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在那男人身上做了什麼,我忽然感覺掐在我脖頸上的手鬆開了!

隨之,我的耳邊傳來了“轟”的一聲,回頭看時,那男人竟然倒到了地上變成了屍體該有的姿勢!

我揉着脖頸大跳了半步,結果身體太虛,動作太急,一個沒站穩倒地上了。

就在我以爲自己即將跟那驚悚的臉來一個親密接觸的時候,忽然有一隻手提住了我的衣裳,那隻手將我往後一帶,我就跌入了一個冰冷的恍惚是虛幻的胸膛裡。

我怔怔的,傻傻的轉過臉去,拉住我的果然就是盛經綸。

盛經綸還是面無表情,他將我抱起來,直接放進了棺材裡。

幹嘛呀這是?我一下子就慌了,緊張的抓着棺材壁大叫道:“你……你放我出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知道你不想死!”盛經綸眉目轉,盯了我一眼。他犀利的目光,讓我狠狠的打了個激靈,張着嘴巴再也不敢開口說話了。

過了半秒鐘,盛經綸他也躺了進來,他躺進來的時候居然還順手將棺材給蓋上了!

這傢伙是不是瘋了啊?他是鬼他不怕什麼,我可是活人我會被憋死在裡面的!

“放過我……盛經綸,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緊緊抓着即將要合上的棺材板,試圖阻止他的動作。

盛經綸嗤的一笑:“把手拿開。”

我當然是不答應的,結果他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妖術,我的手就自然而然的垂了下來。隨之棺木“砰”的發出了一聲悶響,棺材蓋被他合上了。

我的眼前瞬間連一絲光線也沒有,在這伸手不見五指,旁邊還躺着一個鬼的情況下,我難受的想罵人,可是偏偏沒有半點骨氣,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漆黑的狹小空間裡,盛經綸沒有開口說話,似乎夢裡夢外他都是一個極其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男鬼。我不盡自然,雖然沒什麼力氣,還是忍不住問他:“盛經綸,我們在夢裡見過的對不對?”?

盛經綸冷漠道:“夢裡?什麼夢裡?”

我被他問的無言以對,支吾了半天只好作罷。

可是這種環境真的讓人很緊張,緊張到我根本做不了任何別的事情,也想不了任何別的事情,我十分的壓抑難受,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我要出去!”我加重語調,加快語速的說:“我要出去!”

“別吵,讓我安靜會。”盛經綸淡漠的說,如此語氣,竟然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我無比的困惑,實在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又爲什麼會突然的發生在我的生命裡?

我踟躕的僵在棺材裡,慢慢的合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跟盛經綸在一起,我恐懼的心情竟然慢慢的平靜了許多。

但是在棺木這種空間有限的地方,跟一個鬼躺在一起,我不大開腦洞胡思亂想那是不可能的,我想的最多的事情不是別的,竟然都是關於荒村的那個夢。

此時躺在我身邊的盛經綸,真的就是夢裡的那個盛經綸嗎?

“盛……”我怕盛經綸不想聽我說話,猶豫了半晌,聽見他輕輕的“嗯”了一聲,像是給予了我沒有拒絕的迴應一般,我欣喜無比,心想這個傢伙比在夢裡通情達理多了。

“我想喝水。”我弱弱的低聲說。燒了幾天,現在好不容易好了一點,不僅僅是想喝水,還想吃東西。

盛經綸“嗯”了一聲,但是沒有任何的動作。

我無語,撇開頭看向他所在的方向,棺材裡黑黢黢的根本什麼也看不清楚,我小聲說:“那……那我們出去吧?”

過了好一會我沒有聽見任何的迴應,難道盛經綸他已經是在棺材裡睡着了嗎?

我困惑又不敢直接開口,猶豫了半天,假裝翻身的動了一下胳膊,我原本以爲會碰到盛經綸,這樣他無論如何會做出一點反應。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不但沒有聽見盛經綸發出響動;更可怕的是,我居然感覺自己身邊是空的!

也就是說當我的手伸出去的時候,我碰到的是空氣,而不是別的任何東西。

盛經綸是鬼,難道他已經丟下我無聲無息的走了嗎?一想到這,想到是我自己一個人躺在棺材裡,我身上的寒毛都立了起來!

“盛經綸?”我小聲的叫了一聲,可是沒有聽見任何的迴應!

天啦!完蛋了!我被盛經綸扔在棺材裡了!

“救命啊!有人嗎?救命,快點放我出去!”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喊叫,拍打棺材壁面,可是外面一點動靜也去沒有。

外面沒有人,那我該怎麼辦,活活的在棺材裡悶死嗎?

大概是我求生的慾望太過強烈,以至於我精疲力盡,再也提不上一點點力氣。我無助的睜着眼睛,絕望的試圖在黑暗裡尋找一絲絲光明,可是胸口好像是壓着一塊石頭,讓我窒悶的喘不上氣來。我的意識在黑暗裡一點點的流失,最終我什麼感知也沒有了。

我以爲這就是死亡,以爲自己要下地獄,迷迷糊糊間卻感覺口齒間,有清清涼涼的液體在慢慢的往咽喉裡流動。我貪婪的吸允吞嚥,腦子裡卻越來越混亂,我看到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在我的腦海裡聒噪,我努力的想要將它們拼湊成型,可是腦子像是要炸掉一般的疼。

“走開!走開!”我使勁的驅趕着那些可惡的畫面,可是無濟於事,“滾開呀!求求你們滾開!”

就在我急得快要發瘋的時候,忽然有人抓住了我張牙舞爪的雙手,有個聲音惱羞成怒的問我:“往哪兒滾?”

盛經綸?我一下子想起他來,這不就是他的聲音嗎?低沉而又淡漠。他不是把我扔在棺材裡自己走了嗎,怎麼又來了?

我緩緩的掀了掀眼皮,眼前露出了昏暗的破敗一角,並不是在棺材裡。我吃了一驚,這裡是哪裡呀?

我不是被盛經綸弄進棺材裡了嗎,怎麼又來到了這麼一個鬼地方?

不是我想說這裡是個鬼地方,而是它看起來真的不怎麼好,從我的視角看過去,建築的牆皮已經是斑駁脫落,許多地方不是缺磚少瓦就是長滿嫩葉綠苔,陰暗的角落裡甚至還有癩蛤蟆悠然自得的跳來跳去。

“這……這是哪兒呀?”我弱弱的看着面前慍怒而又冷漠的俊臉,他終於在我的瞳孔由模糊變的清晰了。

“蕓薹村。”盛經綸鬆開我的手,淡淡的說。

我這纔看見他的手中拿着一瓶哇哈哈純淨水,印着王力宏圖像的那種瓶裝。原來剛纔我覺得有清亮的感覺流向咽喉,是他在給我喂水吧?

“蕓薹村?”我將盛經綸的話重複了一遍。

我猛然驚坐起來,張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你怎麼把我弄荒村來了呢?”

盛經綸冷冷一笑,嘴角的冰花裡透着複雜的意味,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看了半天也沒有琢磨出來。

我吞了口氣,低聲說道:“盛經綸,你倒是說句話呀,你怎麼把我弄荒村來了呢?”

盛經綸轉過臉來,漠然的瞅了我一眼,淡淡的問:“你忘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嗎?”

“什麼事情呀?”我一頭霧水,但是很快的又想起來了,他說的是那個三日約定吧?

可是在棺材裡的時候,我問過他的,我問他我們是不是在夢裡見過,但是他問我是什麼夢?如果他不知道有那個夢存在,那以此推斷,我跟他之間也不該有什麼約定纔對呀,現在他怎麼又這樣問我呢?

“你是要繼續揣着明白裝糊塗嗎?”盛經綸犀利的目光朝我映射來,看的我臉頰一紅,我承認我是有裝糊塗的嫌疑,可是我說的也是實話呀。我不肯示弱的說道:“本來就是嘛,我這幾天發高燒把腦子燒壞了,我真的不記得自己答應過你什麼事情。”

“哦?”盛經綸眯了眯眼睛,“要不要我幫你回憶回憶呀?”

他說這話時的樣子太過邪惡,看的我心裡一涼一涼的,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我連連擺手說:“別別別!你說的不就是那個三日約定,我剛剛被你一嚇,就想起來了。”

我心虛的低下了頭,盛經綸勾勾嘴脣,又是冷的一笑。這個冰冷的男鬼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如果我跟他之間真的有一個三日約定,那時間都過了,他還找我幹什麼?

“想起來了就好,想不起來,永遠也別想離開荒村!”盛經綸語氣依舊平淡,但是憑添了一股威懾,我緊張的肩膀一抖,茫然的看着他:什麼意思呀?他是打算把我弄死在荒村嗎?

“你、你想殺我?”我緊張的看向周圍,我正對面就是一扇破門,門是虛掩着的,依照我的體力和我的奔跑速度,我能夠逃脫的了盛經綸的魔爪嗎?

我想了想,不可能的,他是鬼,還不知道有多少妖術沒有用出來,我怎麼逃的過他?

就在我惶恐着自己逃不能逃,只能等死的時候,不知道是哪個地方突然的發出了一聲聲劈呲的響動。那盛經綸想也沒想,將他手中抓着的礦泉水瓶塞給我,就奪門出去了。

我在心裡數着時間,緊張的仰頭大灌了一口水,準備下地出門看看外面的情況的時候——忽然,破門的發麪傳來了沙沙的聲音,好像是有人拖着樹枝走在沙地上發出的聲音!

那聲音越來越近,分明就是朝着我這邊來的,可是我又分明可以感覺到,來者不是盛經綸。

我緊張的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的盯着房門口,心裡卻亂作一團……

【086】他正在歸來【043】反覆【010】那就當練膽【032】不要散【036】死亡【010】那就當練膽【013】劉婆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59】救救他【075】黑洞成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6】他正在歸來【073】交鋒【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0】謝謝你【101】蛇打七寸【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6】死亡【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14】瓷娃娃【069】真相【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1】老廟【119】他來到現實裡【053】報復【130】家裡的我是誰【008】你不是鬼吧【002】盛經綸【055】二瞎子【010】那就當練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6】一封信【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2】不要散【027】你揹我【117】荒村之行【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4】瓷娃娃【017】信的秘密【094】纏上一輩子【006】女鬼【109】贈你一片花海【049】無恥【123】奇怪的人【067】腐屍【060】謝謝你【009】施咒找人償命【063】發作【026】砸碎【066】替身【101】蛇打七寸【002】盛經綸【130】家裡的我是誰【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87】忘了我,阿玖【060】謝謝你【029】不要再纏着我【024】居心叵測【049】無恥【077】不能提及的人【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05】情敵【038】都死了【080】有我在,放心【124】我是人是鬼【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8】我們曾經見過【072】目的【054】夢見過【064】謝謝【025】女鬼【020】燒她腳【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5】情敵【058】花朵【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15】陳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33】又要我背啊【058】花朵【112】只要你嫁給我【045】吳巖【042】陳璽【037】他們都在【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04】江邊的約會【064】謝謝【013】劉婆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5】吻
【086】他正在歸來【043】反覆【010】那就當練膽【032】不要散【036】死亡【010】那就當練膽【013】劉婆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59】救救他【075】黑洞成謎【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6】他正在歸來【073】交鋒【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0】謝謝你【101】蛇打七寸【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36】死亡【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14】瓷娃娃【069】真相【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1】老廟【119】他來到現實裡【053】報復【130】家裡的我是誰【008】你不是鬼吧【002】盛經綸【055】二瞎子【010】那就當練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6】一封信【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2】不要散【027】你揹我【117】荒村之行【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4】瓷娃娃【017】信的秘密【094】纏上一輩子【006】女鬼【109】贈你一片花海【049】無恥【123】奇怪的人【067】腐屍【060】謝謝你【009】施咒找人償命【063】發作【026】砸碎【066】替身【101】蛇打七寸【002】盛經綸【130】家裡的我是誰【102】不想他變成腐屍【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6】死亡【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87】忘了我,阿玖【060】謝謝你【029】不要再纏着我【024】居心叵測【049】無恥【077】不能提及的人【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05】情敵【038】都死了【080】有我在,放心【124】我是人是鬼【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8】我們曾經見過【072】目的【054】夢見過【064】謝謝【025】女鬼【020】燒她腳【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5】情敵【058】花朵【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15】陳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33】又要我背啊【058】花朵【112】只要你嫁給我【045】吳巖【042】陳璽【037】他們都在【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04】江邊的約會【064】謝謝【013】劉婆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5】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