抱着我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一靠近車座位,我就忍不住的嘔了出來,一口鮮紅的血直接吐在了乾乾淨淨的座位上。

“對……對不起……”我無力的道歉。

林展卻是急瘋了,他按住我的身體,不停的說道:“撐住玖兒!撐住!我馬上帶你去醫院,去最好的醫院!”

林展開着車在馬路上橫衝直撞,很快的就將我送到了一所外表不像是醫院的醫院,那裡面的醫生也都瞧着十分的怪異。

以前我對醫生的印象是白大褂,可是林展帶着我去的這間醫院,我看見的所有的醫生護士,他們穿的都是黑色的衣裳,瞧着都好像是幽靈一樣,令人畏懼。

很多醫生護士圍着我打轉,我的意識漸漸的糊塗起來,後來只知道是去了重症病房。然後有醫生跟林展說了些什麼,他們喂着我吃了些味道很古怪的東西之後,林展就帶着我離開了按個怪異的醫院。

這期間我斷斷續續的恢復過一些意識,但持續的都不久,再後來我看見林展開着車進了一棟十分漂亮豪華的別墅,之後我便又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這一次我傷的真的很重,我自己心裡也有數,我以爲自己肯定難逃一死,可是也不知道林展用了什麼法子,竟然將我救活了過來。

住進那間漂亮的別墅之後,我的神志總是斷斷續續的,有時候醒過來一小會,又昏迷很久。昏迷的時候總是做夢,夢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還有麥田,我總是看見吳巖頹廢的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我問他話,他也不出聲,只是慼慼然的看着我。

每一回這樣,我總是心裡反酸,眼裡發熱,好些次我想要跑過去他身邊,可是林展總會不期而然的出現在我的身後,用力的拉住我的手,問我:“玖兒,你答應我的事情,忘記了嗎?”

我拼命的搖頭,用力的搖頭……我答應過他的,我怎麼會忘記的。每每這時候,我就會收回關注吳巖的目光,跟着林展離開那裡。

接着我會醒過來,醒來之後腦子裡、心裡都是一片的空白。我迷茫的望着天花板,總感覺自己好像是遺失了什麼,可是緊着思維想的頭疼欲裂也想不起來。

如此便又睡過去,夢裡的場景像是生命的輪迴一樣,再次的發生。如此週週轉轉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次,多少天,當我再次眼中含淚的醒過來的時候,我望向天花板的目光,才終於不是那麼的茫然,我知道我把什麼弄丟——我把吳巖弄丟了,想到心口就疼。

“林展哥,你不累嗎?每回醒來你都在。”是的,每一次我從夢中醒來,我都能感覺得到牀邊有一雙關切的眸子正盯着我看,可是我佯裝糊塗,總是隻顧着想自己的問題,想不明白就接着睡,完全的忽視他的存在。

如今我的問題,我想明白了,我的身體也漸漸的恢復了許多力氣,我不想再僞裝下去。

我偏過頭,看向牀邊一臉憔悴疲憊的人,正好窗戶外面有皎皎的月光落了進來,涼涼的,很是舒服。

林展笑:“真是巧了,每回我睡醒來看你,你就醒了。玖兒這樣說,是不是不想看見我啊?”

林展雖然還是盛經綸的模樣,但是笑容裡多是寬厚溫潤,半點也不像他對待吳巖他們時,那般的冷酷絕傲。

“不是不是!”我急忙擺手解釋起來。

林展順勢握住我的手,笑容更盛:“那就好,我當你一直在心裡責怪着我。”

怪的,我心裡是怪的。我怪他每一回都要阻止我奔向吳巖的腳步,在當時的夢境裡,我是真的怪他,可是看到他眼中佈滿了血絲,他一定是衣不解帶的陪在我牀前,我怎麼怪的下去呢?

我反握了握他的手,輕輕搖頭:“林展哥都是爲了我好,我怎麼會怪你呢。”

我移開目光,看向外面皎皎的月光,淡淡道:“林展哥,我們出去走走吧,睡了這麼多天,真想出去看看月亮聽聽風。”

林展溫笑:“先吃點東西,我們再出去好不好?”

我溫順的點頭,他便十分開心的去了廚房,沒一會他就給我端了一碗廋肉粥過來,那粥應是熬了很久,入口即化味道也好,我雖不知餓也吃了有大半碗。

見我吃了些東西,林展心裡也快樂,給我穿好衣裳之後執意要抱着我出去。

我噗嗤一笑:“林展哥,你以爲我還是七八歲的小姑娘,你隨便就能抱起來?我現在長大了再難的路都可以與你並肩膀一起走。”

林展像是想到什麼,欣慰的笑了笑,又不由得嘆了口氣:“你呀你,你就是太逞強了。”

逞強嗎?我記得假小子也這樣說過我,大概這些年習慣了一個人,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是自己一個人去承受,所以逞強便也成了我生命裡的一部分。

“這裡真美呀,林展哥這房子是你的嗎?”離開房子到了外面,夜風徐徐正好。我挽着林展的胳膊,與他緩步在林蔭小道上。

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四周種植的花朵都在漸次開放,一路走都能聞到芬芳之氣。

“嗯,你要喜歡,以後這房子便過戶到你名下,它就是你的了。”林展拍拍我的手,低頭來說“玖兒,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以後的日子還長着呢。”

是啊,以後的日子很長很長,總像是望不到頭一般。如今好像不是了,它很短很短,好像隨時都會結束。

我不想掃了林展的興,輕聲應道:“好啊。”

我與他默默走着,欣賞着夜色裡的別樣風景,也許是太過沉默的緣故。我心裡總有話想一吐爲快,可是幾番糾結下來,只好仍舊是擱置在了心裡。

其實我很想問問林展,這些年他一個人是怎麼過的,爲什麼都不回家見我和阿婆?我永遠記得那一年,林展是因爲阿婆打我,所以跟阿婆在房間裡狠狠地吵了一架,之後他就走了,再也沒有回來過。

一想這個問題,對於他,對於我們,都是一個沉重的問題,我便問不出口。

我在這座房子裡睡了有幾日,雖然意識總不清晰,但也留意到有一箇中年婦女在這裡進進出出,我猜測那女人是幫傭,跟林展扯不上太大的關係。

這麼大的房子,這麼多年了,林展難道就沒有成家嗎?

依照目前我看到的,林展有豪車別墅,人長得也是英俊非凡,去當偶像明星都不過分。他這麼好的條件,難道就沒有女人喜歡他?或者是這些年在外面,他都沒有碰到令他心動的女性?

“玖兒,你是不是有話想問我?”林展柔和的聲音,不由得讓胡思亂想的我嗯了一下。

我懷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傻笑了聲:“你怎麼知道啊?”

林展在我額頭上輕輕一點:“你這腦袋瓜裡的問題,我還是能猜到一二。”

“真的嗎?”我偏了偏頭,調皮的吐了吐舌:“那林展哥你說說,我想問你什麼?”

林展緊着我的手搖頭:“我不說,那問題十分沒趣。”

“怎麼就沒趣呢?”我嘟囔着嘴,仰起腦袋看他。

他輕輕一笑,摸摸我的頭髮說:“這世上與我相親的人只有你和阿婆,旁的人都是外人,我們纔是一家人。所以我才說你的問題無趣呀。”

我偏頭想了想,不免感動——我們纔是一家人,旁的都是外人,很暖,卻也讓我感到傷感。

我低了低頭,目光遊移在鵝卵石上,忍不住嘆息道:“可是我們終究會離去的,你總不能一個人過一輩子呀——”

“那玖兒答應林展哥,不要輕易離開,不要讓我一個人好不好?”不等我說完,林展已經是急急的打斷了我,他忽然收攏臂彎將我摟在了懷裡。

也許是這些日子經歷了太多生離死別的事情,所以我的心境、情緒也受到了不小的感染,面對這世界也是充滿了傷感。

我依偎在林展懷裡,聽着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不免仍是消極:“我可以答應你,但是生老病死,誰說的定呢?”

雖然一直不後悔自己做的所有事情,但是身體垮到了這種地步,也全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如今年紀輕輕的病成這個樣子,非我所願但也是理所當然。

“你不會死的,相信我。”林展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傷感感染到了,我聽見他的聲音都有些哽咽。

這樣的氛圍實在不好,我笑笑:“嗯,我相信林展哥,我們一家人一定會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我和阿婆也都會永遠的陪在林展哥身邊。”

“對呀,這纔是我的玖兒應該說出的話。”林展欣慰的摸着我的頭髮,擁着我到河邊的長椅做了下來:“夜裡風涼,把外套披上。”

出門時林展特意給我披了有絨毛的披肩,這會坐下他又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抱在了我身上,卻是溫暖不少,我便沒有推辭。

沒一會,林展對我說:“玖兒,我還給你準備了小禮物,這幾天你一直在歇息,一直沒能送給你,現在趁着這美麗的夜色,我將它送給你,你一定會喜歡。”

“是什麼呀?”我好奇的問,林展卻神神秘秘的不告訴我,只是攏緊我身上的外套,就興致勃勃的跑開了。

【013】劉婆婆【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01】蛇打七寸【065】圍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31】前緣【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7】刺光【053】報復【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55】二瞎子【119】他來到現實裡【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1】蛇打七寸【132】你認識阿玖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2】他就是盛經綸【124】我是人是鬼【121】結陰婚【052】傷口【029】不要再纏着我【025】女鬼【072】目的【028】他看不見我【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0】舊夢【107】密室生死存亡【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39】三日約定【034】吸血【006】女鬼【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70】信任【036】死亡【109】贈你一片花海【003】約定【034】吸血【126】全部都是死人【035】吻【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6】磨難【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19】繡花鞋【035】吻【101】蛇打七寸【119】他來到現實裡【054】夢見過【127】人骨鈴【056】磨難【033】又要我背啊【034】吸血【080】有我在,放心【046】怪事【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9】施咒找人償命【054】夢見過【045】吳巖【044】黑氣【121】結陰婚【112】只要你嫁給我【040】舊夢【080】有我在,放心【043】反覆【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02】盛經綸【014】瓷娃娃【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3】又要我背啊【067】腐屍【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25】女鬼【012】動不得【007】救他們【053】報復【101】蛇打七寸【117】荒村之行【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60】謝謝你【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56】磨難【042】陳璽【067】腐屍【042】陳璽【015】陳璽【054】夢見過【003】約定【094】纏上一輩子【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7】鬼經【053】報復
【013】劉婆婆【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01】蛇打七寸【065】圍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31】前緣【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7】刺光【053】報復【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55】二瞎子【119】他來到現實裡【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1】蛇打七寸【132】你認識阿玖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2】他就是盛經綸【124】我是人是鬼【121】結陰婚【052】傷口【029】不要再纏着我【025】女鬼【072】目的【028】他看不見我【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0】舊夢【107】密室生死存亡【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39】三日約定【034】吸血【006】女鬼【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70】信任【036】死亡【109】贈你一片花海【003】約定【034】吸血【126】全部都是死人【035】吻【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6】磨難【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19】繡花鞋【035】吻【101】蛇打七寸【119】他來到現實裡【054】夢見過【127】人骨鈴【056】磨難【033】又要我背啊【034】吸血【080】有我在,放心【046】怪事【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9】施咒找人償命【054】夢見過【045】吳巖【044】黑氣【121】結陰婚【112】只要你嫁給我【040】舊夢【080】有我在,放心【043】反覆【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02】盛經綸【014】瓷娃娃【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3】又要我背啊【067】腐屍【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25】女鬼【012】動不得【007】救他們【053】報復【101】蛇打七寸【117】荒村之行【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60】謝謝你【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56】磨難【042】陳璽【067】腐屍【042】陳璽【015】陳璽【054】夢見過【003】約定【094】纏上一輩子【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7】鬼經【053】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