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認識的人當中吳巖也算是常笑的,但是他到底是有心事的人,笑起來的時候總是帶着淡淡的憂鬱……

我握着玻璃杯的手顫了顫,很吃驚爲什麼看到杜奕儒的笑容,會讓我聯想到吳巖?還會接連的想起在葉菲菲房間裡發生的那些事情,以至於那一場根本不存在的冰釋前嫌與親密,讓此時的我心跳加速,不由的攢緊了胸口。

“你怎麼了?”杜奕儒脫掉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瞧着整潔修長更顯迷人。

我不由的灌了口水,搖了搖頭,慢慢走到了沙發上,沒客氣,直接坐了下去。

“你準備什麼時候收拾那東西?”未免讓杜奕儒洞悉自己的心事,我試着將話題引到了除鬼上面。

“再等等吧。”

等什麼?杜奕儒剛說完,門外傳來了嘰嘰喳喳的聲音,是剛纔樓下的那些“兇手”來了。

我將玻璃杯擱在茶几上,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杜奕儒像是知道我要幹什麼,伸臂擋住了我:“你犯不着跟他們一般見識,剛纔那一下根本就是他們失手。”

“失手?”我冷笑無語:“我差點死在那東西手下,你一句失手就要把我打發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杜奕儒無奈皺着額頭,平心靜氣好言好語的說:“我跟你講,他們這些半吊子今天晚上追着那些東西,可是累的夠嗆的,也算是受到了懲罰,你真犯不着跟他們動怒。”

“喂!杜奕儒……”我這邊跟杜奕儒還僵持不下,房門卻被人粗魯的推開,一個圓圓臉蛋扎着兩條辮子的短裙女孩,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跟着進來的還有一個戴着小圓帽,穿着盤扣布衫,儼然一副街頭算命樣的老者,他揹着個手,眼高於頂的瞟了我和杜奕儒一眼——這老人家夠傲。

“杜奕儒你在幹嘛呢你,人家宋老闆找我們來是抓鬼的,可不是讓你泡妞的,你怎麼還把人家姑娘帶房裡來了?”那女孩插着腰不分青紅皁白就開始嘰嘰喳喳個不停:“杜奕儒,你剛纔是沒有看見,我差點就把那邪祟一槍崩了,你知道嗎?”

我這才留意到女孩的腰間別着一把槍,看模樣就是那種普通的手槍。看到它的那一秒,我才恍然大悟的明白過來了,怪不得剛纔那團硃砂力量那麼猛烈,敢情她是利用手槍打出來的呀!

“喂,你對我有什麼意見嗎,這麼瞪着我?”我還沒有發話,那年輕女孩倒是氣昂昂的將臉轉向了我,衝我嚷嚷了起來。

碰到這種不分青紅皁的人,我也沒道理要怕擼起袖管倒想跟她理論理論,憑什麼用那爛搶偷襲我?

杜奕儒一看情況不妙,趕緊挪了半步,檔到我的面前:“曲小尤,阿玖是我請來的貴客,你最好對她客氣點。再說了,就你那槍法,我還是奉勸你不要用爲妙,否則遲早惹禍上身。”

阿玖?我告訴過杜奕儒我叫“秦玖玖”嗎?沒有的吧!可是他怎麼會叫我阿玖呢?是我聽錯了,還是他說錯了?

我困惑的側擡着臉望着他,他恍惚的意識到了什麼,不盡自然的勾住曲小尤的肩膀把她往房間外面引,低聲說着什麼我沒聽清楚。

“你也是宋先生請來的?”那位老者拈着嗓子輕蔑的問。

我猜今天晚上不管他們在酒店碰到什麼人,可能都會以爲是那個什麼宋先生請來的,只不過我真不是。

面對這個傲慢的老先生,我不想多做理會,沒有出聲,走到沙發邊端起玻璃杯放在脣邊淺淺抿了一口。

“老周,咱們可是有明確分工的,這十樓以上都歸我,所以你跟曲小尤還是趕緊去把自己的地盤守好吧。”也不知道杜奕儒是用什麼辦法把曲小尤給打發了,纔在房門口吁了一口氣,又對我面前這位傲慢的老者下了逐客令。

也好,我是最見不得這種仗着自己老年有資歷,就目中無人,完全沒有一點前輩風範的人。

“長輩問你問題不回答是很不禮貌的,你知道嗎?”這位周先生居然走到門口了,還氣不過的扭過頭來指責:“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有家教……

“你說什麼呢你?”我簡直無語到家了,杜奕儒助推了老週一把,就把房門“砰”的關上了。

“你認識我?”既然沈奕儒要息事寧人當和事老,我也不好在他的地方太過放肆,只能打碎了牙咽回到了肚子裡。

“認識。”也許是已經隱瞞不下去了,沈奕儒倒是很爽快的承認了。他忽然一改先前的滿臉笑意,沉下臉來說道:“你在古墓裡受了那麼大的攻擊,內傷很重,但是你自己不知道。”

古墓?面前的這個完全陌生的男人,他居然連我在古墓裡發生的事情都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

此時此刻,我心中的疑惑如排山倒海一般奔涌而來,整個人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鎮定,現在直恨不得立刻抓住杜奕儒問個清楚。

儘管如此,我的雙腿卻在這個時候理智的留在了原地,我一忍再忍,牙齒都快要咬碎了,“杜奕儒,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想做什麼?”

面對我狠狠的模樣,杜奕儒黑白分明的眸色裡倏爾染上了一層薄霧,他黯然的聳了聳肩,慢慢的走到了窗戶邊。

我看見玻璃上印着他模糊的模樣,等待着他給我一個回答——突然,真的就是非常突然的那麼一下子,我揹包裡的人骨鈴啷噹大作起來,那聲音絕對是前所未有聞所未聞!

我被人骨鈴的聲音嚇到了,還是杜奕儒率先反應過來,他兩步並做一步的衝過來,揪住了我的手——

“你聽的見人骨鈴的聲音?”在我的印象裡,除了我之外,根本沒有第二個人聽的見人骨鈴發出的警示,想不到現在這個陌生的杜奕儒他居然聽見了。

“一定是曲小尤和老周不小心動了什麼東西,我們先去看看。”杜奕儒急色縈面,而我心中困惑加劇,反扣住他的脈門質問道:“杜奕儒,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就一點也看不出來嗎?”杜奕儒突然失望的衝我低吼了一句。

我愕然忘了做出反應,整個人已經是被杜奕儒帶離了客房,可是電梯用不了。

“曲小尤,你們到底在幹什麼?”杜奕儒一邊帶着我飛奔向樓梯,一邊用對講機質問着。

“不知道啊……救命啊!啊……救命啊……”突然對講機裡的求助聲呼啦啦的斷了。

我與杜奕儒相視一眼,頓時都傻眼愣住了。

“能確認她在什麼位置嗎?”我反應過來急忙問,而杜奕儒已經用對講機呼叫着老周,那邊沒有一點回響。

此時,樓梯上陰風呼呼,照明燈更是一閃一閃隨時可能滅掉,許多地方還發出了呲呲的聲音,恐怖之極!

一股股強烈的危險正肆無忌憚毫無阻攔的,伸向了酒店的每一個角落。身處在這種環境裡,我的身體早已經是感覺到了十分的不適應,我不確定依照自己的身體狀況可以在這裡呆多久,總之無論如何是不能死在這裡。

“一羣半吊子,早勸他們不要亂來,關鍵時候還是掉了鏈子!”杜奕儒惱怒的砸掉了手中的對講機,回身問我:“阿玖,你怎麼樣了?”

“杜奕儒!救命!救命啊……”不等我回答杜奕儒,曲小尤尖利的、驚恐的求助聲,再次傳來,並且迴盪在了大樓之中。

沈奕儒頭疼的按住了額頭,一時也是無措。

我瞧他這個樣子,雖然被曲小尤刺耳的求助生弄的心慌意亂,但是不想給他添亂,搖搖頭道:“我不要緊,先想辦法救人。”

“嗯,千萬跟緊我。”他說完就牽起了我的手,將我護在了身後。這個陌生的男人這溫情的動作,讓我僵了半秒——他是誰?他爲什麼莫名其妙的對我這麼好?

其實看着沈奕儒小心翼翼的背影,我幾次都想問出口,但是話到了嘴邊又覺得不合時宜,於是又咽了回去。

我跟着杜奕儒循着聲音,開始逐層搜尋着老周和曲小尤的身影,冥冥之中感覺這棟樓變了,變的一點也不像我剛進來時看見的那個樣子。它的牆壁很破,許多地方的牆皮都已經斑駁脫落了,地板上到處都是垃圾,還散發着一股令人難受的腐臭味。

“我們這是到哪兒了?”我難受的單手捂住了自己的胃,有預感,如果再走下去,肯定會吐出來。

“我也不知道,看來是我低估了那邪祟的本事,我們都掉坑裡了。”沈奕儒一邊說着,一邊掃視着周圍的環境,他看我臉色發青,好心的問道:“阿玖,你要不要喝點水休息會?”

我是很想喝水,可是出來的匆忙,又根本沒想過會遇到這種事,所以根本沒有帶水。

看到我的反應,沈奕儒說道:“來,我去給你找。”

“等等!”我拿開沈奕儒用力抓住的手,有氣無力的問道:“能告訴我你是誰嗎?”

【004】是做夢了嗎【120】你要去哪兒呀【021】立刻出來【027】你揹我【006】女鬼【127】人骨鈴【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1】荒村【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93】你不是林展哥【068】荷燈【061】落水【061】落水【004】是做夢了嗎【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8】我們曾經見過【060】謝謝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0】挑撥【001】荒村【039】三日約定【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06】女鬼【042】陳璽【026】砸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4】黑氣【067】腐屍【104】江邊的約會【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67】腐屍【052】傷口【052】傷口【077】不能提及的人【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66】替身【054】夢見過【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0】舊夢【070】信任【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62】救秦峰【002】盛經綸【050】爆發【045】吳巖【010】那就當練膽【086】他正在歸來【055】二瞎子【104】江邊的約會【117】荒村之行【020】燒她腳【006】女鬼【013】劉婆婆【094】纏上一輩子【059】救救他【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17】信的秘密【060】謝謝你【007】救他們【060】謝謝你【080】有我在,放心【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1】老廟【093】你不是林展哥【101】蛇打七寸【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30】家裡的我是誰【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28】他看不見我【067】腐屍【093】你不是林展哥【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7】忘了我,阿玖【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33】又要我背啊【030】挑撥【127】人骨鈴【075】黑洞成謎【031】狹路相逢【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04】江邊的約會【127】人骨鈴【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06】居心叵測宋先生【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01】荒村【032】不要散【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06】居心叵測宋先生
【004】是做夢了嗎【120】你要去哪兒呀【021】立刻出來【027】你揹我【006】女鬼【127】人骨鈴【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1】荒村【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93】你不是林展哥【068】荷燈【061】落水【061】落水【004】是做夢了嗎【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8】我們曾經見過【060】謝謝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0】挑撥【001】荒村【039】三日約定【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06】女鬼【042】陳璽【026】砸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4】黑氣【067】腐屍【104】江邊的約會【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67】腐屍【052】傷口【052】傷口【077】不能提及的人【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66】替身【054】夢見過【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0】舊夢【070】信任【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62】救秦峰【002】盛經綸【050】爆發【045】吳巖【010】那就當練膽【086】他正在歸來【055】二瞎子【104】江邊的約會【117】荒村之行【020】燒她腳【006】女鬼【013】劉婆婆【094】纏上一輩子【059】救救他【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17】信的秘密【060】謝謝你【007】救他們【060】謝謝你【080】有我在,放心【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1】老廟【093】你不是林展哥【101】蛇打七寸【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30】家裡的我是誰【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28】他看不見我【067】腐屍【093】你不是林展哥【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7】忘了我,阿玖【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33】又要我背啊【030】挑撥【127】人骨鈴【075】黑洞成謎【031】狹路相逢【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04】江邊的約會【127】人骨鈴【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06】居心叵測宋先生【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01】荒村【032】不要散【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06】居心叵測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