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不能提及的人

我認識林展的時候只有七歲,在我的印象裡林展是一個漂浮不定四海爲家的人。

有時候,他會風塵僕僕的,從很遠的地方給我帶回來一些好玩的東西,跟我講一些在外面的好玩的事情。他比我大了許多歲,聽阿婆的口氣,他也是阿婆收養的孤兒。

說來有些湊巧,阿婆收養的孩子似乎都成了四海爲家的人,林展是,我也是。

算算,我已經好幾年沒有見過林展了。十五歲那年他與阿婆頂嘴,被阿婆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之後,他連夜離開就再也沒有回過家。

我永遠記得那天晚上下很大很大的雪,他隔着窗戶對我說:“玖兒,我走了啊,你在家裡好好照顧自己,好好聽話。等下次見面的時候,你可不許再病病殃殃的,知道嗎?”

шшш .ttкan .℃o

我忍着被阿婆抽打的傷口發出的痛感,掙扎着從牀上爬起來,連鞋也沒來得及穿就衝出房門,追着他離開的背影,衝他喊道:“林展哥,林展哥……”

他站在鵝毛大雪裡,沒有回頭,我追上他哭着對他說:“林展哥,你帶我一起走,我們一起出去我可以掙錢養活自己的……”

那個時候我最想的就是離開那個小村莊,離開阿婆的打罵,哪怕是去外面乞討我也甘心,而林展就是我的全部希望。

“瞎說,你要走了,誰來照顧阿婆?”林展依舊是背對着我,紛紛大雪落在他黑色濃密的頭髮上,落在他黑色的外套上。

我咬着嘴脣,踩着他走過的腳印走到他的身邊,想要伸手拉住他再求求他,他卻說:“玖兒,不要恨阿婆知道嗎?她今天打你只是因爲她心裡太苦,等過段時間她心裡好受了些,就好啦,知道嗎?”

其實林展說的話我並不懂,因爲就在那天阿婆用鞭子抽打我,打的我在雪地裡亂滾,身上的棉衣都抽破了。我哭着求她不要打了,林展也求情,可她就不停手,就好像是要打死我一樣。

現在林展對我這樣說,我毫不猶豫的點頭:“林展哥,我聽你的,一定會好好服侍阿婆的。”

“就知道玖兒乖巧。”林展摸摸我落了許多雪花的頭,忽然看我沒有穿鞋就跑出來了,他有些惱的將我從雪地裡提了起來:“你這小丫頭怎麼這麼慌張呢,鞋子也不穿一雙,看把你凍癱了怎麼辦?”

林展將我抱回家裡塞進了被窩裡,從他的行李包裡拿了個用青布包住的東西給我,“這個送給你,它可以保護你。”那個東西就是人骨鈴。

我愛不釋手的緊緊將人骨鈴抱在懷裡,多麼希望林展可以改變主意帶我離開這裡,可是他哄着我睡着了就走了,是什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我醒過來到處找他,外面白雪茫茫,就連一個腳印也看不見了。

那晚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林展,雖然他不曾回來,可是他經常從不知名的遠方給我和阿婆寄來東西,我知道他安然無恙,總是忍不住想要去找他。

阿婆一直認爲林展是跟她賭氣,所以纔不回來這個家的,自從林展離開之後她再也沒有在我的面前提過林展,甚至不允許我提。如果她發現我背地裡打聽林展的事情,她就會打罵我。漸漸的我也不提了,只是自己離開家在外面遊走時,會悄悄的調查林展的下落。

我總是渴望着有一天,能夠忽然在某一個轉角不經意的遇到林展,卻總是一次次的失望。上次花朵的事情我以爲就要見到他,可是沒想到事情發生了那樣的轉折。

不過我始終記得在墓室裡抱住我的人,但是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林展。

我站在房門口經受着冷風的吹拂,腦子裡不止一次的想起已經逐漸模糊的林展的樣子,如果真的是他,他爲什麼不肯出來見見我呢?

“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忽然一陣寒意襲上我的後背,我感知到有東西在我的身後,可是爲什麼人骨鈴沒有響呢?

“幫你什麼?”我沒有回頭,穩住自己內心的恐慌,及盡平靜的問。

“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就好像是復讀一般,還是那個聲音,還是那個語氣。

我忍受不住煎熬,慢慢的轉過身來,赫然的看見自己的面前站着一個穿着白色棉麻裙,披頭散髮,但是沒有面皮的女人。

她淒厲的站在離我只有幾公分的位置,怔怔然的盯着我,那一雙黑色的眼睛裡濃烈的怨氣,比她那張血淋淋的臉還要醒目。

我被她的樣子嚇的往後跌了半步,強嚥了口氣心平氣和的說:“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不能夠幫你做什麼,如果你真的有什麼冤屈可以去找那些可以幫助到你的人。”

我本來以爲她會繼續重複剛纔的話,沒想到她忽然悽然的搖了搖頭:“來不及了,最近風頭好緊啊,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你能夠看見我,你能行行好幫幫我嗎?”

我並不是陰陽師,不能超度解救亡魂,我怎麼幫助她?

“我怎麼幫你?我陰氣很重,向來都是自身難保,根本沒有能力幫你。”

“不!你可以的!”女鬼用力的打斷了我,她忽然抽泣起來:“我是被人害死的,看見我的臉了嗎?就是因爲這張臉,所以我死的不明不白。這幾天我一直坐在那兒看着你睡覺,看着你被噩夢折磨,看着你在夢中哭泣,看見你心底的傷處與嘆息……我知道你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善良女孩,也知道你有一番不同尋常的人生經歷,所以求求你幫幫我,幫幫我好不好?我好想我的家人啊,想念哥哥,想念爸爸,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這個無臉女鬼她既然能夠看到我的種種處境,又能夠跟我交談,而我看見她的魂體也是完整的,那麼她應該是有能力回家的,怎麼會對我說出這麼沮喪的話呢?難道僅僅是爲了博得我的同情嗎?

“你撒謊——”

“我沒有撒謊!”女鬼抓狂的打斷了我,“我真的沒有撒謊,我一個星期前跟男朋友一起來蕓薹村旅遊,想要一睹他們不同尋常的油菜花圃,卻被人害死在了這裡,就連我的臉也不見了。我找不到韓東,不能回家求助,也找不到毒害我的人……我今天好不容易見到你,你也是我見到的第一活人,求求你幫幫我,幫幫我好不好?”

那女鬼激動的抓着膝蓋,蹲到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她的淚水從血淋淋的臉龐上滾落下來,滴滴都成了血淚。

看着她這幅柔弱無助的模樣,我糾結的不得了,不知道到底是力所能及的幫幫她,還是斬釘截鐵的回絕她?

“你需要我做什麼?”我到底不是個心硬如鐵的人,退了退,冷冷的問。

“那個人說只要找到殺害我的人,將我的臉皮拿回來,我就可以回家見我的哥哥爸爸、見到韓東,還可以輪迴投胎……”

“那個人是誰?”按照這個女鬼說的,應該是化解了她身上的怨氣,她的魂體就可以得到解脫。只是她之前既然遇到過高人,剛纔又爲什麼騙我說我是她遇到的第一個活人,而她又爲什麼不去求助那個給她指點迷津的人呢?

女鬼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她直搖頭,臉上的血水隨着她的搖晃都飛到了我身上。

我皺了皺眉,不快的讓到了一邊,心想你既然都不想跟我說實話,又爲什麼要低聲下氣的來懇請我,既然決心求我幫忙了,難道不該對我說實話嗎?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我慢慢的退到了自己放着揹包的地方,裡面好像還有幾張張大師的符,那符對待羣鬼是起不到什麼作用,但是對付這一個女鬼還是綽綽有餘,她要是非纏着我,萬不得已我也只能用這種辦法送她出去了。

“你不能這麼對我!”女鬼盯着我的揹包,“你以爲我求你只是讓你單純的幫助我嗎,你幫助我也等同是在幫助你自己,你知道嗎?”

“這話,也是那個高人告訴你的?”這句話原本只是我情急之下的探視,沒有想到女鬼的反應告訴我,竟然被我蒙對了。

面對女鬼低頭的沉默,我冷笑了一聲:“你既然找上我,想必對我的事情有些瞭解,我這些年行走在外面,奇葩的鬼怪也遇到過一些,所以自然有自己的一招辦法。我不想動手,你自己走吧。”

“我做人的時候也不是什麼善茬,做鬼了倒是一直本本分分不敢惹是生非,你要是這樣逼我,我也只能去害人了。”我萬萬沒有想到女鬼博同情的戲碼沒有生效,竟然開始威脅我。

“他叫盛經綸,他說你可以幫助我。”面對我的漠然不動,女鬼也沒有辦法,只能坦白。

只是她的坦白着實是驚訝道了我,我萬萬沒有想到她說的人居然是“盛經綸”,那個屢屢出現在我的夢裡,逼着方羽訂下三日約定的男人,他竟然離我那樣那樣的近,還知道有我的存在。

“看吧,我說不告訴你的,一告訴你吧,你竟然是這個反應。”女鬼無奈的坐到方桌邊,幸災樂禍的看着我。

我咀嚼着盛經綸的名字怎麼也緩過神來。

“我叫葉菲菲,你叫什麼名字啊?”女鬼坐在椅子上氣勢昂昂,完全沒有了剛纔的柔弱。

“盛經綸現在在哪裡?”如果我能夠看見盛經綸,是不是就能夠解開夢境的事情?幾番周折下來,那個夢讓我肯定又讓我否定,現在就連重頭人物盛經綸就出來了,再否定就不合適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看了一眼葉菲菲,想確定她有沒有說謊,實在是難以直視她那張血淋淋的臉,只好退縮的將目光收了回來。

“告訴我盛經綸在什麼地方,我可以考慮幫助你。”我說明自己的立場,如果葉菲菲連這點也不答應我,那我真是沒有必要跟她繼續廢話下去。

“他說只要你幫助我,自然就可以見到他的。”

“什麼?”這個盛經綸到底是什麼人,他爲什麼一步步算計的那麼好,把我的心思吃的死死的?

葉菲菲點點頭:“是真的,盛經綸就是這麼跟我說的。其實昨天晚上他來過的,那些話都是他在這間房裡對我說的,難道你真的就一點點也不知道嗎?”

“你說什麼?”我快要站不住了,葉菲菲竟然跟我說盛經綸昨天晚上來過這個房間裡,而我還真是一點也沒有發現。

不不不,葉菲菲她是故意的在故弄玄虛嚇唬我的吧,怎麼可能有人來過我房間裡,我會一點點也不知道呢?儘管我再累,也不可能會糊塗到這種地步呀。

“我沒有撒謊。”葉菲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因爲你可以幫助我,所以我根本沒有必要對你撒謊的。”

她的話說的十分的誠懇,我聽不出又說話的嫌疑,可是如果葉菲菲說的是真的,那麼盛經綸就是真的來過這間屋子……想想我都毛骨悚然!一個活生生的人進來這間房,還逗留過,而我完全沒有發現。幸好他不是來要我性命的,不然我早就死了吧?

這個盛經綸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爲什麼神神秘秘的跟上我?想到今晚在飯館看見的那個熟悉的背影,我不自覺得掏出了手機,葉菲菲以爲我要掏符,緊張的退到陽臺上:“你……我都坦白了,你還想幹什麼?”

我茫然的盯着手機已經是快四點了,忽然手機在我手裡響了起來——這個手機號碼我只給過那個服務員,現在有陌生的號碼打過來,只可能是她了,難道這個點她們飯館還沒有打烊,而那個男人又回來吃東西了嗎?

“喂!”我難掩激動的接通了電話,裡面卻傳來了一個醉醺醺的男人的聲音:“美女,在哪兒呢?我來找你好不好,好想你呀……”

居然是那個殺馬特!也不知道是失望而生氣,還是殺馬特的話惹怒了我,我心底的火氣蹭蹭的冒了起來,嚇的葉菲菲蜷縮在廁所門口,哆哆嗦嗦的說:“你……你幹什麼啊,眼睛都紅了……”

殺馬特還在電話那頭說一些爛七八糟的話,我咬着牙齒沒有讓自己爆發出來,直接掛了電話丟到了牀上。

我大灌了幾口水,才讓自己冷靜下來,見葉菲菲不敢近身,我直接說道:“盛經綸他還跟你說過什麼?”

“沒啦,他就告訴我讓我找你幫忙。”葉菲菲稍微站直了點,“喂,你現在到底是答應不答應啊?”

答應或者不答應,這個決定權看似是在我的手中,可是真的在我的手裡嗎?

盛經綸啊盛經綸,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突然在這個時候冒出來,不知道這件事情跟吳巖吳騙子有沒有關係,因爲我記得吳巖跟我說過,害他的人就是盛經綸。

現在忽然的想起吳巖,不免又讓我想起了在蕓薹村發生的那些事情,那些記憶滾滾而來瞬間就霸佔了我的思緒。

那天在醫院花朵說是我破除了鎖定吳巖的封印,當時太過憤怒沒有深究,現在想來那個封印吳巖的人又是誰呢?

想到這些複雜的事情,我的腦子有些打結,葉菲菲還在催促我要一個答案,我抓着頭髮,用力的說道:“答應你!”

“呵呵,你總算是答應了。”葉菲菲吁了一口氣,她忽然拿了一張卡丟給我說:“這是我在麗晶酒店的房卡,房間號是424我的很多東西還在那間房裡,你幫我收起來。之後可以去一家32號的酒吧找一個叫做瘋子的男人,我死之前就是在他的酒吧裡跟他一起喝酒,只要你知道最後是誰把我帶走的,那個人肯定就是殺害我的兇手。”

“你這案子事發了嗎?”我將房卡拿在手中看了看。

按照葉菲菲這樣說,她這是兇殺案,兇殺不止是殺人還剝人臉皮,這就是變態了。按照犯罪心理學的邏輯來說,一般這種變態作案根本不會只做一起,我估計被變態害死的肯定不止葉菲菲一個。

葉菲菲搖了搖頭:“沒有聽到消息。”

“行吧,今天先這樣了,你要走就走吧,我也要睡了。”想起這些天昏天暗地的睡覺,被葉菲菲盯了幾天也不知道,盛經綸來過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真是越混越退化了。

“你睡吧,記得答應我的事情。”葉菲菲說完就無影無蹤不見了。

我扯過滿是黴味的被子往頭上蒙,受不大了那氣味就推到了一邊。

睜着兩眼看着天花板是怎麼睡着的我都不知道,迷迷糊糊中看見漫天白雪,棉花似的雪花紛紛揚揚的往我身上掉。前面有個熟悉的身影在雪地裡踽踽獨行,我追着他使勁的喊:“林展哥,林展哥……”喊了一路,追不上他,他也不曾回過頭來,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我不肯放棄,繼續用力的奔跑,終於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欣喜若狂的追上去,使勁的扯住了他的胳膊:“林展哥,我總算是見到你了,你好嗎?”

因爲一路狂奔,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玖兒……”林展慢慢的轉過頭來,我欣喜激動的充滿了期待,卻忽然看到一張血淋淋的、仿若被剝掉了臉皮的臉,他衝我咧嘴一笑!

【033】又要我背啊【003】約定【077】不能提及的人【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4】黑氣【119】他來到現實裡【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7】刺光【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30】家裡的我是誰【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8】他看不見我【052】傷口【117】荒村之行【016】一封信【034】吸血【053】報復【056】磨難【073】交鋒【039】三日約定【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22】他就是盛經綸【046】怪事【121】結陰婚【003】約定【070】信任【030】挑撥【075】黑洞成謎【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3】奇怪的人【073】交鋒【052】傷口【024】居心叵測【052】傷口【038】都死了【062】救秦峰【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1】墳墓【007】救他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5】吻【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17】荒村之行【038】都死了【055】二瞎子【053】報復【024】居心叵測【033】又要我背啊【126】全部都是死人【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16】來生哪兒等你【128】我們曾經見過【007】救他們【101】蛇打七寸【101】蛇打七寸【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1】老廟【109】贈你一片花海【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08】你不是鬼吧【021】立刻出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27】你揹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66】替身【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06】女鬼【026】砸碎【022】他就是盛經綸【087】忘了我,阿玖【127】人骨鈴【041】怪胎【057】鬼經【065】圍堵【054】夢見過【036】死亡【056】磨難【029】不要再纏着我【100】不會讓你爲難【026】砸碎【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21】結陰婚【061】落水【027】你揹我【055】二瞎子【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7】鬼經【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12】只要你嫁給我【124】我是人是鬼【042】陳璽【027】你揹我【012】動不得【036】死亡
【033】又要我背啊【003】約定【077】不能提及的人【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44】黑氣【119】他來到現實裡【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7】刺光【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30】家裡的我是誰【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8】他看不見我【052】傷口【117】荒村之行【016】一封信【034】吸血【053】報復【056】磨難【073】交鋒【039】三日約定【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22】他就是盛經綸【046】怪事【121】結陰婚【003】約定【070】信任【030】挑撥【075】黑洞成謎【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3】奇怪的人【073】交鋒【052】傷口【024】居心叵測【052】傷口【038】都死了【062】救秦峰【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51】墳墓【007】救他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5】吻【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17】荒村之行【038】都死了【055】二瞎子【053】報復【024】居心叵測【033】又要我背啊【126】全部都是死人【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16】來生哪兒等你【128】我們曾經見過【007】救他們【101】蛇打七寸【101】蛇打七寸【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1】老廟【109】贈你一片花海【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08】你不是鬼吧【021】立刻出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27】你揹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66】替身【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06】女鬼【026】砸碎【022】他就是盛經綸【087】忘了我,阿玖【127】人骨鈴【041】怪胎【057】鬼經【065】圍堵【054】夢見過【036】死亡【056】磨難【029】不要再纏着我【100】不會讓你爲難【026】砸碎【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21】結陰婚【061】落水【027】你揹我【055】二瞎子【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7】鬼經【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12】只要你嫁給我【124】我是人是鬼【042】陳璽【027】你揹我【012】動不得【036】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