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報復

我們穿過村子裡的房屋密集的地帶,來到了外圍新修的水泥路上,剛和吳巖在一棵楊柳樹下面站定,就看見前面有幾個穿白色衣服的人從薄霧裡慢慢的走了過來。

這個送葬的隊伍並不龐大,數數也只有十來個人,他們中間有人吹着喇叭,有人朝着天空撒着紙錢,還有人舉着白幡,但就是沒見有人擡棺材或者是骨灰盒,所以他們看起來更像是在舉行什麼儀式,而不是在送葬。

就在隊伍漸漸穿出薄霧,離我們越來越接近的時候,我才匪夷所思的發現這羣穿着白色孝服的人,他們是圍着一頭騾子前行着,更可怕的是騾子上面還馱着一個五顏六色的紙人!

我看了一眼紙人,總覺得它透着蹊蹺詭異,好像那不是一個普通的紙人,而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東西。

我小聲的對身邊的吳巖問道:“你知道那是在幹什麼嗎?”以前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儀式。

“頭一回見。”吳巖的目光仍舊是注視着那邊詭異前行的隊伍,看來並非只有我一個人是孤陋寡聞。

我琢磨了琢磨,沒有整明白,一擡頭時忽然看見那個紙人衝我咯咯的笑了起來!我沒有聽從吧,那個紙人笑了?

我沒有聽錯,它真的笑了!

此時的紙人看起來已經不完全是紙人了,更像是一個濃妝豔抹,穿着色彩斑斕的華服的“人”,他衝我笑着,笑容十分的可怕,尤其是那一張描紅的嘴巴直接咧到了耳根;聲音也很刺耳,尖尖的,聽的人毛骨悚然十分的不舒服。

我皺了皺眉,心想這個紙人成精了,可讓我倍感意外的是,它的變化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發現了一樣!

“你聽見了嗎?”我用胳膊肘頂了頂吳巖,如果他聽見了不該這麼平靜纔對,還有那些穿着白色衣裳的鄉民,他們也不該那麼淡定從容。

“如果我猜測的沒錯,這應該算是民間的一種送魂儀式。既然這樣大費周章,看來不是什麼好對付的主,我們走吧。”吳巖不願意多管閒事,我卻徒增了許多好奇,也不知道這個送魂儀式是誰安排的。

也不過是這片刻的耽擱,那個紙人“咯咯咯”的笑聲已經是近在耳邊,吳巖挺身擋在我面前,毫不客氣的說道:“老兄,什麼事都講個先來後到,她是我先找到的,所以你還是到別處去吧。”

“咯吱咯吱咯吱……”紙人的聲音漸漸遠去了,它居然聽懂了吳巖的話。

“如果剛纔你沒有出面,那個紙人會對我怎麼樣?”我和吳巖目送那隊怪異的隊伍去遠,就繼續往我家的方向走去,準備去找陳璽。

“估計是變成紙人吧,這個誰知道呢。”吳巖漫不經心的說。忽然,他停了下來,“你有沒有聽見哭聲啊?”

哭聲?我豎着耳朵聽了半天,還真是沒有聽見,可是不等我回答,吳巖已經是拔足就飛奔了起來。

我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卻還是跟在他的身後,一路跑到了油菜花圃中在吳巖身邊停了下來。

我順着吳巖目光停留的方向看過去,看見一個扎着高馬尾的女孩子,站在花田中央哭哭啼啼的看着我們,看着就好像是無家可歸一般,很可憐。

這個女孩我認識,就是下午撿到那隻繡花鞋的女孩,她此時此刻淒厲的望着我,不像是人更像是鬼魂。

“她跟你一樣已經死了吧?”我很肯定自己看見的是女孩的肉身,可是她的肉身裡是沒有靈魂的,她現在更像是一個提線木偶,因爲受着某種力量的操控而悲涼的哭着。

“她不是第一個,之前花田裡發生過好幾起這樣的事情。”吳巖的話讓我震驚,只聽他繼續說道:“他們被人鎖走了魂魄另作他用,肉身卻留在了這裡,不出五分鐘肉身也會消失。這期間如果有人能夠聽見他們的哭聲,就會發現他們,但是真正能夠聽見的人少之又少。就比如你,你已經夠特殊的了,但是你卻聽不見,更別提是普通人了。”

所以如果不是吳巖聽見了這個女孩的哭聲,帶着我尋找了過來,這個女孩就從此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吧,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那種。能夠這樣處理掉一個人而不留一絲痕跡,手段可真是夠狠毒的。

“那你知道鎖走他們魂魄的人是誰嗎?”按照正規的流程,只有陰差有資格鎖人魂魄,將靈魂引入地府再轉入六道輪迴。

顯然吳巖現在說的“人”並不是陰差,而是別的某種勢力。

我以前在外面行走的時候聽人說過,說陽間其實有很多陰陽術士都會“鎖魂”,而且鎖魂也不是什麼難事,只要你知道那個人的生辰八字等等,就可以輕鬆做到。

我還聽說陽間有一本失傳的“鬼經”裡就有關於這些術法的詳細記載,聽說還有助人永生不死的秘訣,鬼經被傳的神乎其神,但是真正下落卻一直是謎,有人猜測那可能不過是好事之人的杜撰而已。

“那人就在蕓薹村。”吳巖肯定的說。

說起來蕓薹村還真是一個隱蔽的地方,可那個人潛藏在這裡違背陰陽常規屢屢的鎖人魂魄,殘害人命,到底是爲了什麼呢?總不會是因爲好玩吧,我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這種事好玩。

“問問她或許她知道是誰!”我忽然想到這個線索,正要付諸行動,卻發現那個女孩的肉身已經消散了,只剩下一縷煙塵也慢慢的融入到了夜色中。

“她最後說的話你聽見了嗎?”吳巖面目表情的盯着女孩消失的位置,眼中有犀利的光芒照射出來。

他的這種目光,我在盛經綸的墳墓前也見過一回,那是因爲他對盛經綸有恨,那麼現在他仍舊是恨吧,他在恨那個壞人。

“她說什麼了?”我問。

這世間生死本就無常,只是出門旅趟遊然後再也回不去未免也太冤枉了,甚至於你的家人還不知道你到底是生是死,更嚴重的說不定好好的一個家庭就此就散了。

“姐姐,你要替我報仇啊。”吳巖壓低聲音,一字一字的重複道。

這話是女孩對我說的吧?我的心臟像是被什麼重重的敲擊了一下似的,痛的一抽。我難受的轉過身,順着小道往外面走去,情緒上的起伏卻久久也平靜不下來。

“你會替她報仇嗎?”吳巖跟在我後面問。

要我怎麼回答?我與那個女孩只有一面之緣,她卻將這麼重要的事情託付給了我?這遺言的可信度還有待斟酌,說不定就是吳巖的小伎倆。

“我以爲,我們兩個返回蕓薹村的目的是找陳璽的,你怎麼總是分心呢?”我心中有了自己的主意,就岔開了話題。

見我這樣吳巖倒也沒有多說什麼,可就在我們快要到我家附近的時候,他忽然說:“我想起來了,那個紙人肯定知道是怎麼回事。”

“所以呢?”我看向吳巖,他總不會是要去找那個紙人吧?

“這樣吧,我去找紙人問問關於鎖魂的事情,你自己去找陳璽,注意安全。”說完吳巖就奔向了夜色。

望着他淹沒在濃濃夜色裡的身影,衝他喊了句:“如果我找到了陳璽了,去哪裡找你?”

“你不用找我,我會找你的。”吳巖好似電臺男主播的聲音從遠方清晰的傳來,我差點忘了他用小雞心鐵盒裝了我的血,要找到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再次翻牆回到家中並沒有直接潛到二樓客房找陳璽,而是在經過爸媽窗戶前的時候特意的停了下來。他們房中沒有亮燈,看來是將我送到老林子裡埋了也是累了,所以睡得很踏實,我在窗戶外面都能夠聽見他的鼾聲,倒是秦峰跟蕊蕊還沒有睡竊竊私語着什麼。

我從地上找了一塊小瓷片,故意將馬尾放下把頭髮抓的爛七八糟的,然後有一下沒一下的颳着窗戶上的玻璃,瓷片劃過玻璃的聲音是非常折磨人的,我相信晚上聽見這種聲音,心裡承受能力稍微差點的人肯定會嚇的叫起來。

“什麼聲音啊?”媽媽小聲的推醒了爸爸,爸爸嗡嗡了兩聲,忽然驚叫:“不是那個丫頭變成厲鬼回來找咋們算賬來吧?”

果然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想不到他這麼快就想到了我。

媽媽聽爸爸提起了我,嚇的聲音一哆嗦:“咋們不是把二瞎子畫的符貼她身上了麼,她怎麼還會變成鬼回來呢?”

爲了將我除掉他們想的還真是周到,連畫符這種事情都想到了。只可惜叫他們選錯了地方,讓我活着回來了。

“秦峰,秦峰……”我裝神弄鬼的放輕了自己的聲音,讓它聽起來十分的縹緲詭異起來,又從外套內側的口袋裡摸出我一直隨身帶着的人骨鈴,輕輕的搖了兩下。

大半夜的,這叫喚聲配着鈴聲把秦峰嚇的夠嗆,他估計是直接從房間裡跑出來的,尖叫着喊着爸爸媽媽:“救命啊!救命啊!她回來了,她回來找我索命來了!”

【023】離開【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62】救秦峰【001】荒村【054】夢見過【127】人骨鈴【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06】女鬼【051】墳墓【128】我們曾經見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3】交鋒【058】花朵【120】你要去哪兒呀【132】你認識阿玖嗎【053】報復【130】家裡的我是誰【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23】離開【065】圍堵【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4】瓷娃娃【116】來生哪兒等你【086】他正在歸來【033】又要我背啊【024】居心叵測【024】居心叵測【127】人骨鈴【036】死亡【021】立刻出來【058】花朵【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16】一封信【020】燒她腳【061】落水【023】離開【048】是人是鬼【027】你揹我【014】瓷娃娃【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7】荒村之行【061】落水【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3】約定【003】約定【094】纏上一輩子【131】前緣【050】爆發【040】舊夢【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43】反覆【065】圍堵【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48】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纏着我【061】落水【065】圍堵【020】燒她腳【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1】蛇打七寸【080】有我在,放心【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23】離開【130】家裡的我是誰【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41】怪胎【039】三日約定【007】救他們【065】圍堵【120】你要去哪兒呀【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6】一封信【050】爆發【021】立刻出來【107】密室生死存亡【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60】謝謝你【027】你揹我【004】是做夢了嗎【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01】荒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1】墳墓【050】爆發
【023】離開【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62】救秦峰【001】荒村【054】夢見過【127】人骨鈴【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06】女鬼【051】墳墓【128】我們曾經見過【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3】交鋒【058】花朵【120】你要去哪兒呀【132】你認識阿玖嗎【053】報復【130】家裡的我是誰【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23】離開【065】圍堵【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4】瓷娃娃【116】來生哪兒等你【086】他正在歸來【033】又要我背啊【024】居心叵測【024】居心叵測【127】人骨鈴【036】死亡【021】立刻出來【058】花朵【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16】一封信【020】燒她腳【061】落水【023】離開【048】是人是鬼【027】你揹我【014】瓷娃娃【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7】荒村之行【061】落水【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03】約定【003】約定【094】纏上一輩子【131】前緣【050】爆發【040】舊夢【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43】反覆【065】圍堵【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48】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纏着我【061】落水【065】圍堵【020】燒她腳【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1】蛇打七寸【080】有我在,放心【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23】離開【130】家裡的我是誰【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41】怪胎【039】三日約定【007】救他們【065】圍堵【120】你要去哪兒呀【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6】一封信【050】爆發【021】立刻出來【107】密室生死存亡【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60】謝謝你【027】你揹我【004】是做夢了嗎【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01】荒村【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1】墳墓【050】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