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不想他變成腐屍

我意識沉沉的,就連身體裡焚燒的痛楚也麻木的感覺不到了,是什麼時候到了那個青山公墓我都不知道。

等我稍微有點意識,掀開眼皮時,只想找吳巖卻隱隱的看見一塊青布在我眼前晃,瞧着很煩人。

我怪它擋住了我的視線,以至於我怎麼轉眼珠子都看不見吳巖,便惱的朝那青布狠撩了一把:“走開——”

“哎喲!”脆脆的一記叫痛聲,讓我的神志猛然的清晰了起來,只聽那青布說:“這丫頭下手可真狠,疼!真疼!”於是那青布就晃開了。

我聽見有人竊笑的聲音,便歪了歪腦袋看了過去,正是吳巖靠在一個黑不溜秋的四方櫃子上,眼眸舒緩柔和。

“你笑什麼?”看見他的那一眼,我心裡踏實多了。

吳巖忙憋住笑朝我湊了過來:“好點沒?”

“你手怎麼了?”他緊握着我的手,我卻看他手上纏着紗布。

吳巖只是一笑置之:“我沒事呀,受了點小傷,你感覺怎麼樣了?”

我平躺着感受了會,那股烈火焚燒的痛楚感覺好像是沒有了,就是身體乏力的很,想起身有些難。

“好在老魏是解毒的專家,這次纔有驚無險。”吳巖低頭來在我額頭上蹭了蹭,他臉上的鬍渣刺啦的我癢癢的。

“難道……”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尷尬的道:“剛纔那青布就是你說的老魏?”

吳巖忍住大笑:“可不是,人家好歹救了你性命,你卻不分青紅皁白的鉚勁就是一巴掌,他這會該是抱着石碑哭去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低下眼瞼,真是無地自容了。剛醒來只是嫌他礙眼,真沒想到那竟然是個人。

“知道,老魏不會生氣的,他是長輩自然是有當長輩的度量,更何況你還是病人。”吳巖柔聲細語的寬慰着我。他將耷拉在我臉上的頭髮抹開,摸着我的臉心疼道:“阿玖,這幾天你吃的苦頭可真是夠多的。”

“大概是命中註定的吧。”我強強一笑。這種自我安慰的話,我對自己說習慣了,如今不管什麼生死大劫也是習慣了,幸好吳巖他在身邊。

“曲小尤和喬子傑呢?”我掃了一眼這間一目瞭然的房間,裡面陳設很簡單,就連我現在睡得牀也是石頭上面搭塊木板而成的。

“他們回去了,這種地方他們不太習慣。”

我透着小小木窗看出去,外面磷火點點,是晚上,想必還在吳巖說的那個青山公墓裡。公墓不是什麼好地方,白天來都是陰涼陰涼的,這老魏怎麼會待在這裡呢?

“那老魏是什麼人呀,竟然知道解蛇妖的毒?”我對他那人身份挺好奇的,望着敞開的房門口朝着外面望了望,只見着昏黃的燈光,不見人。

“額……高人,你就當他是高人吧。”吳巖在我腰上摟了一把,扶着我坐了起來,“你要不要吃點什麼東西?”

我搖頭:“不想吃,你扶我出去坐會吧。”這房間裡有股潮溼發黴的氣味,聞着很難受。

吳巖猶豫,看我眼中充滿了期待,他也沒拒絕,便抱着我出了門。

從外面看這是一間小小的石頭房子,瞧着十分的老舊窮酸,跟舊社會的人住的一樣。

“吳巖,你脖子怎麼了?”我是被他抱着行走在羊腸小道上的,所以離的他很近,能夠看得見他領子下的皮膚那裡黑黢黢的一大塊,好像是腐爛了一般。

我一緊張,連忙去扒他的襯衣領子,他卻一把按住我的手,攔道:“沒事,你不要緊張!”

“你的肉身在腐爛?”我被自己看到的傷疤嚇的半天楞了半天,急的眼淚都出來了,怎麼能不緊張,“你別動,讓我看看!”

早在蕓薹村二瞎子的地窖裡,我喝了吳巖的血之後,我就知道你那會對他不利。現在看來,效果是顯出來了,只是那次喝他的血之後,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天了,怎麼會現在才顯出來呢?

我含淚的目光轉向了他的纏着紗布的手,忽然有些明白了:“老魏不是什麼解毒高人,他是用你的血做引子,幫的我?”

“阿玖啊,女人笨一點纔可愛,你說你非要那麼聰明做什麼呢?”吳巖還不以爲意的跟我玩笑。

我急的抓了他一把,“你放我下來。”

“你怎麼了?”吳巖有些惱火:“你這不是沒力氣我才抱着你的嗎,你非要下來做什麼?”

“前面有石頭,你放我下來!”我語氣十分強硬,吳巖拗不過,只好照做了。

我才一坐穩,立馬拉住了吳巖的手:“你過來些,我看看那地方。”

“有什麼好看的?”吳巖拿開我的手,心虛的往一邊去。

我使勁一抓,抓了個空,結果整個人栽到了地上,摔了跟頭,只能無處發泄的捶打着地。

這樣一來,吳巖就急了,連忙將我摟了起來,急的不得了:“你幹什麼呀?能不能注意自己的身體,你是病好了又開始鬧騰了是吧?”

“讓我看看!”我倔強的昂起頭,眼睛裡的熱淚隨時可能滾落下來。

吳巖於心不忍,抿抿嘴,怪道:“你不是要佔我便宜吧?”

“噗……”雖然不是時候,可我還是被他的幽默逗笑了。

我在他胳膊上抓了一把,眼睛一看見他那處腐爛的地方,眼淚不由得就滾落了下來。

吳巖將我平凡到石頭上,蹲到我的面前,像是心虛一般,也不敢看,目光四處亂晃着。

我一粒一粒無比沉重的解開他襯衣上的扣子,指頭觸碰到他冰冷的皮膚,眼淚根本就止不住了。我抽泣着,凝着他身上大大小小五六處拳頭大的腐爛皮膚,難過的直接就撲到了他的懷裡:“你爲什麼這麼傻,爲什麼這麼傻呢?”

“怎麼了?怎麼了?”石屋門口一個穿着青布衫,佝僂着背的老者,衝我們這邊嚷嚷道:“小子,她才醒過來,你可別打她呀,有什麼話是不能好好說的?”

隔得遠,那老者應是看不清楚和我們這的情況,聽見我在哭,就以爲是吳巖欺負我了。

“你回屋呆着去,別管!”吳巖特別配合的跟他瞎掰道:“這女人不聽話,就該打。”

“你打呀!現在我到希望你把我打一頓。”我緊緊抓着他的衣裳,心痛到無處發泄,狠狠地在他肩頭上咬了一口。

吳巖吃痛,按住我的頭,滿不在乎的說:“我這真的不算什麼事,你就不要擔心了。”

吳巖說的是多麼的沒有底氣,他心裡最清楚,我不想跟他辯駁,突然就跟那些遇事不知所措的小女人一樣,趴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哭了起來。

“乖呀阿玖,你哭成這樣,我一顆心都碎了,你說——”

“不哭!”我咬着嘴脣,用力的擦着自己滿臉的眼淚,這個時候我確實不能哭,我應該要想辦法彌補纔對,怎麼能夠哭呢?

“吳巖,你實話告訴我,我要怎麼做,才能幫你?”我捧着他俊逸的臉頰,深深的看着他,真的希望他能夠看見我的誠意,對我說實話。

“你慢慢好起來,嫁給我做老婆,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呀。”他眨眨眼睛,說的無比輕鬆,真是讓我欲哭無淚。

我無力的別過頭,不想看他。

吳巖挪了半步,又到了我面前,抓着我的手,攬住我的肩膀,柔聲道:“阿玖,我說的是實話,如果你不嫌棄我將來腐爛的樣子,我們結婚吧!”

“不行!”我幾乎是一口就回絕了吳巖,“我不能嫁給你。”

“因爲林展?”吳巖生氣的嘲笑,“他這次的疏忽差點害死你,你知道嗎?”

“如果找到荷燈,可以幫到你嗎?”我腦子很亂不想去追究林展是否有過錯,只想想盡辦法幫助吳巖,不管讓我付出什麼代價,我都不可能看着吳巖腐爛,不可能。

“你爲什麼不能嫁我?”吳巖執拗起來也是駭人。

我瞧着他漸漸轉冷的臉,咬咬嘴脣道:“因爲我不想嫁給一具腐屍!”

“你撒謊!”他呼的從地上竄了起來,指着我吼;“秦玖玖,你爲什麼要撒謊呢?”

“如果謊言可以讓你不放棄自己,可以讓你珍愛自己,我寧願做一個騙子!”我用盡了力氣與他對吼。

我以爲這樣可以好受一點,可是心裡的痛,那目睹了他一身傷的痛,簡直比我自己去鬼門關走上一遭還令我痛苦。

我終於知道爲什麼有時候我受傷,吳巖他會那麼的難受,此時此刻,我才真正的體諒到他當時的那份心情。

“算了算了,你有病,我現在不跟你吵,等你好了我們再好好的找個合適的地方吵。”他吸了口氣,叉着腰焦躁的在原地打轉,瞧着十分生氣,說話的聲音卻是捨不得再吼了:“在這裡吵也不合適,你看周圍到處都是安眠在此的人,我們吵着人家不安寧,人家一會該找我們鬧騰了。”

“呸!小夥子盡胡說。我們是明事理的,不跟你們年輕人一般見識。”突然一對年邁的夫妻,相互攙扶着從我們面前的小路上走了過去。他們互相依偎,相互扶持,那樣子看起來恩愛極了,就像是晚飯後出來散步似的。

“小夥子,對女人要有耐心,啊!”那老爺子走了老遠還不忘回頭傳授吳巖經驗,說完攙着那老太太哈哈大笑了起來。

吳巖將雙手插進褲兜裡,直直的看着我。

我心裡難受,低着頭沒有再出聲了。

“阿玖,我抱你進去吧。”他朝我走了兩步。

我擺擺手,心裡還堵着氣:“你先進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那我陪你。”他一雙腳不安分的踢着石子,時不時的回頭來看我。

我將頭埋在雙膝間,低低的抽泣着。其實早在麗晶酒店我說出祝福吳巖和花朵話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下定了決心要放下他,跟他徹底兩清。如果當時我能夠把話說得再嚴重一點,不給他任何的希望,他今天也不會變成這樣吧?

我攢着拳頭,腸子悔青,卻是無事於補。

“你們倆,我做了麪疙瘩,要不要回來吃點?”老魏端着個鐵盆在門口衝我們大叫。

“吃吃吃,留點。”吳巖扣上自己的衣服釦子,過來我面前,蹲了下來。他強勢的將我埋在雙膝間的頭給捧了起來,一摸溼乎乎的,他無奈的重重嘆了口氣,將我拉進了懷裡抱住。

他蹭着我的頭髮,柔聲說:“阿玖,我會好好的!我答應你,不管未來怎麼樣,我都會好好的活下去。別再爲我擔心了,好嗎?”

“一言爲定。”我疲憊的笑了笑,心裡很清楚,生死之權在天不在我們。

回石屋的幾步路,我沒讓吳巖抱,怕壓着他身上腐爛的傷口,自己咬着牙走回去的。

老魏在四方木桌上擺了三幅碗筷,而他自己則已經是端着個大鐵盆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聽見我們進屋,他眼睛也沒擡一下,用筷子指着桌子上的鹹菜,有滋有味的說:“好吃,好吃!快坐下來嚐嚐。”

我看他在桌子上布着三幅碗筷,不免狐疑,這裡可只有我和吳巖,怎麼多出一幅碗筷?

吳巖見我困惑着,對我使了個眼色,便拉開椅子讓我坐了下來,將裝了麪疙瘩的面遞到了我手中。

因爲那副碗筷就在我旁邊,所以我低頭吃東西的時候,眼角餘光總不自覺地飄向那樣,越吃越覺得困惑。

吃完了之後是吳巖收的碗筷,老魏則端了一大碗水坐到了門口,盤弄着一個很老的收音機。

我聽見廚房有水聲,便搬着椅子挪到了老魏對面,壓低聲音問他:“您知道,怎麼樣纔可以幫助吳巖,讓他的身體不繼續腐爛下去嗎?”

老魏專心致志的拍着收音機,聽我這麼問,擡了擡頭,隨之又低了下去。

我等的不耐煩了,又擔心吳巖就要出來,纔想接着問,只聽他道:“辦法是有的,就是困難。”

“什麼辦法呀?”一聽說有辦法,我心花怒放,心想不管多難我都會去做的。

“荷燈你聽過嗎?”老魏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問,我直直點頭,他接着道;“聽說那是個了不得的東西,能夠讓死人復活,還能讓人長生不死,那可是來自幽冥的神器,只要你找到它,別說是阻止那小子變成腐屍,讓他復生長命百歲也未可知。”

“荷燈它……它真的有那麼神奇嗎?”我聽吳巖提過好幾次荷燈,一直沒把它太放在心上,現在聽老魏這樣一說,我真是被震撼到了。

“那當然。”老魏十分肯定的提起了嗓音,正好吳巖出來了,他正用毛巾擦着手,衝我們一笑:“你們挺談的來的呀?”

“去去去,”老魏不耐煩的翻着眼睛:“你們愛幹嘛幹嘛去,別打擾我調這破玩意。”

吳巖嗆道:“老魏呀老魏,你到現在還不懂呀,你這裡陰氣太重了,將電波給壓住了,這玩意壓根收不到信號。”

“要你管。”老魏不快的趕我們走開,我便扶着牆壁回到了房間裡。

“林……林展哥!”我沒想到才進到房裡,就看見林展陰沉着一張臉站在窗戶外面。

吳巖是跟着我進來的,我趕緊一把將房門關上,把吳巖攔在了外面,他敲門:“阿玖,怎麼了,怎麼不讓我進來呢?”

“我……我困了,我想睡覺了。”我趕緊找着言語搪塞吳巖,一雙眼睛看着窗外的林展,眨都不敢眨一下。

“額,那你睡吧,我就在旁邊房間,有事叫我。”我聽見吳巖去跟老乞丐說話,這才挪開抵在門上的身體,顫顫巍巍的跌到了窗戶邊。

林展冷冷看着我,一言不發。他那樣子可怕及了,就好像是暴風雨前的海面,不知道蓄勢着多麼大的一場驚濤駭浪。

“不關吳巖的事,我們見面純粹是出於一場意外!”我忙壓低了聲音對林展解釋,生怕讓外面的吳巖聽到動靜。

我相信別墅裡的場景林展一定是看見了的,當時若不是吳巖,我很可能就被那蛇妖給吃了。所以,這件事情是意外,我不希望牽連了吳巖。

“玖兒!我還能相信你嗎?”林展雙目如刀割着我的靈魂,他朝着窗戶重重的打了一拳,那股憤怒更是讓我狠狠地打了個顫慄。

我踉蹌了頒佈,強穩住自己的驚恐,恍然的看着他,不明白受害者明明是我,他爲什麼還要將話說這麼重?難道他不知道我被蛇妖設計傷害的事情嗎?

“林展哥,你還願意相信我嗎?”我狠狠地嚥了一口氣,目光無比堅定的注視着他。

林展不說話,時間彷彿是凝結了一般。

“你等我一會,我這就跟你回去。”我好像是八十歲老太太一般,顫顫巍巍的走到房門處,貼着耳朵聽外面沒有吳巖的聲音了,才慢慢的將房門打開了一條縫,確定吳巖不在外面,我這才走了出去。

“幹嘛去呀?”老魏還在搗鼓他那收音機。

我找藉口搪塞道:“去上廁所。”他這纔沒有再問什麼。

我到了外面,順着小路遠離了石屋,才遠遠的看見林展默然的站在石碑旁,冰冷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他彷彿是勾魂的使者一般沉鬱陰冷。

“知道青山公墓跟麗晶酒店有什麼共同之處嗎?”我才走近,林展忽然不陰不陽的問我,他眸中的陰戮殺氣令我發抖。

我吞了口氣,低低頭,沒有出聲。

“它們的共同之處就是——”

“我知道!”我搶着打斷了他:“我知道的,林展哥你不用提醒我。”

“知道爲什麼還要明知故犯?”林展突然粗暴的捏住我的下頷,用力的將我撞在結實的石碑上,抵住,一雙如刀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

我感覺自己的脊椎骨快斷了,痛的根本就直不起身來。

“爲什麼要走?爲什麼不辭而別?你告訴我!”林展再次用力的將我撞了回去。

我痛的齜牙咧嘴,連叫都叫不出來,又哪裡有力氣回答他。

林展怒不可遏,咆哮着揪住我的頭髮,把我拖回到了車旁將我甩向車身。一手按住我,一手死命的鉗住了我的下巴:“玖兒!你讓我很失望!讓我很痛心!你知道嗎?”

“我,沒有,不辭而別!”我忍着嘴裡的蔓延開的血腥味,直直的回視着林展的暴斂,倔強的說。

“還要撒謊?”林展冷笑,他死命的朝我打了一拳——

我緊閉上眼睛沒有打算閃躲,讓他打死一了百了!

結果,林展拳走偏鋒到底是打在了車身上,豪華的轎車直接就打了一個鐵窟窿。

“你信不信都好,我沒有撒謊。”我飄了一眼腦側的那個鐵窟窿,已經是心如死灰。面前這個暴怒的男人,於我來說好陌生,他根本不是林展,肯定不是!

林展不會這麼失控,不會對我動手!

要不是被林展用力的按住了肩膀,我這樣的身體恐怕早就倒地上了。不過他按的雖然用力,但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疼,我目光渙散的從他身上轉開,心如死灰的望着遠方的墓園,悽惶的笑了笑。

“你笑什麼?”林展難以置信的,慢慢的鬆開了按住我肩頭的手。

我不回答,心裡悽苦什麼也不想回答。

“我問你在笑什麼?”月光下的林展抓狂的跳腳,直用拳頭敲打着自己的腦袋。

失去了他的力量支撐,我虛弱不堪的身體,搖搖晃晃的倒到了地上。

林展這纔有了一絲緊張:“玖兒!”他箭步撲過來,將我從地上摟了起來:“你怎麼了?”

“我……沒有不辭而別!”說完這話,我眼前一黑,就暈了。

【050】爆發【014】瓷娃娃【026】砸碎【131】前緣【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42】陳璽【031】狹路相逢【101】蛇打七寸【117】荒村之行【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43】反覆【071】老廟【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01】荒村【042】陳璽【016】一封信【052】傷口【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24】我是人是鬼【120】你要去哪兒呀【094】纏上一輩子【047】刺光【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1】狹路相逢【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69】真相【121】結陰婚【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4】纏上一輩子【044】黑氣【104】江邊的約會【024】居心叵測【010】那就當練膽【100】不會讓你爲難【124】我是人是鬼【057】鬼經【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1】怪胎【116】來生哪兒等你【020】燒她腳【030】挑撥【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71】老廟【058】花朵【066】替身【021】立刻出來【043】反覆【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05】情敵【043】反覆【049】無恥【009】施咒找人償命【093】你不是林展哥【001】荒村【026】砸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33】又要我背啊【007】救他們【058】花朵【069】真相【128】我們曾經見過【074】欺騙升級【117】荒村之行【101】蛇打七寸【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00】不會讓你爲難【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4】我是人是鬼【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12】只要你嫁給我【061】落水【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24】我是人是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3】又要我背啊【003】約定【025】女鬼【077】不能提及的人【005】情敵【020】燒她腳【053】報復【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3】約定【100】不會讓你爲難【120】你要去哪兒呀【034】吸血【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25】女鬼【002】盛經綸【070】信任【015】陳璽【038】都死了【068】荷燈
【050】爆發【014】瓷娃娃【026】砸碎【131】前緣【111】偷來的美好時光【042】陳璽【031】狹路相逢【101】蛇打七寸【117】荒村之行【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43】反覆【071】老廟【090】通靈咒裡的世界【001】荒村【042】陳璽【016】一封信【052】傷口【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91】吳巖和林展在交手【124】我是人是鬼【120】你要去哪兒呀【094】纏上一輩子【047】刺光【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1】狹路相逢【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69】真相【121】結陰婚【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78】令人心傷的告白(修改)【094】纏上一輩子【044】黑氣【104】江邊的約會【024】居心叵測【010】那就當練膽【100】不會讓你爲難【124】我是人是鬼【057】鬼經【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1】怪胎【116】來生哪兒等你【020】燒她腳【030】挑撥【108】我和吳巖分手了【071】老廟【058】花朵【066】替身【021】立刻出來【043】反覆【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05】情敵【043】反覆【049】無恥【009】施咒找人償命【093】你不是林展哥【001】荒村【026】砸碎【129】你提防着她一點【033】又要我背啊【007】救他們【058】花朵【069】真相【128】我們曾經見過【074】欺騙升級【117】荒村之行【101】蛇打七寸【108】我和吳巖分手了【100】不會讓你爲難【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4】我是人是鬼【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12】只要你嫁給我【061】落水【082】這個酒店不乾淨【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14】我什麼都答應你【124】我是人是鬼【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33】又要我背啊【003】約定【025】女鬼【077】不能提及的人【005】情敵【020】燒她腳【053】報復【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3】約定【100】不會讓你爲難【120】你要去哪兒呀【034】吸血【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25】女鬼【002】盛經綸【070】信任【015】陳璽【038】都死了【068】荷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