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真相

“你看樹幹都被你壓斷了,”吳巖打趣着,而我一張臉已經是紅到了耳根,臉上熱辣辣的跟塗了辣椒水似的,好難受。

這個時候,我就算想要爭辯樹幹不是我壓斷的,也於事無補,畢竟它已經斷了。

我強忍着尷尬,從吳巖懷裡掙脫出來躲到了一邊,根本就不敢再直視他。

吳巖見狀,嘴角噙着笑意,低頭朝我看將過來。他那雙向來無光此時卻明亮的跟星星似的眼睛,再次的鎖定在了我紅彤彤的臉頰上。

我被他看的十分的不舒服,正要別過臉去避開他熱辣辣的目光,他突然伸出手來,輕輕捧起了我滾燙的臉蛋,滿是笑意的說:“你臉紅的樣子還挺好看的。”

我一愕,無措的看着他,忘記了應該要怎麼去迴應。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一個異性對我這樣子過,我不知道吳巖這算是在誇我,還是在取笑我。反正此時此刻在他的面前,從前那個冷靜利落的我已經是蕩然無存了。

我爲這樣一個扭扭捏捏的自己感到着急,吳巖卻得意的朗朗笑了兩聲,拍拍我的肩膀隨意的靠到了樹上,“跟你開玩笑的,別放心上啊。”

雖然,我也極力的催眠自己說這是在開玩笑,可是我的心底深處卻像是有一根弦,已是被他輕輕挑撥起來了。

就在氣氛尷尬的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時候,我又看見了那個死氣沉沉的黑色吳巖,從夜色裡走了過來。他走到吳巖的身邊,對他說了些什麼,吳巖擰着眉頭點了點頭,他就又附到了吳巖的身上不見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你也找個地方好好歇歇吧,看你眼睛裡都是血絲。”吳巖說完拍了拍我的胳膊,也不等我開口就走了。

我慢步跟上他,想看看他要去忙什麼,誰知道纔跟到花田他就不見了。他要去做的事估計是不方便讓我知道吧?

我正這樣想着,忽然看見一縷遊魂正越過層層油菜花田,往着房屋密集的地方飄了去。我擡頭看了一眼東邊的天際,看離晨曦破曉的時間也不遠了。本來我打算就在花田裡找塊地方休息會,此刻看到這縷遊魂,我心生疑竇,於是慢慢的跟上了它,倒想看看它往村子裡去是要幹什麼。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這縷遊魂,居然帶着我來到了二瞎子家附近,然後就不見了。

再次靠近二瞎子的房屋,它讓我想到那個陰森森而又幽深腐臭的地窖,想到地窖我不止想起了自己在地窖裡吃的苦頭和魂散在地窖裡的銀子,更想起了那條我最終沒來及的走進去的通道,那狹窄的空間裡面到底死路,還是通往某個未知地方的呢?

當時在地窖裡遭到紙人花朵率領的紙人圍堵的時候,她很害怕我繼續進到地窖深處,而我又擔心裡面是死路,所以就選擇了沒有進去。現在想起來,總覺得紙人花朵當時的反應有些過激了,難不成那個地窖裡真有別的什麼秘密?

現在天還沒有亮,我要不要再去二瞎子家看看呢?萬一去了再遭到埋伏該怎麼辦,可再沒有第二個銀子供我犧牲了。

思考再三,我到底是放不下那個地窖裡可能隱藏的秘密,深呼吸了一口氣,又連做了幾個熱身的動作,開始再次的孤身前往二瞎子家。

二瞎子家的屋門還是我離開時的那個樣子,所以二瞎子應該是沒有回來的。我估計他鎖魂秘術的秘密漸漸被揭開,他會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忙,所以根本無暇回來,要真是這樣那我要冒的風險也就小很多了。

雖然就目前的條件來看,環境上對我還是有利的,但我也還是不敢掉以輕心。

我小心翼翼的進到地窖裡面,藉由手電筒微弱的光看見,地窖裡的狼藉模樣跟我離開時差不多,只不過當我再次走向那個通道的時候,我竟然在地上看見了一個眼熟的東西。

那是一個雞心小鐵盒,跟吳巖用來裝我血的小盒子一模一樣,當我拾起那個盒子放在手心的時候,我也幾乎可以肯定那就是吳巖的那個鐵盒子!

吳巖的東西怎麼會在地窖裡呢?我可以確定前面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見這個東西,所以也可以斷定,這個東西是吳巖後來落在這裡的!

在我帶着假小子離開地窖之後,吳巖他有來過?可是他來這裡幹什麼呢?從小鐵盒所在的位置來看,吳巖他是進去過那個我沒有進去的未知地方了嗎?

我心裡疑竇叢生,也沒有耽擱,步步小心的往着越來越狹隘的通道深處走去。當我終於收腹走過那段狹隘的地段時,出現在我面前的有兩條同樣都黑黢黢的路。

我完全不知道這兩條路都是通往什麼地方的,但是從這條路徑的開鑿情況看來,它雖然與二瞎子家的地窖連通在一起,但是很明顯它們不是同一個年代的。說不定二瞎子就是因爲這隧道才挖的地窖,也有可能是挖地窖時發現了這個地道。

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空間裡有兩條路供我選擇,這兩條路都有可能充滿危險,但也有可能是對付二瞎子的一條重要線索,更何況就在前面不久我發現吳巖他也跟這個地道有關係。

所以不管是選擇哪一條,我都一定要追蹤的試試,目前讓我比較爲難的就是該選擇哪一條路?

有的人在面對兩難的局面時,往往會選擇抓鬮或者是擲硬幣來決定。而我在猶豫不定的時候,更喜歡依仗自己的直覺,以前的很多時候直覺也確實幫過我不少忙。

所以我屏住呼吸用手電筒往着前面探了探,又分別都走了幾米遠,並且認真的做了勘察與比較,這才最終選擇了向左走。

大概是這些年一個人在外面行走習以爲常了,所以一個人孤零零的處在這樣詭譎莫測的環境裡,我卻並沒有感覺到多麼的害怕。反而是緊提着情緒,充滿了憧憬與期待,因爲如果這條路真的能夠讓我找到對付二瞎子的線索,那麼我可以少走許多的彎路。

心裡存着希望,腳步邁動間也多了許多的力量與乾脆,就算是關了手電筒保存電量,我也勇敢的在黑暗裡步步摸索着,沒有絲毫的退怯。

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忽然我聽見了一聲十分微弱的聲音——

常年行走在外面的人應該都知道,耳聽四路眼觀八方,我也不例外,所以這一記微弱的額聲音並沒有逃過我的耳朵。

我收住呼吸,停下腳步,豎起耳朵仔仔細細的聽了起來。那個聲音又一次的傳來了!這一次做足了準備,我聽清楚了許多,如果我沒有聽錯那應該是有人在講話的聲音。

那個聲音離我這裡還有些距離,所以我並不能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只能輕輕的邁動腳步繼續往前,往前,終於再一次見到了一條岔路,站在岔路口我已經把那聲音聽的十分清楚了,那是吳巖的聲音。

吳巖他果然來了地窖,並且就在前面不遠處!

在劉家崗吳巖說他有事情要去辦,所以扔下我就走了,我企圖跟蹤他也跟丟了,沒想到他居然也來了地窖裡,那麼他剛纔是在跟誰講話呢?

我順着聲音發出來的地方慢慢的靠了過去,分明聽見一個女孩的聲音在說:“你當時根本沒有見到她對付那些紙人時的樣子,幾乎是眨眼之間所有的紙人都消失在了她的手底下,那種速度就跟閃電一樣,是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這個激動的女孩聲音好熟悉,我一定一定在什麼地方聽過的——沒錯,我就是聽過,那是花朵的聲音!她這是在跟吳巖轉述我與那些紙人交手時的戰況嗎?

我記得就在今天晚上的早些時候,花朵她還在吳巖的家門口布下大陣要置他於死地的,爲什麼轉頭他們就冰釋前嫌,還專程約在這麼個地方見面?

我腦子裡有些混亂,感覺自己從一開始就掉進了一個大大的圈套裡面,做了許多諷刺而又可笑的傻事。

“阿玖的體質與陰胎無異,所以她的身體裡有龐大的力量蟄伏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哪裡需要你專程把我找到這裡來說這些。”吳巖不耐煩的話,在我的耳朵裡變成了嗡嗡嗡的聲音。

我咬着嘴脣,猶自平靜的將整個身體,緊緊貼在了冰冷的石壁上面。

“吳巖,你是喜歡上她了嗎,爲什麼你會幫着她說話?”花朵的控訴,讓我原本堅硬如鐵的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心底的某一根也跟着動了起來。

“胡說!”吳巖呵斥了一聲,“朵朵,我的計劃與目的你是最清楚的,我希望你也可以記住自己的本分,不要白費心思的插手自己不該插手的事情。”

“因爲過問你跟她的關係,這就算是插手了不該插手的事情嗎?”花朵有些悽然的笑了起來,“吳巖!我是什麼時候認識你的,而她又是什麼時候認識你的?我爲你做過什麼,她又爲你做過什麼?你現在竟然爲了她來呵斥指責我!難道你忘記了我們找上她的目的了嗎?”

“我跟她只有利益瓜葛,沒有任何別的關係!”吳巖的話冷硬而又堅決。

【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覆【024】居心叵測【117】荒村之行【012】動不得【058】花朵【004】是做夢了嗎【037】他們都在【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5】陳璽【061】落水【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49】無恥【062】救秦峰【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07】密室生死存亡【002】盛經綸【066】替身【126】全部都是死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63】發作【043】反覆【015】陳璽【057】鬼經【012】動不得【055】二瞎子【009】施咒找人償命【064】謝謝【036】死亡【008】你不是鬼吧【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0】燒她腳【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61】落水【041】怪胎【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3】約定【056】磨難【036】死亡【052】傷口【130】家裡的我是誰【057】鬼經【071】老廟【065】圍堵【013】劉婆婆【021】立刻出來【093】你不是林展哥【026】砸碎【040】舊夢【109】贈你一片花海【048】是人是鬼【009】施咒找人償命【025】女鬼【031】狹路相逢【071】老廟【053】報復【004】是做夢了嗎【057】鬼經【019】繡花鞋【062】救秦峰【007】救他們【087】忘了我,阿玖【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28】我們曾經見過【021】立刻出來【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72】目的【056】磨難【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01】荒村【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47】刺光【064】謝謝【128】我們曾經見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13】劉婆婆【126】全部都是死人【038】都死了【117】荒村之行【119】他來到現實裡【045】吳巖【014】瓷娃娃【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40】舊夢【100】不會讓你爲難【100】不會讓你爲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2】目的【107】密室生死存亡【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37】他們都在【130】家裡的我是誰【024】居心叵測【035】吻【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
【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覆【024】居心叵測【117】荒村之行【012】動不得【058】花朵【004】是做夢了嗎【037】他們都在【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5】陳璽【061】落水【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49】無恥【062】救秦峰【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07】密室生死存亡【002】盛經綸【066】替身【126】全部都是死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63】發作【043】反覆【015】陳璽【057】鬼經【012】動不得【055】二瞎子【009】施咒找人償命【064】謝謝【036】死亡【008】你不是鬼吧【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0】燒她腳【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61】落水【041】怪胎【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3】約定【056】磨難【036】死亡【052】傷口【130】家裡的我是誰【057】鬼經【071】老廟【065】圍堵【013】劉婆婆【021】立刻出來【093】你不是林展哥【026】砸碎【040】舊夢【109】贈你一片花海【048】是人是鬼【009】施咒找人償命【025】女鬼【031】狹路相逢【071】老廟【053】報復【004】是做夢了嗎【057】鬼經【019】繡花鞋【062】救秦峰【007】救他們【087】忘了我,阿玖【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28】我們曾經見過【021】立刻出來【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72】目的【056】磨難【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01】荒村【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47】刺光【064】謝謝【128】我們曾經見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13】劉婆婆【126】全部都是死人【038】都死了【117】荒村之行【119】他來到現實裡【045】吳巖【014】瓷娃娃【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40】舊夢【100】不會讓你爲難【100】不會讓你爲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2】目的【107】密室生死存亡【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37】他們都在【130】家裡的我是誰【024】居心叵測【035】吻【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