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再回學府

當李洛再次走入到南風學府時,雖說短短不過一週的時間,但他卻是有着一種恍若隔世般的異樣感覺。

他望着那些來來往往的人流,沸騰的喧囂聲,顯露着少年少女的青春朝氣。

不過李洛也注意到,那些來往的人流中,有不少奇特的目光在盯着他,隱隱間他也聽見了一些議論。

“這不是李洛嗎?他總算來學府了啊。”

“頭髮怎麼變了?是染髮了嗎?”

“他似乎請假了一週左右吧,學府大考最後一個月了,他竟然還敢這麼請假,這是破罐子破摔了啊?”

“我聽說李洛恐怕快要退學了,說不定都不會參加學府大考。”

“不至於吧?”

“......”

聽着那些低低的議論聲,李洛也是有些無語,只是請假一週而已,沒想到竟會傳出退學這樣的流言。

不過他也沒興趣辯解什麼,徑直穿過人流,對着二院的方向快步而去。

而在抵達二院教場門口時,李洛腳步變慢了起來,因爲他見到二院的導師,徐山嶽正站在那裡,目光有些嚴厲的盯着他。

李洛面龐上露出尷尬的笑容,趕緊上前打着招呼:“徐師。”

徐山嶽盯着李洛,眼中帶着一些失望,道:“李洛,我知道空相的問題給你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但你不該在這個時候選擇放棄。”

李洛連忙道:“我沒放棄啊。”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 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 領現金紅包!

徐山嶽沉聲道:“那你還敢在這個節骨眼請假一週?別人都在爭分奪秒的苦修,你倒好,直接請假回去休息了?”

李洛無奈,不過他也知道徐山嶽是爲了他好,所以也沒有再辯解什麼,只是老實的點頭。

徐山嶽在訓斥了一番後,最終也只能暗歎了一口氣,他深深的看了李洛一眼,轉身走入教場。

李洛趕緊跟了進去,教場寬敞,中央是一方數十米長寬的平臺,四周的石梯呈環形將其包圍,由近至遠的層層疊高。

石梯上,有着一個個的石蒲團。

石蒲團上,各自盤坐着一位少年少女。

而當李洛走進來的時候,無疑是引來了衆多目光的關注,繼而有着一些竊竊私語聲爆發。

消失一週的李洛,顯然在南風學府中又成爲了一個話題。

李洛迎着那些目光倒是頗爲的平靜,直接是去了他所在的石蒲團,在其旁邊,便是身材高壯魁梧的趙闊,後者見到他,有些訝異的問道:“你這頭髮怎麼回事?”

李洛看了他一眼,隨口道:“剛染的,似乎是叫做奶奶灰,是不是挺潮的?”

趙闊:“...”

李洛突然見到趙闊面龐上似乎是有些淤青,剛想要問些什麼,在那場中,徐山嶽的聲音就從場中中氣十足的傳來:“各位同學,距離學府大考越來越近,我希望你們都能夠在最後的時刻努力一把,若是能夠進一座高級學府,未來自然有諸多好處。”

“在這裡也表揚一下趙闊以及袁秋同學,現在他們兩人,相力已經達到六印境了,若是再加把勁,未必不能在大考前衝擊一下七印。”

場內有些感嘆聲響起,李洛同樣是驚訝的看了一旁的趙闊一眼,看來這一週,有所進步的可不止是他啊。

徐山嶽在讚揚了一下趙闊後,便是不再多說,開始了今日的授課。

李洛則是全神貫注的盯着,徐山嶽所教授的是三道相術,兩道低階,一道中階,他不厭其煩的將這些相術各處精要,來回的講解,倒也是顯得耐心十足。

相術的分級,其實也跟引導術相同,只不過入門級的引導術,被換成了低,中,高三階而已。

這三階之後,便是相同的將,候,王三級相術。

當然,那種程度的相術對於現在他們這些處於十印境的初學者來說還太遙遠,就算是學會了,恐怕憑自身那一點相力也很難施展出來。

在相術上面的修煉,李洛的悟性自是不必多說,如果只是單純比較相術的話,他有着自信,南風學府中能夠比他更優秀的學員,應該是找不出幾個。

所以當徐山嶽將三道相術講解沒多久,他便是初步的領悟,掌握。

“好了,今日的相術課先到這裡吧,下午便是相力課,你們可得好生修煉。”兩個小時後,徐山嶽停止了授課,然後對着衆人做了一些叮囑,這才宣佈休息。

李洛坐在原位,伸展了一個懶腰,一旁的趙闊湊過來,笑道:“小洛哥,剛纔那三道相術,等會幫我指點一下?”

對於李洛的相術悟性,趙闊是相當清楚的,以前他遇見一些難以入門的相術時,不懂的地方都會請教李洛。

李洛笑罵一聲:“要幫忙了就知道叫小洛哥了?”

趙闊一臉憨笑,不過笑起來扯到臉上的淤青,又痛得咧咧嘴巴。

“你這怎麼回事?”李洛問道。

趙闊眉頭一皺,道:“都是一院貝錕那傢伙,他這幾天不知道發什麼神經,一直在找我們二院的人麻煩,我最後看不過去還跟他打了幾場。”

他指了指臉龐上的淤青,有些得意的道:“那傢伙下手還挺重的,不過我也沒讓他討到好,差點把他那小白臉給錘爛了。”

此時周圍也有一些二院的人圍攏過來,義憤填膺的道:“那貝錕簡直可惡,我們明明沒招惹他,他卻總是過來挑事。”

“還好有趙闊,不然還真沒人制得了他。”

趙闊擺了擺手,將這些人都趕開,然後低聲問道:“你最近是不是惹到貝錕那傢伙了?他好像是衝着你來的。”

聽到這話,李洛突然想起,之前離開學府時,那貝錕似乎是通過蒂法晴給他傳了話,是要他去清風樓擺宴請客,不過這話他當然只是當笑話,難不成這蠢貨還真去清風樓等了一天不成?

而這一週他又沒來學府,於是貝錕就遷怒二院的人,這纔來找麻煩?

李洛笑了笑,拍了拍趙闊的肩膀,道:“可能還真是,看來你替我捱了幾頓。”

“我倒無所謂,如果不是跟他打那幾場,說不定我還沒辦法突破到第六印呢。”

趙闊聳聳肩膀,旋即道:“不過你現在來了學府,下午相力課,他恐怕還會來找你。”

他想了想,拍着胸口道:“到時候就讓我出面吧,看看再打幾次,能不能讓我直接突破到第七印?”

李洛笑笑,趙闊這人,性格爽直又夠義氣,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朋友,不過讓他躲在後面看着朋友去爲他頂缸,這也不是他的性格。

於是他只是笑道:“到時再說吧。”

...

下午時分,相力課。

在南風學府北面,有一片遼闊的密林,密林蔥鬱,有風吹拂而過時,猶如是掀起了層層的綠浪。

而在密林中央的位置,有一顆巨樹巍然而立,巨樹色澤暗黃,高約兩百多米,茂密的枝幹延伸開來,猶如一張巨大無比的樹網一般。

巨樹的枝幹粗壯,而最奇特的是,上面每一片樹葉,都約莫兩米長寬,尺許厚度,似是一個臺子一般。

這是相力樹。

相力樹並非是天然生長出來的,而是由諸多奇特材料打造而成,似金非金,似木非木。

在相力樹的內部,存在着一座能量核心,那能量核心能夠吸取以及儲存極爲龐大的天地能量。

而相力樹的那些寬大葉子,則是宛如一座座的修煉臺,每一片葉子,都能夠供給一名學員修煉。

這種相力樹,是每一座學府的必備之物,只是規模有強有弱而已。

從某種意義而言,這些樹葉就如同李洛老宅中的金屋一般,當然,論起單一的效果,定然還是老宅中的金屋更好一些,但畢竟不是所有學員都有這種修煉條件。

相力樹上,相力樹葉被分爲三級,以金葉,銀葉,銅葉來區分。

而從遠處來看的話,則是會發現,相力樹超過六成的範圍都是銅葉的顏色,剩下四成中,銀色樹葉佔三成,金色樹葉只有一成左右。

金色葉子,都集中於相力樹樹頂的位置,數量稀少。

當然,不用想都知道,在金色樹葉上面修煉,那效果自然比其他兩種樹葉更強。

不過金色樹葉,絕大部分都被一院所佔據,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一院是南風學府的牌面。

整個二院,幾百號人,分到手中的金色樹葉,僅僅只有十片,而至於更後面的三院,四院,那更是沒有資格享受到...由此可見這金色樹葉是多麼的稀罕。

相力樹每日只開啓半天,當樹頂的大鐘敲響時,便是開樹的時候到了,而這一刻,是所有學員最爲期盼的。

而此時,在那鐘聲迴盪間,衆多學員已是滿臉興奮,如潮水般的涌入這片密林,最後沿着那如大蟒一般蜿蜒的木梯,登上巨樹。

李洛也是隨着人流,來到了相力樹之上,然後他望着上方的十片金葉,一時間有點尷尬,二院這十片金葉,以前有一片也是屬於他的,畢竟按照實力劃分的話,他在二院也就僅次於趙闊。

只是後來因爲空相的原因,他主動將屬於他的那一片金葉給讓了出去,這就導致現在的他,似乎沒位置了,畢竟他也不好意思再將之前送出去的金葉再要回來。

“算了,先湊合用吧。”

李洛想了想,就走向了二院的一片銀葉。

在李洛走向銀葉的時候,在那相力樹上方的區域,也是有着一些目光帶着各種情緒的停在了他的身上。

第一百九十一章 地宮第一百八十七章 兌換帝流漿第三百零四章 拱火第一百二十九章 萬樹之縛與重水術第兩百零七章 青罡風第兩百九十四章 長公主趕至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第一百二十四章 對峙第兩百八十一章 斬首第五百二十四章 選擇第五百二十七章 變得嚴重起來的混級賽第三百一十九章 煉製成功第三百四十六章 羣狼環伺第八十四章 五品第四百九十二章 險境第四百五十八章 傳單第五百四十章 臨時任務第兩百九十三章 青鸞第五百零九章 霸道至極的姜青娥第五百三十二章 鎮江城第兩百五十七章 三十八梯第九十五章 叛變的總會長第四百七十一章 守衛戰第三百七十五章 給白萌萌的禮物第三百八十三章 李洛的瓶頸第九十四章 儀式第三百一十章 萌蝶靈水第三百四十五章 被截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力樹下第三百七十八章 被打服的虞浪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三百九十八章 門票賽開啓第一百四十二章 相曦第四百三十章 真正的目標第四百三十三章 差點玩脫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戰林梭第兩百八十二章 絕境第五百四十四章 特殊的信號第一百九十四章 晉級規劃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四百五十六章 神樹金徽第五百零一章 三星院的圍殺第五百四十八章 黑甲人再現第兩百三十一章 供奉長老第四十八章 撞見師箜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兩百四十三章 異心第五百二十六章 靈禹長老第三百章 惡念黑河第四百八十三章 激活第四座第五百三十七章 兩女聯手第五百二十四章 選擇第九十一章 再見姜青娥第三百一十二章 相力的靈性第五百一十二章 狼狽退場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佬雲集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四百五十章 魚魑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纏人的王鶴鳩第兩百六十五章 消失的異類第四百九十章 進入龍血火域第兩百一十七章 鴻泥靈水第三百四十九章 角色的轉變第一百一十九章 沈金霄的手段第兩百九十九章 天祀咒第四百三十八章 敲定幫手第一百四十六章 李洛的持久力第五百二十七章 變得嚴重起來的混級賽第三百七十四章 上一代的故事第三百四十一章 情緒複雜的吉隼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神鈞第兩百三十五章 意見不合第兩百九十六章 暗紅鐲子第三百四十五章 被截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殺我?第四百五十一章 出發之前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神鈞第一百九十三章 目標是壯大洛嵐府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四百一十七章 水光相的衍變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帖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第四百八十三章 激活第四座第一百五十九章 兩隊的訓練第三百七十二章 內情第兩百七十章 爭議第四百四十六章 魚紅溪的相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兩百九十四章 長公主趕至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一百八十三章 日落第四百九十三章 誰是獵人?第三百九十章 木土進化第四百八十八章 景太虛的謀劃第四百六十二章 聚靈壇第兩百二十八章 波瀾落幕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
第一百九十一章 地宮第一百八十七章 兌換帝流漿第三百零四章 拱火第一百二十九章 萬樹之縛與重水術第兩百零七章 青罡風第兩百九十四章 長公主趕至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第一百二十四章 對峙第兩百八十一章 斬首第五百二十四章 選擇第五百二十七章 變得嚴重起來的混級賽第三百一十九章 煉製成功第三百四十六章 羣狼環伺第八十四章 五品第四百九十二章 險境第四百五十八章 傳單第五百四十章 臨時任務第兩百九十三章 青鸞第五百零九章 霸道至極的姜青娥第五百三十二章 鎮江城第兩百五十七章 三十八梯第九十五章 叛變的總會長第四百七十一章 守衛戰第三百七十五章 給白萌萌的禮物第三百八十三章 李洛的瓶頸第九十四章 儀式第三百一十章 萌蝶靈水第三百四十五章 被截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力樹下第三百七十八章 被打服的虞浪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三百九十八章 門票賽開啓第一百四十二章 相曦第四百三十章 真正的目標第四百三十三章 差點玩脫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戰林梭第兩百八十二章 絕境第五百四十四章 特殊的信號第一百九十四章 晉級規劃第二十六章 平平無奇的預考第四百五十六章 神樹金徽第五百零一章 三星院的圍殺第五百四十八章 黑甲人再現第兩百三十一章 供奉長老第四十八章 撞見師箜第兩百二十二章 魚紅溪的提議第五十六章 引誘第兩百四十三章 異心第五百二十六章 靈禹長老第三百章 惡念黑河第四百八十三章 激活第四座第五百三十七章 兩女聯手第五百二十四章 選擇第九十一章 再見姜青娥第三百一十二章 相力的靈性第五百一十二章 狼狽退場第二十五章 淬相師第三百九十七章 大佬雲集第三十三章 雞蛋碰石頭第四百五十章 魚魑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纏人的王鶴鳩第兩百六十五章 消失的異類第四百九十章 進入龍血火域第兩百一十七章 鴻泥靈水第三百四十九章 角色的轉變第一百一十九章 沈金霄的手段第兩百九十九章 天祀咒第四百三十八章 敲定幫手第一百四十六章 李洛的持久力第五百二十七章 變得嚴重起來的混級賽第三百七十四章 上一代的故事第三百四十一章 情緒複雜的吉隼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神鈞第兩百三十五章 意見不合第兩百九十六章 暗紅鐲子第三百四十五章 被截第七十五章 你要刺殺我?第四百五十一章 出發之前第一百三十三章 宮神鈞第一百九十三章 目標是壯大洛嵐府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價第四百一十七章 水光相的衍變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帖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第四百八十三章 激活第四座第一百五十九章 兩隊的訓練第三百七十二章 內情第兩百七十章 爭議第四百四十六章 魚紅溪的相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兩百九十四章 長公主趕至第四十章 狙擊松子屋第一百八十三章 日落第四百九十三章 誰是獵人?第三百九十章 木土進化第四百八十八章 景太虛的謀劃第四百六十二章 聚靈壇第兩百二十八章 波瀾落幕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