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他來到現實裡

“小羽,你跟媽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去荒村?”媽媽的語氣十分的嚴肅,讓我原本繃住的神經繃的越發緊了。

我緊張的搖了搖頭,弱弱道:“沒去成,半路上我跟徐以琳就返回來了。”

我現在腦子裡一團漿糊,想啊如果徐以琳真的在下午出了車禍,那執意要帶我去荒村的那個“徐以琳”是誰呀?她的鬼魂嗎?這太可怕了,想想頭皮都跟着發麻,房間的溫度都跟着下降了好幾度。

媽媽滿臉不相信的搖頭:“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已經去過了,對不對?”

這下我是真委屈,問她:“夢裡去過算不算?”

“夢裡?”媽媽吃了一驚:“你又開始做噩夢了?”

什麼叫我又做噩夢了,“我天天做啊,不是已經習以爲常見怪不怪了嗎?”

“那你怎麼不告訴我呢?”媽媽緊張萬分的捏着雙手,看的出來不是開玩笑,她是真緊張了。

我經常做噩夢這事,剛開始我很害怕,所以會一五一十的跟我媽講,可是日久天長她沒有心思聽,我也沒有心思再去回想了,它彷彿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跟吃飯一般平常。

我媽現在突然這樣問,叫我怎麼回答她?

“媽!”我鄭重的喊道。“你到底要說什麼就直說,不說我要下去洗澡了。”

“去吧,你去洗澡吧。”媽媽怔怔的說完,一屁股坐到我牀上,一雙手捧着臉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等我洗完澡上來,我看見我媽在客廳裡渾身不安的打電話,我看她臉色不好,就故意想湊過去聽,結果被她給推開了。

不讓聽?不讓聽就不讓聽吧,我揪揪嘴,回了自己的房間。

今天下午發生了這麼多事,我是連玩電腦的心思也沒有,躺在牀上一心想着徐以琳的事情,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半夢半醒之間,我看見我的房門被人緩緩的推開了,從客廳的窗戶裡漏進來的白月光,此時正好的從推開的房門口溜了進來,肆意的灑落在了我的牀角,將我原本黑暗的房間照的影影綽綽。

我眯了眯眼睛,想看看是不是我媽進來了,因爲我家目前只有我和我媽在家。可是我看了看,房門是開了,但是並沒有見到有人。

我心裡十分的困惑,想起身時,眼皮卻分外的沉重,睜了幾下乾脆還是合上了。

“唉——”隱隱的一聲輕嘆,讓我的心臟猛地咚咚了幾下。

我困惑的掀開眼皮,想看看是誰在嘆息呀,怎麼會跑到我房間裡唉聲嘆氣呢?因爲那個聲音也不是我媽媽的,聽着像是一個男人的。

待我掀開眼皮之後,我吃驚的發現自己的牀邊坐着一個高高瘦瘦,脊背直挺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褲子,背對着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你……你是誰呀?”我一下子坐了起來,驚恐莫狀的往牀邊挪去。

我家裡怎麼會突然的跑進來陌生的男人,還溜進我的房間裡唉聲嘆氣,他有病是不是?不然正常人怎麼會這樣。

我發出驚恐的質問聲,並沒有給那人造成多大的反應,他依舊保持着那個姿勢坐在我的牀邊,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我要瘋了,試着將雙腳放下了牀,有必要時我得奪門而逃。

“你……你說句話呀,你來我家到底是想幹什麼?”我恐懼的不得了,緊緊的等着他回答我,可是他好像沒有聽見一樣,仍舊是選擇了置若罔聞。

我來氣了,低聲罵了句。

“女孩子罵髒話不好!”突然,有個冰涼的聲音鑽進我的耳朵裡。

我的心臟猛的打了突,放聲尖叫:“媽媽!媽媽!”救命啊!,那救命三個字我還沒有喊出口,我就聽見媽媽火急火燎的迴應:“怎麼了?怎麼了?小羽,怎麼了?”媽媽急急忙忙的推開我的房門,衝到我的牀邊,抓住了我的手:“小羽,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我茫然的睜開眼睛,發現此時此刻天已經亮了,除了我的媽媽之外,這間房裡再沒有第三個人了。

“我……我又做噩夢了?”我顫抖的抓緊了媽媽的手:“媽媽,我被鬼纏上了,我真的被鬼纏上了!”

“女孩子罵髒話不好!”那個聲音,是那麼那麼的熟悉,他不就是夢裡盛經綸的聲音嗎?

我又做關於他的夢了……他就坐在我的牀邊,那麼那麼的真實!他不是人,他肯定是鬼!我在心裡下了決斷。

我緊緊抓着媽媽的手,心臟咚咚咚的狂跳。面對媽媽急切的追問,我一時哽住了,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件事情,是真的遇到了鬼,還是因爲我心裡壓力太大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媽媽坐到牀邊,不停的追問,我看到她擔心的都要哭了,自己也忍不住想哭。

事已至此,我乾脆將自己昨天的經歷一股腦的告訴了媽媽。

我看見媽媽聽到最後,臉色已經是慘白如紙,沒有一絲的人色!

“小琳……小琳她居然帶着你去找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她安的什麼心啊?”媽媽氣急敗壞,恨不得直接找上門去理論。

我忙強調道:“昨晚我給她打電話了想問問是怎麼回事,可是徐飛說小琳昨天下午出車禍了,所以帶着我去荒村的人根本不會是小琳本人!”

“那、那是誰呀?”媽媽都嚇傻了,她雙眼含淚,悔恨萬分的跟我道歉:“對不起小羽,媽媽昨晚不該那樣說你們。”

“那些都不重要了。”我難受的抓住媽媽的胳膊,無助道:“媽,我現在該怎麼辦啊?如果我真的惹上了髒東西該怎麼辦?”

媽媽想了想說:“不慌不慌,前幾天你袁阿姨還說天橋那兒有個先生特別靈,我一會就請他來家裡看看。”

媽媽說完安慰了我幾句不要擔心的話,讓我起牀吃早飯,她就先下去了。可是我渾身乏力,根本不想起牀,於是我倒枕頭上又睡了。

就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聽到外面客廳裡有響動,掀了掀眼皮想看看是怎麼回事,可是我房間門是關着的,我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只聽到有個沙沙的男人的聲音對我媽說着什麼,我豎着耳朵聽了半天,他好像是說,這種事他處理不了,讓我媽找別人看看之類的。

難道我媽已經把袁阿姨說的那位先生給請來了嗎?那位先生說他處理不了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回的事情很嚴重嗎?

怪不得我渾身乏力,腦袋如千斤般重,感覺還有些發燒,是不是就跟這事有關係啊?

我躺在牀上,意識一直是昏昏沉沉,我感覺這幾天我媽又陸陸續續的找了幾個人來家中看,但是效果都不大。

也不知道是第幾天的時候,我燒的已經是不會說話了,就連在外地工作的爸爸也回來了。爸爸媽媽急成一團,媽媽情急之下說:“難道……難道我的女兒真的就保不住了嗎?”

爸爸責怪道:“瞎說什麼,我女兒命大福大,那事之後算命的都說她能長命百歲,她怎麼會現在就——”爸爸難受的說不下去了。

“要不送醫院吧,這種情況只有送醫院會——”我聽見了哥哥的聲音,哥哥在帝都工作,輕易不回家,現在他也跑回來了,是不是就是因爲我的事情?

因爲受教育不同的緣故,我哥哥他根本不相信世上有鬼神,所以這種時候也只有他會勸爸媽送我去醫院。

我好長時間沒有見到爸爸和哥哥,就想看看他們,可是眼皮重的跟粘了膠水似的,根本就睜不開。

“下面來了個瞎老爺子,說是想上來看看。”過了有一會,我聽見哥哥說。

爸爸和媽媽面面相覷,異口同聲的說:“那、那快請上來呀。”

我聽見他們急急的跑下樓的聲音,沒多大會,我聞到了一股臭味,就跟路口垃圾桶常年發出的一樣的味道。

“沒救了,沒救了!”一個怪里怪氣的聲音說:“你們的女兒陽壽早已耗盡,是已死之人,如何還多活了這麼些年?”

“老東西!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媽媽直接就叉腰罵了起來,把那個老人家往樓下推,還是我爸和我哥合力將她給拉住了。

“好壞你聽他說完。”我爸說。

我媽氣的不輕,爲了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陽壽已盡,陰命又難續,所以她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們還是儘快的把她送回去吧。”那老人家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聞到臭味越來越重,感覺他是來到我牀邊。

我難受的想吐,他卻伸手在我額頭上摸了摸,問我:“小姑娘,你這幾天有沒有見到什麼特別的人呀?”

什麼特別的人?我困惑,我天天燒的不能下牀,我上哪裡見特別的人?見到最最特別的當屬他們這些人了。

那老人家好像猜得到我心裡在想什麼一樣,他呵呵笑了兩聲:“比如夢裡……”

夢裡?我琢磨着,那最爲特殊的當然就是盛經綸了呀!他豈止是夢裡呀,我這幾天昏迷在牀上,總是能夠看見他坐在我牀邊唉聲嘆氣,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我張了張嘴邊,想回答那位老人的問話,可是嘴巴動了動,就是發不出聲音。

那老人家站直身體說:“懂了,懂了。”他轉身朝我爸媽走去,我也不知道他拉着他們到客廳裡去說了什麼,到了晚上的時候,我爸媽突然集體的做出了古怪的動作。

【005】情敵【029】不要再纏着我【026】砸碎【003】約定【045】吳巖【006】女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05】情敵【010】那就當練膽【036】死亡【013】劉婆婆【070】信任【065】圍堵【036】死亡【050】爆發【059】救救他【038】都死了【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20】燒她腳【067】腐屍【086】他正在歸來【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073】交鋒【044】黑氣【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63】發作【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50】爆發【009】施咒找人償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61】落水【094】纏上一輩子【116】來生哪兒等你【107】密室生死存亡【077】不能提及的人【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0】舊夢【104】江邊的約會【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28】他看不見我【132】你認識阿玖嗎【109】贈你一片花海【101】蛇打七寸【112】只要你嫁給我【034】吸血【038】都死了【009】施咒找人償命【116】來生哪兒等你【051】墳墓【107】密室生死存亡【087】忘了我,阿玖【005】情敵【048】是人是鬼【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4】黑氣【094】纏上一輩子【093】你不是林展哥【071】老廟【056】磨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27】你揹我【074】欺騙升級【117】荒村之行【093】你不是林展哥【045】吳巖【019】繡花鞋【127】人骨鈴【123】奇怪的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6】砸碎【080】有我在,放心【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19】他來到現實裡【034】吸血【021】立刻出來【039】三日約定【051】墳墓【052】傷口【003】約定【017】信的秘密【070】信任【036】死亡【109】贈你一片花海【049】無恥【038】都死了【087】忘了我,阿玖【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6】全部都是死人【124】我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纏着我【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56】磨難【047】刺光【051】墳墓【018】盛經綸是什麼人
【005】情敵【029】不要再纏着我【026】砸碎【003】約定【045】吳巖【006】女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05】情敵【010】那就當練膽【036】死亡【013】劉婆婆【070】信任【065】圍堵【036】死亡【050】爆發【059】救救他【038】都死了【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20】燒她腳【067】腐屍【086】他正在歸來【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073】交鋒【044】黑氣【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63】發作【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50】爆發【009】施咒找人償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61】落水【094】纏上一輩子【116】來生哪兒等你【107】密室生死存亡【077】不能提及的人【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0】舊夢【104】江邊的約會【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28】他看不見我【132】你認識阿玖嗎【109】贈你一片花海【101】蛇打七寸【112】只要你嫁給我【034】吸血【038】都死了【009】施咒找人償命【116】來生哪兒等你【051】墳墓【107】密室生死存亡【087】忘了我,阿玖【005】情敵【048】是人是鬼【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4】黑氣【094】纏上一輩子【093】你不是林展哥【071】老廟【056】磨難【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27】你揹我【074】欺騙升級【117】荒村之行【093】你不是林展哥【045】吳巖【019】繡花鞋【127】人骨鈴【123】奇怪的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6】砸碎【080】有我在,放心【090】通靈咒裡的世界【119】他來到現實裡【034】吸血【021】立刻出來【039】三日約定【051】墳墓【052】傷口【003】約定【017】信的秘密【070】信任【036】死亡【109】贈你一片花海【049】無恥【038】都死了【087】忘了我,阿玖【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6】全部都是死人【124】我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纏着我【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56】磨難【047】刺光【051】墳墓【018】盛經綸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