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不會讓你爲難

我望着他瘦長的背影心事一直都很複雜,直到看不見他了,我這才收回目光看向了對面那落滿楊花的湖面。

夜色很靜謐,我依靠在長椅上面,彷彿聽見了楊花落在水面,微微蕩起的清音,還有風拂過髮梢帶來的輕嘆。

大概是過了有十幾分鍾吧,我隱隱約約的注意到對面的樹木後面好像有人——不,瞧着又不大像人,倒像是棵樹。因爲一個人站那麼久,多少會動一下的,可是他沒有。

把一棵樹當成了一個人,我覺得這事還好蠻好玩,我就一直盯着它,一直盯着它,直到林展小跑回來。

我見他兩手空空的,額頭上還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忍不住笑:“林展哥,你的禮物呢?”

林展笑笑,仍舊是一幅神秘的樣子:“別急,”他坐回到我身邊,指着對面說:“一會就開始。”

我順着林展所指的方向看去,忽然,無數璀璨的煙火衝上深色的夜空,“砰砰砰”此起彼伏,一簇接着一簇的綻放開來,明豔耀目的色彩瞬間點亮了整片天空。

我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癡癡的收不回目光。

“喜歡嗎?”

“喜歡!我很喜歡,非常非常的喜歡。”

藉着明滅的煙火,我留意到剛纔一直佇立在對面的“樹”他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因爲有美麗的煙火,所以我並沒有將那事放在心上。

“我記得你小時候年三十的晚上,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悄悄的爬到屋頂,去看別人家燃放的煙火。你也曾央求阿婆給你買,可是她不願意,倒不是捨不得那份錢,而是因爲是你開了口,她不願由着你,說是容易把你寵壞……”

“是啊,阿婆的性格就是那樣,除非她主動給,不然你怎麼要她都不會給的。”燃放煙花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是很小很小時候的事情了,我記得那時候阿婆不給我買,我就偷偷的求林展給我買。他悄悄的買了,可是我們不敢放,大晚上的趁着阿婆睡着了,我們就進到山裡偷偷的放。

那時候還擔心煙火衝上天時的聲音太大,會吵到阿婆,結果我們大冷天穿過大半個山頭去放煙花,當它細碎的綻放在天空的時候,彷彿一切奔波都是值得的。。

那些久遠的記憶不去觸碰的時候,好像是挺遠挺遠的,可是如今想起來又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我依偎到林展懷裡,望着那五顏六色的煙火,忍不住心嘆:五彩斑斕,卻是煙火。美則美矣,真的是太短暫了。

我與林展相逢以來,我們之間因爲吳巖的緣故,發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原本我還擔心我們之間會因此產生嫌隙,再回不到從前的那份親密關係中。

此時他如此煞費苦心的爲我準備禮物,還陪着我看煙火,我真的很開心,也很知足,人生能夠過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圓滿了。

在此起彼伏絢爛的煙火中,我漸漸的睡了過去,應是林展將我抱回房間裡的,因爲我被窗戶外面的怪聲音弄醒的時候,是在牀上。

吵醒我的奇怪聲音,就好像是有人拿了石頭在刮我房間的窗戶一般,聲音不大,因爲安靜,所以聽的十分的清楚。

我睜開眼睛來,小心的側過身,好奇的望向那裡,忽然看見玻璃上貼着一張人臉!那張臉血肉模糊,根本就看不清五官,還有無數的頭髮耷拉在上面,樣子猙獰及了。

啊!我吃了一驚,腦子也有些暈眩了。這裡是林展的地方,怎麼會有東西在這裡作怪呢?

我漲着膽子又朝着窗外了幾眼,將那東西看清楚之後,我愈發的吃了一驚!

我慢慢從牀上坐了起來,穿上鞋朝她走了過去,因爲我認出她來,她是葉菲菲。

我記得葉菲菲的靈魂是不能到處去的,她如今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一定是因爲我答應她的事情,一直沒有去幫她做,所以她才找了過來吧。

可是她既然有能力找我,怎麼不自己去找殺害她的兇手呢?

我帶着疑惑走到窗戶邊,剛準備打開窗戶,突然看見她的身後多了一個人——是林展!他雙手負在身後,冷峻的盯着她,清寒的臉頰和渾身的戾氣看得人發顫。

葉菲菲只顧着對我比手畫腳,根本不知道她身後有危險在靠近,我忙對她比手勢示意我會出來,可是我看見她身後的林展已經伸出了手!

“不要!林展哥!”我着急的出聲攔道,趕緊從另一面跑到了外面,這時的葉菲菲已經是被林展用紅繩捆在了柱子上。

我一看葉菲菲的樣子,哪裡受得了這種折磨,趕緊上前要替她解開。可我剛走近,忽然見着一道白光朝我閃來——葉菲菲她居然斜刺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朝我刺了過來!

我一愣,因爲我完全沒有想到葉菲菲她會偷襲我,想躲閃時已經是來不及了!

“看我不打散你!”還是林展眼疾手快,健步上前扣住了葉菲菲的手腕,擰斷她的胳膊將尖刀奪了過來。

“不要傷她!”我急忙制止住了林展。

葉菲菲那點道行根本不是林展的對手,他要打散葉菲菲是輕而易舉的事。可是我很好奇葉菲菲爲什麼要偷襲我,僅僅是因爲我答應她的事情還沒有完成嗎?那她是否知道,我如今是自身難保,一直在養傷根本沒有力氣去做別的事情。

“等我問完,你再動手不遲。”我將林展勸到一邊,轉身問葉菲菲:“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她耷拉着一雙血紅的眼珠子瞪着我,那表情就好像殺死她的人是我,她這是要找我尋仇一般。

也正是她滿身的怨恨,讓我驚訝的發現,葉菲菲現在根本不是什麼亡魂,而是有肉身!一具滿是污泥,充滿了腐臭味的肉體!

“你……你把肉身找回來了?”我吃驚到發抖。

她是怎麼做到的,據我之前跟她打交道瞭解到的,她是有行動限制,並且對自己的死因一直很混沌,如今她怎麼找回的肉身?

葉菲菲不睬我,倒是林展往前一步替我解了惑:“玖兒,她被東西控制住了,你問她的問題她未必答的上來。”

葉菲菲十分怕林展,他一近身,她立馬縮起了脖子。

她是知道怕的,既然知道怕,那她就不會是完全喪失了心智。

我慢慢的將林展綁縛在她身上的繩索解開,她閃躲到一邊託着自己斷掉的胳膊,不敢再輕舉妄動。

“到底是出什麼事了,是誰把你弄成了這個樣子,又是誰讓你來這裡的?”想到這一連貫的事情,我逼問的情緒十分煩躁起來。

但是葉菲菲不爲所動,她始終閉口不言。

我反而是因爲激動,被她身上的腐臭味薰的頭疼的不得了。

林展見狀,朝她甩了個定身符將她困在了原地,便扶着我坐到了長椅上:“她是怎麼回事,你們什麼交情?”

“交情談不上。”說完我有些後悔。

葉菲菲的事情我現在是沒有精神氣幫助她的,既然林展問起來了,只要他肯出手那麼問題一定是迎刃而解的。

“也不是談不上——”我連忙想辦法解釋,乾脆是將我遇到葉菲菲的經過全部都告訴了林展。

林展眉頭深鎖,一言不發,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我忽然想到那時候在出租房裡,葉菲菲對我說,她說盛經綸總是趁着我睡着的餓時候,來我的房間看我。我記得盛經綸的模樣,他不就是現在林展的樣子,難道當時葉菲菲看見的就是林展嗎?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我楞了半秒,直接開口問道:“當初是不是你引葉菲菲找我,讓我幫助她的?”

“我?”林展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在古墓裡,你爲了二瞎子的事情傷的那麼重,我巴不得你趁早抽身不要再管閒事,怎麼可能會引這東西找你,給你平添麻煩。”

不是林展,那是誰?

WWW⊕тt kān⊕¢O

我迫不及待的問:“當時葉菲菲還說,她說盛經綸總是趁我睡着的時候,到我房間裡看我,有這事嗎?”

“盛經綸?”林展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表情變的十分怪異。他移開一直停住在我臉上的目光,訕訕一笑。我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只聽他說:“她因爲被人剝掉了麪皮,經人害死之後怨氣太重不肯離開,所以找到了你?”

林展的反應和他突然岔開的話題,讓我心裡明白,當初在出租房裡趁着我睡着,來看我的人根本不是林展,那葉菲菲所說的“盛經綸”是誰呢?

我記得那時候我讓葉菲菲幫我將五角星剛到盛經綸的身上,目的是不想那麼被動,可是後來五角星引着我去了風眼,之後我發現它在吳巖的身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葉菲菲會把吳巖當成是盛經綸?

那時候在風眼裡我看見五角星在吳巖的身上,還猜測是不是林展悄悄的轉移到他身上的,現在看來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吧?

“恩,林展哥我之前答應過葉菲菲,會幫助她找到那個剝她麪皮,害她性命的人,現在我這樣……”我說着低下了頭,自己的身體狀況還真是挺糟糕的。

“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調查清楚,你就不要擔心。”不出我所料,林展他選擇了幫助我,我一面竊喜着,一面對他又更加的愧疚起來——他是林展哥,而我居然在算計他。

“謝謝你,林展哥。”我慚愧的不敢去直視林展的眼睛。

林展寬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把她交給我,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你只管等我的消息便是。”

“嗯,我相信林展哥一定會處理好的。”我想了想還是低聲叮囑道:“葉菲菲的身世挺可憐的,請林展哥不要傷害她。”

“知道。”

林展將我送回房間裡,看着我睡下了,才放心的出去了。

我悄悄起身,站到窗簾後面,看見她帶着葉菲菲上了車,然後就開車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夜色已深,偌大的房子裡,一下子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葉菲菲刺向我的刀子,讓我心有餘悸,我睡意全無,一直張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發呆。眼角餘光忽然瞥見,牀對頭像是站着一個人,直直的,像是一棵樹一般。

我不由得緊張,轉過眼睛看過去,還真是有個人,還是個認識的人。

“你怎麼來了?”我慢慢坐起來,不敢相信吳巖他居然來了這裡。看見他的那一刻,我心裡有絲絲的驚喜,但是我不敢表露出來。

“你對我翻臉無情,我不能不管你呀,過來看看你死了沒死。”許是看見我氣色不錯,吳巖那一直苦着的臉也疏散開了。不過他這詼諧不羈的語氣,倒是像極了我初認識他時的樣子。

我不由一笑:“還沒死呢。你可以走了,一會讓林展哥看見了不好。”林展要是看見我們私下見面了,又該千方百計的封印他。

“你怕他?”吳巖抱起胳膊不屑的翹起了嘴,他瞅了瞅我,想了想,還是坐到了牀邊上的空處,然後一直看着我,突然低聲問:“阿玖,你是有苦衷的吧?”

“苦衷?”什麼苦衷呀?”我極力掩飾自己的異樣,假裝不屑的往着另一邊挪了一些:“吳巖,好聚好散,希望你能成全我和林展哥。你也看見了,我跟他在一起很開心。”

湖對面我誤認的“樹”其實是他吧?他一直盯着我們,我的快樂他一定都看去了吧。既然如此,他又闖入我房間做什麼,無非就是給人徒添傷感。

“就因爲他陪你放了個煙火?”吳巖繼續不屑一顧,看來我沒有猜錯,那“樹”還真是他。

我不想跟他多說,畢竟林展他可能隨時會回來。

“其實,我也可以陪你——”吳巖鏗鏘有力的說,見我躲閃他的目光,他還不肯罷休的一直纏着。

我一笑,輕蔑的笑,然後直視着他的眼睛,無比幸福的說:“他還送了我一棟房子,這座別墅他送給我了,你知道嗎?”

女孩都是虛榮勢利的,吳巖他一定會跟這世間大部分男人一樣,厭惡拜金的女孩吧。

果不其然,吳巖他被我哽到了,他氣呼呼的看了我半天:“你……你就這點出息!”

我好想笑,可是心裡泛酸,索性說:“是啊吳巖,我其實沒什麼出息的,一個對我好的人,一座房子,就能輕易將我收買,更何況收買我的人還是林展哥,我原本就喜歡他。”

“不許你說——”吳巖氣鼓鼓的,一下子逼到了我的面前,他那生氣的俊臉都快貼我臉上,他真是氣的不輕:“阿玖,你可以接受他給你的東西,但是我不允許你喜歡我以外的其他人,尤其是林展那混球!”

“不許你罵他。”我惱怒的瞪着他,不客氣道:“先來後到,你懂嗎?林展哥比你先來的,我選擇他是理所當然。”

“先來後到?”吳巖忽然翹着嘴,笑的十分輕佻,他瞅着我讓我十分的不自在:“秦玖玖,你當真只是因爲先來後到嗎?那你真是大錯特錯了。憑着這一點,我可以讓林展輸的一毛不剩!”

什麼意思呀?我狐疑。吳巖他當這是賭博嗎,還輸的一毛不剩?

不過我還真是跟吳巖槓上了,心想,反正吳巖是不可能比林展早的,因爲我認識他的時候就是前不久在蕓薹村,以前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他。

吳巖突然露出奸猾的一笑:“阿玖,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比你大好多的話嗎?”

我記得呀,當時他總是叫我“小妮子”“小丫頭”之類的,這跟我們什麼時候認識的有關係嗎?

“我敢打包票,除了你的父母和那產婆,我就是最先見到你的人!”他得意洋洋,倒是讓我心裡發虛。

“你胡說什麼呢?”我正色,不快的將他從我面前推開:“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別啊,”他耍賴:“總不能說不過我,就生氣吧?你們女人都是這樣子。”

“你有很多女人嗎?”我勾勾的瞅着他。

吳巖訕訕一笑:“我……我不告訴你。”

他既然不說,我們誰也沒先開口,這樣一安靜下來,氣氛反而是有些奇怪。我想再次催促他走,可是舌頭像是被什麼按住了似的,硬是說不出口。

緩了緩,吳巖輕輕的在我頭髮上揉了一把,又趁我不備的時候在我臉上重重的親了一下。

“你幹什麼……?”我生氣的要打他,而他像是早就料到似的跳開了老遠,他痞笑道:“阿玖,你當我是無賴流氓都好,反正我認定的女人是不會輕易放手,讓我將你拱手讓他,天塌下來也別想。”

“神經病!”我臉頰發燒,低下頭罵了聲。

吳巖回頭一笑:“算是吧。阿玖,看到你沒事了我很開心,你跟林展之間有什麼約定,你不願意告訴我,我也就不多問了。總之,我不會讓你爲難就是。”

“你等等!”看他開門要走,我忽然擡起頭喊住了他:“你真的不想我爲難嗎?”

吳巖看看我,點了點頭。

我深呼吸了口氣,輕聲道:“既然是這樣,那你以後不要再來這裡了,也不要再見我,你能答應嗎?”

“不能。”吳巖回答的斬釘截鐵:“唯獨這一樣,我不能答應你。”

我惱火,如果他執意見我,一旦遇到林展手裡,我相信依照他的能力,他隨時會做出對吳巖不利的事情,那是我最不想看見的。

“阿玖,你不見我,我不怪你;可是我要見你,你也別阻攔。我跟林展之間的恩怨,在你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存在,這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你不需要愧疚,也不需要爲難。”吳巖抱着胳膊靠在門上,看起來十分的平靜。

我張張口到底是沒有說出一個字來,只能懊惱的垂下了頭。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吳巖!”我下定決心喊住了他,踟躕了許久,才終於有勇氣開口道:“如果……我是說如果,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情,你能放過林展哥一條性命嗎?”

按照目前的牌面,吳巖未必是林展的對手,但是我有預感,吳巖他不會是永遠的弱者,他還有潛力沒有爆發出來,這股潛力讓我忌憚,我相信林展他同樣也是,不然他不會一直想要封印吳巖。

“你希望嗎?”他問,模樣認真的不容有絲毫的質疑。

我定定的點頭,有些沮喪的抓着自己的頭髮:“他可能是這世上唯一不圖回報,不帶目的關心我愛護我的人,我不想他有事。”

吳巖突然仰頭笑的十分諷刺,對他的反應,我困惑不解。

“我,答應你。”吳巖深深的看了我一樣,收回目光,替我熄滅了房間裡的燈。

他走了,而我一直望着窗外月影西斜,望着晨光從地平線迴歸,聽着那位幫傭阿姨在外面忙碌,我知道新的一天開始了。

【024】居心叵測【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7】不能提及的人【056】磨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06】女鬼【024】居心叵測【077】不能提及的人【070】信任【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4】居心叵測【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1】老廟【001】荒村【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02】盛經綸【124】我是人是鬼【003】約定【013】劉婆婆【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01】荒村【003】約定【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8】花朵【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6】全部都是死人【003】約定【021】立刻出來【001】荒村【004】是做夢了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7】刺光【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51】墳墓【086】他正在歸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57】鬼經【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16】一封信【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04】是做夢了嗎【063】發作【041】怪胎【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69】真相【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8】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80】有我在,放心【020】燒她腳【008】你不是鬼吧【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7】人骨鈴【030】挑撥【112】只要你嫁給我【071】老廟【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22】他就是盛經綸【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49】無恥【123】奇怪的人【121】結陰婚【022】他就是盛經綸【117】荒村之行【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9】救救他【042】陳璽【112】只要你嫁給我【021】立刻出來【015】陳璽【015】陳璽【026】砸碎【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46】怪事【107】密室生死存亡【031】狹路相逢【025】女鬼【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70】信任【058】花朵【026】砸碎【130】家裡的我是誰【131】前緣【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116】來生哪兒等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40】舊夢【077】不能提及的人【064】謝謝
【024】居心叵測【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5】想一直這樣幸福下去【077】不能提及的人【056】磨難【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06】女鬼【024】居心叵測【077】不能提及的人【070】信任【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4】居心叵測【092】尋找風眼的出入口【071】老廟【001】荒村【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吳巖【002】盛經綸【124】我是人是鬼【003】約定【013】劉婆婆【089】你認識盛經綸嗎【001】荒村【003】約定【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屬【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58】花朵【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18】盛經綸是什麼人【126】全部都是死人【003】約定【021】立刻出來【001】荒村【004】是做夢了嗎【088】你永遠也不知道我有多愛你【047】刺光【115】她們的重疊身份【051】墳墓【086】他正在歸來【102】不想他變成腐屍【057】鬼經【018】盛經綸是什麼人【016】一封信【106】居心叵測宋先生【004】是做夢了嗎【063】發作【041】怪胎【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69】真相【118】她下午就出了車禍【048】是人是鬼【130】家裡的我是誰【083】你到底是什麼人【080】有我在,放心【020】燒她腳【008】你不是鬼吧【011】凶神惡煞的男人【127】人骨鈴【030】挑撥【112】只要你嫁給我【071】老廟【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22】他就是盛經綸【099】生老病死誰說的定【049】無恥【123】奇怪的人【121】結陰婚【022】他就是盛經綸【117】荒村之行【082】這個酒店不乾淨【059】救救他【042】陳璽【112】只要你嫁給我【021】立刻出來【015】陳璽【015】陳璽【026】砸碎【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來往【046】怪事【107】密室生死存亡【031】狹路相逢【025】女鬼【098】去過去的時間裡追查兇手【070】信任【058】花朵【026】砸碎【130】家裡的我是誰【131】前緣【103】你想見他就去見吧【097】我去給你拿把傘 謝謝LaLa2333的美酒【116】來生哪兒等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40】舊夢【077】不能提及的人【064】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