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他正在歸來

及時趕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吳巖!他來的真及時,總是那麼及時。

我欣喜若狂,長鬆了口氣,他來了我和老周就都安全了。

此時,那些亂糟糟、兇惡無比的毛髮,被吳巖狠狠的踩在了腳下!那些毛髮受到了外在壓力的攻擊,根本無暇再纏我,簌簌的快速的從我身上撤離,全身心的去應付吳巖去了。

我剛被那些毛髮纏着身體繃的筆直,現在它們突然落荒而逃,我虛弱的身體重心不穩的打了個晃,倒向了地面。原想着這下要摔的慘了,沒想到吳巖眼疾手快,伸長臂膀用力一撈,就將我勾進了他懷裡。

此時此刻凝視着他全神貫注對付那些毛髮的側臉,我彷彿又聽見了吳巖說:“讓我來保護你……”

我眼眶有些酸澀,今天也不知道怎麼的,特別容易感動。

“疼啊……疼死我了!”在吳巖的碾壓下,剛纔被纏走的老周也被丟了出來,他叫苦不迭,而那被吳巖踩的無法逃脫的東西,也是嗷嗷亂叫了起來。

“沒事吧,阿玖?”吳巖抹開我臉上亂糟糟的頭髮,疼惜的看了過來。

今晚見過好多次這樣的眼神,卻還是覺得它像是帶着電光火石一般的衝進了我的心底深處,我傻傻的看着他的眉眼,一時怔楞住了,“沒……沒、事!”聲音很小吳巖應該沒有聽見。

沒有聽見答覆,吳巖發急了:“阿玖!你哪裡不舒服?”他踩住那些毛髮的腳加重了力道,使勁的摁了起來。

我聽見那東西淒厲無比的嗷嗷叫聲,才發現我手中還有打火機——

“我沒事!”我趁熱打鐵,趕緊摁着打火機,麻利的俯身將打火機丟到了那些頭髮上面!

“你們不能毀滅它!”老周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剛還痛的亂叫的他,忽然衝上來,用力的踩着點燃的毛髮,幾腳就將我點燃的火苗給搗騰滅了。

“你這人……”我快被他的舉動氣死了,火冒三丈的要跟他理論,可吳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拉住了我。

我不解,只聽老周怨憤道:“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你們知道嗎?你們這樣冒冒失失的把它給滅了,我們怎麼出去?”

也就是老周埋怨的這會功夫,那些頭髮簌簌的跑了個沒影。

老周這個分析不無道理,我還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多。

見我理虧的不說話了,老周變本加厲的指着我的鼻子罵了起來。

吳巖火大發的擰住他的指頭,狠狠道:“老周,你夠了啊!我們阿玖在這兒可不是讓你欺負責罵的,要泄憤起開一邊找別人去!”

“杜奕儒你……”老周氣不過的抖開吳巖的手,指着他的鼻子想開腔罵他——

“這位周先生,我與你呢也不過是萍水相逢,全無半點交情。你喜歡仗着自己資歷老說教罵人我管不着,可是別咬着我們不放!別以爲我不說話,就是軟柿子可以任憑你指手畫腳!”我也忍夠了,他責罵我也就算了,居然還想搗鼓吳巖,這人也太不自重了吧?也顧不得自己現在渾身乏力,直接卯起一腳將地上的打火機踢飛,硬生生的擊到了他的身上了,疼的他踢着腳捂着腿蹦了起來。

老周被我的舉動給震懾住了,他看看吳巖,又看看我,一張臉難看到了及點。

吳巖幸災樂禍道:“老周,提醒過你的。”可把他氣的那叫一個吹鬍子瞪眼。

“喬子傑和曲小尤呢?”鬧騰一通,我才留意到至始至終只有吳巖一個人出來了。

他看看我的情況不禁皺起了眉頭,“還不知道他們倆跑哪兒去了,那裡面的房間我一間一間的檢查過,都沒有發現他們。”

可是剛纔我跟吳巖在樓下的時候,是分明聽見了喬子傑的叫喊聲纔上來的,沒道理了上來了找不到人,難道是我們聽錯了?

“要不去別的地方找找?”我一面說着一面掃視着周圍,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而且這個地方的格局好像隨時變化着似的,真要一處一處的找是一件十分複雜的事情,更何況我們還要小心隨時可能會被那東西攻擊。

“不行,”吳巖摸着我的頭髮柔聲道:“你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得先休息會。原本我留你在這裡是想幫你治療你身上的舊傷,沒有想到事情反轉到如此失控的地步,反而讓你傷上加傷。現在都成這個樣子,我不能再讓你犯險。”

“年輕人就是矯情!好像誰沒有年輕過似的,肉麻!”老周聽不下去我們的對話,嘖嘖嘴,提着一條腿自顧自的走了。

可我聽着這話一點也不覺得肉麻,反而很喜歡,很動聽。只覺得被人如此珍愛、疼惜的感覺真好。

“老周,你先別走啊,我正好有些事想問你。”吳巖攙扶着我攔到了老周的前面。

老周憤憤的瞪了我倆一眼,揹着手擺出一副臭架子,不耐煩道:“問吧問吧,有什麼事就快點問。”

“行,”吳巖也不拖泥帶水,直接切入主題:“你跟曲小尤離開我房間之後都去了哪裡,做了什麼,爲什麼好好的酒店會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你問我?”老周伸過頭來,一副你居然敢懷疑我,敢質問我的大爺樣:“我不就是在電梯裡教訓了那個臭丫頭幾句,誰知道電梯一黑整個摔下去,睜開眼睛就成了這樣。”

就這樣嗎?我跟吳巖有些不相信的相視了一眼。如果他們僅僅是乘了個電梯就讓麗晶酒店變成了這樣,那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我記得我上十一樓的時候也是跟吳巖一起乘坐的電梯,當時可沒有出什麼事情。

“我講真的,那個臭丫頭先進的電梯,她都看見我了,卻還使勁的摁啊摁啊,你說我能不氣嗎?教訓她兩句也是應該的……”老周衝着我倆絮絮叨叨的,煩的我一句也聽不進去。

按照老周這樣的說法,麗晶酒店變成這樣是一瞬之間的事情,是非常突發的情況。

而依照我對那東西的判定,它雖然有幾十百把年的修行,但還不至於有能力在瞬間操控這麼大的局面。更何況吳巖、曲小尤、老周他們這些人早就介入到麗晶酒店的事情中,從我跟吳巖的交談中也可以聽的出來,他們之前是有做佈置的,並且十分自信能夠收服盤旋在麗晶酒店鬧事的邪祟,我相信這也就是吳巖帶着我上十一樓的原因。

然而事情爲什麼會在萬無一失中,演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就實在是讓人費解了。

“你說……”我想了想還是下定決心說道:“會不會有另外一股力量在操控着這裡啊,那些東西也不過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而已?”

老周突然停止了絮叨,看向了吳巖,我默默的看着他,能夠感覺的到,他是認可我的觀點的。

“難道是宋老闆還請了別人?”老周狠踱了一腳,憤憤不平的罵道:“這姓宋的怎麼會是這麼個東西呢?找這麼些人頂什麼用,到頭來還不是幫倒忙。”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居然不屑的瞥向了吳巖,真不知道在這件事情中誰纔是幫倒忙的。

“宋老闆只是想要解決麻煩,讓酒店的生意可以恢復到正常軌跡,他可不會自找麻煩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件事跟他無關。”吳巖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否定了老周的看法。

我困惑的望向他,而他沉思着什麼,好像已經猜到原因了。

我很想問吳巖,但是又不確定直接開口問他,他會不會說,話到了嘴邊出不來。

“想說什麼就直說,可別憋着。”他緊了緊我的手,沒想到已經讓吳巖給看出來了。

我定定的望着他的眼睛,猶豫再三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就是有些累了,想休息會。”

“來,阿玖,我揹着你。你安心的睡,別爲這裡的事擔心。”吳巖說着已經是蹲下去了,我抿抿嘴淡淡的笑了笑,還是趴了上去。

趴在他的背上,我聞見他的頭髮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嗅着特別的舒服,讓我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觸碰;他的頭髮生的也好,又多又黑。

我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再睜開時,突然看見了漫天的飛雪!

那些潔白的雪花,就像是棉絮一樣紛紛揚揚的在天地之間飄灑着。我打着赤腳,踩着那些深深淺淺的腳印,哭喊着、追趕着雪地裡漸行漸遠的人。

追着那抹背影,我哭着讓他等等我,讓他帶我走,哪怕是去外面乞討我也願意……

可是沒用,我怎麼追,就是追不上他,每一次眼看着就要追上他,就可以跟他一起走,我的腳就會不爭氣的崴到,等我爬起來再追,他就又去遠了。

“林展哥,林展哥……你等等我,等等我……”我就那麼無助的在風雪間,追着一個遙不可及的背影,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玖兒,玖兒……”林展的聲音飄飄忽忽,卻讓我心花怒放,我用力的迴應着他:“林展哥你等等我……”

“我一直在等你啊!玖兒,我一直在等你……”突然林展的聲音變得十分的貼近,十分的清晰,他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我伸手就可以抓住他!

可是當我真的欣喜若狂的抓住他的胳膊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抓住的不是手,而是一把刺刀,它尖利的刃,無情的劃破了我的掌心,流了滿手的鮮血。

“林展哥!”我猛地驚醒過來,看見一張逐漸放大的臉就在我的面前,竟然是喬子傑。

他什麼時候過來的,曲小尤呢,怎麼還是沒有見到曲小尤?

“你做噩夢了啊?”喬子傑好心的丟了一張面巾紙給我,“把你臉上的淚水擦擦吧,哪有人在這種地方還能睡着的,睡着也就算了,居然還一直哭……”

“吳巖呢?”我頭很疼,實在不想聽他的絮叨。

“在那邊呢!”他不滿的努了努嘴。

我朝着那邊看去,見着吳巖靠着玻璃窗像是在想事情,而他的手中正叼着一根點燃的香菸。我記得他不抽菸的。

“喂,林展是誰呀?”喬子傑悄悄的湊過來,“你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吳巖臉都氣綠了。”

我抹着自己汗水和淚水混淆的臉蛋,有些發愣,這兩天也不知道是怎麼的,就好像要彌補那些年的缺失一般,老是夢到林展。

難道是他要回來了嗎?我不免心生歡喜的泛起了嘀咕。

許多人都說夢是相反的,有時候我也認可這個說法。這兩次我總是夢到我與林展最後分別的場景,那是一場至今還未重逢的離別,這是不是就預示着他正在歸來呢?

【051】墳墓【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0】挑撥【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58】花朵【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40】舊夢【043】反覆【014】瓷娃娃【048】是人是鬼【019】繡花鞋【010】那就當練膽【116】來生哪兒等你【015】陳璽【080】有我在,放心【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2】動不得【013】劉婆婆【037】他們都在【067】腐屍【065】圍堵【055】二瞎子【021】立刻出來【051】墳墓【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58】花朵【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16】一封信【054】夢見過【009】施咒找人償命【010】那就當練膽【049】無恥【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8】都死了【020】燒她腳【029】不要再纏着我【073】交鋒【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52】傷口【057】鬼經【012】動不得【101】蛇打七寸【039】三日約定【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56】磨難【087】忘了我,阿玖【010】那就當練膽【047】刺光【048】是人是鬼【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65】圍堵【021】立刻出來【020】燒她腳【024】居心叵測【087】忘了我,阿玖【008】你不是鬼吧【013】劉婆婆【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46】怪事【024】居心叵測【109】贈你一片花海【009】施咒找人償命【013】劉婆婆【124】我是人是鬼【080】有我在,放心【002】盛經綸【132】你認識阿玖嗎【020】燒她腳【010】那就當練膽【117】荒村之行【039】三日約定【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63】發作【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54】夢見過【073】交鋒【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7】忘了我,阿玖【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41】怪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2】動不得【012】動不得【030】挑撥【024】居心叵測【049】無恥【071】老廟【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4】江邊的約會【060】謝謝你【023】離開【068】荷燈
【051】墳墓【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0】挑撥【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58】花朵【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40】舊夢【043】反覆【014】瓷娃娃【048】是人是鬼【019】繡花鞋【010】那就當練膽【116】來生哪兒等你【015】陳璽【080】有我在,放心【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2】動不得【013】劉婆婆【037】他們都在【067】腐屍【065】圍堵【055】二瞎子【021】立刻出來【051】墳墓【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58】花朵【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16】一封信【054】夢見過【009】施咒找人償命【010】那就當練膽【049】無恥【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8】都死了【020】燒她腳【029】不要再纏着我【073】交鋒【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52】傷口【057】鬼經【012】動不得【101】蛇打七寸【039】三日約定【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56】磨難【087】忘了我,阿玖【010】那就當練膽【047】刺光【048】是人是鬼【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65】圍堵【021】立刻出來【020】燒她腳【024】居心叵測【087】忘了我,阿玖【008】你不是鬼吧【013】劉婆婆【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46】怪事【024】居心叵測【109】贈你一片花海【009】施咒找人償命【013】劉婆婆【124】我是人是鬼【080】有我在,放心【002】盛經綸【132】你認識阿玖嗎【020】燒她腳【010】那就當練膽【117】荒村之行【039】三日約定【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63】發作【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54】夢見過【073】交鋒【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7】忘了我,阿玖【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41】怪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2】動不得【012】動不得【030】挑撥【024】居心叵測【049】無恥【071】老廟【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4】江邊的約會【060】謝謝你【023】離開【068】荷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