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全部都是死人

貓王?我忽然想到了走散的餘揚和劉錚鳴,他們不是也說自己有個同伴叫做“貓王”嗎?

“你……你叫貓王啊?”此貓王是不是劉錚鳴他們尋找的那個貓王?

男人認真的點頭:“對呀,我的代號叫貓王,你叫什麼名字呀?”

“方羽。”我隨口應道,忙又問他:“既然你叫貓王,那你認識餘揚和劉錚鳴嗎?”

貓王用食指颳着額頭,思考了半秒,十分肯定的搖頭:“不認識。”

“不認識?”怎麼會這樣呢,餘揚和劉錚鳴明明說自己有三個同伴,一個漢堡一個蝦米,還有一個就是叫做貓王的。

荒村總共就這麼大一點點總不會有兩個貓王吧?

“餘揚和劉錚鳴是什麼人?你朋友嗎?”貓王問。

我搖搖頭,說道:“他們說認識我,但是我對他們沒有印象,所以也算不上是朋友。”這話一出口,我就暗自後悔起來,這個貓王還不知道是什麼來歷,我就開始口不擇言,萬一他也不是什麼好人,把我拐騙到別的地方怎麼辦?

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我糊塗了,竟然忘記了這一點。

誰知道就在我懊惱後悔之際,那個自稱貓王的男人,突然喪心病狂的大笑起來,他笑的前仰後翻,看的我無語死了。

“喂!”我不耐煩的叫了起來:“你能不能不要笑啊,我都快要煩死了。”

貓王捂着肚子,喘了兩口氣對我說:“那個……那個方羽是吧?不是我說你,你丫真是太缺心眼了,你既然敢來荒村,難道就沒個心理準備,你覺得荒村裡除了我跟你之外,還有別的活人嗎?”

“你……你什麼意思呀?”貓王的話讓我狠狠的打了個激靈,我結結巴巴的看着他。

他擺擺手說:“荒村已經不是從前的蕓薹村了,這裡面的水有多深,你根本不知道。”他問我:“你還知道蕓薹村十里花圃凋零之謎,是怎麼回事嗎?”

我呆呆的搖頭:“不知道。其實我來到荒村,根本不是自願的,這就是一個意外。”我口快,一直沒兜住,又跟這個陌生的貓王說了實話。

“啊?”貓王意外的瞅了瞅我,“怪不得你穿成這幅德行,敢情你是被人耍了呀?”

貓王一定是以爲我是在玩什麼低趣味遊戲吧,所以纔會說我是被人耍了,可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我無奈的深呼吸了口氣,回想自己的遭遇實在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只能搖頭。

“到底怎麼回事呀?”貓王擺正姿態有些迫不及待。

我壓根不想說,反問他:“你剛纔說荒村沒有活人是什麼意思呀?”

貓王撇撇嘴:“意思就是,這個村子裡到處都是鬼——鬼呀!”他突然趁我不備衝到我面前,伸着爪子對我扮鬼臉,嚇得我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

可憐我這些天呀,不是發高燒稀裡糊塗,就是睡棺材跟鬼牽連,現在還被一個長相醜陋的傢伙嚇唬,我這是上輩子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嗎,所以變成這樣。

“你走開!”我撫着脆弱的小心臟,快被他氣死了。

“哈哈哈,你膽子真小。”貓王笑的神憎鬼厭,我氣的直抽抽,“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他們都是死人?”

小女孩、餘揚、劉錚鳴——剛開始餘揚和劉錚鳴說小女孩不是人,現在遇到一個貓王,他說他們都不是人,我到底應該相信誰呀?

雖然我一直堅信世上是有鬼神的,可是也不至於到處都是鬼吧,簡直太驚悚雷人了。

“走吧,美女,趁着沒有被鬼盯上,我們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貓王罵了句我操,“真不是他媽人呆的地方。”

我站着沒動,貓王叉着腰不耐煩的瞅着我:“你幹嘛呀,不相信我呀?”

今晚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我無法相信任何人。

我直接說道:“貓王,你自己走吧。”

貓王氣暈了:“你這女人疑心怎麼這麼重啊?”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也是沒有辦法,只能不好意思的低垂着頭。

“算了,既然你不肯承認我剛纔從一個小鬼手中救下了你,也不思回報,甚至懷疑我,那我只能認了。”他自嘲的說:“可能也是我長的醜。”

我一下子急,慌不擇言:“不是不是——”不是完了,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算了算了,你也別解釋了。”貓王指着前方說:“那是往村口去的大路,咋們各走各的吧。”

我慚愧的點頭,聽見貓王說了一聲“走啦”,再擡頭時,他果然已經昂首闊步走出了好遠。

貓王的背影漸漸的融入到了黑色的夜幕當中,我稍作休息,就順着那條大道走了過去。這路還是那種泥巴路,坑坑窪窪,道路兩邊還長滿了半人高的青草,走在當中真是說不出的毛。

我忐忐忑忑的走了有小半個小時,才隱約的看見了一大塊石頭,走近看時隱隱約約的能看見“蕓薹村”幾個字,想必這就是村子口了。

我鬆了口氣在石頭邊站了會,又看了一眼自己走來的方向,頹敗的村落在夜幕當中模模糊糊。我在心裡說了一句“永別”轉身走了幾步,突然後背像是被什麼東西撞到一般,疼的我打了幾個晃,一隻手抓住了旁邊的巨石站穩。

“什麼東西呀?”我回頭望去,沒看見什麼,反而是我的雙腿突然不受控制的快速走了起來。

我困惑不已,我沒有動啊,爲什麼我的腿卻走得這麼快?

我一下子急了,難道是我的“11路”車失靈了嗎?停!停!停!我不斷的給我的雙腿發號施令,結果一點作用也沒有。

“方羽!”忽然,身後傳來一聲急切的叫喚,我聽出來是盛經綸的聲音,準備回頭時,我的雙腿卻不受管控的飛奔了起來。

此時我雙腿飛奔起來的速度,簡直堪比飛人,讓我自己都無法相信。

我被不受控制的雙腿帶着飛奔了很遠很遠,一直到了一個斷崖邊上,我明明知道掉下去會摔死,可是雙腳就是停不下來,眼見着就要一腳踏下去,忽然有人在千鈞一髮之間緊緊的揪住了我的手!

我的身體吊在懸崖邊上,無處借力,隨時有墜落下去的危險。

我淚眼模糊的望向救我的人,他是盛經綸!

性命攸關,我根本管不了別的,對着他就是一番哀求:“抓緊我!千萬不要放手,求求你千萬不要放手!”

盛經綸冷漠的目光突然氤氳複雜起來,他對着我低喃了一句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後,忽然有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多謝你幫助我離開了荒村。”那個聲音聽着無限的得意,而它分明就是貓王的聲音。

他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幫助他離開了荒村呀?我分明什麼都沒有做啊!

“哈哈哈……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貓王哈哈大笑,他的聲音越去越遠。

這裡有點黑,加上情勢危機,我看不大清楚盛經綸的表情,只是他緊抓住我的手,突然的鬆了一下!

“啊……!”我驚嚇的大叫,差點魂飛魄散,我眼眶裡的淚珠紛而下,可憐巴巴的望着盛經綸,哀求道:“不要……不要放手……”

“爲什麼不在屋裡等我?”盛經綸的聲音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冷酷,他漠然的眼睛在晦暗的空間裡直直的盯着我。

面對他的質問,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能淚眼汪汪的垂下了眼瞼,如果盛經綸因此而不救我該怎麼辦?難道我就要摔死在這裡嗎?

見我不出聲,盛經綸更加惱火衝我吼道:“你這個愚蠢的女人,你知道你剛纔做了什麼事情嗎?”

“我……”我被他吼傻了,倒想自己主動鬆開他的手掉下去摔死算了。

從我在這個古怪的地方醒過來到現在,只是單純地想要離開而已,我能做什麼?我憋屈的想要頂撞回去,卻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咬着嘴脣,將哽到了喉嚨管的話也嚥了回去,心如死灰的閉上了眼睛——死就死吧,搞不好我命好,被樹椏子接住也不一定。

卻聽盛經綸毫無情緒的說:“往後的時間,外面每一天都會有個無辜的人,會因爲你的愚蠢舉動而丟掉性命。方羽,這份後果,你自己承受!”

說完,盛經綸沒費吹灰之力的將我從吊着狀態,提到了懸崖上面來。

我兩腿發軟,他一鬆開手我就直接萎到了地上。

盛經綸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每天都有一個無辜的人會因爲我而死?我做什麼了,要承受這種莫須有的罪名?

而盛經綸撂下這麼一句稀奇古怪的話,也壓根沒有給我詢問他的機會,扭頭就走了。

我氣不過,衝他的背影喊道:“喂!盛經綸!有什麼話,你說清楚了再走,就算是死你也該讓我死的明明白白不是嗎?”

盛經綸邁動的雙腿,因爲我的叫喊而停了下來,他由動態而變成靜態的背影,像一副完美的雕塑,讓我看的莫名的一陣心慌。

【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35】吻【017】信的秘密【044】黑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07】救他們【016】一封信【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46】怪事【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06】女鬼【063】發作【093】你不是林展哥【042】陳璽【043】反覆【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67】腐屍【055】二瞎子【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50】爆發【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34】吸血【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2】不要散【044】黑氣【107】密室生死存亡【026】砸碎【073】交鋒【071】老廟【039】三日約定【028】他看不見我【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40】舊夢【007】救他們【062】救秦峰【028】他看不見我【007】救他們【054】夢見過【002】盛經綸【123】奇怪的人【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20】你要去哪兒呀【041】怪胎【009】施咒找人償命【107】密室生死存亡【043】反覆【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15】陳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9】繡花鞋【060】謝謝你【004】是做夢了嗎【033】又要我背啊【104】江邊的約會【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7】人骨鈴【004】是做夢了嗎【075】黑洞成謎【040】舊夢【039】三日約定【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43】反覆【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33】又要我背啊【067】腐屍【068】荷燈【077】不能提及的人【072】目的【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8】他看不見我【080】有我在,放心【021】立刻出來【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0】你要去哪兒呀【119】他來到現實裡【042】陳璽【046】怪事【074】欺騙升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0】不會讓你爲難【034】吸血【059】救救他【012】動不得【101】蛇打七寸【045】吳巖【043】反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47】刺光【009】施咒找人償命【090】通靈咒裡的世界
【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35】吻【017】信的秘密【044】黑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07】救他們【016】一封信【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46】怪事【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06】女鬼【063】發作【093】你不是林展哥【042】陳璽【043】反覆【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67】腐屍【055】二瞎子【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50】爆發【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34】吸血【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2】不要散【044】黑氣【107】密室生死存亡【026】砸碎【073】交鋒【071】老廟【039】三日約定【028】他看不見我【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40】舊夢【007】救他們【062】救秦峰【028】他看不見我【007】救他們【054】夢見過【002】盛經綸【123】奇怪的人【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120】你要去哪兒呀【041】怪胎【009】施咒找人償命【107】密室生死存亡【043】反覆【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15】陳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9】繡花鞋【060】謝謝你【004】是做夢了嗎【033】又要我背啊【104】江邊的約會【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7】人骨鈴【004】是做夢了嗎【075】黑洞成謎【040】舊夢【039】三日約定【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43】反覆【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33】又要我背啊【067】腐屍【068】荷燈【077】不能提及的人【072】目的【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8】他看不見我【080】有我在,放心【021】立刻出來【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0】你要去哪兒呀【119】他來到現實裡【042】陳璽【046】怪事【074】欺騙升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0】不會讓你爲難【034】吸血【059】救救他【012】動不得【101】蛇打七寸【045】吳巖【043】反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47】刺光【009】施咒找人償命【090】通靈咒裡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