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盛太太非你莫屬

“那當然是林展哥了,我之前就想過了,如果林展哥出道的話,很多當紅的靠臉吃飯的男明星,都得靠邊站。”本來我說的是心裡話,說的也有些忘了情。等我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以爲吳巖會生氣的時候,緊張的別過頭去,卻發現他望着我得意的笑着。

我困惑不解:“你笑什麼呀?”

“笑你有眼光呀,你林展哥確實長得好看。”

我都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吳巖口中說出來的,他是誠心的嗎?還是故意的諷刺呀?可是我看他的表情一點也不像是諷刺,而是誠意十足。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說的呀。”吳巖眼眸溫柔的凝視着我的眼睛。

我定定的點頭:“是啊,我以爲你們是死對頭,你就算認爲他長的好看,也只會放在心裡的。就像我對花朵一樣,我絕對不會當着你的面說他——”

我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都在說些什麼呀,我怎麼自己不識趣的去提花朵啊?我扶着額頭恨得不得扇自己兩個耳光。

吳巖笑嘻嘻的拿開我的手,將臉伸了過來,壞笑着問我:“你想說花朵什麼?”

“不許提她!”我繃着臉賭氣。

吳巖連忙擺手:“不提不提,我保證不提。”他笑笑說:“知道爲什麼你說林展好看,我不生氣嗎?”

“爲什麼?”我激動的問,這個問題我還真是挺想知道。

“因爲……”吳巖故意拖長了聲音,賣起了關子,我氣不過的在他胳膊上擰一把:“你說呀,爲什麼?”

“因爲那是我的身體!”吳巖收起笑容一口說完,他的眼睛始終停留在我的臉上,等待着我的反應。

我震驚無比,努力的在腦海裡搜索着,之前我有這樣懷疑過嗎?想不起來了,可能有,也可能沒有。

見我不說話,吳巖握了我的手問:“很吃驚對嗎?”他深吸了口氣說:“所以呀,每回看見他,看着那張臉,那感覺就像是在提醒我自己的無能與挫敗一般!他就是對我最好的打擊,不用動手已經是內傷。”

吳巖忽然感慨萬分:“阿玖啊,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好的人,居然還口口聲聲的想要保護你,你有沒有覺得我很可笑?”

“沒有啊。”我十分認真的看着我吳巖,伸手去抱住了他。

聽完吳巖說的話,我發現我自己已經不單單是震驚了。心情很複雜,複雜到,它們一瞬之間就將我記憶裡的那個“林展哥”給推翻了,吞沒了!

這一刻不管我怎麼絞盡腦汁的去想念他的好,我都想不起來,腦子裡慢慢的都是:陰謀!陰謀!陰謀!他滿身都是陰謀!

“一定是你長得太俊了,林展哥纔想要取而代之。”我試着找些話安慰吳巖,卻發現自己說的完全是無用的混賬話。

吳巖冷冷一笑,“你真這樣以爲呀?”

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岔道:“那吳巖是誰呀,吳巖雖然沒有盛經綸好看,但是長得也不差,看着就比盛經綸溫暖。”

“哈哈哈,難道這就是你喜歡上我的原因?”吳巖被我逗的大笑。我也跟着笑,但是笑着笑着吳巖他不笑了,他反而十分傷感起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忙也收住了笑聲,他摸着我的頭髮,難過的說:“吳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死了!其實我沒有操控什麼靈魂的能力,你之前見到的魂魄就是真正的吳巖,他一直沒有離開的陪我待在蕓薹村,直到古墓裡出了事,他魂飛魄散了。”

“吳巖——”我突然感覺喉嚨裡發疼,心口滯悶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我沒有什麼朋友,但是也見過死亡,對於吳巖的難過,我能夠體諒,可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他,只能安靜的抱着吳巖,收攏自己的手臂,將他緊緊的抱住。

吳巖難過的說:“‘吳巖’他也有他喜歡的姑娘,如果那姑娘還在世,興許已經是當祖母的人了。”

“吳巖魂飛魄散之前去見過那姑娘嗎?”我的心情難免惆悵起來,人鬼殊途,就算見了又如何呢?

吳巖搖頭:“上哪裡見,他那時跟我一樣無法離開蕓薹村。”

“對不起呀吳巖。”我難過的說,好好的我們怎麼突然聊到這麼傷感的話題上了。

我們安靜的躺了好一會,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吳巖情緒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像是睡着了一般。我嗅着他頭髮上的淡淡香味,目光專注的望着他。

他似是知道,嘴脣微微動了動。

我喜歡這樣的跟他待在一起,就像是那一片麥田裡,我們無憂無慮的,如果一直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啊。

“對了阿玖,你剛纔問我認不認識什麼——”吳巖突然開口。

我忙接道:“方羽!”

“方羽?”吳巖想了好一會,他不確定的搖了搖頭:“我的記憶力沒有這麼一個人,想必是不認識的。”

“會不會是你忘記了啊?”我又說:“你們倆有一個三日約定的……”

吳巖笑笑:“怎麼會,在你之前,我就沒有喜歡過別的女人,怎麼可能跟她有什麼三日約定?會不會是你林展哥做的孽啊,你知道的,他有時候會冒充我做些事情。”

“就比如託付喬子傑保管起來的東西嗎?”吳巖點頭:“知道的就這一樁,不知道的還不曉得有多少。”

我託着下巴搖了搖頭:“不會是林展哥的。”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那麼篤定不是林展,冥冥中總覺得有什麼被我忘記了一般:“你不認識就算了,或許那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對了吳巖,”知道‘吳巖’是他的朋友之後,再叫他吳巖我總覺得有些彆扭了,他轉眼看來:“怎麼了?”

“就是突然覺得喊你名字好彆扭,”我牽強一笑,認真道:“林展哥託付給喬子傑保管的東西是什麼呀?你知道嗎?”

“荷燈!”吳巖說。

“啊?”我驚訝不得了。

吳巖強調:“是真的,荷燈!”

林展哥託付給喬子傑保管荷燈,然後說那事關他以爲至親的性命,如此好像就說的通了。只是林展他爲什麼不自己保管,而是交給一個陌生的、還十分不靠譜的喬子傑呢?

我忙坐正身體,將我遇到宋先生的事,跟吳巖說了。

吳巖很困惑的坐了起來:“在老宋那裡?怎麼會呢,喬子傑說白天林展才與他見過面,希望他將那東西交出來。喬子傑不肯,想要把荷燈轉交給你,然後晚上喬子傑就遇到了襲擊,荷燈失竊,這難道不像是林展做的嗎?”

“可是,當時我被姓宋的關起來的時候,他的確用蘇旻威脅我,讓我告訴他荷燈的使用方法。”我急忙解釋,“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那個荷燈該怎麼用。”

吳巖蔑的一笑:“這世上除了我,就不可能有第二個人會用荷燈,也不可能有第二個人用的了,否則林展爲什麼只是把它藏起來而不是據爲己有。老宋他也太單純了,居然還用紙人對付你,真是死不足惜。”

“那依照你看,荷燈到底是在姓宋的手裡,還是在林展哥那裡呀?”我小心的問,不敢告訴吳巖,趙峰有可能去過麗晶酒店的事情,也沒有告訴吳巖麗晶酒店已經爆炸了。

“都有可能,明天我會去調查。荷燈認主,只要時機成熟,它會回來我身邊。”吳巖說完,扳過我的身體來,藉着月光查看着我身上的傷口,他指尖無比輕柔的碰着我的肌膚,每一下都好像是觸電一般,讓我忍不住顫抖。

我緊張的抓了他的手,小小聲的說:“我們……我們回去吧。”

“這裡不好嗎,要回去?”

我搖了搖頭:“也不是不好,就是蘇旻還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很擔心他。”

“他沒事,我們走的時候,趙峰已經跟你林展哥彙報過,不會有性命之危。”

說起他們走了,我忽然想起正事來,忙問:“你們今天晚上齊刷刷的來找林展哥是幹嘛呀?”

“要荷燈啊,”吳巖說:“喬子傑那個直腸子你知道的,他一緩過氣來就往你林展哥家裡衝,非要找他把東西要回來。我擔心他惹事,又擔心你一個人走了出什麼事,便跟他們一起過來了。”

“那林展哥是怎麼說的?”如果趙峰真的去過麗晶酒店,並且爆炸跟他有關,我相信荷燈被他帶走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他說沒拿,口口聲聲讓我把你交出來。當時我們也沒去多大會,你們就回來了,一看到你傷成那個樣子,還什麼求婚,我哪裡還有心情在那裡呆,扯了個理由拽着他們就走了。”

“那花朵呢,你爲什麼跟花朵在一起?”我專注的看着吳巖的眼睛,很誠懇的提醒他不要撒謊。

他訕訕一笑,摸着頭開始不自在起來。

“你剛纔又撒謊了?”我有氣,揪起了嘴巴。

吳巖看瞞不住了,只好老實交代,他無限委屈的說:“我不想跟你吵架,也知道自己後面那句話說錯了,可是話說出去了我有什麼辦法?每一次有點事,你總是說翻臉就翻臉,然後我就要各種想辦法來哄你。今天晚上我是真的被你氣到了,我沒打算哄你,就找了花朵出來喝酒。結果曲小尤找過來說喬子傑找你林展哥要荷燈去了,我哪裡還顧得上喝酒,當然是急匆匆的跟花朵趕了過來。”

“你跟花朵是什麼關係呀?”我發現吳巖跟我坦白這些,我一點也不生氣。

我承認有時候,我很任性自我,但有時候也是時勢所逼,吳巖既然說出來,我會牢牢記住下不爲例。但是如果他選擇對我撒謊,即便說的是世界上最動聽的言語,一旦讓我知道了,我也是心痛更多而不會是接受那虛假的好。

我愛他,我與他一起,我可以接受他所有的好,也同樣會承受所有的不好,這是最基本原則不是嗎?何須撒謊來欺騙呢?我相信別的情侶一定也是這樣的。

吳巖在我頭上揉了一把:“朋友。”

“那我呢?”我撒嬌的偎着他。

“只要你點頭,你就是唯一的盛太太,心動嗎?”他痞笑着貼過來,“心動不如行動——”

我“噗”的一笑,沒好氣的把他推開了,恃寵而驕道:“你不該來哄我的,你也應該另外再重新物色一個盛太太,比如花朵什麼的。”

“不!若我結婚,盛太太非你莫屬!”吳巖無賴的將我按到了花地上。

我緊張的望着他,弱弱的問:“你……你要幹什麼呀?”

“讓你成爲盛太太——”吳巖得意的壞笑,我被他說得臉紅的跟番茄似的,他只是低頭在我臉上啄了啄:“開玩笑的,傻丫頭。”

他翻身躺到一邊,雙手枕在腦後,忽然嘆了口氣:“這樣的時光,一直下去多好。”

是啊,一直下去,該多好。

【058】花朵【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86】他正在歸來【026】砸碎【116】來生哪兒等你【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25】女鬼【065】圍堵【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57】鬼經【016】一封信【087】忘了我,阿玖【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73】交鋒【128】我們曾經見過【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60】謝謝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2】救秦峰【071】老廟【043】反覆【024】居心叵測【117】荒村之行【087】忘了我,阿玖【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12】動不得【047】刺光【013】劉婆婆【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73】交鋒【023】離開【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68】荷燈【023】離開【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51】墳墓【006】女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41】怪胎【077】不能提及的人【100】不會讓你爲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7】密室生死存亡【117】荒村之行【046】怪事【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59】救救他【058】花朵【001】荒村【080】有我在,放心【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22】他就是盛經綸【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37】他們都在【068】荷燈【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7】信的秘密【054】夢見過【021】立刻出來【123】奇怪的人【020】燒她腳【061】落水【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3】反覆【074】欺騙升級【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1】蛇打七寸【038】都死了【066】替身【101】蛇打七寸【109】贈你一片花海【010】那就當練膽【035】吻【070】信任【044】黑氣【020】燒她腳【054】夢見過【043】反覆【009】施咒找人償命【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06】女鬼【075】黑洞成謎【025】女鬼【062】救秦峰【023】離開【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67】腐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6】一封信【007】救他們【059】救救他【039】三日約定【124】我是人是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
【058】花朵【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86】他正在歸來【026】砸碎【116】來生哪兒等你【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25】女鬼【065】圍堵【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57】鬼經【016】一封信【087】忘了我,阿玖【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73】交鋒【128】我們曾經見過【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60】謝謝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62】救秦峰【071】老廟【043】反覆【024】居心叵測【117】荒村之行【087】忘了我,阿玖【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12】動不得【047】刺光【013】劉婆婆【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73】交鋒【023】離開【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68】荷燈【023】離開【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51】墳墓【006】女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41】怪胎【077】不能提及的人【100】不會讓你爲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7】密室生死存亡【117】荒村之行【046】怪事【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59】救救他【058】花朵【001】荒村【080】有我在,放心【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22】他就是盛經綸【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37】他們都在【068】荷燈【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7】信的秘密【054】夢見過【021】立刻出來【123】奇怪的人【020】燒她腳【061】落水【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3】反覆【074】欺騙升級【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1】蛇打七寸【038】都死了【066】替身【101】蛇打七寸【109】贈你一片花海【010】那就當練膽【035】吻【070】信任【044】黑氣【020】燒她腳【054】夢見過【043】反覆【009】施咒找人償命【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26】全部都是死人【037】他們都在【006】女鬼【075】黑洞成謎【025】女鬼【062】救秦峰【023】離開【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67】腐屍【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16】一封信【007】救他們【059】救救他【039】三日約定【124】我是人是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