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

李世民此話,不免帶着幾分炫耀的意思。

你們盧家不是詩書傳家嗎?

怎麼不見你家裡出一個進士?

朕不一樣,朕的弟子輕易就教授出九個進士。

盧承慶臉上的表情極精彩,一時難言,心裡多半是痛罵着李二郎不是東西的,可人家畢竟是皇帝,在強權之下,良久,他只得支支吾吾的道:“陛下聖明。”

“聖明談不上。”李世民眉飛色舞的道:“只是這詩書之道,朕也有所涉及,只是朕乃天子,操勞國事,此等經義詩書之學,終究不是正道,若是有機會,朕讓弟子與你切磋一二。”

陳正泰:“……”

沃日,我特麼的只會抄詩啊。

陳正泰立即道:“誠如恩師所言,經義詩書不及務實興業要緊,恩師如此,學生自當亦步亦趨,若是郡公有此雅興,我看……不妨與我那九名弟子切磋吧。”

盧承慶:“……”

他一時說不出話來了,詩書傳家,乃是范陽盧氏最得意的臉面,現在陛下和陳正泰二人一唱一和,卻讓這詩書傳家,似乎變成了猥瑣的東西一樣。

偏偏他毫無反駁之力,因爲……人家一舉中了九個進士,人家說詩書傳家是小術,那是謙虛。

李世民臉上笑意久久不退,他許久沒有如此的痛快。

以往這些世家大族,都嫌李家乃是關中軍功世家出身,多有看不起,自詡自己靠讀書延續血脈,高傲得不得了,如今……朕也詩書傳家啦。

他愉悅的道:“朕給皇家二皮溝學堂題字,便是要讓朕的弟子陳正泰教授一些詩書之道,以此而教化天下,這詩書之道,既要勤學苦練,還需發乎於情,就如朕有時做詩一般,只是有感而發,絕不坐而論道,成日搜腸刮肚,而鑽研推敲詞句,哈哈哈……好啦,不說這些,今日科舉,爲朕得了不少的人才,過幾日,朕要召諸科中試者,親自考校他們的才學。”

他揹着手,羣臣此時靜寂無聲,一個個做聲不得。

李世民一臉喜滋滋的樣子,隨即又道:“君無戲言,朕還記着與陳正泰的打賭!陳正泰……朕現在便敕你爲太子舍人,再至二皮溝置軍府,設二皮溝驃騎府,任陳正泰爲驃騎將軍。”

李世民很痛快,這太子舍人,乃是東宮的屬官,顯然……李世民此時是疼愛太子,並且對李承乾寄以厚望的,陳正泰是自己的門生,讓陳正泰輔佐太子,顯然是李世民早就萌生的打算。

而至於設立驃騎府,顯然也是李世民審慎的考慮。

驃騎府乃是隋朝的府兵制延續,此時大唐在天下設立了大大小小七百多個驃騎府,每一個驃騎府設立了一個驃騎將軍,可以說……驃騎將軍並不值錢,可是李世民在二皮溝設立了新的軍府,顯然……給予了陳正泰在二皮溝操練軍士的權利,這便是李世民的考量,某種程度而言,令陳正泰操練衛士,保護二皮溝的皇家產業。

李世民心念一動,心裡又想,陳正泰年紀還小,不過……也差不多到婚配的年齡了,朕這麼多女兒,可惜長樂公主已經和長孫無忌的兒子許了婚約,其他愛女……這高陽公主雖然還年幼,可她畢竟還沒有許配給人,陳正泰……極有才能,又甚爲朕所器重,不如今日……

可陳正泰一見李世民面帶猶豫,就如同他肚裡的蛔蟲一樣,頓時想到了某種可怕的事……

陳正泰當機立斷,立即道:“恩師厚愛,學生沒齒難忘,學生何德何能,未立寸功,卻得此高官厚祿,心中難安……“

他這一通話,倒讓李世民暫時打消了念頭,只和顏悅色的看着陳正泰,雖然三個月白鹽的盈利沒了,太上皇只怕還要委屈委屈,可今日依舊格外的高興,他四顧左右,對人道:“此朕門下的老虎啊。”

可此時……許多人卻一時失了神。

皇家二皮溝大學堂,實在太恐怖了。

這陳正泰……到底是如何調教出來的……這天底下,竟有如此恐怖之事……

而且……這樣看來,陛下對二皮溝大學堂,懷有極大的倚重心理,將來這些中試的進士,只怕……前途似錦啊!

對於任何一個家族而言,後繼有人都是最核心的問題。

譬如孟津陳家,在東漢和魏晉時也曾顯赫一時,出了多少令人神往的人物,可其後呢……子弟們一個個不成器,家道中落,誰料想,陳家出了一個陳正泰,現如今已隱隱有恢復重振門楣的跡象了。

望子成龍,是每一個人的心思,若是子弟們爭氣,家族纔可以延續。

因而,爲了培養子弟,世族們幾乎投入了一切的資源,只是……雖有許多傑出之人,卻難免也會出現幾個似陳正泰他爹和他祖父,還有他曾祖一般的敗家玩意,於是有人不禁動了心思……或許……

此時,只見李世民又道:“好啦,今日這一場熱鬧,諸卿與朕都見識了,哈哈……”

他想着還有許多國家大事需要處置,正打算動身回朝。

這時……卻聽陳正泰道:“恩師……“

李世民回頭,笑吟吟的看着陳正泰:“愛徒,何事啊。”

聽着挺肉麻的,嗯……這句要記下,以後留給郝處俊、李義府等人用。

陳正泰道:“恩師是不是忘了,我們的賭約,還有一條。”

“還有一條?”李世民一愣。

他方纔故意改了賭約,是想從陳正泰身上騙一些錢來的意思。

沒辦法啊,不是朕不講誠信,而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何況自己提高了對陳正泰的賞格,這一次雖沒有從陳正泰這兒索要到一點錢來,卻也對得住陳正泰了。

不過李世民不免開始回憶,還有嘛?

卻聽陳正泰道:“恩師是不是忘了,恩師說過,若是有五人高中,那麼到了七夕之節時,要親自駕臨二皮溝,參與學生舉辦的七夕全豬宴。”

李世民一愣……

這個……有嗎?

肯定沒有。

朕還不至於昏聵!

可陳正泰當着衆臣煞有介事的說出來,一瞬間……李世民明白了……

這個小子……居然以其人之道還之彼身……

七夕在唐朝就有,而且是皇宮裡就開始的,人們將其視爲織女節,宮中的女眷們,已經開始織布了,而後將許多精美的織物送給身邊的至親。

李世民也享受這個節日,那一天,他需在皇后那裡待兩個時辰,而後去各貴妃處,甚至……李世民還預備好了賞賜的禮物,打算今歲的織女節要給遂安公主的母親多一些賞賜。

後宮是需好好經營的,除了長孫皇后之後,其餘諸貴妃還有妃嬪上百人,很多都是世家大族的女子,這制衡後宮,就猶如制衡朝堂,表面上只是經營家庭,實際上卻有許多的打算。

只是……李世民聽到全豬宴三個字,一時愣住了。

陳正泰這個小子……先斬後奏,是要報復朕啊。

這樣一想,李世民心情複雜起來。

而羣臣聽到豬字,也不禁心裡竊笑。

除有特殊癖好的人,唐朝的權貴們是絕不吃豬的,因爲豬的肉質非常腥sao,大家平常吃鹿,吃羊。

陳正泰請陛下吃全豬宴,這若是傳出去,一定免不了讓人笑話。

果然……姓陳的是把雙刃劍啊,好固然有好的地方,可不好的地方……

哪怕連長孫無忌,此刻也沒憋住,不禁笑了起來。

李世民此刻極想搖頭,說一句朕和你有這賭約?

可一想……衆目睽睽,何況是李世民自知是他先坑的陳正泰,論起來,不厚道的還是自己。

然後……李世民微笑道:“朕說過?”

他沒有否認,而是用懷疑的口吻。

陳正泰驚訝的道:“恩師難道忘記了?那……就此作罷吧。”

李世民瞪陳正泰一眼:“也罷,就當有這賭約吧,只是……吃豬?”

他得再確定一遍。

陳正泰鄭重其事的道:“此豬味道鮮美。恩師吃了,一定不能忘懷。”

“咳咳……”

城樓上,此起彼伏的響起了各種的咳嗽聲。

爲了防止君前失儀,只好用咳嗽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
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