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我和吳巖分手了

爆炸了?好好的麗晶酒店居然爆炸了!那荷燈呢?姓宋的把荷燈收在了什麼地方,總不會是在麗晶酒店吧?

我呆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此時看見的!

現在大概也就凌晨三四點的樣子,人們都在沉睡,可是麗晶酒店卻突然的爆炸燃燒了起來,火勢滾滾朝着四周蔓延。它的周邊有很多建築,一旦燃燒起來,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怎……怎麼回事呀?”蘇旻虛弱的問。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大樓怎麼突然爆炸了呢?就好像有東西在暗中盯着我和蘇旻一離開,便引爆了炸彈一般,太巧了!

“玖小姐!”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忽然停到我的面前,我聽到趙峰叫我的聲音。

我忙收回看着麗晶酒店的眼睛,轉頭望向了身後,果然是趙峰朝我走了過來:“真巧,怎麼會在這裡見到玖小姐呢?”

巧嗎?趙峰他怎麼會在這裡呢?

趙峰目光敏銳,一見我扛着的蘇旻,趕緊上前幫我分擔了過去:“他是什麼人,怎麼了?”

“他中了槍傷,你能幫我把他送去醫院嗎?”我正擔心麗晶酒店出了這種事情,我們攔不到車送蘇旻去醫院該怎麼辦。現在既然碰到了趙峰那正好,順便還能讓他告訴我林展家的地址。

“槍傷?”趙峰朝着他的後背看了一眼:“玖小姐,這樣將他送去醫院比較麻煩。”

是啊,槍傷不比別的東西,到時候肯定會驚動警察,一旦讓他們知道我們跟麗晶酒店的事情聯繫到了一起,說不定還會吧我們當成是“恐怖分子”。

到時候萬一出點什麼差錯,那我和蘇旻就都完了,畢竟就在前不久,我親手殺了人!

“趙峰,你有什麼好主意嗎?”我接着強調道:“蘇旻是我的好朋友,他不可以出事,一定不可以出事!”

一看到蘇旻的樣子,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渾身都因爲緊張而在發抖。

趙峰瞧在眼裡,他略微想了想,便了有主意,說道:“要不這樣吧玖小姐,我以前也是學醫的,醫術林先生是清楚的。不然我們先回林先生那裡,他那裡器材齊備,你朋友的這種情況,我想到了林先生那裡之後,我是可以應付的來保住他的性命。”

這個趙峰瞧着五大三粗,一身陽剛之氣,實在不像是能夠跟“醫生”那樣的職業扯上關係。

我不安的交握着雙手,不是很放心:“你、可以嗎?”

趙峰信誓旦旦的點頭:“可以的,包在我身上。如果玖小姐的朋友出了什麼意外,我趙峰任憑玖小姐發落。”

如果真出了什麼事,追究責任又有什麼用呢?

不過趙峰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我當然不好再質疑什麼。只能將信將疑的隨他上了車,一上車蘇旻就昏迷了過去,我也十分的累,本來是想要記住行車路線的,可是望着車窗外倒退的高樓大廈,慢慢的就睡了過去。

“玖小姐,我們到了。”我聽見趙峰在客氣的叫我,慢慢身體狠狠的抖了一下,睜開眼睛來才知道已經是回到了林展的別墅。

恐怕是真的累了,這一睡睡得夠沉。

趙峰先扶着蘇旻下了車,我忙揉了把眼睛從車上鑽了出來,當我出來時,眼睛不經意的看到了趙峰正朝着我的鞋子,藉助別墅門口明亮的燈光,我看見他的鞋尖底部有綠色的東西。

我猛然的想到了密室門口的倒潑在地的油漆,心口一顫,後背更是一麻——趙峰去過密室?那那些紙人和麗晶酒店的突然爆炸,跟他有關係嗎?

這時林展也從屋裡出來了,這麼晚了家裡燈火通明,是他知道我們要回來,還是因爲別的什麼事情?

我的目光轉到朝着我們走來的林展,惶惶然的停留在他的身上再也挪不開了,我站在車門口,整個人更像是被人蓋頭的澆了一盆凍水,我狠狠的打了個顫,差點就站不住了!

“玖兒,你受傷了?”林展緊張萬分的衝過來,將我一把扶住。

趙峰見狀,先扶着蘇旻進去了。

林展抓着我的手,十分的緊張擔心:“玖兒,你今晚去了哪裡?怎麼弄的這麼狼狽?是誰把你弄成了這樣?我以後再也不跟你置氣了,你也別再大晚上的往外跑好不好?你一個女孩子,我真的很擔心你,你知道嗎?”

林展的話,讓我頓時的熱了眼睛。若在以前我一定會不在乎甚至會覺得這話好笑,可是經歷了那麼多之後,我卻覺得這話字字說到了心裡去。

我只是一個女孩子而已!用假小子的話說,女孩子該弱的時候還是要弱一點。

吳巖是不是就是因爲覺得我足夠強大,所以他放心讓我一個人離開喬子傑家中,放心我大晚上身無分文的在外面留宿?或許他根本不在乎的吧,不然臨了,怎麼會對我說出那麼一番失望後悔的話呢?

這一刻,我恍然大悟,跌跌撞撞二十三年,我爲的是什麼?在我時日不多的餘生裡,我想要的又是什麼?我好想我的家,那個有林展,有阿婆,那個佇立的樹木茂盛的叢林間的普通的瓦房,我真的好懷念,好想回去。

“玖兒,玖兒——”林展焦急的叫喚聲,拉回了我的思緒,“玖兒,你哪裡不舒服,告訴我,我馬上讓趙峰給你醫治。”

我心裡痛,很痛很痛,趙峰他醫治不了。

我看了看他,扯出一絲笑,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林展很擔憂,扶着我往屋裡走,。

我眼角餘光不經意的看見了趙峰剛纔站過的位置,隱隱約約還有綠色的東西殘留。

想到地下室裡翻倒在地的油漆,我就忍不住的想要去猜測,如果趙峰他真的去過麗晶酒店,真的跟麗晶酒店的突然爆炸有關,那麼我身邊的林展他脫的了干係嗎?

我惶惶然的看向林展,他側面沉靜,可我卻不由得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他這些年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在他的身上到底是藏着多少秘密?

“玖兒,”林展偏頭過來:“你說句話呀,到底是誰把你傷成了這樣?”

我苦笑的低頭,“林展哥,我跟吳巖分手了。”

林展的步子一滯,他一定是不相信吧?那麼那麼困難才走到一起,三言兩語就分了別說他不信,我自己都不信,可這是事實。

這時林展已經是扶着我到了客廳,我突然覺着氛圍有些不對,擡起頭想一看究竟時,看見不遠處站着好幾個熟悉面孔的人:吳巖、花朵、喬子傑、曲小尤他們居然都在。

吳巖一定是幫忙趙峰碰過蘇旻,手上、身上沾了不少血,花朵則緊緊的跟在吳巖身邊,就跟我上次看見他們站在一起一樣,他們瞧着總是那麼的奪人眼球,那麼的般配。

他們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是林展的家,依照吳巖和林展對立的勢頭來看,他們不應該如此心平氣和出現在這裡呀,這是怎麼回事?

我快速的收回自己停留在吳巖身上的目光,從林展身邊離開了一些。

林展忽然手臂一勾,將我帶了回去,俯首曖昧的貼着我說:“這麼說玖兒答應我的求婚了?”

我一愕,什麼啊?林展這話從何說起,他什麼時候跟我求婚了,而我又什麼時候答應或者拒絕了?

我仰起頭震驚不解的看着林展,不知道他這是唱哪一齣?待意會到林展的意思,我頓時感覺自己吃了一擊炸彈,他是故意的吧?

我下意識的去看吳巖的反應,他面無表情,目光也是停留在別處。

本來我跟吳巖鬧到分手這一步已經是很糟心了,現在林展突然當着吳巖他們的面唱這麼一出“求婚成功”的烏龍戲,我想當面把話說清楚,即使這樣會讓林展難堪,可是吳巖的反應讓我感到酸澀絕望,心裡清楚,已經是說不清楚了。

吳巖他已經不愛我,是真的不愛了!我能夠感覺得到。如果他愛我,他看到我滿身是傷,他應該緊張擔心纔對,可是他神態如常,淡定的好像我是空氣一般,他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

林展摟住我的腰,大聲道:“玖兒,那我們明天就回家去,我要將這個好消息告訴阿婆。”

“喂!”曲小尤費解的朝我走來,她氣勢洶洶的,看起來像是來者不善,結果她只是看了看我一身的狼狽,“你怎麼了啊?走的時候不是好好的,怎麼傷痕累累滿身是血,你是去哪裡打了架回來的嗎?”

“從你家出來之後,出了點小意外,不過沒事了。”我不想面對他們任何一個人,只想敷衍完就走人。

曲小尤堵我面前:“對呀,蘇旻那小子又是怎麼了,奄奄一息的我看着他傷的不輕呀。”

他們一定是還不知道麗晶酒店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我把老宋給殺了,他們既然不知道那就永遠也別知道了。

我頭疼,有些不耐煩:“我不是說了嗎,我們出了點小意外。”

曲小尤被我吼的一愕,喬子傑立馬跟了上來:“你吼什麼吼啊,小尤還不是關心你們才問。”

我知道自己錯了,可是我的心裡真的好難受,就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我真的……算了,我不想跟他們多說什麼,我現在的情緒,只會說多錯多。

“對不起。”我繞過曲小尤往着後面去,想去找趙峰和蘇旻。

“玖兒,”林展叫住我說道:“你先別管趙峰,他的醫術我有信心,你的朋友不會出事,你還是先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我沒事,”我往後退了半步。林展只好原地停下了腳步,我疲憊道:“我去洗洗換身衣服就好了。”

我回了自己的房間,曲小尤試圖跟來,讓林展擋住了:“我們談正事!”

談正事,他們四個人之間能談什麼正事?

我跑回房間關上房門,貼在門上聽着外面的聲音,無奈這門隔音太好,我根本什麼也聽不見。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心裡很亂,就像是壓着一塊巨石一般,讓我快要喘不過氣來。我難受呀的坐在沙發上捧着臉,腦子裡浮現的都是吳巖漠不關心的表情。

就在不久前,同樣是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跟吳巖還在這裡打鬧,還在江邊約會,可是幾個小時後我們竟然成了陌路人。

這世事轉變之快,真的令人好心酸,好難過。

人們總說,芸芸衆生不過是上帝的劇本里的一個小角色,他要我們往哪兒走,我們就得往哪兒走。

我在想,老天爺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讓我和吳巖在一起,所以我們就走到了現在的這一步。

我的人生從沒有像現在這樣的絕望過,就好像一個人奔跑在黑暗之中,不管我怎麼努力、怎麼的掙扎,籠罩於我的永遠是到不了盡頭的黑暗。

我失魂落魄的去浴室打開了冷水閥,站在花灑下面任由冰冷的水灑落在我的身上。過往的點點涌上心頭,我難過的哭了出來。

開始我還擔心會被人笑話,可是想想這裡根本沒有人進的來,誰會看見?誰會聽見呢?我哭哭又怎麼樣?

我放肆的大哭,眼淚就像是決堤了一般止也止不住。

忽然,我聽見磨砂玻璃門被人輕輕的敲了兩下,我以爲是自己聽錯了,忙收了聲,只聽見有人說:“我進來了。”

我沒有聽錯吧,居然是吳巖的聲音!

他不是在外面跟林展他們在談事情嗎,怎麼跑這裡來了?再說了,他進來,林展沒有阻止他嗎?

我盯着磨砂玻璃上的黑影看了看,在他真的進來之前,我快速的熄滅了浴室裡的燈,剛收拾住自己的壞心情站穩,他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你進來幹什麼,我在洗澡呢。”我不開心的怪責道,剛纔在外面那麼冷淡,跟陌生人都不如,現在又跑進來做什麼?

吳巖冷笑:“那又怎樣?再說了,我沒見誰洗澡不脫衣裳的,於是就進來看看。”

我都關燈了,他看的見啊?

我被吳巖哽的面紅耳赤,沒好氣道:“你先出去。”

“讓我看看你傷勢怎麼樣了。”吳巖強勢的擋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氣勢讓我本能的往後跌了半步,緊張道:“我沒事,你出去吧,一會讓他們知道了不好。”

“誰知道了不好?”吳巖語氣輕蔑,非要來看我的傷口。

洗澡間的燈讓我滅了,裡面黑不溜秋的,我連他的樣子都看不清楚,我不知道他能看到什麼,於是沒掙扎妥協在了他的爪子下。

“是誰做的?”吳巖小心翼翼的掀起我的袖子,又開始解我上衣的扣子。

我怔楞一下,弱弱的問:“你看的見?”

“當然。”他也沒有否認,繼續解着。

看得見還解?我趕緊拿開他的手道:“你別亂來了,這點傷不算什麼,我自己可以應付。”

“我知道你可以應付。”他倒是回答的十分平靜,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我慌了,既然知道,那他還解我衣裳幹什麼,耍流氓啊?“我在這裡,就不需要你應付。別動,讓我看看傷口——”

我溫柔的語氣和動作,讓我手腳發軟,根本忘記了要抗拒。

“是誰做的?”吳巖咬牙切齒的問,我感覺自己的上衣釦子已經快被他解完了。

“宋先生。”我十分不自在。

“是他?”吳巖道大吃了一驚,他氣的渾身冒火,“居然是那個混蛋,看我逮着他了不加倍還回去!”

我最看不得吳巖發火,一見他這個樣子,我就心裡急,忙說:“你……你別生氣了,我已經……”我想了想還是說道:“我已經把他殺了!”

吳巖瞠目結舌,隨之一笑:“該殺!”他萬分抱歉的摸着我的臉,“對不起阿玖,我不應該讓你一個人走的,我當時——”

“別說了!”說起那事,我心裡就窩火。一想到他最後留給我的話,和他跟花朵一起出現在外面的時的樣子,我的心口滯悶的發疼。

反正我們分手了,他又來撩撥我做什麼?我是真心不想再跟他互相傷害下去,於是賭氣的決絕推開了他的手:“你出去吧,我的事以後不要你管,你也別爲我操心。”

“我偏要管。”他孩子氣的抱住我的腰,將我拉過去貼在他的身上。

我冷着臉沒有理會爲他,他放在我腰間的雙手,狠狠的顫抖了一下,屋裡的鬆開了。

吳巖冷笑着往後跌了兩步,雖然看不見他的樣子,可是我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震動,他生氣了!

吳巖生氣的樣子我見過,可怕及了!

我不想看吳巖發火,這樣對他身體不好,更容易驚動林展,我不想吳巖和林展動手。

我絞盡腦汁的想要說些柔和點的話勸吳巖,他忽然蔑笑了聲,那聲音,讓我打了個冷激靈,瞬間感覺他忘我頭上澆了一盆水。

只聽他冰冷如鐵的質問我:“你真的要嫁給林展?”

假的!可是一想,如果我承認了會怎樣呢?反正他不是已經信了嗎,剛纔在外面他的面無表情我可是一輩子都記得的。

“是啊。”我淡淡道。

“你愛他嗎?”吳巖抓住我的肩頭,將我用力的按在了牆上,這一撞感覺骨頭都撞的裂開了,我痛的齜牙。可是吳巖加大了力道,他一張怒氣騰騰的臉緊緊的逼了過來:“我問你愛他嗎?”

我被吳巖吼的眼睛一下子就熱了,我真的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大反應,一時嘴脣發顫,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可是吳巖還直盯盯的瞪着我,好像我不回答他,他就會立刻將我吃掉一樣。

我討厭他這幅樣子,更討厭自己無知無畏的講錯就錯,我明明可以說沒有的,爲什麼要製造這沒必要的誤會?

我痛恨自己,同樣又倔強的不肯妥協。

我張着嘴巴,提高了音量,反問他:“你愛花朵嗎?你愛她嗎?”

爲什麼每一次我們一吵架,花朵總會剛剛好的出現在他的身邊,爲什麼總是讓我看見他們郎才女貌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激動的盯着吳巖,心裡忐忑不安,一顆心已經跳到了嗓子眼——我想知道吳巖的答案,他愛她嗎?

“我愛你!”吳巖耍賴的將我抱進懷裡,不停的在我的耳邊重複:“我愛你,我愛你!阿玖,我愛你……”

我身心悸動,聽的無限的癡迷,一直低垂着的雙手竟然有些不由自主的往他背上爬。

可是一想到他說的那番話,我就難以冷靜。

我試圖推開他,發現做不到,只能深呼吸了口氣,平靜的問他:“那你還要聽我的答案嗎?”

吳巖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眼眶酸澀的不得了,聲音也無比沙啞了起來,“你應該知道我活不了多久,可能也就是這三兩月的事情吧,餘下的日子我不想奔波折騰了,我想跟林展哥和阿婆在一起——”

“這就是你要嫁給他的原因?”吳巖憤憤質問,他還真的相信我會跟林展結婚呀?就算我和林展這兩個當事人願意,我阿婆也絕對絕對的不會同意。

可是不等我解釋,吳巖已經是無比自嘲的笑了起來:“所以你的計劃裡,已經沒有了我,對嗎?還記得蕓薹村的那一片花海嗎?當你說要爲我找鬼經,幫助我復活的時候,你的未來裡是有我的,爲什麼現在不能呢?我們已經比那時候好很多了,不是嗎?”

“吳巖!”我用力的打斷了他。

蕓薹村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我,那時候我沒愛上他,他也不喜歡我吧,所纔會跟花朵一起利用我。我還深刻的記得在二瞎子家的隧道里,聽見的話,咬咬牙,狠心的說:“你跟花朵挺好的——”

“我的人生不要你安排!”吳巖突然就爆了,他巨大的咆哮聲,快要將整間浴室震塌。

【065】圍堵【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04】是做夢了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41】怪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87】忘了我,阿玖【128】我們曾經見過【030】挑撥【012】動不得【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8】荷燈【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60】謝謝你【074】欺騙升級【057】鬼經【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20】你要去哪兒呀【024】居心叵測【031】狹路相逢【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0】挑撥【130】家裡的我是誰【029】不要再纏着我【130】家裡的我是誰【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4】吸血【023】離開【068】荷燈【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94】纏上一輩子【058】花朵【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3】反覆【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30】挑撥【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03】約定【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59】救救他【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66】替身【126】全部都是死人【073】交鋒【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8】都死了【116】來生哪兒等你【075】黑洞成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62】救秦峰【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2】陳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63】發作【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31】前緣【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15】陳璽【001】荒村【054】夢見過【034】吸血【047】刺光【100】不會讓你爲難【008】你不是鬼吧【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6】來生哪兒等你【126】全部都是死人【087】忘了我,阿玖【049】無恥【001】荒村【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6】死亡【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16】一封信【001】荒村【001】荒村【072】目的【037】他們都在【016】一封信【009】施咒找人償命【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33】又要我背啊【046】怪事【041】怪胎【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36】死亡【027】你揹我【058】花朵
【065】圍堵【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04】是做夢了嗎【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41】怪胎【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87】忘了我,阿玖【128】我們曾經見過【030】挑撥【012】動不得【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68】荷燈【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60】謝謝你【074】欺騙升級【057】鬼經【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20】你要去哪兒呀【024】居心叵測【031】狹路相逢【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30】挑撥【130】家裡的我是誰【029】不要再纏着我【130】家裡的我是誰【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34】吸血【023】離開【068】荷燈【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94】纏上一輩子【058】花朵【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3】反覆【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30】挑撥【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03】約定【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59】救救他【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66】替身【126】全部都是死人【073】交鋒【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8】都死了【116】來生哪兒等你【075】黑洞成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62】救秦峰【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2】陳璽【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063】發作【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31】前緣【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15】陳璽【001】荒村【054】夢見過【034】吸血【047】刺光【100】不會讓你爲難【008】你不是鬼吧【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116】來生哪兒等你【126】全部都是死人【087】忘了我,阿玖【049】無恥【001】荒村【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36】死亡【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16】一封信【001】荒村【001】荒村【072】目的【037】他們都在【016】一封信【009】施咒找人償命【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33】又要我背啊【046】怪事【041】怪胎【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36】死亡【027】你揹我【058】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