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

“阿玖,我總覺得,不管你變成了什麼樣子,我肯定能夠一眼認出來。怎麼我才易容了一張臉,你就認不出我來了呢?”沈奕儒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忽然暗淡下來,整個人也透着一股無奈的哀傷。

我瞧着他的樣子心裡頓然的一慌,想要說出口的話硬是哽在了喉頭。這個人我們果然是認識的,只是我不敢去猜測。

看我怔着不說話,沈奕儒倏爾一笑。他輕輕的捏了捏我的臉,摸着我的額頭說:“多希望現在發生的事情可以由我做主,那麼我就可以馬上帶你離開了。知道嗎,看你這麼辛苦,我好心疼。”

“吳……吳巖?”我的聲音很小很小,都不確定沈奕儒是否聽見了。雖然早將他們兩個猜測到了一起去,可這兩個人的差別未免也太大了吧,吳巖比沈奕儒穩重多了纔不會像他那樣放蕩不羈。

我傻看着他,如果沈奕儒真的是吳巖的話,那麼在葉菲菲房間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奕儒笑了笑卻不出聲,轉而說:“先給你找點水。”

“到處都是一片狼藉,像是廢棄了很多年一樣,哪裡會有什麼水?不要白費力氣了,還是先找到你的朋友再說。”他不肯回答我,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直接拒絕了他的一片好心,繼續呆在了原地。

“他們哪裡是我的朋友,他們是爲了利益出現在這裡,而我是爲了你。”沈奕儒說完也不管我態度如何,直接上來就攬住了我的肩膀,強行帶着我行走了起來。

“誒……你這人……”他既不肯告訴我他的身份,又幹嘛這麼輕佻,可惡。

“沈奕儒你這個混球,還真是重色輕友!爲了討人家姑娘開心,真是什麼屁話都說的出來!”一個打扮的跟流浪漢的人也不知道是從哪兒蹦出來的,嚇的我心臟猛地跳了幾下。

“喬子傑?你不是跟老週一語不合開車走了嗎,怎麼還在這裡?”沈奕儒朝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那喬子傑也不生氣,嬉皮笑臉的說:“這不是放心不下你跟曲小尤這兩個水貨,擔心你們被鬼怪給吃了——”

“少來這一套,你是擔心曲小尤吧?爺可是一身技能,哪兒輪得到你小子擔心。”沈奕儒這張嘴也是厲害,一點也不留情。

喬子傑讓沈奕儒說穿了心事,訕訕的笑笑,摸着後腦勺尷尬的說道:“這姑娘誰呀,白天沒見過呀,也是老宋請來幫忙的嗎?”

“我女人,”沈奕儒衝他翻了個白眼,見喬子傑動起了手,趕緊提醒道:“別動手動腳的啊,否則人……”

沈奕儒這話還沒有說完,我已經將伸手來抓我的喬子傑撂地上了!

真的是撂地上了,我自己都有些難以置信。因爲我被那些煞氣弄的身體很虛,手上的力氣不大,當看見喬子傑的爪子伸來時,只是本能反應的去抵禦,實在沒想到輕輕一撂,他居然就倒了。

“這……”這喬子傑瞧着挺壯實的一男人,沒想到跟繡花枕頭似的毫無能耐。

“哈哈哈,喬子傑你活該,叫你別動她的,她可不是一般人……”

“你閉嘴!”這個沈奕儒我還沒說他呢,他剛纔怎麼說話的,誰是他女人了?

沈奕儒和喬子傑奸猾的相視一眼,也不知道是給彼此交換了什麼賊心得,兩個人壞笑着同時閉上了嘴。

喬子傑狼狽不堪的從地上爬起來,罵罵唧唧道:“老子好歹也是出身名門,受無數少女的擁戴好不啦,怎麼一進這破地方就倒黴成了這幅屌絲樣呢?”

“該!”沈奕儒取笑了句,言歸正傳道:“講真的,你看到曲小尤沒有?”

“那個臭丫頭,好歹我也是先認識她的好伐,遇到危險就知道嚷嚷‘沈奕儒救我,沈奕儒救我……’,她難道不知道你的真名字叫吳巖,不叫沈奕儒嗎?臭丫頭,等我見到她了,告訴她真相看她吐血不吐……”喬子傑只顧着埋怨曲小尤,似乎壓根忘記了我的存在。

而我聽着他有模有樣的模仿曲小尤,甚至還提起了沈奕儒的真名字,雖然是早有心理預備,還是怔楞住了。

沈奕儒被喬子傑拆穿了身份,尷尬的不行,他衝我乾乾的笑笑,抿抿嘴瞪了喬子傑一眼:“爺的真名也不叫吳巖好伐!”

“那你叫什麼呢?”我看着他躲閃的目光,定定的問,在吳巖的身上到底還隱藏着多少秘密?他怎麼假扮一個人就可以假扮的那麼容易呢?

“估計說了你也不會信。”沈奕儒……不,應該是吳巖纔對,他別過臉來,那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裡有淡淡的憂鬱,那是屬於吳巖的情緒而不是不羈派的沈奕儒。

想起在葉菲菲房間裡我們說過的那些話,和蕓薹村經歷的那些事情,我實在是有些心痛,靠在牆上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眼前這個頂着別人模樣的吳巖。

“混球,你莫名其妙來這兒幹什麼?”吳巖懊惱的朝着喬子傑的腿上踢了一腳,轉而低頭朝我哄道:“我真不是故意要騙你,這不是準備找個機會告訴你,誰知道讓這個混球搶了先。”

找個機會告訴我?剛纔明明我們都提到找個事情,可是他爲什麼閃爍其詞,而不主動承認呢?

“不,吳巖!”我心煩意亂,冷冷的打斷了他,“從來你都沒有想過要主動的告訴我真相,從來都是歪倒正着叫我碰上了而已。在蕓薹村隧道里是,今天在這裡也是,你和我的每一次相遇就是一次欺騙的開始,你從來都是帶着欺騙來見我,來接近我!”

我以爲自己可以冷靜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心口好疼,好像有人刻意的拿着刀子在刺割一樣,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讓我疼的不能自已。

“哪兒那麼嚴重啊?”喬子傑不鹹不淡的說。這種感覺他不會懂的,吳巖肯定也不會懂。

“你閉嘴!”吳巖火的呵斥了一聲,嚇的喬子傑立馬跑了。“阿玖,你聽我說好嗎?”

“在424客房裡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無力的靠在牆上,想着吳巖他口口聲聲說出現在麗晶酒店是因爲我,卻又用沈奕儒的身份騙我。我真懷疑我在葉菲菲房間和他一起四處碰壁的事情,根本就是他在搗鬼。

“那是一個意外。”瞧吳巖的樣子好像不想多談這件事。

“意外?”不想說就算了,何必含糊。只是我心裡太難受了,控制不住的揪着自己的頭髮,用腦袋撞擊着身後斑駁的牆壁:“我求求你吳巖,不要再跟我玩任何花樣,不要再糾纏我好不好?”

我踉踉蹌蹌的推開他,想要自己去找一個出路,想要將自己從這樣的困境中解脫出去。

“阿玖!不要這樣!”吳巖突然衝上來,從後面用力的抱住了我。他緊緊的收攏臂膀,緊緊的將我箍在了他的懷裡:“在424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我是真的真的不想再看見你一個人逞強,真的想要保護你!我愛你!”

“你有什麼資格不想?”我咬着牙,將他箍在我腰上的指頭一根一根的掰開,可是他箍的太緊,我纔好不容易吃力的掰開一根手指頭,要去掰另外一根,還沒開始他就又按了下來。

“放開我!”如此徒勞無功,簡直要把人逼瘋。

“別哭,阿玖。”吳巖突然強勢的將我的身體扳過來,用力的吻住了我的嘴脣。他靈活的舌頭肆無忌憚的,橫衝直撞的佔領了那個明明抗拒着他、拒絕讓他進入的地方。

他將我緊緊纏住,抓着我的頭髮霸道的按住了我亂動的腦袋,他的力量讓我越陷越深,讓我無法掙脫,讓我感到由心的甜蜜、由心的絕望。

我原本忍住的淚水,終於再也抑制不住,不停的流啊流。活了二十多年,那一次次被我逼回去的淚水,在這一刻,在吳巖的擁吻裡,放肆而又猖狂的流了出來。

面對這樣一個傷心的難以自持的我,吳巖也慌了,他吸允着我的嘴脣,慢慢的將我鬆開,眸光裡溢滿了疼惜的亮光。他慌張的用他沒有一絲溫度的手,替我擦拭着臉上越來越多的眼淚,他捧着我的臉手足無措的親吻着我的眼睛,好像那樣做就可以減少我的悲傷,就可以遏制住我氾濫的淚水一樣。

“阿玖,你告訴我,要我怎麼做,你才能不那麼難過?”吳岩心急如焚,無助的懇求着。

我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在他的面前,爲什麼要讓他看到自己如此懦弱的一面。

“我沒事!”我推開他跑到一邊,努力的仰着頭,擦着自己臉上的眼淚。

真沒用!秦玖玖,你真沒用!

“沈奕儒!你個小子快來幫忙啊!”突然喬子傑的一聲叫喊,將我們這兒的氛圍震了個粉碎。

聽聲音喬子傑那邊情況挺緊急的,我看了吳巖一眼,先他一步循着聲音跑了去。

那聲音大概就在樓上一層,我身上沒什麼力氣,雖然先跑的反而讓吳巖搶了先。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後跑到樓上,剛離開樓梯,赫然的看見地板上到處都是毛髮,那種黑黑的、黏黏的,看着就會讓人倒胃口的毛髮。

【021】立刻出來【059】救救他【064】謝謝【020】燒她腳【055】二瞎子【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20】你要去哪兒呀【070】信任【020】燒她腳【120】你要去哪兒呀【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52】傷口【131】前緣【080】有我在,放心【073】交鋒【010】那就當練膽【077】不能提及的人【086】他正在歸來【131】前緣【046】怪事【013】劉婆婆【035】吻【008】你不是鬼吧【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72】目的【086】他正在歸來【100】不會讓你爲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07】密室生死存亡【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06】女鬼【066】替身【038】都死了【019】繡花鞋【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3】報復【038】都死了【024】居心叵測【127】人骨鈴【057】鬼經【104】江邊的約會【019】繡花鞋【030】挑撥【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01】蛇打七寸【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35】吻【069】真相【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31】狹路相逢【131】前緣【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09】贈你一片花海【065】圍堵【019】繡花鞋【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6】死亡【101】蛇打七寸【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4】吸血【017】信的秘密【075】黑洞成謎【047】刺光【047】刺光【042】陳璽【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8】花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7】他們都在【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93】你不是林展哥【119】他來到現實裡【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8】都死了【004】是做夢了嗎【050】爆發【116】來生哪兒等你【057】鬼經【049】無恥【123】奇怪的人【025】女鬼【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30】家裡的我是誰【080】有我在,放心【047】刺光【037】他們都在【077】不能提及的人【069】真相【042】陳璽
【021】立刻出來【059】救救他【064】謝謝【020】燒她腳【055】二瞎子【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20】你要去哪兒呀【070】信任【020】燒她腳【120】你要去哪兒呀【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52】傷口【131】前緣【080】有我在,放心【073】交鋒【010】那就當練膽【077】不能提及的人【086】他正在歸來【131】前緣【046】怪事【013】劉婆婆【035】吻【008】你不是鬼吧【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72】目的【086】他正在歸來【100】不會讓你爲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07】密室生死存亡【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06】女鬼【066】替身【038】都死了【019】繡花鞋【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3】報復【038】都死了【024】居心叵測【127】人骨鈴【057】鬼經【104】江邊的約會【019】繡花鞋【030】挑撥【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01】蛇打七寸【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35】吻【069】真相【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31】狹路相逢【131】前緣【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09】贈你一片花海【065】圍堵【019】繡花鞋【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6】死亡【101】蛇打七寸【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4】吸血【017】信的秘密【075】黑洞成謎【047】刺光【047】刺光【042】陳璽【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8】花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7】他們都在【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93】你不是林展哥【119】他來到現實裡【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8】都死了【004】是做夢了嗎【050】爆發【116】來生哪兒等你【057】鬼經【049】無恥【123】奇怪的人【025】女鬼【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30】家裡的我是誰【080】有我在,放心【047】刺光【037】他們都在【077】不能提及的人【069】真相【042】陳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