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

我醒來之後,毫無意外是再次的回到了那個別墅中,睡得還是那間房。只是令我感到驚奇的是,那間房完全的沒有了我昨天離開時打砸混亂的樣子,而是乾乾淨淨整整齊齊收拾的井然有序。

是林展在一夜之間把房子恢復了,還是我看花眼了?我揉了眼睛,確定自己是睡在那間房裡,才忍不住驚歎起來。

林展難道還會變戲法嗎,這麼快就將混亂的房間收拾好了?那蟒蛇的屍體他是怎麼處理的,看到又該作何感想?

我醒來了就想起牀,可是動了動,發現自己的雙腳不知道被哪裡伸出來的鐵鏈子鎖着,雙手更是被手銬銬着。

我震驚了,如五雷轟在了天庭一般,僵硬在了牀上,這是林展乾的嗎?我不敢相信林展他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我愕然在牀上,渾身發抖,聽到房門被推開,也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林展端着個茶盤上面放着一碗藥,他凝了我一眼,漠無表情的朝我走了過來。他搬過梳妝鏡前的小凳子坐到牀邊,將藥碗端起來吹了吹:“該吃藥了。”

我沒有反抗,也絲毫的不想去反抗,默默的將那碗苦的讓人想哭的藥一口喝了。

“林展哥會鎖我一輩子嗎?”他好像對我的手銬腳鏈無動於衷,可是我無法忍受。我看他端起藥碗起身,讓發麻的舌頭緩了緩,冷冷的說了一句。

林展筆直的身體慢慢轉了過來,哼了一聲:“不會是一輩子,只要那小子絕了對你的念頭,我就會解開這手銬腳鏈。”

林展行起事來,竟然比阿婆還要極端?我低頭自嘲的笑了,心中因爲震驚而起伏的怨氣,竟然漸漸的平息了下來。

我吐了口氣,問道:“林展哥,剛纔喝的是蛇妖的膽熬成的藥嗎?”

“什麼?”林展怔楞的回頭,這時外面傳來了高跟鞋咚咚咚踩在地板上,發出的有規律的聲音。那聲音來到我的房門口,隨之還有一聲甜蜜親切的叫喚:“阿展。”

“你來幹什麼?”林展的聲音冷到了極點。

那伸進頭來的漂亮女人,臉上燦爛的笑容瞬間凝滯了,她那突然僵硬的表情不像是因爲林展冰冷的聲音,而是因爲她看見了我。

我忽然想到了什麼,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冷激靈,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這個女人未免也太歹毒了!

“她……她……”柏雪有些結巴,但是她很快的就平靜了下來:“我就來看看她,她好些了嗎?”

林展狐疑的眯了她一樣,揪着她的手帶上了我房間的門——

“柏雪小姐,你今天這身打扮,比昨天還要漂亮百倍!”在房門完全關閉前,我趕緊扯着嗓門喊了聲。

我在門縫裡看見了林展回過頭的臉,那顏色真是難看到了極點。

沒過多久,房門再次的打開了,林展的手中拿着一個透明的玻璃瓶子。不是很大,樣式還挺好看的。

我看那瓶子裡還有東西在動,隱約的也明白那是什麼東西了。

林展拿着那個瓶子直接就坐到了牀邊,我不想看他,便躺下去用被子蓋住了半個頭。

“對不起,玖兒。”林展俯身下來將我身上的被子扯開了一些。

如果林展不道歉,可能我默默承受着也就承受下來了,可是當“對不起”三個字衝他嘴裡說出來之後,我心裡的委屈就像是洪荒一般,傾瀉而來。

我閉着眼睛,沒有出聲。

林展溫涼的手指,慢慢掀開散亂在我臉上的頭髮,突然,他低下頭將臉埋在我的脖頸間!

我震驚!同時整個人都繃住了!

雖然我與林展的關係一直都很好,可是他還從未對我如此親暱出格過,在我看來這種動作不是隻有戀人之間纔有的嗎?

我僵硬着四肢不敢輕舉妄動,林展卻蹭着我的耳鬢不停的說着“對不起”這三個字。

我被他弄得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鼓足勇氣的將他的臉推開,往邊上挪開坐了起來,冷冷道:“林展哥爲什麼要跟我道歉?”

“昨天的事,是我太過沖動了——”林展迫不及待的將手中的玻璃瓶子遞到我面前,“這是柏雪,我已經將她收服交給你處置,要打要殺全看你意!”

我轉過眼,盯着那瓶子,只看見那蠕動的小小蛇身,花花的皮囊,看得頭皮發麻,渾身立即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林展哥知道我最怕的是蛇了,給我幹嘛?”我移開了自己的目光,淡淡道:“你拿走吧,我不想看見這東西。”

“不!阿玖,是她挑撥離間你跟我之間的關係,你必須得直視她!”林展的口氣很強硬,好像我不收下這個玻璃瓶,他又會想昨晚那樣發瘋一樣。

“林展哥,我一直以爲我們兄妹之間的關係,是這世間的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可是柏雪才用了一個小小的伎倆,你跟我之間的關係就分崩離析。”我忍了忍,還是狠心說道:“如果昨晚你再心狠一點,此時你也不用拿手銬鐵鏈鎖住我,你直接將我訂進棺材裡就可以了!”

想到昨晚在青山公墓林展發瘋的樣子,我就心有餘悸,仰起頭,根本無法正視他。

“對不起玖兒!”林展激動無比的伸手來將我抱住,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大概是見識了他的狠,就很難再接受他的柔軟吧,此時面對他我的心變的跟石頭一樣,對他的歉疚根本就無動於衷。

“我累了林展哥,我想睡會。”我推開他,默然的躺回到了被子裡,背朝向了他。這種狀態讓我自己也很彷徨,可是我對昨晚以及他現在鎖住我的事情釋然,真的做不到。

我和林展,我們怎麼會走到了這一步,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還會一次一次的對老天許願,讓我們遇見嗎?

林展在牀邊坐了會,將那個玻璃瓶子放在我的牀頭櫃上,便輕手輕腳的將我的腳鏈和手銬都解開了。

他這番舉動,讓我吃驚,想想又覺得沒什麼。

我知道林展一直在牀邊看着我,可我佯裝睡着,不睜眼,也沒有動一下。

過了有幾分鐘,林展開口說:“如果你想去見他,就去見吧,我不攔你。只要你開心,只要你能保護好自己,我再也不會攔你。”

“真……”我從被窩裡竄坐起來,這才知道自己失態了,尷尬的摸着自己的頭髮,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展的雙眸中盡是失望,他扯扯嘴角,留下一個酸澀的笑容給我後,便走了。

我坐在牀上沉浸在欣喜裡還不敢相信,他對我的赦免?

是的,林展他允許我跟吳巖來往了,我真恨不得現在立刻就去青山公墓找吳巖。

可是林展爲什麼又突然的允許了呢?難道是出於他對我的愧疚,想到他最後留給我的那個酸澀的笑,我不由得心中泛酸。

我剛纔是不是對林展太無情了?我是不是傷害到他了?我心裡自責,便起牀換了一件乾淨衣裳,小心翼翼的到樓上去找他。樓上進去是會客廳,相對兩間房,想必一間是臥室一間是書房。

這上面收拾的也是井井有條,我看臥室的門鎖着,書房的門掩着,便朝着書房走了過去。隱隱約約的聽見裡面有人說話的聲音,其中一個是林展的,另一個是個男人的聲音,通過音色判斷,大概是三十多歲四十歲不到的樣子。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我原本不是個聽牆角的人,準備去欣賞欣賞林展會客廳裡的擺設品,剛挪了半步,隱約聽見他們在說:“荷燈!”

是的,沒錯,他們說的就是荷燈!

那陌生男聲說:“荷燈之力已散,要重啓荷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它未必就一定能危害到玖小姐的性命……”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林展語氣嚴肅冰冷。

那人像是他的下屬似的立即就噤口不言了,我想要聽到更多的事情,卻忽然發現自己什麼也聽不見,也不知道他們是沒有講話還是怎麼的。

忽然,我聽到腳步聲朝門口來,我趕緊輕手輕腳的跑開,拿了個瓷器在手中假裝欣賞。

出來的是那個男人,高高大大的,蓄着滿臉的鬍渣,瞧着血氣方剛。他看到我有些微的驚訝,便多看了兩眼。

我見他眼中有狐疑,應該是在猜測我剛纔是否有偷聽,便故作鎮定衝他笑了笑。

見我笑了,那男人便朝我走了過來,一身煙味燻人:“玖小姐好。”

“你……認識我?”我吃驚。

男人一笑,露出滿嘴的煙牙:“我跟在林先生身邊很久,當然認識玖小姐。”

“哦……那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將手中的瓷器放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趙峰。”他又道:“玖小姐,我還有事,先走了。”

“你忙,你去忙吧。”看着趙峰那壯實的背影蹬蹬的下樓去了,我這才朝着書房走了進去,然而書房裡空空的,林展根本不在裡面。

“林展哥?”書房裡很大,佈置的古色古香的,但是他裡面的陳設很有講究。那些東西的擺放位置,似乎並不是單單的追求氣質和好看,而更像是圓着一種陣型。

我纔看了個大概,腦子就有些發暈了,趕緊退開跑到了落地窗前,將目光投向了外面的景物,緩了有好幾分鐘才舒服了一點。

林展在書房裡布了陣,是爲了防什麼?爲什麼我看到那個陣會那麼難受呢,好像它會勾魂攝魄一般,叫我靠近不得。

我緩過氣來,蹬蹬的跑下了樓,卻見着林展從大門處進來。他看我神色匆匆的從樓上跑下來的,隨口問:“怎麼了?”

“我上去找你,沒找到,便下來了。”我對那陣心有餘悸,又不好主動對林展說。

我看着林展覺得很奇怪,剛纔我明明聽見他跟趙峰在書房裡談事情,爲什麼趙峰出來之後,他反而是從外面進來的呢?難道剛纔在書房裡跟趙峰談事情的人不是林展嗎,但是聲音是他呀,我不會聽錯。

“找我有事。”林展語氣淡淡。

我這纔想到自己上樓的目的,揪着手有些難爲情的朝他走了兩步:“對不起呀林展哥,我剛纔對你有些……”

“沒事,”他不在乎的笑,“你開心就好。”

“林展哥!”我有些急。

林展肯定是在生我氣,不然不會這樣的。

“還有事?”林展的口吻依舊十分的冷淡,雖是在問我卻不等我回答,人已經是朝着樓上去了。

“沒事了……你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做。”林展的反應讓我侷促不安。

林展站在樓梯上回頭看了看我:“就你拿手的菜吧。”

其實我去樓上不止是想找林展道歉,我還想借機會問問她葉菲菲的事情怎麼樣了,畢竟前天晚上是他把葉菲菲帶走的,又過了昨天的一天,總應該是有個結果了吧。

現在他這幅冷冷淡淡的樣子,我想問也問不出口,只好去廚房準備做中午飯。

那阿姨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並沒有上班,我洗好菜後,看見另外一箇中年女人走進了廚房,手裡還提着買回來的新鮮菜。

那阿姨看起來很敦和的樣子,一臉平和的笑,不像之前那個阿姨那麼的卑微。

我以爲這個阿姨是新來的,結果她對這裡熟門熟路,而且她手腳利索十分的能幹,我在廚房裡反而是礙手礙腳。

阿姨笑道:“小姐,你出去看會電視也好呀,這裡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可我好久沒有給林展哥做飯了,我想做頓飯我們一起吃,他會開心的。”林展的冷淡態度,讓我的心跌入了冰窖。我不想我們二十三年的感情,就這樣被柏雪破壞,我想要想辦法修復。

“小姐,你不知道林先生吃不得尋常的東西?”那阿姨笑眯眯的在切菜,沒注意到我臉上鉅變的表情:“他呀,是從不在這個家裡吃飯的,所以你也不必費那個心。”

“阿姨,我怎麼聽不懂你說的話呀?”林展怎麼會吃不得尋常東西,以前在家裡的時候,他胃口很好的呀,尤其喜歡吃辣的東西。

“我還能騙你不成,”阿姨接着道:“這麼多年呀,我還從未見林先生在這個家裡吃過一頓飯。”

我困惑:“阿姨,你不是新來的?”

那阿姨搖頭:“我在林先生這裡幫傭很多年了,前幾天是家裡有急事,所以回去了一趟,今天才過來。”

原來如此,怪不得看她對這裡熟門熟路的,那昨天那個阿姨只是代班的吧?

既然如此我便離開了廚房,想再去樓上找林展,才發現他已經是開着車子出去了。

無聲無息的走了?我想找他問葉菲菲的事情,也沒有找到機會。

我鬱悶的回到房間裡,這纔看見裝着柏雪的玻璃瓶子下面,壓着一張紙條,上面寫着:“葉菲菲餘願已了,我已將她送走,至於殺害她的兇手,麗晶酒店的那位宋老闆,他最清楚。”

黑白分明的一張紙條,算是林展對我拜託他的事情做了一個交代。

既然葉菲菲她自己都已經走了,想必是回家見過她的父母,那我還有必要調查這件事情嗎?

麗晶酒店的那位宋老闆雖然沒跟他打什麼交道,但是他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怎麼會牽扯到葉菲菲的死因當中呢?

一直到了天黑了,林展都沒有回來,我坐在門口的鏤花吊椅上等他,等到了深夜他也沒有回來。

可能是不會回來了,我自嘲的笑了聲,正準備回屋裡去,卻見着有車燈照進來,我欣喜的站住,想肯定是林展回來了。

可我盯着那車近來,卻認出來那是喬子傑的車,而開車的人居然是吳巖。

吳巖將車停好,從車上下來,靜靜的看了我幾秒。

昨天我一聲不響的離開,他是不是很着急?

“你、怎麼過來了?”我心裡緊張,纔想起來林展他已經允許我見吳巖了,又開心起來。

“過來看看你。”吳巖快走了幾步過來,湊近,彎腰,看了看我的臉色:“氣色好像好點了。”

“昨天我們中那蛇妖的圈套了。”我說。

“那林展沒有爲難你吧?”吳巖轉着眼珠子在我身上四處看。

昨天林展雖然雷霆震怒,對我也是粗暴不已,但是並沒有在我身上造成明顯的外傷,即便有也在背後,吳巖他看不見。

“他很疼我,怎麼會爲難我呢。”我沒讓吳巖看出我的異樣,瞧他是開車來的,打趣道:“吳巖,你被封印在蕓薹村那麼久,居然還會開車呀?有駕照嗎?”我到目前爲止就還沒有駕照。

“學唄,我聰明,三兩下就將那四個輪子擺平了。”吳巖說的輕鬆無比,可我就覺得那東西很難。

我關心着吳巖身上腐爛的傷勢,也而沒跟他廢話,直接拉氣他的手到了我房間裡。

我將他按在椅子上,小心的解開他身上的扣子——

吳巖他那麼聰明,肯定知道我想幹什麼,卻還故意裝出一副我要對他怎麼樣的樣子,不停的左右亂動,嘴裡還不忘笑我:“阿玖,女孩子要矜持,不能這麼主動——”

“閉上你的嘴吧。”我朝他翻眼睛,分開腿坐到了他身上。

“阿玖……你這樣,你這樣——”吳巖壞笑着將亂動的手按到了我腰上。

我沒有理他,繼續解着他的衣服釦子。

事已至此,吳巖知道再掙扎廢話也都是徒勞,乾脆也沒有再動了,任由我將它裸露的胸膛曝光在燈光下。

房間裡燈光很足,我湊近瞧見那些腐爛的位置比昨天更大了一些,頓時愁上心頭。

“腐爛之勢在往周圍擴散。”我擰緊了眉頭,手指輕輕的在他那些傷口上碰了碰,吳巖雖然沒什麼反應,但是那黑黢黢的傷口看的我眼睛發疼。

我起身背過了過去,心裡一片的混亂,想的都是那個神奇的荷燈,我要怎樣才能找到它呢?

“阿玖,我想你了。”吳巖赤裸着胸膛,從身後抱住了我。他輕柔的聲音彷彿是一片羽毛,輕輕的從耳邊掠了過去。我悸動的握住了他放在我腹部的手,撇過臉和他沒有溫度的臉貼到了一起。

我心底充滿了壓抑與悲傷,甚至是憤慨,明明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吳巖在一起了,他卻又變成了這個樣子。

“天天見,有什麼可想的。”我壓住心裡的難受,嗔怪了一句。

“就算是分分鐘鐘的待在一起,也是想念,更何況我們還分開了一天一夜那麼久。”

吳巖甜膩的話,讓我臉頰發燙,我抿嘴笑:“不如你把我吃了吧,那樣我的血肉就和你混合在了一起,我們就永永遠也不分彼此了。”

吳巖被我雷到了,他板起了面孔,“是不是跟林展待久了,怎麼這種血淋淋的話你信口拈來?”

“這跟林展哥有什麼關係?”我轉過臉,傻乎乎的看着他。

吳巖一笑:“沒關係,跟他當然沒關係。不過你的辦法還可以,我要不現在就把你洗乾淨然後生吃掉?”

“啊?”我本來是開玩笑的,可是現在看吳巖的樣子,怎麼像是來真的呀。

我張大眼睛,趕緊將他使壞的手拿開,朝門外跑去。

我嘻嘻笑,未免被吳巖追上,我小跑到了客廳,卻不巧跟回來的林展撞了一個滿懷!

【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7】信的秘密【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8】都死了【006】女鬼【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2】目的【059】救救他【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1】結陰婚【061】落水【013】劉婆婆【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68】荷燈【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44】黑氣【063】發作【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59】救救他【048】是人是鬼【057】鬼經【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05】情敵【100】不會讓你爲難【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04】江邊的約會【072】目的【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邊的約會【048】是人是鬼【028】他看不見我【031】狹路相逢【124】我是人是鬼【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21】立刻出來【030】挑撥【060】謝謝你【020】燒她腳【056】磨難【040】舊夢【044】黑氣【017】信的秘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59】救救他【130】家裡的我是誰【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43】反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09】施咒找人償命【032】不要散【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29】不要再纏着我【033】又要我背啊【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2】傷口【055】二瞎子【047】刺光【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02】盛經綸【104】江邊的約會【041】怪胎【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2】不要散【021】立刻出來【104】江邊的約會【048】是人是鬼【008】你不是鬼吧【037】他們都在【132】你認識阿玖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27】人骨鈴【046】怪事【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3】劉婆婆【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13】劉婆婆【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61】落水【005】情敵【117】荒村之行【058】花朵【119】他來到現實裡【070】信任【031】狹路相逢【021】立刻出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
【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17】信的秘密【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38】都死了【006】女鬼【085】你這是在關心我【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2】目的【059】救救他【105】我纔是真正的盛經綸【121】結陰婚【061】落水【013】劉婆婆【011】凶神惡煞的男人【068】荷燈【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44】黑氣【063】發作【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59】救救他【048】是人是鬼【057】鬼經【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05】情敵【100】不會讓你爲難【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04】江邊的約會【072】目的【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邊的約會【048】是人是鬼【028】他看不見我【031】狹路相逢【124】我是人是鬼【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21】立刻出來【030】挑撥【060】謝謝你【020】燒她腳【056】磨難【040】舊夢【044】黑氣【017】信的秘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59】救救他【130】家裡的我是誰【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43】反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09】施咒找人償命【032】不要散【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29】不要再纏着我【033】又要我背啊【089】你認識盛經綸嗎【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2】傷口【055】二瞎子【047】刺光【122】你答應過我的事情【002】盛經綸【104】江邊的約會【041】怪胎【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032】不要散【021】立刻出來【104】江邊的約會【048】是人是鬼【008】你不是鬼吧【037】他們都在【132】你認識阿玖嗎【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110】盛太太非你莫屬【127】人骨鈴【046】怪事【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3】劉婆婆【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13】劉婆婆【129】你提防着她一點【114】我什麼都答應你【061】落水【005】情敵【117】荒村之行【058】花朵【119】他來到現實裡【070】信任【031】狹路相逢【021】立刻出來【081】以後,讓我來守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