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

“你真的想要我幫你嗎?”我停下了要繼續去開門離開的動作,站直身體,望着葉菲菲血淋淋的臉認真的問:“你真的想念你的哥哥,你的爸爸嗎?”

葉菲菲點頭如搗蒜:“當然啦,我從來沒有跟他們分開這麼久過,以前我以爲我恨爸爸的。可是經歷了這次事情之後,我發現我一點也不恨他,反而很想念他。”

“葉菲菲,你跟我的交易其實已經達成了,我已經答應了會盡力幫助你。但是我需要你站在我這一邊,你懂嗎?”她目光癡癡,未必懂。我頭疼的厲害,乾脆從她身邊擠過去,坐回到了牀上,雙手託着腮思緒混亂不清。

“我知道。”葉菲菲搬着小椅子坐到我對面,她可能真的不知道我不喜歡她那張沒有面皮的臉,驚悚不說看的人很難受。“其實你要我幫你盯着盛經綸是不是?”

盯着?這個葉菲菲也不笨,但我要的不是“盯”。

葉菲菲她雖然依靠着自身的怨氣,瞧着比尋常的鬼魂要強大很大,但是看得出來她是沒有什麼真材實料的,讓她盯着盛經綸無異於是打草驚蛇,我不會那麼做。

但是,我真的不喜歡盛經綸在我住的地方,來去自如還不讓我知道,那樣太被動了。

“我這裡有一個五角星,如果盛經綸再來我的房間,你就將它放到他的身上,但是不要讓他發現,你做得到嗎?”葉菲菲接過五角星,拿在手中掂量掂量,她弱弱的問道:“這個黑不溜秋的東西有什麼用啊?”

“於你沒有什麼大作用,但是你如果真想跟我友好合作,就幫我做成這件事情,怎麼樣?”我不確定葉菲菲能不能做的好,但總歸是要試試才知道的,要是她做成了,那就是幫我一個大忙,面對盛經綸我也不必那麼的被動。

“不會是什麼傷人的暗器吧,”葉菲菲還是很擔心。

我抿抿嘴,搖頭道:“不會傷害到他的,放心吧。”

“嗯,那我試試。你現在是出去,還是睡覺呢?我發現只要你睡覺,他就會來的。”

“只要我睡覺他就會來?”爲什麼偏偏是睡覺呢?

不過葉菲菲這話也提醒了我,自從離開蕓薹村之後,我發現我自己變的特別能睡起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對呀,已經好幾次了。”葉菲菲把玩着五角星,直點頭。

這個盛經綸到底想要幹什麼啊?我坐在牀上仔細的想着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實在有種越理越亂的感覺。

“我睡不着,先出去走走,你請便吧。”我離開出租房,下來二樓時正好看見房東的屋門開着,便走了過去。

“有事?”正在算賬的房東聽見動靜擡起頭看向門口,瞧見是我,他友善的笑了下。

我點點頭,其實就想問問關於我住的那間房的事情。

房東見狀,連忙站起來將身邊的椅子搬了過來:“坐下來說,是不是房間有什麼不妥?”

他知道?這是我的第一反應。可是警惕的盯着房東的眼睛看了半秒,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我問道:“房間的鑰匙除了我有,還有別人有嗎?”

“我這兒有備用鑰匙。”房東對面的牆壁上的確掛着好幾排鑰匙,我房間的應該也在上面。

“那就是隻有兩把?”如果盛經綸不是有鑰匙,他是怎麼不動聲色屢屢潛入我房間裡的?他總不會是鬼吧?想到這兒,我突然後背一涼,猶記得方羽遇見的盛經綸好像就是個鬼,可現實裡的盛經綸他也是鬼嗎?

“是的,只有兩把。”

“哦,沒事了,謝謝你。”我站起身準備離開,那個房東也跟着站了起來,他支支吾吾的望着我。

“怎麼了?你有什麼話直說就是。”我皺了皺眉,不明白他想說什麼。

“你住的那間房,就沒有別的異常嗎?”房東的話讓我滯住了行動的雙腳,我不理解他所謂的異常是什麼,看着他慢慢的說道:“有。”

房東的臉突然一下子變的煞白,好像見鬼似的,我被他這樣子嚇了一大跳。他吞吞吐吐道:“換……我給你換間房。”

“那房間以前出過什麼事?”房東的反應讓我更加堅信自己的猜測。

事分輕重,我想知道真實原因,但是房東卻躲躲閃閃,只說:“你別問了,我幫你換間房就是了。”

他雙手顫抖的在牆上找着鑰匙,一面自言自語的嘀咕着什麼:“就知道行不通,行不通的……還偏要試,這有什麼好試的?”

“你在嘀咕什麼呀?”我不耐煩的往前走了一步,那房東立馬打起了哈哈,他的言行舉止忽然讓我想到來租房子的那天發生的事情。

那天我和假小子在醫院門口分手之後,我是準備到汽車站買車票回家的,可是去的時候最後一班車已經走了。再者我身上的傷勢還沒有痊癒,我不想回家讓阿婆擔心,所以就想在附近找一間便宜點的房間休息兩天。

我當時信步的四處找着房子,才走到巷子口就看見這個房東踮着腳四處張望着,好像是在等人一樣。他見到我,立馬走了上來,問我是不是租房子的。

我說是啊,他格外親和的笑笑跟我介紹說他家有空房,問我要不要住?我問了價錢,看了房子,覺得還可以就直接付了五天的錢把房子租了下來。

當時沒有覺得有什麼,因爲附近的臨時出租屋挺多的,老闆自己拉生意也很正常,可是現在想起來,怎麼感覺他當時就是專程在等我的呢?

“你早就知道我會來,對不對?”這是一件早有預謀的事情?面對我突然變冷的模樣,房東心虛的低下了頭。“是誰讓你在哪兒等我的?”

房東不出聲,繼續在牆上找着鑰匙,我看着他的樣子覺得特別的生氣。我不過是累了找間房子住而已,爲什麼這裡也會存在着貓膩呢?

“那間房我住的很好,我不換房間,你不用費心的找鑰匙了。”知道在他那裡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說完留下無所適從的房東,我就走了。

我剛剛離開出租屋沒多大會,突然感覺褲兜裡有東西在震動,等我掏出來一看居然是手機!

白天我去找打包的飯店,到處找這個手機希望它可以證明,我昨天晚上去的不是不存在的區域,可是死活找不到,現在它怎麼又出現在我的褲兜裡呢?

我拿着震動的手機,手心裡攢出了津津冷汗,太詭異了。顫抖着手接通了電話,裡面傳來的是一個禮貌的女人的聲音,我聽出來是那個服務員的聲音。

“那位帥哥過來了,你現在要過來嗎?”電話那頭的聲音熙熙攘攘,我幾乎是沒有猶豫:“過來!”

如果那個人真的盛經綸那麼正好,我倒是很想知道,他趁我睡着了跑我房間裡幹什麼?又爲什麼指使葉菲菲找我幫忙?

我想到馬上就要見到那個人,想到很多問題就要迎刃而解,我心裡充滿了激動,雙腳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我本來還忐忑自己能不能找到那個地方,畢竟白天的經歷是那麼的真實,然而我的困擾是多餘的,因爲我按照自己的記憶走,很快的就找到了那片熱熱鬧鬧的吃食街。

這裡家家戶戶的生意依舊火爆,吃吃喝喝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好不容易找到那個服務員,她卻聳聳肩說:“你來晚了,他已經走了。”

“走了?”我看了眼那個側門:“是往那個方向去的嗎,走了多久?”

“你剛掛了電話,他就走了。”服務員指了指側門:“是從那兒走的,可是我跟上去眨眼功夫就不見他了。”

“謝謝你啊,我先去看看。”道過謝,我擠過擁擠的區域,來到了那條黑漆漆的巷子裡。

到了這裡,吃食街那邊的喧鬧完完全全聽不見了,這個倒是挺奇怪的。我試着往巷子裡走了幾步,明明兩邊都有房屋的,可是家家戶戶都是黑燈瞎火死氣沉沉的。

畢竟是陌生的地方,加上白天還遇上了那麼詭異的事情,所以走了幾步我打了退堂鼓,沒有繼續深入。

我回到飯館,找到那個服務員,問道:“你現在忙嗎?我有些話想單獨跟你說。”

“額,”服務員掃了一眼熱鬧的飯店,我以爲她會拒絕的,畢竟她的忙碌我看得見。誰知她用圍裙擦了把手,笑道:“你等我會。”說着拉了個人跟她說了些什麼,就很快的就出來了。

“謝謝。”我在對面商店裡買了兩瓶飲料,給了她一瓶。

她看我隨意的坐在石階上面,於是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我叫丁梅,你呢?”

“秦玖玖。”

“挺好聽的名字,情意長長久久?”我聽的一愕,這個我用了二十幾年的名字,我還從來沒有想到它居然可以這樣理解,真的挺有意思的。

“我白天來找你,但是沒有找到。”我隨意的喝了口飲料。

“那當然啦,我們是分班次的,我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你來找我當然找不到啦。”丁梅沒有理解我真正的意思,不過也是我沒有說清楚。

我在心裡組織了一下語言,再次說道:“不是因爲你沒有上班,而是我完全找不到這個地方。”

“what?”丁梅顯然不相信我說的,她喝了口飲料似是而非的望着我:“你說你白天來找不到這個地方,怎麼可能呢?”

她覺得可笑,可我說的是真的:“白天來時,這個地方完全是另外一番面貌。”

丁梅直搖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要說沒有見到我,我還好接受一點。你要說這一整個地方你都沒有看見,那也未免太詭異了吧,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呢?”

我跟丁梅一樣,同樣的難以接受,同樣的難以置信,可是它確確實實是我白天的親身經歷呀。

開口說這件事之前我本來以爲丁梅會知道些什麼,現在看來她跟我一樣,也是被矇在鼓裡一無所知。

“那行吧,可能是我自己搞錯了。”我說着從石階上面站了起來,“丁梅,謝謝你對我的幫助啊。”

“那後面那個帥哥再來,我還要給你打電話嗎?”

我想過,除非我在這裡守株待兔,不然的話我見不到那個我自認爲認識的男人。更何況如果他真的是盛經綸,只要他不願意露面見我,那麼我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徒勞無功,未必就能真的見到他。

所以我搖了搖頭:“不重要了,順其自然吧,如果有緣分我總會撞見他的。這樣麻煩你電話通知,等我趕過來也是來不及的。”

“下次我可以幫你拖延下時間……”見我不說話,丁梅尷尬的笑笑:“要不這樣吧,如果他再來我們店吃東西,我把你的手機號碼給他,你看行嗎?”

“這樣啊……”我猶豫了幾秒,明知道這個辦法不會有用,還是點了點頭。

我在飯館打包了盒飯回到出租屋,發現自己的東西全部都被放在了門口,而房門上加了一把古怪的大鎖。

“爲什麼鎖門呀?”我背上自己的東西,來到房東屋裡理論,真沒想到他居然會這樣做。

房東長吁短嘆,一副爲了我好的樣子:“住不得!要真是鬧出了人命,我可賠不起呀姑娘。”

“我不要你賠,麻煩你把門上那把鎖拿掉。”

房東根本不依我:“那可不成,那間房我寧願空着也不出租,你要是住的話我可以現在另外給你開一間房,你要是執意要住那間,那我只能送你出去了。”

“我交了租金的,你不能這樣做。”我剛說完,房東就從抽地裡拿了幾張票子丟在麻將桌上面:“這是你之前交的五天的房租,你全部拿去,房子我是不會再讓你住的。”

住這種房子不存在簽訂什麼合約,也沒有身份登記,所以房東現在反悔,我也找不到維權的地方。難道我就這樣離開嗎?

“你那房子到底是有什麼問題,爲什麼突然的不給我住呢?”我儘可能的好言好語的跟房東,但願能知道些有用的線索。

房東愁眉苦臉的搖頭:“那間房很古怪呀,本來是住不得人,要不是那個人予以重金,還信誓旦旦的說讓你住沒有問題,我根本不會打開那間房的門。”

那個人?房東到底還是說漏嘴了。可按個人是誰?是盛經綸嗎?

現在我能夠想到的也只有他了,我真是不明白他躲在背後做這些事情到底是爲了什麼?

“給您添麻煩了。”我沒有跟房東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房東反而有些過意不去的追上來說:“外面下這麼大的雨,你這是要去哪裡呀?我這兒還有別的空房,我再給你收拾一間就是……”

“不用了,謝謝。”我把樓下的防盜門打開,將手中的鑰匙扔給了房東,就帶上門出去了。

剛纔回來的時候明明天氣很好的,現在卻是暴雨傾盆,這個季節的天還真是善變。

站在孤孤寂寂的屋檐下,望着暴雨裡艱難行駛的車輛和努力照明的路燈,我心裡說不出的酸楚。看了一眼手中已經逐漸變冷的盒飯,我將揹包放在乾淨的地方,席地坐下端着盒飯慢慢吃了起來。

“喂,今晚你就打算這樣過嗎?”葉菲菲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的,那樣子一點也不像是個鬼魂,倒像是跟我一樣無家可歸般的坐到了我身側。

“雨,總會停的,不一定要等一個晚上。”我繼續嚼着冰涼的飯菜,其實不餓完全可以不用吃,但就是想找點事情做,好平息平息內心狂躁的沒頭沒尾的思緒。

“你別坐這兒了,看着跟乞丐似的很可憐,你知道嗎?”葉菲菲一派天真的道出事實,反而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以看的出來葉菲菲應該是出生富貴家庭的女孩,也可以想象的到她那被人剝掉的麪皮是多麼的嬌俏。所以,她不理解我生活的模樣也很正常。

“你打的去麗晶酒店吧,去我房間住。”這是個好主意,但現在我真的哪兒也不想去。

“麗晶酒店我會去,但不是現在,現在先讓我安安靜靜的吃個飯好嗎?”葉菲菲看我興趣不佳,也沒有多說什麼,這點挺好的。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一樣,心煩意亂,失落寡歡的時候,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耳邊嘰嘰喳喳個不停。

【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20】燒她腳【052】傷口【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7】荒村之行【027】你揹我【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38】都死了【068】荷燈【058】花朵【057】鬼經【119】他來到現實裡【124】我是人是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25】女鬼【130】家裡的我是誰【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4】瓷娃娃【087】忘了我,阿玖【077】不能提及的人【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9】救救他【069】真相【101】蛇打七寸【014】瓷娃娃【063】發作【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7】他們都在【003】約定【077】不能提及的人【127】人骨鈴【055】二瞎子【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8】花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2】陳璽【087】忘了我,阿玖【128】我們曾經見過【071】老廟【045】吳巖【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6】死亡【037】他們都在【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02】盛經綸【047】刺光【052】傷口【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38】都死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24】居心叵測【056】磨難【024】居心叵測【017】信的秘密【033】又要我背啊【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03】約定【061】落水【044】黑氣【109】贈你一片花海【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6】替身【094】纏上一輩子【020】燒她腳【033】又要我背啊【071】老廟【106】居心叵測宋先生【104】江邊的約會【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22】他就是盛經綸【004】是做夢了嗎【069】真相【104】江邊的約會【027】你揹我【087】忘了我,阿玖【009】施咒找人償命【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2】不要散【070】信任【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47】刺光【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0】你要去哪兒呀【009】施咒找人償命【055】二瞎子【124】我是人是鬼【017】信的秘密【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16】來生哪兒等你【065】圍堵【058】花朵【036】死亡【075】黑洞成謎
【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20】燒她腳【052】傷口【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7】荒村之行【027】你揹我【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38】都死了【068】荷燈【058】花朵【057】鬼經【119】他來到現實裡【124】我是人是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25】女鬼【130】家裡的我是誰【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4】瓷娃娃【087】忘了我,阿玖【077】不能提及的人【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9】救救他【069】真相【101】蛇打七寸【014】瓷娃娃【063】發作【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7】他們都在【003】約定【077】不能提及的人【127】人骨鈴【055】二瞎子【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8】花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2】陳璽【087】忘了我,阿玖【128】我們曾經見過【071】老廟【045】吳巖【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6】死亡【037】他們都在【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02】盛經綸【047】刺光【052】傷口【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38】都死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24】居心叵測【056】磨難【024】居心叵測【017】信的秘密【033】又要我背啊【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03】約定【061】落水【044】黑氣【109】贈你一片花海【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6】替身【094】纏上一輩子【020】燒她腳【033】又要我背啊【071】老廟【106】居心叵測宋先生【104】江邊的約會【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22】他就是盛經綸【004】是做夢了嗎【069】真相【104】江邊的約會【027】你揹我【087】忘了我,阿玖【009】施咒找人償命【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2】不要散【070】信任【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47】刺光【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0】你要去哪兒呀【009】施咒找人償命【055】二瞎子【124】我是人是鬼【017】信的秘密【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16】來生哪兒等你【065】圍堵【058】花朵【036】死亡【075】黑洞成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