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你提防着她一點

掘墳?爲什麼要大半夜跑來掘墳呀?萬一掘出一具殭屍怎麼辦?我越想越怕,腿肚都開始打顫了,我想走,可是又那裡有勇氣去進那密林子。

我弱弱的說:“挖墳掘墓是要遭報應的。”

“不怕。”盛經綸開始動手了。

我的天啦,這是毫無商量餘地呀?早知道他是來掘墳的,打死我我也不來,這種有損陰德的事情,可千萬不要報應到我頭上!

我不想遭報應,鬱悶的跑過去試圖再勸勸他,卻無意的看見露在青草外面的墓碑,藉着月光我隱約看見墓碑上有大大的紅字,寫的就是“盛經綸”。

盛經綸?搞什麼啊,盛經綸這是自己吃飽了撐着,自己來掘自己的墳墓嗎?

這時墓碑突然發出了吭哧的聲音,原來它是可以移動的,而盛經綸此時已經將它移開了。他二話沒說眨眼功夫就不見了,我頓時慌了手腳:“你等等我呀——”

我低頭彎腰從露出來的洞口鑽了進去,裡面很矮又黑,我艱難的走了幾步想要出去,黝黑的狹道上卻亮起了蠟燭。

盛經綸知道我進來,這是給我照明嗎?我暗想着,實在沒有想到這普普通通的一個墳包裡頭居然還另有天地。

我跟着那飄忽的蠟燭一路走到了深處,轉了個彎我就看見了盛經綸,他背對着我站在一個石臺子上面。

“盛經綸,你東西拿到了沒有啊?”我小小聲的問,慢慢的朝着他站的地方走了過去,因爲毫無心理防備,所以當我看見石臺子上正被盛經綸凝視的“東西”時,我嚇了一大跳!

因爲我看見那個寬敞的石臺子上面,居然平放着兩具屍體!

就算這裡是墳墓,這裡是墓室,有屍體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最讓我無法接受的是,那兩具屍體當中,有一具保存的十分完好,而我藉着蠟燭的光亮看見,他分明就是我面前直直而立的盛經綸!

盛經綸他死了多久了啊?爲什麼他的屍體可以在這麼個地方保存的這麼好?我分明覺得這就是一個很普通的東西,難道它可以保證屍體不腐嗎?如果真是那樣,那這一定會成爲爆炸性的新聞吧?

“很快。”盛經綸淡淡的說了一句。

可我站在這個地方,越來越覺得驚悚可怕,恨不得立刻馬上跑出去,因爲就在那個盛經綸的屍體旁邊還有另外一具屍體,那具屍體已經腐爛不堪分辨不出容貌了。

眼前的景象實在是讓我不敢直視,我背過身去催了他一句“快點”,他也沒有出聲。

過了一會,身後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忐忑不安,想看看他到底是在弄什麼,轉過頭想看個究竟的時候,我居然看見盛經綸不見了,而石臺子上的那具盛經綸的屍體卻動了!

“啊!詐屍啦!”這是我腦子裡閃現出來的第一個念頭——詐屍了!

在我的概念裡,實在是想不起其他的名稱在替代了。

剛剛明明還一動不動的屍體,現在居然能夠坐起來了!我嚇的魂飛魄散,撕心離肺的大叫了起來。

我扭頭就往外面逃,身後有個淡淡的聲音說:“誰告訴你我死了?”他媽的這是我親眼看見的還需要誰來告訴我啊?

我沒命的大跑,一直奔出了墳墓來到了外面也不敢停下來,本來我一直跑的很順利,可是剛鑽出來看見有月光,也嗅到了外面山林的氣息,本來以爲可以鬆一口氣,卻突然有東西扯住我的手!

“放開我!”我抓狂的大叫、掙扎,扯住我的那隻手果然是鬆了,隨之身後傳來了石碑摩擦的吭哧聲,盛經綸說:“走吧。”

走!往哪裡走?這裡林深樹密,陰氣森森,身後還有一個詐屍的傢伙,我全身僵硬都快嚇尿了,哪裡動彈的了啊!

“我沒有死,不是鬼,只是習慣了用靈魂在四處出沒而已。”盛經綸走到我面前,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道:“方羽,你年紀小經歷有限,會害怕,我不怪你,但是請你以後剋制點,謝謝。”

我聽不出來盛經綸的聲音是不是生氣了,反正已經是在心裡把他罵了一萬遍。

“你……你說的輕巧,一句‘我沒死’‘我不是鬼’就算是寬慰了嗎?如果不是死人,靈魂會出竅嗎,小孩子都不會信你?”

盛經綸根本不在乎我怎麼看他,“信不信由你。”他說完看也沒有看我一眼,撇下我在這個陰森恐怖的地方,徑直而去。

“盛經綸!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重要的事情吼三遍,吼完了聽見自己的聲音在山林間鬼魅一般的飄蕩,我又是嚇的不輕。認慫的、沒有出息的,緊緊跟傷了他,生怕自己會落單再也離不開。

上山容易下山難,這是一句老話,同樣也適用於在我的身上。

本來我以爲盛經綸會再用“輕功”帶着我離開的,那樣擔着點驚嚇但是人要少吃不少虧,可是下山的路上不管我怎麼叫累盛經綸都不搭理。

我心想完蛋了,如果一直這樣走到城裡去,我肯定還沒有走到就先折了。結果我們運氣好,遠遠離開蕓薹村之後,在通往城裡去的主幹道上面碰到了一輛私家車。那開車的司機五十多歲,臉色灰黑,大半夜看到我們,又是從荒村那邊來的,他居然一點也不害怕,還很熱情的招呼我們上了車。

上車之後大叔不說話,盛經綸不說話,我繃着神經還以爲自己上了黑車,還不知道會被帶到什麼地方去。結果到了城裡我才知道那司機原來跟盛經綸認識,目的就是來載我們的。

我知道真相之後,氣的差點沒有吐血,真是白擔了那份心。

盛經綸冷冷淡淡的不說一句話,直到快要到我家的時候,他纔對我說:“你回去,我先去找那竄出來的陰魂。”

“你……你上哪裡找他呀?”看着盛經綸背身而去的身影,想到貓王之所以能夠離開蕓薹村,我也有一半的責任,如果需要我做什麼我還是挺願意的。

不過這話我是不敢告訴盛經綸呢,萬一以後他提什麼過分的要求,我連拒絕的權利都沒有。

“那、那你自己小心點吧。”我低聲說,轉身回家,剛走了幾步忽然聽見盛經綸說:“你那個朋友,你提防着她一點。”

“什麼?”我訝異,盛經綸說的是誰呀?

“就是帶你去荒村的朋友。”盛經綸語氣淡淡。

“徐以琳?”我往前跑了幾步,呆呆的看着盛經綸:“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有什麼問題嗎?”

況且那天雖然我堅信是徐以琳帶我去的荒村,可是徐飛告訴我說她當時出車禍在醫院,後來我自己有了麻煩,也一直沒有機會去醫院看望她弄清楚那天下午的事情。

現在也不知道徐以琳出院了沒有,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

此時,盛經綸突然讓我提防徐以琳是什麼意思?

“最好的朋友?至親都會行差踏錯,更別說只是朋友。”盛經綸淡漠的俊臉上的嘲諷意味一閃而過,“想要保住小命,就聽我的。”

是啊,我的父母都能稀裡糊塗的把我送去配陰婚,這可是我真實的經歷呀,想着心窩子就疼。

“你能把話說清楚一點嗎?”我傻傻的看着他走遠的背影喊,可是盛經綸頭也沒有回一下的走遠了。

想着我跟徐以琳從穿開襠褲就認識的情分,她會做什麼對我不利的事情,而我又要提防她什麼呢?

站在涼風颼颼的路口,我感覺有些冷,就快速的往家裡走去了。至於盛經綸對我的提醒,我姑且記着,等明天我去徐以琳家裡找她問問那天的事情。

有了這個打算之後,我心裡也同時打定了主意,這次不管我爸媽對我說什麼,我都一定不會輕易原諒他們。要不是他們渾渾噩噩,我根本不可能遭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走到家門口擡頭看着自己的家,爸爸媽媽和哥哥應該都睡了吧?我失蹤之後,他們有沒有擔心我呢?我胡思亂想着,突然我房間的燈亮了,難道是爸爸媽媽找不到我太難過了,所以去我房間裡了嗎?

我心中涌起一股熱潮,我想立刻敲門進去——

“方羽!”忽然身側有人碰了我一下,並且拉着我閃到了牆後面。

因爲叫喊我的那個聲音很久違熟悉,我幾乎是在一念之間就想到他——蘇旻!

他回來了嗎?怎麼就回來了呢,我以爲他一輩子也不會再回來這座城市的。

“蘇、蘇旻?”我緊張的往牆上靠了些,第一次跟蘇旻靠的這麼近,那感覺一點也不美好。因爲我現在穿着一身發臭的衣裳,頭髮也是亂糟糟的實在是狼狽。我根本不想讓蘇旻看見我現在的這幅樣子,可是他出現的太淬不及防了,我根本沒有機會不見他。

“你回來了呀,這段時間你過的好嗎?”蘇旻既然回來了,怎麼大半夜不睡覺,難道是特意在這裡等我的嗎?

蘇旻皺了皺眉:“你去哪裡了,怎麼弄成這幅樣子?”他一定是聞到了我身上的氣味,往後退了退。

我心裡懊惱及了,就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十分的糟糕,卻偏偏還讓蘇旻給撞見了。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無所適從的嘟囔了一句:“說、說來話長。”

“跟我來,”蘇旻警覺地往周圍掃了一眼,低聲說:“你現在不能回家。”

我一愣,踮起腳看了一眼我家的房子,我房間的燈好像已經滅了。只是蘇旻的話讓我莫名的心裡發慌——我現在爲什麼不能回家,因爲我的樣子狼狽不能讓我的父母看見嗎?

不不不,就連盛經綸都沒有嫌棄我這身糟糕的打扮,我的父母又怎麼會嫌棄我呢?

“出什麼事了?”我小聲問。

蘇旻搖了搖頭,示意我先離開再說。

我心裡有一個一萬個問號,再加上再次重逢蘇旻,雖然是狼狽但是心裡還是很開心,所以我無法拒絕,跟着蘇旻離開了。

蘇旻是自己開的車,就停在不遠處的路邊。

我們坐上車之後我想問他現在能方便說話了吧?可不等我開口,他就發動車子走了。

蘇旻一直將車子開到了江邊,才靠邊慢慢的將車子停了下來,我迫不及待的問他:“蘇旻,到底是出什麼事了?”

蘇旻轉過身來,凝了我半秒,幽幽的說:“你家裡有一個‘方羽’跟你父母生活在一起!”

“what?”要不是安全帶攔着我,我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了,“什麼意思呀,什麼叫我家裡有一個方羽呀?”

【050】爆發【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6】砸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119】他來到現實裡【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25】女鬼【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5】吻【010】那就當練膽【126】全部都是死人【112】只要你嫁給我【009】施咒找人償命【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58】花朵【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30】挑撥【043】反覆【009】施咒找人償命【060】謝謝你【063】發作【016】一封信【041】怪胎【075】黑洞成謎【006】女鬼【038】都死了【056】磨難【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23】奇怪的人【046】怪事【069】真相【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30】挑撥【028】他看不見我【128】我們曾經見過【040】舊夢【057】鬼經【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34】吸血【100】不會讓你爲難【054】夢見過【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49】無恥【027】你揹我【117】荒村之行【037】他們都在【024】居心叵測【041】怪胎【130】家裡的我是誰【032】不要散【077】不能提及的人【026】砸碎【032】不要散【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01】荒村【127】人骨鈴【046】怪事【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03】約定【056】磨難【025】女鬼【123】奇怪的人【028】他看不見我【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9】救救他【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74】欺騙升級【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3】發作【077】不能提及的人【075】黑洞成謎【027】你揹我【059】救救他【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54】夢見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7】你揹我【023】離開【071】老廟【068】荷燈【131】前緣【071】老廟【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50】爆發【050】爆發【006】女鬼【080】有我在,放心【037】他們都在【007】救他們【017】信的秘密【047】刺光【057】鬼經【077】不能提及的人【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
【050】爆發【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6】砸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119】他來到現實裡【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25】女鬼【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5】吻【010】那就當練膽【126】全部都是死人【112】只要你嫁給我【009】施咒找人償命【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58】花朵【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30】挑撥【043】反覆【009】施咒找人償命【060】謝謝你【063】發作【016】一封信【041】怪胎【075】黑洞成謎【006】女鬼【038】都死了【056】磨難【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23】奇怪的人【046】怪事【069】真相【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30】挑撥【028】他看不見我【128】我們曾經見過【040】舊夢【057】鬼經【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34】吸血【100】不會讓你爲難【054】夢見過【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49】無恥【027】你揹我【117】荒村之行【037】他們都在【024】居心叵測【041】怪胎【130】家裡的我是誰【032】不要散【077】不能提及的人【026】砸碎【032】不要散【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01】荒村【127】人骨鈴【046】怪事【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03】約定【056】磨難【025】女鬼【123】奇怪的人【028】他看不見我【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9】救救他【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74】欺騙升級【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3】發作【077】不能提及的人【075】黑洞成謎【027】你揹我【059】救救他【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54】夢見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7】你揹我【023】離開【071】老廟【068】荷燈【131】前緣【071】老廟【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50】爆發【050】爆發【006】女鬼【080】有我在,放心【037】他們都在【007】救他們【017】信的秘密【047】刺光【057】鬼經【077】不能提及的人【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