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荒村之行

“方羽,方羽!”

誰在叫我?我被這聒噪的聲音叫喚的心突突的跳。

我兩腳蹬了下,緩緩睜開眼睛來,看見天邊晚霞映紅山嶺重疊。這是哪兒呀?我心裡打了個突。又揉了幾下眼睛,眼前有一張臉晃晃悠悠由模糊變得越來越清晰。

我納悶了,是徐以琳!我最好的朋友徐以琳,她怎麼會在這裡呢?而這裡是哪裡?我茫然的望着周圍完全陌生的地方,迷糊的張了張嘴,可是嘴巴很乾,動一下就裂的痛,很難受。我這是有多久沒有喝水呀?快乾死了。

我指了指發裂的嘴脣,示意徐以琳我要喝水。

“可……可我們出來的匆忙,沒有帶水呀。”徐以琳有些爲難,又萬分不解:“方羽你怎麼了呀,剛纔我不過去前面找人問個路,纔沒多大一會,你怎麼就睡着了呢?你知道嗎,我剛纔又是叫又是搖,可你就是不醒,我還以爲你死,嚇得姐差點就棄屍荒野遁走了!”

若在往常我肯定會給徐以琳幾個大大的白眼,可是此時我做不到,因爲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困惑的從草地上慢慢的坐了起來,意識也慢慢的清晰起來。

我記得下午很晚的時候,徐以琳到我家找我,說要帶我去什麼荒村找她的男神陳璽。

我不情不願的跟着她出來,結果我們兩個人根本找不着路,手機帶的gps導航又根本導不出那個地方。

我罵徐以琳作死,不靠譜,吵着要回去。

她氣的吼了我一嗓子,說是去找人問問路,讓我等着。結果我等着等着就睡着,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可以睡的那麼沉,大概是昨晚又跟噩夢對戰了一個晚上的緣故吧。

睡着了之後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我跟徐以琳去到了荒無人煙的荒村,夢到她丟下我失蹤了。我還夢到了一個男人,他說他叫盛經綸,我把他當成了跟陳璽一道的探靈人員。

後來盛經綸帶着我去找徐以琳,還說讓我三天之後回來找他。我不樂意,我們說着話說着話,最後他也不見了,嚇得我理所當然的當他是鬼!卯足了勁的逃命,跑着跑着,我就醒了,然後就見到了徐以琳。

我細細回味着這個夢,覺得很奇怪——

在荒村跟徐以琳走丟之後,我很着急,把盛經綸當成了是救命稻草,盛經綸說只要我跑過那一片荒原就能見到徐以琳。事實是我確實就醒了,然後見到了徐以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小到大,我經常做各種各樣的怪夢,但是像今天這樣真實清晰的夢,我真的還是第一次做。而且夢中的事情發生的那麼真實,以至於我現在醒過來的時候,彷彿還能感覺到盛經綸說話的力度,他讓我三天之後一定要回來!

我有心有餘悸,這到底是夢,還是有別的什麼預示?我越想越怕,斷然是不敢跟徐以琳繼續去那個什麼荒村了。

我心裡很亂,徐以琳還不停的追問我怎麼回事,問的我火了,忍不住罵了一嗓子。

快渴死我了,還那麼多問題。

徐以琳兩眼一翻,氣焦了:“尼瑪的方羽,你少在我面前嘚瑟,下回你讓我跟你去找蘇旻,你看勞資特麼的理不理你!”

額……我被徐以琳哽的臉紅脖子粗,只能理虧的用舌頭潤了潤嘴脣,跟她說:“剛纔你走了之後,我睡着了做了一個很古怪的夢,夢到我們去到了荒村,你丟下我自己走了,然後我就遇到一個男人,一個長的很帥很帥的男‘人’——”

“方羽!你得了吧,在你眼中還有比蘇旻長得更帥的男人嗎?”徐以琳簡單粗暴把我從草地上抓了起來:“方羽你要不離家出走去找蘇旻吧,我就不相信他還能躲上天了不成。”

提到蘇旻我就憂傷啊,我媽她根本就不喜歡蘇旻,說他是什麼不務正業的神棍,我跟他在一起能有什麼前途?

我就納悶了,我喜歡個男人而已,這跟前途有半毛錢的關係呀?

可是我媽既然這樣說了,我也不敢怎麼樣。畢竟我現在是賦閒在家,吃喝拉撒都得看我媽的,我要是忤逆她那就是跟自己的衣食住行作對。我雖然沒有徐以琳那麼聰明,可是也沒蠢到那種地步,更何況不管我做什麼,蘇旻他都從來也沒拿正眼瞧過我。

徐以琳說像蘇旻那樣的男人,要麼就是gay要麼就是那什麼不行,不然怎麼會對我那麼冷淡。我想過徐以琳是爲了安慰我,不過在連番受挫之後我也欣然的接受了徐以琳的這種說法,聽天由命算了。反正爲了這樣一個對我沒意思的男人,跟我媽對抗,我還沒有那個勇氣。

“你別提他了。”我推開徐以琳的手,往她的破電動車走去:“我們回去吧,那個荒村一聽名字就邪門,我是一定不會去的。”

還沒去就做亂七八糟的怪夢,去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可能!”徐以琳一口就打斷了我:“方羽,尼瑪我知道你有多麼不情願來這種地方,我好不容易把你給逮出來,我會那麼輕易的讓你回去?”

徐以琳傲嬌的翻上車,還在我胳膊上扯了把:“別拖拖拉拉的,快點給我上來。我剛纔已經找了個種田的大叔問過,順着那條山路走,大概半小時就能到。”

大概半小時?那我們到了天都黑了,難道今天我們是要在哪兒過夜嗎?讓我在哪裡過夜,我寧願現在一個人走回城裡去。

我態度堅決的說:“小琳,你怎麼說我怎麼罵我都好,那個荒村我不去!一定一定不回去!”

“就一個夢,把你嚇成了這樣?”徐以琳鄙夷的衝我直翻白眼,繼續損道:“我特麼的怎麼會認識像你這樣的慫包?”

我打定主意了,不管徐以琳怎麼罵,我都不會去。

徐以琳罵罵咧咧了半天,我聽的耳朵起繭置之不理,她也罵的口乾舌燥沒有意思,只能順了我的意思打道回府。

坐在車後面,迎面的風讓我閉上了眼睛,可是一閉上眼睛我腦子裡,就會不自覺的出現在夢裡的事情,徐以琳怎麼會丟下我?還有那個盛經綸對我的要求。

三天後?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日曆,三天後正好是清明節,那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盛經綸,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我和徐以琳回到城裡,快到我家的時候,徐以琳說肚子餓了,爲了彌補這一次的去而復返,徐以琳耍賴讓我請她吃麻辣燙,我倆便找了常去的那家。

“小琳,我夢到我們到了荒村,你把我一個人丟下自己走了。”坐下後,我越琢磨那夢,越覺得匪夷所思,忍不住就蹦出了這麼一句話。我接着又問了句:“如果我們真的去到了荒村,你會不會丟下我自己走啊?”

徐以琳在喝飲料,可過了半晌也沒聽見她出聲,我困惑的擡起眼皮看她,發現她表情怪怪的。

怎麼回事呀?我心想,這可不像徐以琳的風格。

我忍不住又問:“陳璽今天真的在荒村搞一個探靈活動嗎?”

這時,徐以琳唰的一下從椅子上坐了起來,神色怪異急急忙嚷道:“我想起來了,我哥找我還有事,我先回去了。”

“誒誒誒——”我忙起身追她,“點那麼多吃的,你倒是吃完了再走啊!”

可惜我兩腿沒有她車快,剛以爲能把她扯住,她一溜煙就去了。

這傢伙,怎麼回事嘛,說是要敲詐我,點一大堆吃的,現在我一個人我吃什麼呀?我本來就沒有胃口不想吃東西。

我只好又叫老闆給我打包,慢慢悠悠的回了家。

我媽在做晚飯,看我提着塑料盒回來,她就開始羅裡吧嗦的數落我。

我都聽的耳朵起繭了,不耐煩的哼了幾句就要上樓。

我媽拿着鍋鏟衝出廚房,問道:“別走啊,小琳她找你幹什麼去了?”

“她叫我跟她去荒村……”不好了,說漏嘴了,收回已經是來不及了。

我想了想,漏嘴就漏嘴吧,反正我最終也沒去。倒是我媽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總應該知道多一些關於荒村的事情吧。我問道:“媽,你有沒有去過荒村呀?”

我媽聽我這樣說,臉色瞬間大變,一個箭步上來,揪住我的手問:“她帶你去荒村做什麼?你們去了沒有啊?”她急的唾沫噴了我一臉,還用拳頭桶了我兩拳:“你是不是作死呀方羽?你說你之前遭遇的那事,你都忘了是不是?你好死不死又跑去那個地方做什麼,你要是再出點什麼事,我看誰管你,你爸又不在家。”

我媽說的事,反正我是真的一點也不記得,不過她既然提起來了,我順勢接道:“那就找蘇旻唄,上回不就是他幫的我嗎。正好,我也好些日子沒見着他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樣——”

不等我說完,我媽直接上來戳我腦門:“蘇旻!蘇旻!趙煜哪點不比他好了,你骨頭裡挑刺這不好那不好,硬生生的把那麼好一小夥給得罪了,我看你再上哪裡找那麼好的。”

【015】陳璽【019】繡花鞋【021】立刻出來【120】你要去哪兒呀【031】狹路相逢【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8】是人是鬼【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3】奇怪的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04】是做夢了嗎【049】無恥【047】刺光【055】二瞎子【012】動不得【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049】無恥【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2】動不得【056】磨難【128】我們曾經見過【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26】砸碎【051】墳墓【116】來生哪兒等你【080】有我在,放心【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3】交鋒【003】約定【052】傷口【010】那就當練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9】繡花鞋【003】約定【100】不會讓你爲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48】是人是鬼【124】我是人是鬼【132】你認識阿玖嗎【128】我們曾經見過【031】狹路相逢【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13】劉婆婆【059】救救他【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68】荷燈【009】施咒找人償命【047】刺光【015】陳璽【072】目的【131】前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03】約定【053】報復【054】夢見過【104】江邊的約會【030】挑撥【055】二瞎子【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06】女鬼【027】你揹我【123】奇怪的人【039】三日約定【004】是做夢了嗎【069】真相【046】怪事【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34】吸血【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73】交鋒【013】劉婆婆【080】有我在,放心【073】交鋒【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07】救他們【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2】傷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86】他正在歸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52】傷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47】刺光【117】荒村之行【055】二瞎子【054】夢見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9】無恥【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04】是做夢了嗎【044】黑氣【046】怪事【017】信的秘密【104】江邊的約會【046】怪事【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邊的約會
【015】陳璽【019】繡花鞋【021】立刻出來【120】你要去哪兒呀【031】狹路相逢【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8】是人是鬼【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3】奇怪的人【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04】是做夢了嗎【049】無恥【047】刺光【055】二瞎子【012】動不得【020】燒她腳【004】是做夢了嗎【049】無恥【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2】動不得【056】磨難【128】我們曾經見過【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26】砸碎【051】墳墓【116】來生哪兒等你【080】有我在,放心【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3】交鋒【003】約定【052】傷口【010】那就當練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9】繡花鞋【003】約定【100】不會讓你爲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48】是人是鬼【124】我是人是鬼【132】你認識阿玖嗎【128】我們曾經見過【031】狹路相逢【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13】劉婆婆【059】救救他【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68】荷燈【009】施咒找人償命【047】刺光【015】陳璽【072】目的【131】前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03】約定【053】報復【054】夢見過【104】江邊的約會【030】挑撥【055】二瞎子【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06】女鬼【027】你揹我【123】奇怪的人【039】三日約定【004】是做夢了嗎【069】真相【046】怪事【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34】吸血【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73】交鋒【013】劉婆婆【080】有我在,放心【073】交鋒【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07】救他們【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52】傷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86】他正在歸來【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52】傷口【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47】刺光【117】荒村之行【055】二瞎子【054】夢見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9】無恥【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04】是做夢了嗎【044】黑氣【046】怪事【017】信的秘密【104】江邊的約會【046】怪事【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邊的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