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傷口

“盛經綸他爲什麼要把你害死在這裡呀?”在我的夢裡盛經綸是一個反覆無常冷冷冰冰的鬼魂,他雖然屢屢的救過方羽,但是我相信他始終是另有目的的,就跟吳巖救我一樣。只是這目的是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也不知道方羽最後是否知道了箇中原因?

現在我夢中的陳璽和盛經綸都浮出了水面,那方羽在哪裡呢?我當着陳璽的面提過方羽,他的反應有些古怪卻又不願多談,這間中肯定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

既然是這樣,那是不是就代表我做的夢根本不是純粹的夢,它是真實的發生過的?如果想要清楚這些,依照目前的線索來看,切入點還是在陳璽的身上。

我一個晚上遭遇了太多事情,早已經是心如死灰,疲憊不堪,於是找了個草地隨便坐了下去。

吳巖看了我一眼說:“如果我說盛經綸是爲了荷燈,你會相信我嗎?”

“荷燈?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呀?”吳巖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真面目的時候,他就說讓我將他的東西還給他,說的就是“荷燈”。

可我這幾年一直四處漂泊着,也見過不少奇人怪事,但卻是真的沒有聽說過荷燈。難道吳巖說的就是民間鬼節的時候放在水裡的荷燈嗎?我總覺得不會是那麼簡單,不然吳巖也不會這麼的緊張那東西,現在還扯上了盛經綸,那我就更加不能小瞧那東西了。

“那是個好東西,我落到今天這個下場,就是因爲荷燈的緣故。”我本來還想聽吳巖繼續說下去,可是他忽然打住了,“先不說荷燈了,你難道不想回去看看你的家人過的怎麼樣了嗎?”

看吳巖不懷好意的樣子,他該不會是對他們做了什麼吧?我眯着眼睛望着他,沒看出端倪,卻忽然看見有一團黑影慢慢的朝着我們走了過來,那團黑影我之前見過的,它跟着陳璽去過我家。

那團黑影走到我面前的吳巖身邊,跟他說了些什麼我沒有聽清楚,吳巖點了點頭,他就附到了吳巖的身上去了。

這一幕看的我是瞠目結舌,長這麼大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事情。

雖然我已經知道吳巖有自由支配靈魂的能力,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我挺佩服吳巖的,有種想拜他爲師的打算。

“走吧,去你家找那個臭小子去。”吳巖抱着胳膊先朝小道走了去。

我楞了半秒纔想起來他說的是陳璽,正好我也有事情找他,於是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因爲起的急,手摁在地上發出一陣陣鑽心的疼,我才發現自己被玻璃碴子扎傷的手還沒有經過任何的處理。

“你家裡有醫藥酒精和紗布嗎?”我追上吳巖問道。

雖說我這人糙習慣了,但手上的細小傷口和玻璃碴子也不能小覷,還是得趕緊清理包紮一下。

吳巖歪着頭瞅了瞅我,跟看怪物似的,“你真把我當成了自由自在的活人啊,或者以爲我家是開藥店的?”

“我手受傷了,挺嚴重的。”我嘴幹不想多費脣舌,直接將敷着泥巴和鮮血的手伸到他面前給他看,他瞅了一眼就不吭聲了。

“這是怎麼弄的,我怎麼一直沒看見呢?”吳巖皺着眉頭掃了一眼周圍,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估計是你眼神不好吧。”我半開玩笑的說。也擡首看了一眼天色,現在藥鋪肯定都關門了,有錢也買不到我要的東西。

“怎麼說話呢?”吳巖將兩手插在褲兜裡不滿的看着我。我吐吐舌衝他扮了個鬼臉,他垮下的臉倏地一笑:“小妮子我告訴你,其實你不繃着個臉裝成熟,還挺好看的,真的。”

“要你管啊。”我明明跟他在說手受傷的事情,他扯到哪裡去了?

“你好不好看當然不要我管,我只是替你未來的老公管管,沒有哪個男人會喜歡冷冰冰的女人你知道吧?所以趁早改改,那麼在我替你改命之後,你就可以順利戀愛結婚生子呀。”

“吳巖,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一點啊?我戀愛結婚生子跟你有什麼關係呀?”我冷冷的打斷了他,弄的好像他是我的監護人似的。他現在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還老是想着給我改命,他難道不覺得很可笑嗎?

“跟我沒有關係呀,我這不是菩薩心腸關心關心嘛。”他說着壞壞的笑了笑,一溜煙就閃到了樹林裡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做什麼了。

“吳巖,你跑什麼啊?”他總不會覺得我會爲了這麼幾句話就跟他翻臉吧?

“你等我會,幾分鐘就好了。”方便去了?

我無語的坐到了草地上,弄了跟樹枝小心的剔着掌心裡的玻璃碴子。有些大一點的碴子用樹枝撥一撥也就掉了,但是有些細小的就直接扎進肉裡去了,得用針挑才行,可我並沒有隨身戴針,而且這裡光線差的很,只有月亮爲我照明。

但是這些碴子留在肉裡總是礙事,我只得在附近找了尖刺來代替細針,咬着牙齒小心的慢慢的撥着劃開的肉,痛的眼淚都掉出來了。

“嘖嘖嘖,”吳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無聲無息就到了我的面前。他將手中抓着的一把草藥放在草地上,強勢的奪過了我辛苦捏着的尖刺,又同情的握住了我受傷的手,“還是我來幫你吧。”

“你剛採草藥去了?”尖刺與玻璃碴子的碰撞給我帶來了一陣陣的疼痛,但是看着吳巖認真的模樣,我心裡無比溫暖起來。

小時候阿婆對我也有這麼的體貼,可是長大之後阿婆漸漸的也不再關心我了,很長一段時間裡再沒有誰對我好過。現在陰差陽錯的遇到吳巖,想不到他一個死人竟然比世間無數的人都好。

“別感動啊,我這只是助人爲樂。”吳岩心細如髮,雖然是認真挑着肉裡的玻璃渣滓,連頭也沒有擡一下,卻知道我臉上眼中的情緒變化。

“誰感動了,你可別多想。”這麼多年來,再多的艱辛我都可以一個人熬過來,所以我不需要誰來同情,萍水相逢的吳巖他也不例外。

我吸了吸鼻子仰了仰頭,硬是將眼眶的熱淚逼了回去。

吳巖也沒再多說什麼,小心翼翼的幫我將玻璃碴子挑撥乾淨了,抓起草藥將我領到了小溪邊,“這裡可沒有醫藥酒精什麼的,咋們就將就着清理清理然後敷藥草把傷口包紮起來吧。”

“這樣已經很好了。”真的挺好的,這幾年一個人在外面受點小傷,生點小病早已經是家常便飯,習以爲常了。

吳巖掏了一塊小手帕出來在溪水裡打溼,輕輕的幫我把掌心的血跡擦拭乾淨,又背過身開始搗鼓那些草藥,過了會他用手帕將草藥包住捏了些綠色的汁在我的傷口上面。

那藥汁浸入到傷口裡的時候,很疼,我齜了齜牙強忍着。

吳巖低着頭抿着嘴,幽幽的來了句:“是有些疼的,忍着些。”

“你怎麼會採藥啊?”我還挺納悶的。

“我老家在大山裡面,很封閉的那種原始森林你去過沒?”我搖了搖頭,於我來說蕓薹村和阿婆的家已經夠偏僻的了。“在我們那,人們生病了是不看醫生的,自己去山上採點藥草對症下藥就好了,所以我會很正常。”

“所以你老家不是在蕓薹村嗎?”我糊塗了,蕓薹村的人都是姓秦的,他一個男人姓吳那肯定不是蕓薹村的人。

“我老家離這裡可遠了。”那他怎麼會死在蕓薹村呢?也不算是死吧,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們說着話,吳巖已經幫助我將手包紮好了,他做了個大功告成的手勢,就撲到溪邊開始洗手去了。

等我跟吳巖回到蕓薹村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多,我很奇怪爲什麼我沒有喝媽媽的血,卻安然無恙沒有病發呢?

這其中肯定跟吳巖難脫干係,但若是讓我直接開口問他,我又不知道從何問起,所以一路上雖然困惑着,但是我什麼也沒有跟他說。

我跟吳巖才進村子,忽然就聽見了吹喇叭的聲音,就是鄉下死人時吹的哀樂,這大半夜在鄉村裡聽見這種聲音還是挺嚇人的。

是蕓薹村有人置辦喪事現在出殯嗎?鄉下人出殯都是天還沒有亮就開始的,可是白天我在蕓薹村並沒有聽說有誰家在辦喪事呀。

我困惑的豎着耳朵聽了一會,鎖定方向是東邊,那邊靠近油菜花圃,住戶並不多。

“你知道是什麼情況嗎?”我問一邊始終沒有說話的吳巖。

吳巖顯然也確定了哀樂傳來的方向,他眺望着那邊,抱着胳膊搖了搖頭,“不知道哦,要不過去看看?”

“你不找陳璽了?”其實我還挺急着找陳璽的,一是想看看傷我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二來我急於想從陳璽口中知道更多關於方羽和盛經綸的事情。

“你想看我就陪你去看看,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的。”吳巖說完,已經率先尋着聲音去了。

他既然這麼爽快,我自然是沒什麼好說的,趕緊跟上了他。

【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21】立刻出來【068】荷燈【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123】奇怪的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3】奇怪的人【093】你不是林展哥【047】刺光【104】江邊的約會【073】交鋒【013】劉婆婆【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19】他來到現實裡【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94】纏上一輩子【086】他正在歸來【045】吳巖【048】是人是鬼【005】情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09】贈你一片花海【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49】無恥【117】荒村之行【003】約定【126】全部都是死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26】砸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28】我們曾經見過【131】前緣【024】居心叵測【124】我是人是鬼【043】反覆【043】反覆【055】二瞎子【073】交鋒【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2】動不得【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69】真相【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3】奇怪的人【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100】不會讓你爲難【094】纏上一輩子【077】不能提及的人【040】舊夢【005】情敵【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1】墳墓【060】謝謝你【008】你不是鬼吧【054】夢見過【014】瓷娃娃【086】他正在歸來【056】磨難【041】怪胎【086】他正在歸來【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39】三日約定【016】一封信【126】全部都是死人【030】挑撥【067】腐屍【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8】都死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069】真相【027】你揹我【021】立刻出來【059】救救他【015】陳璽【119】他來到現實裡【007】救他們【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01】蛇打七寸【045】吳巖【022】他就是盛經綸【128】我們曾經見過【029】不要再纏着我【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1】狹路相逢【074】欺騙升級【014】瓷娃娃【020】燒她腳【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47】刺光【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2】動不得【127】人骨鈴
【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21】立刻出來【068】荷燈【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123】奇怪的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3】奇怪的人【093】你不是林展哥【047】刺光【104】江邊的約會【073】交鋒【013】劉婆婆【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75】黑洞成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19】他來到現實裡【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94】纏上一輩子【086】他正在歸來【045】吳巖【048】是人是鬼【005】情敵【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09】贈你一片花海【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49】無恥【117】荒村之行【003】約定【126】全部都是死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26】砸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28】我們曾經見過【131】前緣【024】居心叵測【124】我是人是鬼【043】反覆【043】反覆【055】二瞎子【073】交鋒【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2】動不得【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69】真相【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3】奇怪的人【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100】不會讓你爲難【094】纏上一輩子【077】不能提及的人【040】舊夢【005】情敵【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1】墳墓【060】謝謝你【008】你不是鬼吧【054】夢見過【014】瓷娃娃【086】他正在歸來【056】磨難【041】怪胎【086】他正在歸來【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39】三日約定【016】一封信【126】全部都是死人【030】挑撥【067】腐屍【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8】都死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069】真相【027】你揹我【021】立刻出來【059】救救他【015】陳璽【119】他來到現實裡【007】救他們【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01】蛇打七寸【045】吳巖【022】他就是盛經綸【128】我們曾經見過【029】不要再纏着我【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1】狹路相逢【074】欺騙升級【014】瓷娃娃【020】燒她腳【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47】刺光【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2】動不得【127】人骨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