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居心叵測宋先生

我一直沿着馬路走,快到凌晨了,路上行人少的可憐,車輛也少。我不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回去林展身邊嗎?

林展他還在生我的氣,我是該回去跟他道個歉,可道完歉之後呢?

我突然感覺自己就像是刺蝟一般,渾身都是尖刺,將自己身邊的人都刺的遍體鱗傷,刺的他們都離我遠遠的。

我的人生忽然的陷入到了無限的迷茫中,在這座城市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可是忽然的我什麼事情也不想做。我只想帶着自己的傷痕累累,遠遠的離開這裡,離的越遠越好。

我招了一輛出租車,坐上去,司機問我去哪兒,我一哽纔想起來自己根本不知道林展家的地址。

“小姐,你去哪兒?”那司機催促,這麼晚了還在外面,估計是要趕着回去吧。

“去麗晶酒店。”我疲憊的靠到了座位上。

過了好一會,我沒有感覺車動,掀開眼皮卻看見那司機跟看鬼似的看着我:“你……你大半夜去麗晶酒店幹什麼呀?”

我也不知道自己去麗晶酒店幹嘛,可能就是沒有地方去找個落腳的地方吧。只是這司機爲什麼這麼大反應,只聽那司機戰戰兢兢的說:“那……那兒鬧鬼鬧的很兇你不知道嗎?居然這個點還敢過去。”

我無所謂的扯了扯嘴角,沒有說話。

那司機碰了壁,表情訕訕的瞪了我一眼,轉過身去自顧自的嘀咕:“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有禮貌。”

我裝着聽不見,又閉上了眼睛,歪在了車座位上。

那司機不甘寂寞的在前面嘰嘰喳喳道:“你還以爲我說謊嚇唬你呀,我是有真憑實據的!前幾天我的鄰居老周,就是接了麗晶酒店那趟活,到現在還在牀上半死不活呢。”

老周?就是在麗晶酒店裡動不動就喜歡教訓人的老周嗎?自從風眼裡出來之後,我就沒見他,原來是生病了。

真想不到老周居然跟這個司機是鄰居,這兩人在一起應該是有話聊,我心想着仍舊是沒有搭話。

“到了。”那司機轉過臉喊了聲。

我怔怔的醒過來,茫然的看了一眼周圍,才知道自己是在出租車裡。

剛纔我居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還做了夢,夢見我和吳巖按揭了一套房,在江邊上,江景很美,我們擁抱着彼此很甜蜜很開心。吳巖抱着我溫柔的親吻我,舔着我的耳珠讓我給他生個孩子,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迴應的,突然就聽見司機說“到了”,我就醒過來了。

我仍舊是保持着醒來的姿勢靠在椅背上,回味着剛纔做的那場“美夢”,脣齒間苦澀衍生。

我跟吳巖算是分手了吧?又怎麼會跟他去江邊買房子呢?先不說我們是不是有錢,就算是有錢跟他去的對象也該是花朵吧——是的,是花朵!我很肯定的坐直了身體,推門要下去。

“誒誒——”司機連忙叫住我:“你還沒給錢呢!”

錢?我是被吳巖拉着離開別墅的,走的時候根本沒有拿揹包,而我的錢包就在揹包裡。所以,我現在身上……我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通,連口袋都沒有一個,是不可能有錢的。

“我……我沒錢。”我狼狽不堪的低着頭,一個人在外面這麼久,我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那司機一雙眼睛已經是突突的瞪了起來,他推開車門,就衝到我面前擋住了我:“沒錢,你坐什麼車啊?”

這大半夜的四周本來就安靜,他這樣一吼,原本巨大的聲音,更加的清晰響徹了。

“這樣吧,你留一個電話給我,明天我回家拿了錢之後給你打電話,到時候給你送過去,你看行嗎?”我儘量想着辦法補救。

那司機嗤笑了一聲,冷嘲道:“留電話?明天?我會信你!你說你年紀輕輕怎麼一點也不學好呢?沒禮貌也就算了,大半夜居然還想賴我的車錢!你別以爲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那司機說着,還真是動起了手。

我心想,真要是打起來,我未必會打不過他。只是我沒帶錢,無法支付他的酬勞,是我理虧在先我沒有動手的道理。而我沒有想過要賴這幾十塊錢的車錢,所以他也沒有道理動手打我。

司機的拳頭朝我落來,被我輕輕鬆鬆的格開了去。

“我不是想要賴賬!”我正色道,“如果你一定不肯相信我,我可以將我的名字告訴你,老周他認識我,我不會跑掉你這些車錢。”

“你少找藉口!你說你不是想賴賬那你給錢呀!我看你穿的也不差,年紀還輕輕的,沒想到是這種人!”那司機見對我動手沒佔到便宜,便對我破口大罵,市井百姓的衆生百態,我多多少少的見過些的,但是像他這樣不通人情咄咄逼人的,也實在是少見我不知道要怎麼應對。

“怎麼回事,大晚上的在這裡吵吵鬧鬧?”突然身後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大半夜這裡居然還有路人,我也是意外,腦子裡卻快速的閃出了一個打算,如果這個路人是個熱心腸的路人,我找他借點車錢,應該問題不大吧?因爲車費並不是很多,至多也就五十塊錢,況且我一定會還的。

有了打算之後,我回頭望將過去,看見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個斯斯文文的男人:他西裝革履,戴着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溫文儒雅的學者。

他朝着我們走來,我認得他,也跟他打過幾次照面,他是麗晶酒店的老闆宋先生。

“秦小姐?”宋先生顯得十分的驚喜意外,他大步走過來,驚訝萬分:“秦小姐,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你們這是……”

我知道這個宋先生跟吳巖有來往,當然不想讓他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更別談是找他借錢。

我正想找個什麼藉口,將司機拉到一旁去說,儘可能的圓滿解決這事。可是那司機已經是嚷嚷了起來:“他坐我車,那麼大老遠的讓我送她過來這裡,結果想賴我車錢!”

宋先生皺了皺眉,已是掏出了自己的錢包:“多少錢,我來給。”

“五十塊!”

“給你,不用找。”宋先生直接抽了一張一百的給了那個司機。

“你以後可學點好吧!”司機拿了雙份的車錢,還不滿意,走的時候還對我指指點點罵罵咧咧的。

我窩着口氣,又不好發作,只能忍着。

“沒事了。”宋笑生淡淡一笑,溫文爾雅令人如沐春風。

“謝謝你,宋先生。”我狼狽的道過謝,將正對他的臉轉向了別處,這麼狼狽的事情讓他撞見了,也該是我今天走背字倒黴,我是認了。

這個宋先生也真是的,怎麼這麼晚還在酒店呢?我看向眼前的高樓,整座酒店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這麼多天了它還沒有正常營業,看來我想自己要在這裡落腳也不可能了,更何況我也沒有錢支付房費。

幸好我以前在外露宿的情況多了去,所以也不以爲意。

我往着周遭看了一眼,打算離開,說道:“剛纔的事多虧有宋先生幫忙解圍,明天我會將車費錢送來麗晶酒店給你,我先走了。”

“秦小姐,”宋先生朝我追上來:“區區一百塊錢而已,小意思。更何況你跟吳巖、小尤他們是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你這樣說就太見外了。”

“親兄弟明算賬,不算是見外。”我直接劃定了楚河漢界,接着道:“剛纔宋先生仗義出手幫我解圍,已經是幫了我大忙盡了朋友的責任,我十分感激。”

我如此執意,宋先生不好說什麼,他道:“你現在是要去哪裡?”

宋先生剛纔畢竟是幫了我大忙,不然那個不講道理的司機還不知道會怎麼糾纏於我,所以他既然問了,我沒打算隱瞞,如實說道:“也不去哪裡,就是先找個地方湊合一個晚上,別的事情明天再說。”

“你,”宋先生感到困惑意外:“你沒有地方去嗎?”

我如實點了點頭:“我不記得林展哥家的地址,所以回不去,等過了今晚,明天我再想想辦法。”

“原來如此。”宋先生想了想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給你找個住的地方,正好我車就停在那邊,我可以載你去。”

“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想再麻煩他,連忙拒絕,“宋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住處我自己會找的,你不用費心。”

宋先生嘴角始終噙着溫雅的笑意,他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你出門時忘記帶錢吧?現在這麼晚了,你又是一個人,身上還沒有錢,你打算去哪裡住?”

“你放心吧,我自己有主意。”我無所謂的笑笑,想屋檐下、自助銀行、醫院、車站,只要是能夠逼風雨的地方,我都可以將就一晚,這對我並不是什麼難事。

“不不不,”宋先生搖頭,他十分熱心的說:“不如這樣吧秦小姐,我給你找一個住處,房費也暫時由我墊付,明天你可以將房費與車費一起送到麗晶酒店還給我,你看怎麼樣?”

我覺得他這個主意可以,但是一想到他跟吳巖是朋友,我就不想過多的麻煩他,客氣道:“真的不用麻煩你,謝謝。”

我朝着夜色走去,那位宋先生卻一直開車跟着我,這讓我很煩,感覺他像是要監視我一樣。

這附近有很多居民樓,一棟挨着一棟,我想要擺脫他是輕而易舉。於我毫不猶豫的拐進了一旁的街巷裡,想着我這個樣子他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再跟着就沒意思了。

繞過一陣之後,我打算尋路出去,可就在這時冷冷寂寂的巷子裡卻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本來這種巷子裡環境條件極其的差,垃圾都是亂丟亂扔,所以到了晚上老鼠成羣結隊鬧出響動是很正常的。可是我聽見的那窸窸窣窣的聲音,比老鼠扒拉啃食東西的聲音更大一些。

我緩緩的停了下來,豎着耳朵聽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很快的便確認了下來。

我隨手在腳邊撿了一塊石子扣在了手中,便循着那聲音挪了半步,就在我小心翼翼不敢輕舉妄動之際,突然一聲“呼啦呼啦”的聲音響過,幾個似曾相識色彩斑斕的紙人快速的將我圍了起來!

怎麼會,二瞎子已經死了,他的紙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我望着那些詭異莫測,又嘎嘎詭笑的紙人,不由得將手中的石頭攥的更緊了一些。

那些紙人朝着我步步緊逼過來,我能夠活動的圈子越來越小!

“你們的主人呢?”我不相信二瞎子會還活着,它們一定是有新的主人,現在大半夜目標明確的來攻擊我,不可能是沒有人操控指揮的。

“我在這裡。”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昏暗的路口傳來。

我擡頭望過去,一雙眼睛瞪的差點沒有掉下來——站在巷子口的男人,竟然是纔對我伸出過援手的宋先生!

怪不得他要跟蹤我,他是故意將我逼進這巷子裡來的吧?

“宋先生,原來你也在這裡呀。”我十分平靜的說。

他笑笑的朝我們走來,溫文儒雅的面龐突然變的陰戮,那雙隱在黑框眼鏡後面的眼睛,很是殺氣騰騰。

儘管是這樣一幅模樣讓我盡收眼底,他說話還是那麼的慢條斯理:“秦小姐,你還是自己跟我走一趟吧,否則要真動起手來,你現在可不是它們的對手。”

我撇了一眼將我圍住的那人紙人,勾脣笑了笑:“跟宋先生走,去哪兒?”

“去你該去的地方!”他道,此時要是不看他,只單單的聽他的聲音,哪怕他將你殺了,你也覺得不會想到會是他。

“哦?”我道:“什麼地方纔是我該去的地方?”

陰曹地府嗎?宋先生跟二瞎子是什麼關係,爲什麼他會操控二瞎子的紙人,爲什麼他要利用紙人對付我?

如果不弄清楚這些問題,我恐怕是死了也不會甘心!

宋先生既然不想回答我的問題,那麼我只好又問:“宋先生與二瞎子是什麼關係,如果我沒有認錯這些紙人該都是出自他的手筆吧?”

當我提起二瞎子的時候,宋先生原本就陰沉的眼眸,變得更加詭譎起來。他指關節慢慢彎曲捏到了一起,咯咯的聲音在死寂沉沉的巷子裡聽的十分的清楚!

“他,是我的師父!”宋先生此時就連聲音也變的陰沉起來,他接着道:“而你——秦玖玖!你在蕓薹村卻無情的害死了他!”

呵!我禁不住冷笑,“我無情的害死了他,那你可否知道,他這些年在蕓薹村無情的害死了多少人?”

宋先生吼道:“你懂什麼?那些人爲永生而死,是死的其所!”

“可笑!”我發怒:“視人命如螻蟻這種事我沒有做過,我當然是不懂!我只知道邪不能勝正,他違背陰陽法則,就該死!”

“你懂什麼是陰陽法則?”宋先生譏笑不已,揮手命令道:“把她給我綁了!”

宋先生一聲令下,那些紙人果然是齊齊的朝我逼將了過來。

它們此時受法術所控,根本不是普通的紙人,那如刀子一般的紙身形稍稍挨着我,就像是利落的刀子割在我身上似的。

我手無長物,只有剛纔撿起的那粒石子,不到萬不得已,我不能用它否則真正到了生死邊緣,就真得只能束手等死了!

我犀利的掃了一樣那些逼近我的紙人,橫掃一腿踢翻了兩個,原本想着好歹還是個突破口,卻很快的又有三四個堵了上來!

剛開始我還能佔點便宜,可是幾翻糾纏打鬥起來,它們數量增多我漸漸已經是難以施展,被它們逼到了死角。

就在我被它們圍堵的,快要連還手餘地都沒有的時候,忽然我聽見頭頂傳來一聲大喝:“喂!我來幫你!”隨之一盆冷水自頭頂落下,巨大的壓力之下,就連我一個活人都壓的曲了腿,更別提是那些紙人!

這是什麼水,怎麼這麼臭?

那些紙人遭受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好歹是影響了它們的威力。

宋先生暴跳如雷,他麻利的掏出了手槍,對準了樓上出手救我的人——

這時樓上垂下繩索來,我聽見耳邊風聲呼啦,那人已經是揪着繩子從樓上滑了下來。

我來不及看那人,隨手抓起垂在空中的繩子,騰空跳起,繩子是系在樓上某處的,我身體盪出,將手中扣着的那枚石頭狠狠的射向了宋先生!

他痛的一聲慘叫,一槍打偏,子彈飛向了別處。

反而是我的石子打中了他的黑框眼鏡,他的右眼鏡片已是碎裂不堪,石子更是重重的打進了他的眼睛裡!

宋先生捂着血淋淋的的眼睛,痛的在地上打滾,還不忘招呼他的那些紙人:“抓住他們!”

聽到命令,那些受挫的紙人稍作調整,再次的威逼了過來!

剛纔從樓上滑落而下的人,抓起一個打火機摁亮就朝着它們丟了過去,火焰一起它們頓時燒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剛纔從樓上窗戶裡倒下來的不是水,而是汽油,怪不得那麼臭!

“我們快走!”那人抓起我的手,就帶着我飛奔離開了那烈火騰騰的巷子。

【126】全部都是死人【109】贈你一片花海【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77】不能提及的人【001】荒村【042】陳璽【029】不要再纏着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29】不要再纏着我【041】怪胎【052】傷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4】瓷娃娃【055】二瞎子【019】繡花鞋【045】吳巖【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6】砸碎【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6】他正在歸來【026】砸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07】密室生死存亡【006】女鬼【036】死亡【004】是做夢了嗎【021】立刻出來【052】傷口【052】傷口【087】忘了我,阿玖【014】瓷娃娃【063】發作【048】是人是鬼【058】花朵【019】繡花鞋【017】信的秘密【058】花朵【051】墳墓【008】你不是鬼吧【048】是人是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4】居心叵測【027】你揹我【055】二瞎子【073】交鋒【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17】信的秘密【026】砸碎【009】施咒找人償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66】替身【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4】我是人是鬼【121】結陰婚【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80】有我在,放心【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43】反覆【023】離開【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53】報復【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20】燒她腳【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0】挑撥【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5】陳璽【029】不要再纏着我【032】不要散【006】女鬼【044】黑氣【087】忘了我,阿玖【045】吳巖【040】舊夢【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32】你認識阿玖嗎【072】目的【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30】家裡的我是誰【046】怪事【019】繡花鞋【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48】是人是鬼【131】前緣【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29】不要再纏着我【072】目的【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53】報復【048】是人是鬼【101】蛇打七寸
【126】全部都是死人【109】贈你一片花海【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77】不能提及的人【001】荒村【042】陳璽【029】不要再纏着我【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29】不要再纏着我【041】怪胎【052】傷口【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14】瓷娃娃【055】二瞎子【019】繡花鞋【045】吳巖【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6】砸碎【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86】他正在歸來【026】砸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07】密室生死存亡【006】女鬼【036】死亡【004】是做夢了嗎【021】立刻出來【052】傷口【052】傷口【087】忘了我,阿玖【014】瓷娃娃【063】發作【048】是人是鬼【058】花朵【019】繡花鞋【017】信的秘密【058】花朵【051】墳墓【008】你不是鬼吧【048】是人是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24】居心叵測【027】你揹我【055】二瞎子【073】交鋒【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17】信的秘密【026】砸碎【009】施咒找人償命【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66】替身【085】你這是在關心我【124】我是人是鬼【121】結陰婚【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80】有我在,放心【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43】反覆【023】離開【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53】報復【066】替身【017】信的秘密【020】燒她腳【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30】挑撥【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15】陳璽【029】不要再纏着我【032】不要散【006】女鬼【044】黑氣【087】忘了我,阿玖【045】吳巖【040】舊夢【083】你到底是什麼人【132】你認識阿玖嗎【072】目的【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30】家裡的我是誰【046】怪事【019】繡花鞋【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48】是人是鬼【131】前緣【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029】不要再纏着我【072】目的【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53】報復【048】是人是鬼【101】蛇打七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