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夢見過

我隱身在牆縫的暗處,聽着這悽慘無助的叫聲,平靜的沒有一絲的情緒。

“秦峰啊,你在哪兒呢?你出來呀,姐姐是來帶你走的……”我繼續裝神弄鬼,聽着他們在屋裡亂作一團的聲音。

到底是我媽媽潑辣,抓着掃帚在家裡大喊大叫着,說什麼如果我動她兒子一根手指頭,她就跟我拼命!我哭笑不得,沒有退怯,也沒有心軟。

過了幾分鐘秦峰的聲音漸漸的低了下來,他估計已經是嚇傻了,連喊叫也不會了。還是爸爸最先反應過來,他打開家門衝出家門不知道要去哪兒,聞聲趕來的四姐追叫道:“爸!你這是要去哪兒呀?”

“去找二瞎子!”

“去!快去,等請來了二瞎子,我要將那賤人挫骨揚灰!”媽媽急火攻心的失了心智,四姐連推她壓低聲音提醒着她什麼。

我媽她一定是忘了,他們把我埋到深山裡那是謀殺!虎毒尚不食子,可他們偏偏連禽獸也不如!現在還想着要把我挫骨揚灰。

我冷笑着比剛纔還要冷靜,反而對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爲更加的理直氣壯了。

鬧騰了這麼久,左鄰右舍早就被吵醒了,樓上的客房,周圍的鄰居紛紛都點亮了家裡的燈,出門嘀咕是出了什麼事情。

我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也不想多做逗留,準備趁着混亂去樓上找陳璽。然而,我剛從暗角里面出來就被人扯住了胳膊!

那人一招得手,我心驚的同時更是脊背發涼,看他出手的速度和準確度,顯然是觀察了我很久。在這很久的時間裡都沒有讓我發現他,要麼是他隱藏的太好了,要麼是我自己太粗心大意了。

我更認可後者,是我只顧着折磨那些人,忘了要警惕。幸好這個人不是要殺我,所以還有迴旋的餘地!

當那人扣住我脈門的那一秒,我反手一招擒拿同樣是扣牢了他的胳膊,那人十分吃驚:“我靠!秦玖玖,你居然還練過功夫啊?”居然是陳璽的聲音。

我很意外陳璽會在這裡,他不是應該在樓上的房間裡嗎?然而這種地方畢竟不適合我們交談,我對他使了使眼色,他立即明白的鬆開我的手。

他翹着腦袋觀察了一眼周圍的局勢,示意我可以出去。

我們倆撿黑的地方走,一直離開了我家也沒有被人發現。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晚上聽見你跟他們吵架,我還以爲你走了,怎麼又回來了呢?”陳璽奇怪的看着我,我看他出門居然還抱着那個撿來的東西,不免就留心多看了兩眼。畢竟要不是那個東西暗算了我,我跟爸媽可能不會鬧到現在這個地步。

陳璽不知道我被爸媽毒害的事情,我自然也無法對誰啓齒這不光彩的事情,輕輕說道:“我是特意回來找你的。”

“找我?”陳璽留意到了我的目光,立即警覺的緊了緊抱着的那個東西,“你特意回來找我幹什麼啊?”

見我不出聲,陳璽又不快的問道:“難道是爲了這東西?”

“陳璽,如果我說我在見到你之前,就已經知道你叫陳璽,並且認識你,你會相信嗎?”這樣說法對我來說有些繞,但我還挺想知道陳璽是怎麼想的。

“哈哈哈,你傻了吧,從來沒見過,你又怎麼會認識呢?我沒有上過雜誌報紙,又沒有上過電視,你上哪裡認識我呀?”

“夢裡。”我說,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陳璽,他的臉色突然變的很難看,顯然是不相信我說的。我相信只要是個正常人恐怕都不會相信,但是這是事實,我遇到的真實事件。

“你是有個女朋友叫薛麗吧?”我看着陳璽,有預感他會肯定的回答“是”,然而他的答案是——

“沒有,我從來就不認識什麼叫做薛麗的人。”陳璽看着我的眼睛認真的說。

“不認識?”我有些懵了,如果陳璽從來就不認識薛麗,那麼我做的那個關於方羽關於盛經綸的夢,就不算是存在的真實事件,既然不算是真實的事件,那麼陳璽、盛經綸他們又爲什麼會真實的存在呢?難道這一切只是我想多了嗎?

“秦玖玖,我說句實話你不要生氣哈,說真的我也覺得你有些古怪。”陳璽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反應。

我苦苦的笑了一聲:“我這人確實挺古怪的。”我不肯死心,看着陳璽又問道:“陳璽你認識盛經綸嗎?這是我的最後一個問題,請你如實回答,好嗎?”

“盛經綸?盛經綸……”陳璽像是在回憶什麼似的喃喃唸叨着。

我嚥了一口口水心裡有些急躁,這種情緒似乎不大適合我,以前也很少有過,可是現在爲了確認盛經綸和陳璽是否認識,我竟然急的額頭上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不認識,真的,我甚至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陳璽的話不像是說謊,這讓我陷入到了更加迷茫的局面之中。

那麼方羽呢?如果我直接了當的對陳璽問起方羽,他會怎麼回答我?可是我突然什麼也不想問了,只想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好好整理整理一下思緒。

吳巖他去哪裡了,說是去找紙人,怎麼去這麼久也不回來呢?

我想到了爸爸說的二瞎子,以前來蕓薹村的時候聽人說二瞎子是一位手藝高超的扎紙匠,不知道那個紙人是不是出自他之手?

如果真如爸爸說的二瞎子會畫符,並且懂的對付鬼怪精靈,那他自己知不知道他扎的紙人身上就附着惡靈呢?

“我還有事情,先走了。”我要去找那個二瞎子看看,我倒要看看他會怎麼幫助我爸。

“你去哪兒呀?”陳璽跟上我問。

我看了一眼他懷裡抱着的那東西,和他眼圈下面的“記號”,想想還是提醒道:“雖然我不知道它是個什麼東西,但是我奉勸你還是趁早物歸原處吧,不然它會給你帶來災難的。”

“秦玖玖,你故意嚇唬我的吧?”陳璽露出滿不在乎的神色。

我看看也只能搖頭,他不信就算了反正該提醒的我也提醒了。

“你是說真的?”見我沒有接話就走,陳璽內心不安的又跟了上來:“這個東西真的會給我帶來災難嗎?”

“嗯。”我點了點頭。“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個東西應該是死人的東西,對不對?”

還有一點我基本上也可以確認了,那就是爲什麼陳璽抱着這東西平安無事,而我一碰那個東西就被它所傷,估計這也跟我現在純陰的體質有關。

這東西對“陰質”有着很高的辨別能力,並且會做出抵禦,想必它的主人肯定不簡單。

我猜測過陳璽抱住的就是荷燈,而他的主人就是吳巖,可是很快的我又否定了。因爲如果它是荷燈,而依照它對陰質的分辨能力,應該是很容易可以認出主人吳巖,可是爲什麼它沒有呢?

況且如果它是荷燈,爲什麼吳巖不自己將它從陳璽手中奪回來?

“它是小羽的東西!方羽,你應該知道的吧,晚上你還提過她的。”

“方羽的東西?”陳璽的話讓我吃了一驚。

陳璽點點頭:“沒錯,這個東西就是方羽的。”

所以陳璽這算是承認了他認識方羽吧?然而我怎麼也不敢相信,攻擊力這麼強的一個東西,它居然會是方羽的,我夢裡的方羽除了怕就是怕,她可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對了,如果方羽最終沒有履行她與盛經綸的三日之約,那麼她還是一個不守承諾的人。

我正要問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陳璽忽然釋然的笑了笑:“好啦秦玖玖,我是跟你開玩笑的啦,我跟方羽雖然是同學,可是有好多年沒有見面了。這個寶貝東西是我撿到的,我會把它留下來,所以你也不需要再白費脣舌的勸我,反正天一亮就會離開蕓薹村,你自己多保重。”

騙我的?我楞了楞。

“陳璽,你等等。”我追上轉身離開的他,擋在了他前面。他好像忘了我剛纔對他的提醒,我說過這個東西會給他帶來災難。

“還有事嗎?”陳璽停了下來。

“你可以離開,但是這個東西不可以,它會害死你的。”我沒想到好心的話會引來陳璽不識好歹的笑,他望着我直搖頭:“好啦秦玖玖,你不要再爲我擔心了,我自己在做什麼我心裡很清楚。”

“那如果我告訴你,你的身邊一直有髒東西跟着你呢?”我第一次見到陳璽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可是不到晚上他的靈魂就再三出竅的反覆做着一件事情,最後吳巖還跟着他來到我家。

我本來以爲一根桃枝足以對付的了他,可是顯然陳璽靈魂再三遊走的事情根本不是吳巖所爲,既然不是吳巖那麼這個怪東西就成了最大嫌疑犯。

“秦玖玖,你不要太過分了哦。”雖然陳璽說這話的語氣還很客氣,但是我知道這是他的本意。

勸可能是勸不住了,難道就任由他去嗎?眼下恐怕也只能這樣了。我想等見到了吳巖,聽聽他的意思,說不定他有更好的辦法。

“那好吧,你也多保重。”我沒再多說什麼,轉身尋着二瞎子的扎紙鋪子找了去。

【120】你要去哪兒呀【101】蛇打七寸【020】燒她腳【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64】謝謝【052】傷口【073】交鋒【054】夢見過【027】你揹我【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09】施咒找人償命【006】女鬼【004】是做夢了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32】不要散【009】施咒找人償命【046】怪事【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54】夢見過【100】不會讓你爲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1】落水【041】怪胎【029】不要再纏着我【071】老廟【038】都死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58】花朵【094】纏上一輩子【049】無恥【056】磨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5】女鬼【117】荒村之行【059】救救他【127】人骨鈴【069】真相【056】磨難【068】荷燈【015】陳璽【016】一封信【027】你揹我【057】鬼經【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1】結陰婚【007】救他們【021】立刻出來【043】反覆【077】不能提及的人【112】只要你嫁給我【010】那就當練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93】你不是林展哥【012】動不得【057】鬼經【112】只要你嫁給我【069】真相【109】贈你一片花海【037】他們都在【034】吸血【069】真相【019】繡花鞋【058】花朵【093】你不是林展哥【056】磨難【027】你揹我【072】目的【002】盛經綸【004】是做夢了嗎【112】只要你嫁給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26】砸碎【027】你揹我【050】爆發【038】都死了【043】反覆【061】落水【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40】舊夢【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36】死亡【035】吻【075】黑洞成謎【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71】老廟【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0】信任【131】前緣【064】謝謝【005】情敵【034】吸血【066】替身【040】舊夢
【120】你要去哪兒呀【101】蛇打七寸【020】燒她腳【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64】謝謝【052】傷口【073】交鋒【054】夢見過【027】你揹我【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09】施咒找人償命【006】女鬼【004】是做夢了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32】不要散【009】施咒找人償命【046】怪事【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54】夢見過【100】不會讓你爲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1】落水【041】怪胎【029】不要再纏着我【071】老廟【038】都死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58】花朵【094】纏上一輩子【049】無恥【056】磨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5】女鬼【117】荒村之行【059】救救他【127】人骨鈴【069】真相【056】磨難【068】荷燈【015】陳璽【016】一封信【027】你揹我【057】鬼經【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1】結陰婚【007】救他們【021】立刻出來【043】反覆【077】不能提及的人【112】只要你嫁給我【010】那就當練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93】你不是林展哥【012】動不得【057】鬼經【112】只要你嫁給我【069】真相【109】贈你一片花海【037】他們都在【034】吸血【069】真相【019】繡花鞋【058】花朵【093】你不是林展哥【056】磨難【027】你揹我【072】目的【002】盛經綸【004】是做夢了嗎【112】只要你嫁給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26】砸碎【027】你揹我【050】爆發【038】都死了【043】反覆【061】落水【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40】舊夢【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36】死亡【035】吻【075】黑洞成謎【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71】老廟【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0】信任【131】前緣【064】謝謝【005】情敵【034】吸血【066】替身【040】舊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