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你認識阿玖嗎

“我、我叫方羽!”我迫不及待的解釋道:“我來這裡純粹是爲了調查蕓薹村的十里花圃一夜凋零的事情,請你相信我,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

“你叫方羽?”男人不敢相信的眯起眼睛,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像是爲了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一般的,又問了一遍。

我定定的點頭:“對呀,四四方方的方,羽毛的羽,我就叫方羽!”我的名字有什麼問題嗎,他爲什麼這麼盯着我看?

“方羽,方羽——”男人收回掐住我脖子的手喃喃了兩聲,他忽然擡起頭來說:“我剛纔聽阿玖提起過你,她說你跟盛經綸之間有一個約定,是不是?”

我被男人的問題問蒙了,誰是阿玖,誰又是盛經綸,我根本不知道啊?(在這場似夢似幻覺的地方,我是真的不知道盛經綸是誰。)

“回答我!”見我不出聲,男人的聲音再次的冷硬了下來。

“我……我不知道啊,這些名字我聽都沒有聽說過。”我被他的氣勢嚇破了膽,根本不敢耍任何的花樣,每句話都是大實話。

可是男人的反應告訴我,他並不相信我,我急了生怕他又對我動手。心想一般這種時候,女人會比男人好說話,剛纔跟他約會的那個女人去哪裡了?我聽她的聲音挺好聽的,要是她在就好了。

我左顧右盼的尋找那個女人的蹤影,誰知道男人目光一凜,像兩道冰刀朝我射了過來,“你在找什麼?”

他開口問了,我當然是照實說,“跟你約會的那個人呀。”

“阿玖?”男人嘀咕,“那你還說沒有聽過她的名字?”

冤枉啊,我是真的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呀,我找她也不是因爲她的名字,只是因爲她這個人。依照面前這個男人對她的寵愛程度,我相信,只要她幫我說好話,這個男人一定不會爲難我的。

“不是的——”我想解釋,開口了,發現自己根本解釋不清楚。

我垂頭喪氣滿心的絕望,那男人卻忽然開口說:“阿玖她回家去了,不在這裡,你要是想要見她,三天之後你再來蕓薹村,到那個時候我可以帶阿玖到這裡來跟你見一面。”

我無語到家了,卻不好表露出來,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個耳朵聽出來我要見那個阿玖了?

不過既然這個冷酷的男人這樣說了,那就證明,他一時半會是不會對我不利的吧?

我連連點頭:“好啊好啊,三天之後是吧?到時候我一定準時過來。”心想鬼才會再回來這個地方。

威嚴冰冷的男人出乎我意料的笑了笑,他笑起來真的很好看,我都看得有些出神了,他幸福無比的說:“這兩天很多麻煩事情都會迎刃而解,待那時阿玖必然嫁我爲妻,我可不能讓她誤會我跟別的女人有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

“……”他什麼意思呀?我更加無語了,呆呆的看着他,所以他是要當面秀恩愛嗎?這樣虐狗真的好嗎?嘴巴卻特恬不知恥的說了句:“看的出來你很愛她,祝你們白頭偕老呀。”

男人樂了,說真的我都沒想到他脾氣轉換間會如此的流暢,“嗯,這祝福我收下。看在你這麼會說話的份上,我就送送你。”

送送我?我頭皮一麻,他這是要殺我滅口嗎?

“不要!”我猛的驚醒過來,看到自己正睡在一間完全陌生的房間裡。這間房的擺設十分簡單,只有一張牀和一個衣櫃,房間的面積也很小。

我捂着自己的臉,回憶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我記得自己發病了,然後……算是做夢了吧,夢到一個正在沉浸在熱戀之中的男人和一片花海。我記得男人跟我提過盛經綸,還記得他叫我三天之後回一趟蕓薹村。

“方羽,”耳畔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循聲別過頭去,看見是盛經綸靠在窗戶邊上看着我,“怎麼樣,還會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我望着背光而立的盛經綸,喃喃道:“你認識阿玖嗎?”

“阿玖?”因爲背光,他面上的表情我看不到細緻,只是看見他忽然將手按到了心口,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慢慢的從牀上坐了起來,估計自己是睡在蘇旻的出租屋裡,只是蘇旻去哪裡了呢?

正想着,虛掩的房門從外面推開,我看見是蘇旻從外面行色匆匆的進來了,他看到我醒過來有些意外:“方羽,你沒事了吧?”

我感覺自己沒再發燒,至於有沒有事,我自己也說不上來。

我搖了搖頭,蘇旻直接對盛經綸說道:“我看過了,跟你說的一樣,她確實是在盜方羽的陰命,不過我守了兩天並沒有發現她有跟什麼人接觸。”

盛經綸依舊是按着自己的心口,半晌沒有說話,緩了片刻蘇旻問了句:“你怎麼了?”

盛經綸無所謂的搖了搖頭,我將他的痛苦看在眼睛裡,困惑的不得了,爲什麼我才問他認不認識阿玖,他就這麼的痛苦呢?總不會是巧合吧?

“我打算今晚去把她送走,畢竟她跟方羽的情況不一樣,她若執意留在陽間只會對她不利。”蘇旻說的話我不是很懂,傻傻的看着他,想開口問,只見盛經綸點了點頭說:“送走便送走吧,”盛經綸眯着眼睛瞅了瞅我:“若將她送走了,方羽還能活上幾日。”

“盛經綸,你有一盞由幽冥帶出的荷燈對嗎?他可以替人改命——”

“它早已經成了一堆廢品,沒有任何作用。”盛經綸淡漠道。

“你可以試試的。”蘇旻說。

盛經綸搖頭:“怎麼試?”

蘇旻也是無言以對,盛經綸淡淡的掃了我們一眼就朝着房門口走了去:“我回蕓薹村去了。”

“盛經綸——”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他幹什麼,好在盛經綸沒有停,徑直走了,我才少了一些尷尬。

“你知道他一直呆在荒村做什麼嗎?”蘇旻問我。

我困惑的搖頭:“做什麼?”

“等人。”蘇旻說。

“等人?”我困惑不已:“等誰呀?”

蘇旻也是一知半解:“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很重要的人吧。”

我凝着思緒想了想,是什麼人值得盛經綸如此苦等呢?還有盛經綸到底是人是鬼,如果他是鬼的話,他大白天怎麼也能在外面行走?但是如果他是人,他自己又爲什麼有墳墓呢?

我一時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頭疼。

我緩了會,問蘇旻,我老是生病發燒是怎麼回事?

蘇旻看了我半晌,說怕說出來嚇到了我,我執意問他,他才說:“是徐以琳。”

徐以琳?怪不得蘇旻說怕說出來會嚇到我,我是真的被嚇到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發燒爲什麼會跟徐以琳有關係呢?”

蘇旻說:“徐以琳已經死了,出車禍死的,可是顯然有人不想她死,並且也知道你那年死而復生的事情,所以就想到用相同的辦法留下徐以琳,可是徐以琳的體質跟你是截然不同的,她根本不可能和你一樣,變成正常人繼續活在世上。”

我並不明白蘇旻說的是什麼意思,只是想起來徐飛跟我說的他,他對我說過徐以琳出車禍的事情。現在這兩相結合,徐以琳出車禍的事可能是真事,那當天下午火急火燎帶我去荒村找陳璽的到底是誰,徐以琳的鬼魂嗎?

一個鬼魂的帶着我去的荒村?我頓時全身發寒,支吾難言。

“怎麼了?”蘇旻皺皺眉。

我猶豫了會,還是將徐以琳帶我去荒村的事情,詳細的對蘇旻說了。

蘇旻沉了半晌,嘆了口氣說:“情到深處難自持,徐以琳化作鬼魂都想去找陳璽,可見這丫頭也不是什麼壞苗子,今晚我會盡量用平和的方式送走她。”

“我……”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想說再去見見徐以琳,她畢竟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又擔心蘇旻不願意,所以怎麼也開不了那個口。“蘇旻,我那年到底是遭遇事情,你能告訴我嗎?”

“哪年?”蘇旻裝起了糊塗。

“你知道的。”我執意想要知道真相。

盛經綸說他之前見過我,如果他沒有記錯,那就是我自己失憶了。我唯一能夠聯想到的失憶的事情,就是那年的遭遇。

“你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所知道的不過是你父母轉述的。聽說是你當時跟朋友去蕓薹村訪查十里花圃凋零之謎,你的朋友們全部都下落不明,只有你被發現在一個奇怪的洞裡不省人事。之後你的父母輾轉的找到了我,我不過是召喚回了你散落的靈魂,至於你死後續陰命的事情,我並不清楚。”

“那就是說,當年我是真的去過蕓薹村的?”如果那時我是真的去了蕓薹村,並且出了意外,那麼盛經綸和餘揚、劉錚鳴的話就都是實話,可我當時在蕓薹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你不知道的事情,我的父母知道嗎?”

蘇旻茫然,“這個你得親自問他們。”

“或許、或許盛經綸會知道些什麼。”我激動道,他記得他見過我的,那麼對我在蕓薹村的遭遇他難道就一無所知嗎?

可惜盛經綸已經走了,如果他還在這裡的話,我還能當面問問他。

“你爲什麼會說盛經綸知道呢?”蘇旻一頭霧水,他道:“據我所知,盛經綸該市一直呆在荒村纔對的。”

“你認識他?”我反問。

蘇旻搖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認識他,隱約的好像見過,但是記不清楚了。”

“盛經綸說他以前見過我。”我惆悵道,迷糊的又想起了自己剛纔做的那場夢,夢裡的那個男人是誰?他會不會跟盛經綸有關係呢?

【062】救秦峰【057】鬼經【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50】爆發【016】一封信【100】不會讓你爲難【056】磨難【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66】替身【049】無恥【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22】他就是盛經綸【016】一封信【054】夢見過【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4】夢見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24】居心叵測【043】反覆【053】報復【052】傷口【069】真相【052】傷口【063】發作【048】是人是鬼【008】你不是鬼吧【052】傷口【039】三日約定【059】救救他【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119】他來到現實裡【013】劉婆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24】我是人是鬼【036】死亡【087】忘了我,阿玖【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30】家裡的我是誰【062】救秦峰【019】繡花鞋【067】腐屍【007】救他們【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6】死亡【030】挑撥【006】女鬼【064】謝謝【127】人骨鈴【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42】陳璽【116】來生哪兒等你【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47】刺光【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55】二瞎子【071】老廟【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12】動不得【035】吻【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覆【086】他正在歸來【005】情敵【003】約定【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72】目的【057】鬼經【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86】他正在歸來【029】不要再纏着我【036】死亡【017】信的秘密【012】動不得【037】他們都在【030】挑撥【093】你不是林展哥【013】劉婆婆【047】刺光【052】傷口【019】繡花鞋【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45】吳巖【008】你不是鬼吧【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07】救他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41】怪胎【063】發作【055】二瞎子【056】磨難【006】女鬼【048】是人是鬼
【062】救秦峰【057】鬼經【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50】爆發【016】一封信【100】不會讓你爲難【056】磨難【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66】替身【049】無恥【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22】他就是盛經綸【016】一封信【054】夢見過【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4】夢見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24】居心叵測【043】反覆【053】報復【052】傷口【069】真相【052】傷口【063】發作【048】是人是鬼【008】你不是鬼吧【052】傷口【039】三日約定【059】救救他【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119】他來到現實裡【013】劉婆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24】我是人是鬼【036】死亡【087】忘了我,阿玖【111】偷來的美好時光【130】家裡的我是誰【062】救秦峰【019】繡花鞋【067】腐屍【007】救他們【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6】死亡【030】挑撥【006】女鬼【064】謝謝【127】人骨鈴【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42】陳璽【116】來生哪兒等你【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47】刺光【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55】二瞎子【071】老廟【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12】動不得【035】吻【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覆【086】他正在歸來【005】情敵【003】約定【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72】目的【057】鬼經【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86】他正在歸來【029】不要再纏着我【036】死亡【017】信的秘密【012】動不得【037】他們都在【030】挑撥【093】你不是林展哥【013】劉婆婆【047】刺光【052】傷口【019】繡花鞋【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45】吳巖【008】你不是鬼吧【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07】救他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41】怪胎【063】發作【055】二瞎子【056】磨難【006】女鬼【048】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