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放榜

二人正說着,卻有人排衆而出,隨即便聽一聲爽朗大笑:“郝賢弟,原來你也來看榜。”

郝處俊回頭看了來人一眼,正是那盧家公子盧廣勝,盧廣勝顯得極儒雅,閒庭散步一般走到了榜下!他身側數十個童僕將人推開,在這嘈雜的環境之下,盧廣勝一丁點也不狼狽,他面帶微笑,悠悠然的搖着扇子,隨即又道:“此處真是熱鬧啊,郝賢弟似乎也操了勝券嗎?”

郝處俊臉一紅,他哪裡敢在盧廣勝面前託大,只道:“哪裡。”

盧廣勝微笑道:“說不準郝賢弟僥倖勝了呢,郝賢弟此前不是在二皮溝大學堂讀書嗎?”

這一番話,真真讓郝處俊羞紅到了耳根。

只見盧廣勝又道:“方纔不過是一句玩笑罷了,郝賢弟不要見怪。”

他顯然是一個諧趣的人,話語裡帶着開玩笑的意思。

當然,對於盧廣勝而言,他並不覺得自己有惡意。

畢竟以他這樣的身份,是無法體會郝處俊的心情的。

正在這時,有人大呼道:“放榜了,放榜了。”

果然,只見一隊車馬正從考場的方向直接過來。

這幾日,考官們一直都將自己關在考場裡,直到最後的成績出來,便立即將這新鮮出爐的榜單送至承天門。

這也是爲了杜絕作弊的風險。

如此設計,是要向天下人證明,哪怕是天子,也絕不會提前得知考試的成績。

科舉新制也由此讓人信服。

於是,便見一個個文吏開始架着長梯在宮牆下用米糊刷牆。

隨即,第一張榜單貼出。

此榜乃是秀明經科,不過榜單一出,大家並不覺得意外,明經科無一人高中。

說來也是奇怪,在大唐,秀才科是最難的,已經許多年沒有人中過試了。

緊接其後,便是明算、明法、明字諸科。

上頭各取了十幾人,只是對於好事者而言,這幾科其實並非是關注的焦點,畢竟唐朝的科舉考的科目很多,有算數,有書法等等,對於許多人而言,大唐科舉真正側重的還是進士試。

等一張張榜單貼出,有人歡呼雀躍,有人指指點點。

可當禮官唱諾到了‘進士試’時,一下子,所有人安靜了下來,不約而同地屏息以待。

重頭戲來了。

榜單貼出,搖着扇子的盧廣勝興致盎然,他臉上依舊帶着悠然的微笑,視線輕輕掃過榜單,見這榜單上有九個名字。

心裡就想……還以爲今年進士科能多中幾個呢,誰曉得還是寥寥數人。

他打起精神,自信滿滿的在榜單上搜尋自己的名字,只是……當他看到第一個名字時,竟是大吃一驚。

“郝處俊……”

耳畔,許多人已經開始叫起了郝處俊的名字。

“這郝處俊是誰?”

“想起來啦,聽聞是安陸郝家,飯山縣公之子。”

“呀,此人……真是有大學問,竟是名列第一。”

“郝家竟出了這樣的俊傑。”

……

盧廣勝面上還帶着笑,依舊搖着扇子,他繼續看下去,第二個名字:“李義府……”

到了這時……盧廣勝的臉色似乎再也保持不了淡然了,開始變得難看起來。

他繼續朝下搜尋,竟還是沒有自己,頓時,他臉一黑。

而在一邊,人們還在議論:“這李義府又是誰?”

“魏同玄是何人?”

“高智周……”

“郭正一……”

一個又一個的名字,人們努力的搜尋着,議論紛紛。

郝處俊此刻也正擡着頭,瞪大了眼睛,直直的凝視着那榜單,眼眸裡透着幾分難以置信,只覺得自己的心……竟要跳出來。

名列第一。

竟是第一。

他真真的難以置信。

平日裡只是關起門來讀書,哪裡想到……這進士試,竟一舉奪魁了。

難道……當真是我學貫古今嗎?

他回憶着自己所作的試題,當時幾場考試和文章,他都覺得作的不錯,可到底有多好,他心裡卻是沒有數的。

畢竟……文無第一。

可隨即……他繼續向下看去,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落入自己的眼簾。

一時之間,他竟覺得時間凝滯了。

這些名字,他再熟悉不過了。

一旁的李義府,已是啪嗒一下,直接拜倒在地,激動得失聲大哭。

還有高智周,有郭正一……

“快,快去查一查,這九人都是什麼來路。”有人不禁激動起來。

因爲他們發現,除了郝相貴算有一些名望之外,其餘人,都是寂寂無名之輩。

這頓時讓某些人驚奇起來,難道……這其中有不少是寒門?

若是寒門,就再好不過了,高門是高攀不上的,可若是寒門,卻如此有才學,正可趁此機會好好的結交,甚至……還有人開始打聽,這些人家裡是不是缺一個妻子。

尤其是一人嚷嚷道:“這李義府似是很年輕啊,我曾有過一面之緣,說來也巧,老夫大女新近守了寡,或可成就一段好姻緣。”

說這話的人,也算是望族出身了。

不少名門世家的子女雖然都和同樣的門第聯姻,可是大唐風氣開放,而且因爲醫療水平的低下,嫁出去的女兒、妹子死了丈夫的不是少數,這很合理。

更遑論,還有夫妻不和,和離了,帶着幾個娃娃回了孃家的了。

現在可好了,這不是送上門來的香餑餑嗎?守寡的妻妹們……又有盼頭啦!

宮牆之下,人聲鼎沸,熱鬧極了。

李世民此時也忍不住站了起來,到了女牆之後,觀察着宮外的百姓,一時也是激動不已,連聲誇讚:“這放榜很有趣,天下萬民若都關心放榜,這數不清的人才,才願科舉,爲朕所用啊。”

說着,他卻是顯得焦躁不安起來。

“爲何還未將榜送至朕這裡來。”

羣臣們也都期待着,一個個顯得興趣盎然的樣子。

大臣們雖然都是世族出身,可是他們每一個都自詡總計是詩書承繼家業都鐘鼎之家,他們天生對於讀書著文,就有天生的好感,愛屋及烏之下,自然也希望能夠看一看今年能出幾個人才。

於是張千匆匆下了城樓,過了一會兒便去而復返,同時取回了十幾張榜單。

李世民打起了精神,虎目炯炯有神,口裡道:“諸卿與朕一同觀榜,不知爲樂事。張千,你來念。”

張千頷首點頭,咳嗽一聲,先取了明算榜,一連念出了十幾個名字。

不過……大家的心思似乎都不在這上頭,誰都明白,真正讓人期待的乃是進士試。

好不容易的等到張千唸完,終於拿起了那進士榜,接着扯着嗓子道:“郝處俊……”

郝處俊……

此人姓郝……

那民部侍郎、范陽縣公盧承慶不禁臉色一愣,不免顯得尷尬,他以爲自己的兒子此番既然參加了考試,或許可以奪魁,只是……

這尷尬一閃而逝。

卻在此時,有人狂喜道:“是我兒,是我兒郝處俊,哈哈哈……哈哈哈……這是吾麒麟兒啊。”

這狂喜之下,有些瘋瘋癲癲的人乃是郝相貴。

郝相貴這輩子,都不曾這樣揚眉吐氣過。

此時竟有些失態,見無數人看向自己,他恍然不覺,繼續道:“吾兒……吾兒……我就知道……知道的……”說着,他淚眼滂沱的繼續道:“他打小就聰明,過目不忘,讀書又刻苦,學富五車,我們郝家……竟也出了大才啊……”

衆臣用複雜的眼神看着郝相貴。

事實上,只一個飯山縣公,在這無數的大臣之中,實在是不值一提。

可此刻,不免有人有些羨慕起郝相貴起來了。

郝相貴絮絮叨叨的念着自己兒子的好處,只恨不得告訴所有人,自己的兒子到底有多大的才華,以至於他激動得額上青筋都曝了出來。

也在此時,只聽另一邊有人道:“呀,這是我們二皮溝學堂的,郝處俊……我一看此人就很有前途,讀書又刻苦。他生得一表人才,不愧爲我二皮溝大學堂的優秀學子。”

衆人便朝聲源看去,不是陳正泰是誰?

“………”

李世民一愣,這奪魁者,竟是陳正泰舉薦的……

李世民頓時震撼了,陳正泰這個傢伙……是走了什麼運?

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