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江邊的約會

“林……林展哥!”我往後退去,緊張的連氣也不敢出了。

林展順勢握住我的手,將我留在他身邊,雙目如炬的盯着從房間裡跑出來的吳巖。

一時間,房子裡的氣溫在他們兩廂對視中,急劇的下降。

我膽寒的打了個激靈,弱弱道:“怎麼……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呢?”

林展不語,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吳巖。

吳巖原本滿臉輕鬆的笑,也瞬間的凝結成灰,一張臉繃得嚇人。

他們倆誰都沒有動,無聲無息的硝煙卻瀰漫到了整座房子裡。

我夾在他們中間左右爲難,未免他們真的箭弩拔張的動起手來,我忙擋到林展面前,說道:“林展哥,你留給我的字條我看過了。葉菲菲的事情,謝謝你,要不是你我肯定辦不好。”

雖然遮不到林展的視線,但是聽見我的聲音,我看見林展明顯的垂下了目光來,他淡淡道:“舉手之勞而已。”

林展鬆開我的手,沒有再看我們就往樓上去了。

吳巖盯着他離去的背影,牙齒咬的滋滋作響。

“吳巖,”我喚了他一聲,將他恨不得捏碎的拳頭包在了我的掌心輕輕的揉了揉,希望他可以平復下來,可是他心裡窩着的氣顯然沒有那麼好散。

吳巖跟林展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以至於林展一直想要封印起吳巖?而吳巖每次見到林展,總是如此一幅不共戴天的樣子。

我記得吳巖跟我說過,他說他跟林展的仇是在我還沒有出生前就結下來的,那時候大家應該都年幼,能結什麼仇?

“你回去吧。”我鬆開吳巖的手,希望他離開這間有林展的屋子,到外面會平靜些。

吳巖緊住我的手說:“我帶你出去玩。”

“不行!”林展在屋裡,我大半夜跟吳巖出去,這擱在任何人、任何家庭,都是不合適的吧。

吳巖澀澀一笑,嘆了一口氣,沒說話,鬆開我自己出去了。

“吳巖!”他在生悶氣,尤其是他最後看我的那一眼,實在是像尖刺刺在了我身上,疼的緊。我道:“你等等我,我去跟林展哥說一聲。”

我話音剛落,突然客廳裡的、我房間裡的所有的燈,包括外面的地燈全部都滅了,到處一片漆黑。

停電了嗎?顯然不是,因爲我看見樓上有燈光落下來。

我和吳巖的目光同時看向了樓上的方向,這是林展故意弄得吧,他是不想我上去跟他講話,還是不允許我出去?

我一直想着這個問題,被吳巖拖着手,推進了車裡我也沒有想明白。

我從車裡擡頭往樓上看,隱約的看見書房位置的窗戶口像是站着一個人,不知道是看花眼了,還是林展就在哪兒。

吳巖開車的技術四平八穩,不像是新手上路,本應該藉機笑他幾句的,可總覺得氛圍有些不對。

他開車在路過商品店時靠邊停了車,一言不發自己下去了,我趴在車窗上看他,只見他去買了一大包零食提了回來。

“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買了一些。”吳巖將那一大袋子放在我膝蓋上,“應該有你喜歡吃的東西吧,女孩子好像都喜歡吃零食。”

“吳巖,”我看了一眼那袋零食,它之於我好像是奢侈品一般,我還從來沒有這麼的闊綽的對待過自己。只是吳巖眉頭鎖着,明擺着不開心,我也根本開心不起來:“你不開心,可以告訴我,不要這個樣子好不好?”

吳巖不出聲,開了車往江邊去,他隨便找了個地方將車停穩,便拿過那一袋零食,牽着我的手往江邊去了。

他找了一塊草地,就地坐了下來,我便默默的站在他旁邊,看他將石頭一顆一顆的扔進江裡。風大,江水急,石頭落進去連一點聲音都聽不見。

“我唱歌給你聽吧,好不好?”我硬着頭皮站到他面前,只是不想看他一個晚上都在這裡扔石頭。

“唱什麼?”吳巖擡着下巴問,卻還是一幅臭臉。

“我不知道,我想想我會唱什麼吧。”於是我坐到他身邊,挽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吳巖沒再扔石頭,也沒有出聲,我想了半天也不記得自己會唱什麼,而且自己也不擅長唱歌,這完全是給自己下了道坎子。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場景,就是遇見你。在人海茫茫中靜靜凝望着你,陌生又熟悉……”這是我唯一能夠哼唱的出來的調子,我自己都想不起來它叫什麼名字,只知道有段時間走在大街上,到處都在放這歌,聽的多了便記住了些。

我唱着唱着便唱不下去了,因爲不會唱,不知道接下來的調子是怎樣的。

周圍只有江風呼呼和浪水滔滔,我扶着被風吹亂的頭髮尷尬不已,小心翼翼的生怕吳巖會趁機損我。

然而,我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反而是他忽然粗魯的將我拉到他腿上,摟進了他懷裡,一聲不吭的吻住了我的嘴脣!

我諤諤沒動,他卻親吻的很用力,嘴脣胡亂的親我的臉,蹭到耳朵邊舔着我的耳珠。我被他被弄的很疼,又因爲與他這樣近身相貼,而有些意亂情迷。

“吳巖——”我感覺得到吳巖的氣,那股難消的怒氣從脣齒之間傳遞給了我。

之前他也吻過我幾次,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粗糲過,那根本不是戀人相處的動情,更像是一種壓抑的發泄!

我抓着他的手,又喚了聲:“吳巖!”

“我恨他!你知道嗎?”吳巖低吼。他的雙手按在我背上,那力道快要壓斷我的脊椎骨,“我的人生就是因爲遇到他,所以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你冷靜點吳巖!”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吳巖,才能讓他心裡舒服,只能用力的抱住他的頭,用自己生疏的溫柔安撫着他。

“雖然我不知道你跟林展哥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去說,乾脆道:“算了,我們不說他了。”

我捧着他的臉,看着他頹廢難過的樣子,心裡像是針扎一樣,“我們不想他了,我們說點別的呀,就算不說話,我們靜靜坐着好不好?”

吳巖漸漸的平靜了些,可是江風很大,江上的水也蕩的很急。

我有些冷了,抱着膝蓋,揪着腳邊的小草玩。

“我送你回去。”吳巖站起來拍了拍褲子上的沙粒草屑。

“我今晚不回去了,陪着你。”我擡着頭,拉住了他的手。

他淡淡一笑:“江邊冷,你身體不好——”

我知道吳巖是爲了我好,卻偏偏固執的不肯動:“那你抱着我,抱着就不冷了。”

“傻丫頭,我就不該帶你過來,要是讓你生病了我會心疼。”吳巖揉揉我的頭髮,只好又坐了回來。

現在是春暖的時節,早晚氣溫低,吳巖算不得是活人,自然是不怕冷的。他出來也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襯衣,他臉色白穿什麼顏色都好看,這白色的襯衣穿在他頎長的身軀上,若是讓星探發現說不定會挖掘他去當模特明星。

我傻傻想,吳巖摟住我的腰,緊緊收攏雙臂將我箍在了他的懷裡。其實吳巖他的身體是沒有體溫的,被他抱着並不會暖和到那裡去。

可是我享受這樣的相處,不想跟他分開,想一直像現在這樣跟他待在一起。沒有麻煩,沒有煩惱,一切都不好的都被我們阻絕在外。

“吳巖,你喜歡這江水嗎?”我輕輕問。

我聽見他“嗯”了一聲。

我握住他的手,繼續滿是憧憬道:“你說以後,我們自己在江邊買一套房子,早起時看江水徜徉,晚睡時枕着江水聲入眠,你說是不是很好?”

吳巖下巴盯着我的頭頂,又是輕輕“嗯”了一聲。

吳巖並不是一個寡言的人,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般都是他說的話多,現在怎麼我跟他說話,他只是嗯嗯的呢?

我忍不住擡起臉去看他,才發現他竟然在哭。

男兒有淚不輕彈,他這是怎麼了?

我如雷轟電掣過一般,好一會才緩過氣來。我擡起發抖的雙手在他臉上摸了摸,他苦澀的笑:“剛纔風迷了我的眼睛。”

“是不是我說了什麼話,惹你不開心了?”

吳巖不會平白無故落淚的,他怎麼會平白無故落淚呢?

“不是不是,”吳巖連忙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真的只是風迷了眼睛。”

我清楚這是他的藉口,輕笑:“那我幫你吹吹。”我湊過去做樣子的輕輕吹了兩下,卻趁他不備在他眼睛上用力的親了一下。

誰知道吳巖好像知道我會那樣做一般,不過是輕輕一帶就勾着我滾到了草地上,他伏在我身上溫柔的撫摸着我因爲緊張而漲紅髮燙的臉。

我凝視着吳巖的眼睛,膠着的目光在空曠的江邊上肆無忌憚的纏綿到了一處。

我不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笨拙的擡起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背上抱住了他結實的腰身,而他卻忽然像是被電到了似的從我身上離開坐了起來。

“怎,怎麼了?”吳巖的反應讓我手足無措,畢竟以前我還從來沒有跟任何的一個男人這樣親密過。

我不知道要怎麼做,忐忑的坐到他身邊,挽住了他的手。

吳巖偏過頭來笑了笑,揉着我的頭髮,深情萬分的說:“阿玖,我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可我現在不能對你——你身體不好,我不能因爲自己的私慾就傷害你……”

聽到他的告白,我內心是甜蜜欣喜的,可是聽着他這些話,我又難爲情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機去。我面頰燒的發燙,低着頭,咬着嘴脣,小聲問:“你……有過別的女人嗎?”

問題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我狠狠的低着頭,不停的希望自己聲音小,他沒有聽見。

就在我爲此尷尬不已的時候,吳巖突然的從地上竄了起來!他快速的朝着江水跑了去,我以爲是他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所以才跑那麼快。可是等我站起來,朝着他跑去的方向看去是,我才發現,江水裡居然站着一個人!

隔得有些遠,加上江邊很黑,我無法看清楚那人的性別模樣,只隱約的看見他好像是朝着我們走來,又像是要輕生一般朝着江心去。

我看吳巖朝他跑去,應該是想先把他弄上來,於是我也起身跑了過去。這時候吳巖已經跑到江水裡好遠,水深的沒到了他的腰上,但是剛纔我看見的那個人卻不見了!

難道我們遇到水鬼了嗎?我以前聽說水鬼是最喜歡在深更半夜出來作妖,引誘人落水,然後找替身自己好去投胎。難道剛纔那個就是水鬼,是想要故意的引我們去當替身?

“阿玖!”吳巖轉身衝我喊,我應了聲,他急切的問我:“你剛纔看見喬子傑了嗎?”

“喬子傑?”我困惑不解,難道剛纔吳巖那麼快的跑去不單單是想要將那人拖上來,更多的是因爲他認出那是喬子傑嗎?

可是喬子傑怎麼會在這裡呢?我用力的搖頭,對着吳巖大聲說道:“我沒有看清楚他的樣子,他人呢,怎麼不見了?”

吳巖在水裡楞了半秒,突然緊張道:“不好了!”他快速的從水裡跑上來,拉起我的手朝着停車的地方跑去:“喬子傑可能出事了!”

“難道剛纔是他的生魂找來向我們求助嗎?”我的情緒已經是跟着吳巖變的緊張起來:“吳巖,你今天見過喬子傑嗎?”

吳巖完全不顧自己渾身溼透,坐上車,發動了車子,他掉頭往公路上開去,才說:“我找你之前就是從他家出來的,今晚曲小尤在他家,所以我纔將他的車子開出來了。”

“就是他們沒有打算出門,所以把車借給了你?”

如果喬子傑真的跟曲小尤在一起,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呀,昨天打蛇妖的時候,她的利落手段我可是見識過的。

吳巖點頭:“他們兩個人——”他忽然轉口道:“喬子傑既然是跟曲小尤在一起,按理不會有事,現在他的生魂怎麼會跑來這裡了呢?”

我也想不明白這一點,只聽吳巖道:“有件事我差點忘記了,喬子傑說有東西要轉交給你,我還準備等你身體好點了再告訴你。”

“什麼東西呀?”我困惑,難道是他昨天早上在林展的別墅外面手要給我看的東西,可是那是關於柏雪的,現在柏雪被收在了玻璃瓶子裡,被我仍在了衣櫃抽屜裡,喬子傑還記着這事?

轉念想想,總覺得他說的很重要的東西,肯定不會只是關於柏雪的。我忽然想到喬子傑說過,他說盛經綸有一樣很重要的東西託他保管着,而他當時說的是,那東西關係到“秦玖玖”的性命,所以要好好保管。

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有點多,我又總是受傷,根本無暇過問那件事情。現在喬子傑說要轉交給我的東西,是不是就是盛經綸託他保管的那個呢?

盛經綸到底是誰?爲什麼林展變成了盛經綸的樣子,而葉菲菲又把吳巖當成是盛經綸,他們三個人之間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關係?

我現在就想開口問吳巖,可是話到了嘴邊,發現自己的思緒都是混亂的,根本不知道要從何問起,只能講話嚥了回去。

“他說很重要的東西。”吳巖目光直視前方,專注的看着車,又說:“不過我看他八成是言過其實了。”

“未必。”我失神道。

“看來你知道他要給你什麼。”吳巖轉頭看了我一眼,他掛念着喬子傑的安危,神情很有些緊張。

“我也不確定,等見到他一問就知道了。”不過現在喬子傑生死不詳,我是否還有機會問他呢?

我和吳岩心急火燎的趕到喬子傑家中,連敲門都帶着萬分的急促,就連撞門闖入的打算都有了,可是誰知道才敲了兩下,裡面就有人應了,聽聲音是曲小尤的。

她的聲音很平穩,不像是是出了什麼事情。

我和吳巖都有些困惑的彼此相視了一眼,屋裡的曲小尤已經是不疾不徐的將門打開了。

曲小尤穿着家常的衣裳,氣色紅潤,在燈光的映照下更增添了幾分嬌媚。

她見我和吳巖一起來的,咧嘴笑開了花:“想不到你們兩個完好無損齊齊整整的來了,快進來吧。”

看她這幅樣子,我跟吳巖更加困惑了,難道是我們擔錯心了嗎,其實喬子傑他根本就沒事?

曲小尤讓到一邊,又開始取笑吳巖:“吳巖,你這是怎麼溼身的呀?”爲了儘快知道喬子傑的境況,我和吳巖是火急火燎的趕來,他一身衣裳溼透了也沒有功夫換,曲小尤這樣笑他真是不該。

我和吳巖都沒有心思聽曲小尤開玩笑,他繃着面頰,迫不及待的問:“喬子傑呢?”

“我在這裡呢,幹嘛?”忽然喬子傑的聲音傳來,聽起來也很正常。

我們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喬子傑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就從洗手間出來了,他見到我們還有些意外。

曲小尤關上門朝他走去,取笑道:“你們倆是不知道,我剛纔不過是出去給他買宵夜,二十分鐘都沒有,結果回來的時候看見他趴在浴缸上睡着了,你們說好笑不好笑?也不知道他是有多辛苦,纔會這樣。”

喬子傑覺得特沒面子的對曲小尤翻眼睛:“你能別說嗎?”

“哎喲,你都做出來了,還不讓我說呀?”曲小尤捧腹大笑,我卻笑不出來。

“那你就節制一點唄。”吳巖壞笑,進去勾住了喬子傑的肩膀,我知道他只是想確認喬子傑有事沒事,卻見他突然跟觸電似的彈了回來。

我一緊張,忙衝了過去將他抓住:“怎麼了?”

“他被人下咒了!”吳巖攤開掌心,已經是紅了一塊。吳巖的肉身到底是沒有生命跡象,加上體內的存血消耗殆盡,所以纔會被傷到。

“吳巖,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我可好的很。”喬子傑擺手不信,眼睛裡卻不經意的劉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曲小尤已經是臉色大變:“你……你說什麼呀?我怎麼沒看出來呢?”她緊張的舌頭都有些打結,雙手更是已經拉着喬子傑前後查看了起來。

我盯着喬子傑看了半晌,也沒有看出有什麼異樣。

只見吳巖摸着手掌不以爲意的說:“不是多麼厲害的東西,而且作用消散的差不多了,你們都沒有發現是正常的。”

“不要緊吧?”我握住他那隻手,還是有些擔心。

吳巖淡笑笑搖頭,又說:“很顯然喬子傑剛纔不是睡着了,他是遭人暗算了。剛纔我和阿玖在江邊看到他的生魂,所以才急急的趕回來——”

“怪不得——”喬子傑和曲小尤同時說了聲“怪不得”,隨之喬子傑驚叫道:“不好了!”丟下手中的毛巾就衝進了書房。

我們都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慢了半拍的跟着他跑進書房,只見他雙手捧着一個黑色的盒子兩腿已是在發抖,嘴脣更是哆哆嗦嗦:“丟了……丟了!我、把它弄丟了!”

“什麼東西弄丟了呀?”曲小尤搶過那個黑色盒子看着沒什麼,隨手就仍在了桌子上,倒是喬子傑這幅樣子讓她着實緊張了起來。

“給……給她的東西弄丟了!”喬子傑臉色慘白的看向我,拍着腦門萬分自責的說:“事關她的生死!事關她的生死呀!”

是盛經綸託付給他保管的東西弄丟了?我記得喬子傑是跟我說過,那東西是用一個黑色盒子裝着的。可是那東西,爲什麼偏偏要在他準備交給我的時候弄丟了呢?

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曲小尤連忙叫道:“丟了就丟了!你急死有用嗎?”她看着喬子傑的樣子是擔心的不得了,趕緊將他扶住,說了聲:“我先扶他回房間躺會。”便走了。

一時之間,書房只剩下我和吳巖兩個人。

吳巖慢慢的走到桌邊,將那個黑色盒子緊緊的捏在了手裡,他表情怪異的盯着那個黑色盒子一言不發。

我看着他的樣子有些困惑,心想難道他認識這東西?隨口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我想也未必是要給我的,喬子傑他可能是弄錯了。”

吳巖抓着那盒子指關節捏的發白:“我沒有想到這居然是喬子傑要交給你的東西,更沒有想到它會在這裡!”

吳巖額上青筋突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的樣子讓我很緊張。

我朝他走了兩步,小聲問:“你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那裡面的東西去哪裡了?怎麼會丟了呢?”吳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喃喃起來。

照目前的形式來看,很顯然,有人趁曲小尤離開屋子去買夜宵之際,便偷襲了喬子傑,然後盜走了黑色盒子裡的東西。

只是這人是誰呢?爲什麼要偷走那東西?

“吳巖,”他今晚一直心情不佳,纔好不容易從林展的火氣中緩過氣來,偏偏又出現了喬子傑的事情。本來喬子傑沒事也就算了,現在他又拿着這麼一個東西變的怪異反常起來。我很擔心他,輕輕挽住他的手,“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跟你有關嗎?”

吳巖緩緩的轉過臉來,那模樣,那眼神,陌生到讓我害怕。

我挎着他手臂的雙手,微微一顫,認識他這麼久,他還從未像現在這般過。就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可能隨時會爆發做出可怕的事情來。

“阿玖,這個盒子是我的,你知道嗎?”吳巖擡起頭看着我說:“這上面還有我的名字!這是我從父親手中繼承來的家傳之物!”

“這……這是你的東西?”我茫然,因爲我記得喬子傑跟我說過,這東西是盛經綸託付給他保管的,它現在怎麼會跟吳巖扯上關係呢?

吳巖沒有出聲,而是將那個黑色盒子遞給了我。

我緊張萬分的將它接了過來,只見它四四方方的底部,還真是寫着“三個字”!

【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62】救秦峰【023】離開【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0】爆發【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3】又要我背啊【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50】爆發【023】離開【060】謝謝你【065】圍堵【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2】他就是盛經綸【086】他正在歸來【042】陳璽【068】荷燈【020】燒她腳【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1】老廟【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64】謝謝【107】密室生死存亡【019】繡花鞋【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63】發作【033】又要我背啊【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6】砸碎【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3】你不是林展哥【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32】你認識阿玖嗎【047】刺光【032】不要散【065】圍堵【021】立刻出來【069】真相【015】陳璽【019】繡花鞋【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7】忘了我,阿玖【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20】你要去哪兒呀【119】他來到現實裡【130】家裡的我是誰【055】二瞎子【063】發作【124】我是人是鬼【070】信任【004】是做夢了嗎【027】你揹我【048】是人是鬼【080】有我在,放心【060】謝謝你【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55】二瞎子【064】謝謝【003】約定【032】不要散【007】救他們【066】替身【094】纏上一輩子【059】救救他【006】女鬼【100】不會讓你爲難【072】目的【026】砸碎【107】密室生死存亡【037】他們都在【001】荒村【054】夢見過【010】那就當練膽【040】舊夢【036】死亡【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69】真相【112】只要你嫁給我【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27】你揹我【053】報復【045】吳巖【067】腐屍【119】他來到現實裡【048】是人是鬼【126】全部都是死人【057】鬼經【015】陳璽【063】發作【025】女鬼【041】怪胎
【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62】救秦峰【023】離開【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50】爆發【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3】又要我背啊【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9】贈你一片花海【050】爆發【023】離開【060】謝謝你【065】圍堵【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2】他就是盛經綸【086】他正在歸來【042】陳璽【068】荷燈【020】燒她腳【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1】老廟【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64】謝謝【107】密室生死存亡【019】繡花鞋【115】她們的重疊身份【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63】發作【033】又要我背啊【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26】砸碎【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3】你不是林展哥【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32】你認識阿玖嗎【047】刺光【032】不要散【065】圍堵【021】立刻出來【069】真相【015】陳璽【019】繡花鞋【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7】忘了我,阿玖【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20】你要去哪兒呀【119】他來到現實裡【130】家裡的我是誰【055】二瞎子【063】發作【124】我是人是鬼【070】信任【004】是做夢了嗎【027】你揹我【048】是人是鬼【080】有我在,放心【060】謝謝你【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55】二瞎子【064】謝謝【003】約定【032】不要散【007】救他們【066】替身【094】纏上一輩子【059】救救他【006】女鬼【100】不會讓你爲難【072】目的【026】砸碎【107】密室生死存亡【037】他們都在【001】荒村【054】夢見過【010】那就當練膽【040】舊夢【036】死亡【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69】真相【112】只要你嫁給我【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27】你揹我【053】報復【045】吳巖【067】腐屍【119】他來到現實裡【048】是人是鬼【126】全部都是死人【057】鬼經【015】陳璽【063】發作【025】女鬼【041】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