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密室生死存亡

因爲宋先生手裡有槍,加上他也會操控那些紙人,所以我跟救我的人,也就是蘇旻,一直跑出了很遠很遠纔敢停下來。

“蘇旻!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我們兩個人都是累的氣喘如牛,歇了半天才有精力問他是怎麼回事。

“我一直在跟蹤那姓宋的!”蘇旻壓着雙腿氣喘吁吁的說。

“你跟蹤他,爲什麼呀?”我按住自己手臂上被紙人割傷的地方,掃了一樣四周,周圍靜悄悄的。那姓宋的眼睛受了傷,應該是無暇來追我們了。

我慢慢走到路燈下的花壇邊,就地坐了下來,幸好那些被割傷的地方傷口都不深,沒什麼大礙。

“因爲老爺子。”蘇旻也跟着坐了過來,好心問道:“你的傷勢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現在都這麼晚了,我們緩過口氣得趕緊走才行,去醫院就免了。

我搖了搖頭,接着問:“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老爺子的死跟那姓宋的難脫干係!”蘇旻捏着拳頭狠狠的說。

“宋先生?”這個我倒真是吃了一驚,老乞丐是他請來的,他怎麼會害老乞丐呢?不過想想他操控紙人,又跟二瞎子是一夥的,害死老乞丐好像也不是特別奇怪,畢竟二瞎子的死老乞丐也有干涉其中。

只聽蘇旻接着道:“上次你不是利用靈魂脫體去過去追查兇手嗎,你說你沒有看到兇手,但是事情是發生在麗晶酒店的,我想那位請我們來的宋先生肯定知道些什麼,我跟蹤了他好些天,果然是發現了蛛絲馬跡,並且還發現了他的秘密生意!”

“可惡!”我憤憤不已:“那天我差點丟掉了性命,結果是一無所獲,那個殺人兇手就像是幽靈一般,一點痕跡也沒有,沒想到他當時就在我們之間!”

“你說對了,他還真是幽靈!”蘇旻接着道:“你知道姓宋的爲什麼要請這麼多陰陽高手在他酒店裡除鬼嗎?”

我不知道,理所當然的搖頭。

蘇旻氣道:“他的目的根本不是除鬼,而是……”

而是什麼?

蘇旻還沒有說完,突然“砰”的一聲槍響,蘇旻被打中了!

“蘇旻!”我大叫的抓住了要倒的他,“你沒事吧,你撐住呀!”

蘇旻後背中槍,鉚勁推了我一把:“快走!一定要替老爺子和我報仇!”

“先不要說話,我馬上送你去醫院!”我怒的回頭,果然是那姓宋的追上來了,他手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槍,將槍口對準了我,“秦玖玖!你只要敢動一下,我讓你腦袋開花!”

“看來……看來我們……走不了!”蘇旻吃力的說着,已經是痛的昏厥了過去。

我恨的牙齒都快要咬碎了,卻無事於補,都怪我太大意輕心了,剛纔我和蘇旻就應該一直跑,一直找個地方躲起來纔對呀!

可是現在懊惱這些有什麼用呢?我用力的攙扶着蘇旻,許多鮮血從傷口裡涌出來,浸染紅了他的衣裳。他靠着我一動不動,我很擔心,很惶恐,如果蘇旻因此死了,我該怎麼對老乞丐交代?

姓宋的端着手槍瞄準了我,另一邊他已經是招呼了幾個紙人朝着我和蘇旻圍了過來。

那些紙人,知道我有所忌憚,便毫無顧忌的靠近我們。我護住蘇旻,預備跟它們大打一場,結果它們才稍微靠近過來,我還不知道它們弄了什麼東西,就忽然聞到一股香味——

那味道淡淡的,但是越聞越不對勁——

“不好!”等我意識到不對勁想要掩住嘴鼻的時候已經是遲了!

我腦子越來越重,眼前的紙人、高樓、路燈就出現了重影,終於兩腿也支撐不住,哐當倒地昏迷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手腳都被捆住了,被仍在一間燈光昏暗,狹小而又充滿了腐臭味的房間裡。

“蘇旻……”帶適應了小房間裡的燈光,我吃力的從地上爬起來,四處找尋蘇旻。

“蘇旻!”他此時此刻也同樣的被捆住了四肢,仍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可惡!”我受這樣的待遇也就算了,蘇旻中了牆上,姓宋的不但不幫他醫治,居然就這樣綁住他的手腳,將他丟在這裡等死。

此時此刻,蘇旻躺着的那片地上,多了好大一灘血水,這樣下去他非死不可!

“蘇旻,蘇旻,”一看他這個樣子,我難受的不得了,真恨不得當時姓宋的槍打的是我,而不是蘇旻。爲了能夠查看蘇旻的傷勢,我吃力挪動身體慢慢的移到了他旁邊。我俯身低頭,在他耳邊喊了好幾聲,他一點反應也沒有。我脊背頓時一涼,心裡冒出一個不好的念頭,難道蘇旻已經死了嗎?

不可以!不可以!蘇旻絕對不可以死!

老乞丐已經是因爲我的事情,而死在了麗晶酒店,現在我又怎麼可以眼睜睜的看着蘇旻死去呢?

“蘇旻,你怎麼樣了?”我急的快要哭出來:“你聽到我的聲音,應一下好嗎,哪怕就哼一聲也好呀!”

“我——”突然,我看見蘇旻的頭動了一下。

我大喜,沒死就好,沒死就好!

“蘇旻,你撐住,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救你離開,你一定要撐住!”我使勁的想要把手上的紮帶掙開,可是那東西扣的很緊,我越掙它越緊都割進肉裡了,好疼。

雖然以前沒有遇到過這種被囚禁的事情,但是我心裡十分的清楚,蘇旻的身體情況不允許我坐以待斃,我得想辦法先把這該是的東西弄開才行!

我仔細的在這間小小的房間裡尋找着可利用的東西,可是掃了一圈下來什麼也沒有,姓宋的倒是收的很乾淨。倒是對面的那扇鐵門,不知道它的邊緣能否磨斷這可惡的東西?

我想總得試試的,於是慢慢的平衡身體從地上站了起來,我試着一蹦一跳的掙扎到了門邊上,剛準備背過身去,那生滿鐵鏽的門突然響了起來!

有人在開門!是姓宋的來了嗎?

未免讓姓宋的覺察我的舉動,我忙蹦開幾步倒在了蘇旻身前將他護在後面。

做完這些動作,我才鬆了口氣,那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音,已經是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我朝着門口看了過去,進來的人正是宋先生,他還是西裝革履,但是右眼睛上面纏着白色紗布,不知道他那隻眼睛日後是否還能看東西?

“醒了!”他不陰不陽的朝我走來,揪住我就推到了一邊。他穿着一塵不染的黑色皮鞋的腳,狠狠的碾到了蘇旻中了槍傷的位置。

“秦玖玖,我們廢話不多說,只要你告訴我荷燈的使用方法,我就繞他一條性命,你看成嗎?”姓宋的蹲下聲,跟我談起了條件。

這個衣冠楚楚的禽獸!我滿腔的怒火,卻只能強忍着,咬牙道:“什麼荷燈,我見都沒有見過,我怎麼知道怎麼使用?”

宋先生踩在蘇旻傷口上的腳又是狠狠的一碾:“別給我裝!你是盛經綸的女人,你會不知道荷燈怎麼使用?”

難道姓宋的也知道吳巖就是盛經綸的事情嗎?是不是林展他們都知道,就是我不知道啊?

我氣憤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吳巖對我說過好幾次他一直在找荷燈,他要用荷燈替我改命,而且老魏也說過荷燈很神奇,它同樣也可以幫助吳巖變成一個正常人。現在這個宋先生這麼威脅我,難道荷燈在他手上嗎?

此時此刻這裡的情勢雖然危機萬分,蘇旻更是命在旦夕,但是我的心情卻是充滿了激動與絲絲欣喜。於我來說荷燈有下落了,吳巖就有救了!真好,真好!

“你居然還笑的出來!”姓宋的痛恨的吼道。他儒雅的面孔早已經是扭曲,他抓着一把水果刀朝我逼來:“這麼說來,你根本不知道荷燈的使用方法,對嗎?”

我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狠瞪着他沒有出聲。

他抓着水果刀,用刀尖在我臉上颳着:“既然你不知道,活着也就沒用了!你廢了我一隻眼睛,現在我要把你一雙眼睛都挖掉!”

提起眼睛他就像是發了瘋一般,挺着水果刀,已經用刀尖對準我的眼睛。

他的樣子不像只是嚇唬,而是真狠,我知道不管今天我在這裡怎麼配合他,我的這雙眼睛都保不住了!

未免讓他看出我的驚恐,我大聲叫道:“你敢!”

“你以爲我不敢嗎?”姓宋的吼的更大聲,那冰冷的刀尖離我的眼睛也不過是幾毫米遠。

我渾身血液逆流,身體繃成了一根弦,我無法想象自己變成了瞎子將會是什麼樣子。

“你想用荷燈幹什麼?”我用這飽含力量的聲音,順利的將姓宋激動的情緒壓了下去。

“不用你管!”姓宋的不耐煩的強調,“你只需要告訴我荷燈的使用方法,別的事你不需要問!”

被說我不知道怎麼使用荷燈,就算我知道,我又怎麼可能輕易的告訴他。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他還會對我和蘇旻手軟嗎?依照他對我的恨意,顯然是不會的。

我故作鎮定的冷笑:“既然是這樣,那你挖了我的眼睛吧,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怎麼使用荷燈!”我不相信他敢動手。

“找死!”姓宋的大怒!

此時他離的我很近,很近,滿口的唾沫甚至都飛我臉上了。但是我的專注點不是在這裡,也不是在他刺向我的水果上,而是他包着紗布的眼睛上!

我幾乎是沒有猶豫,一頭迎了上去,我想過了只要我能夠得逞,那就有得他受的。

姓宋的已經是被怒火衝昏了頭腦,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經定準了他的眼睛,一張扭住的臉靠的越來越近——此時角度正好,卯足勁的撞上去,他一個大男人被我撞開了一米多遠,手中的刀子更是哐當的掉在了地上。

我成功了,正好是撞在了他的眼睛上!

姓宋的痛苦的捂着自己的眼睛,在地上打滾!

我趕緊面部朝地,用嘴巴將那把險些挖了我眼睛的水果刀叼了起來,不敢有絲毫耽擱的、吃力的,用它割着我腳上的紮帶。

我的雙眼眼睛時刻的提防着那邊痛的鬼哭狼嚎的宋先生,生怕他會突然還擊!

可是這一撞,比我想象中嚴重多了,或者是這姓宋的根本吃不了痛,就這樣他已經是在地上滾了好幾個來回,並沒有要來收拾我的動作!

我叼着刀子的最不敢停,腳上紮帶的割痕越來越深,眼見着就要斷了,我突然聽見蘇旻氣若游絲的說:“小……小心!”

我心裡一驚,停下動作,猛地擡起頭,只見着滿臉鮮血的宋先生,猙獰無比猶如喪失一般朝我挺了過來!

我看見他手中還拖着一根手臂粗的鐵棍子,拖拉在水泥地上發出的刺耳聲音,好像是死神的召喚一般!

宋先生形如惡魔一般,朝我逼來——

生死一線之間,祈禱誰來救都沒有用,我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而蘇旻是死是活也全系在我的身上。我可以讓自己出事,但是我不能看蘇旻因我而死,不然就算是將來下到了黃泉,我也無法面對老乞丐。

來吧!我心想,狠狠咬住刀子,更加的用力。

“小……”蘇旻突然音量加倍!

我知道姓宋的來了!

他舉起了手中的鐵棍,力量十足的朝我砸落了下來,我聽見了奪命的風聲,也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殺氣,可我沒有做任何躲避的動作!

我的嘴仍舊是沒有停,知道它終於斷了!

我叼着刀子快速在地上打了個滾,那力道錚錚的鐵棍子,狠狠的打在了水泥地板上,隨之被打出了一個凹坑!

幸好!紮帶被割斷的及時,不然那一棍子要是打在我身上,不管是打在哪個地方,我都必死無疑吧!

我慶幸的同時,更是心有餘悸。

姓宋的抓着鐵棍子一招失手,瞄準我在的位置再出狠招。他畢竟是傷了一隻眼睛,視力肯定不比我們正常人。

我瞅準他視力上的弱點,再次巧妙的避了過去!

如此幾個來回,姓宋的已經是被我逼瘋了,他暴跳如雷一幅不打死我不罷手的樣子,而我決計是不能讓他得逞!

他舉起鐵棍子朝我再次打來,我知道這樣耗下去最不利的是蘇旻,我不能跟姓宋的拖時間。

我屏住呼吸,緊緊的咬住了嘴裡的水果刀,目光專注的盯住了氣勢洶洶而來的宋先生!

就在他咆哮着要將我打倒的時候,我迅速屈膝後仰,直腰迎上一頭撞去,那匕首狠狠的插進了他的胸膛!

姓宋的用來威脅我的水果刀,最終被紮在了他的身上,那溫熱的血液彪在了我的臉上,而他舉起的鐵棍子僵在半空,終究是隨着生命的消失而跌落到了地上。

他不肯相信的瞪着獨眼,死死的盯着我,不甘心的搖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我嘴裡咬着那水果刀的刀柄,僵硬在原地半天不敢相信,我就這樣把老宋給殺了!

是的,我把他殺了!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清醒的意識下殺人,片刻的欣喜瞬間的被恐懼和慌亂所替代,我吐掉嘴裡的兇器,朝着姓宋的撲了過去,大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荷燈在他的手上,他還沒有告訴我荷燈在哪兒,他怎麼能就這麼輕易的是了呢?沒有荷燈,吳巖該怎麼辦,他的身體腐爛的那麼嚴重,他該怎麼辦?

“你……你沒事吧?”蘇旻虛弱無力的聲音傳來。

姓宋的死了,對我們倆都是好事,可是我半點也開心不起來,反而是自責更多。荷燈好不容易有了線索,而我就這樣輕易的讓它斷了。

我恍惚了很久,直到蘇旻吃力的擡起手碰了碰我,我纔像是魂魄歸體一般的醒了過來——我跟吳巖已經分手了吧?他是後悔與我相愛一場的,所以,我們彼此是死是活,從此跟對方都是沒有半點關係的吧?

“沒……沒事。”意識到這一點,我突然感覺心底炸了一個悶雷,心被炸的粉碎,好痛好痛。

“我現在就來幫你解開紮帶!”我不敢繼續悲傷下去,更不想讓外人看見我這幅樣子。

我揹着水果刀坐下,反手抓住它,慢慢的割着手上的紮帶。這一次雖然沒有了宋先生的威脅,可是我握着兇器的手反而是發顫,幾次都割到了自己的手。鮮血流在我的手上,我感覺不到痛,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帶着蘇旻趕緊離開這裡!

“嘎嘎嘎……”就在我雙手剛剛掙脫自由,準備去扶蘇旻的時候,我突然聽見門外傳來了那些紙人的聲音。聽響動,它們應該是正過來,不過響過幾聲之後便沒有了聲音。

我顧不得它們,趕緊的割開綁縛住蘇旻手腳的紮帶,吃力的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

蘇旻受了槍傷失血過多,已經是奄奄一息,他無力的搖了搖頭:“你自己走吧,我……”

“別說傻話了,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我斬釘截鐵的拒絕了他。

他虛弱的一笑:“老……老爺子的仇……他的、他的仇報了,我也安……”

“蘇旻!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我將他的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扛着他往外面走。

蘇旻到底是個男人,加上受傷太重自己使不上什麼力氣,完全壓在我身上,我走的步步維艱十分吃力。

一想到外面可能還有那些紙人埋伏,一場惡戰肯定是難免的,我就心裡打鼓。不過幸好姓宋的已經死了,那些紙人沒有了主人引導,戰鬥力必然是減半。

我心裡盤算着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然而當我們走出那間狹窄的房間時,我發現地上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紙人,它們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就像是扎紙鋪子裡的普通紙人一樣,沒有任何的危險氣息。

怎麼回事?我困惑不已,這些紙人怎麼會突然變成了這樣呢?難道是因爲宋先生死了的緣故嗎?

不可能!剛纔在宋先生死了之後,我明明的聽見它們的聲音,所以它們變成這樣跟宋先生無關,應該是旁的人暗地裡幫助了我們吧?

這個人是誰呢?

我就近了查看了一個紙人的情況,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因爲蘇旻傷的太重,我不敢耽擱,趕緊尋着出口離開。出了小門,我才發現我跟蘇旻回到了麗晶酒店的地下室裡,也就是老乞丐喪命的地方。

想不到地下室裡還有這樣一處隱蔽的地方,當初我們幾次來地下室,看見的這個位置都是一排放滿了東西的貨架,而現在貨架被移開了,那個密室的入口也就露在了外面。

“小心腳下——”蘇旻虛弱的提醒,讓我注意到,密室的門口打倒了一罐綠色的油漆,流了好大一片地方,不知道是誰不小心的踩到了,留了半截腳印。要不是蘇旻提醒,我也該踩上去了。

我帶着蘇旻離開了麗晶酒店,試圖在路邊攔一輛車去醫院,當我們剛剛離開麗晶酒店的範圍不到半分鐘,突然“轟隆”一聲巨響,響徹了靜謐的世界,就連腳下的大地也跟着震動了幾下。

我吃驚的循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居然是麗晶酒店爆炸了,整棟大樓都爆炸了!

【050】爆發【024】居心叵測【119】他來到現實裡【022】他就是盛經綸【064】謝謝【016】一封信【075】黑洞成謎【028】他看不見我【016】一封信【048】是人是鬼【038】都死了【034】吸血【101】蛇打七寸【016】一封信【056】磨難【062】救秦峰【031】狹路相逢【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93】你不是林展哥【010】那就當練膽【008】你不是鬼吧【120】你要去哪兒呀【124】我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120】你要去哪兒呀【132】你認識阿玖嗎【041】怪胎【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20】燒她腳【051】墳墓【028】他看不見我【038】都死了【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01】荒村【010】那就當練膽【061】落水【008】你不是鬼吧【042】陳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86】他正在歸來【025】女鬼【127】人骨鈴【128】我們曾經見過【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70】信任【026】砸碎【022】他就是盛經綸【050】爆發【019】繡花鞋【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63】發作【073】交鋒【132】你認識阿玖嗎【123】奇怪的人【019】繡花鞋【002】盛經綸【052】傷口【028】他看不見我【067】腐屍【068】荷燈【100】不會讓你爲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8】我們曾經見過【128】我們曾經見過【087】忘了我,阿玖【093】你不是林展哥【060】謝謝你【130】家裡的我是誰【021】立刻出來【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7】救他們【077】不能提及的人【042】陳璽【109】贈你一片花海【036】死亡【045】吳巖【048】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109】贈你一片花海【050】爆發【036】死亡【128】我們曾經見過【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21】立刻出來【019】繡花鞋【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6】全部都是死人【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1】結陰婚【116】來生哪兒等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0】挑撥【002】盛經綸【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0】舊夢【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2】目的【034】吸血
【050】爆發【024】居心叵測【119】他來到現實裡【022】他就是盛經綸【064】謝謝【016】一封信【075】黑洞成謎【028】他看不見我【016】一封信【048】是人是鬼【038】都死了【034】吸血【101】蛇打七寸【016】一封信【056】磨難【062】救秦峰【031】狹路相逢【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93】你不是林展哥【010】那就當練膽【008】你不是鬼吧【120】你要去哪兒呀【124】我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120】你要去哪兒呀【132】你認識阿玖嗎【041】怪胎【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20】燒她腳【051】墳墓【028】他看不見我【038】都死了【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01】荒村【010】那就當練膽【061】落水【008】你不是鬼吧【042】陳璽【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86】他正在歸來【025】女鬼【127】人骨鈴【128】我們曾經見過【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70】信任【026】砸碎【022】他就是盛經綸【050】爆發【019】繡花鞋【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63】發作【073】交鋒【132】你認識阿玖嗎【123】奇怪的人【019】繡花鞋【002】盛經綸【052】傷口【028】他看不見我【067】腐屍【068】荷燈【100】不會讓你爲難【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28】我們曾經見過【128】我們曾經見過【087】忘了我,阿玖【093】你不是林展哥【060】謝謝你【130】家裡的我是誰【021】立刻出來【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7】救他們【077】不能提及的人【042】陳璽【109】贈你一片花海【036】死亡【045】吳巖【048】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109】贈你一片花海【050】爆發【036】死亡【128】我們曾經見過【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21】立刻出來【019】繡花鞋【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6】全部都是死人【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21】結陰婚【116】來生哪兒等你【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0】挑撥【002】盛經綸【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40】舊夢【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72】目的【034】吸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