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

誰也不曾想到,陛下如此龍顏大怒。

王燕被罵的瞠目結舌,他無論如何無法理解,自己捕風捉影,陛下卻認真起來,爲了袒護一個陳正泰,竟至如此。

他張口,想要說點什麼。

李世民隨即冷哼:“似這樣的人,留之無益,不如革去,以免其敗壞朝堂風氣。”

罷黜……

王燕打了個冷顫,他竟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對他這樣的人而言,做不做官都不要緊,他甚至現在請求致仕還鄉也無所謂。

只是……被朝廷罷黜,卻又是另一回事,這是有辱門楣的。

此時他竟有些慌了:“臣有何罪?”

李世民面上的厭惡之色不加掩飾。

對於李世民而言,王燕的可惡之處不在於自己的詩好壞。

而在於旁敲側擊的暗示自己不學無術。

這背後,是王燕對於皇權的輕蔑。

他自認自己對世族已是極盡優待,而自己所作之詩,斷然不至不堪入目的地步,王燕此舉,不過是藉此來羞辱自己罷了。

今日若是放縱了這件事,那麼長此以往,李氏皇權還如何鞏固?

李世民長身而起,慨然道:“寒隨窮綠變,春逐鳥聲開……朕來問問你,此詩如何?”

王燕心裡一驚,陛下……陛下何故問起這個。

實際上,這課文他只翻了前頭幾頁,便已覺得不堪入目,再不願去污了自己的眼睛了。

哪裡想到,李世民竟當殿念起了這首詩。

此詩他有一些印象……好像從前在哪裡看過。

無論如何,這詩的水平還算上佳的,雖不算什麼驚世駭俗,卻也算是佳作。

李世民繼續逼問:“朕在問你,你何以不言?”

“臣……”

李世民道:“這樣的詩,也是不堪入目嗎?”

王燕猛的想起來了,這……這是陛下的詩。

難道……難道……

他一下子明白了什麼,於是忙道:“陛下,臣……臣以爲此詩……此詩……”

王燕尷尬到了極點,他現在遇到了一個騎虎難下的局面。

若是等自己醒悟過來,因爲這是陛下的詩,自己便立即吹捧此詩,作爲高傲的世家子弟,這是他無法接受的。

可假若對陛下的回答不置可否,那麼……

就是自己失責,作爲朝廷命官信口開河,尸位素餐,這是李世民不能忍的,只能怪自己粗心大意。

他只好垂首,默不作聲。

李世民見他猶豫,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朕明白了,你支吾不言,不過是視朕的詩不堪入目罷了,朕的詩確實無法入你的法眼啊,既如此,卿家就不必再留長安了。”

王燕頓時覺得羞辱到了極點,他良久,才艱難的道:“此詩,是上佳之作。”

李世民起身,心裡冷笑,到了這個時候,他才說這是上佳之作?

若是朕方纔不震怒,這詩想必就污穢不堪了吧。

倘若這王燕硬氣一些,朕倒還欽佩你鐵骨錚錚。

李世民眯着眼,陷入了沉寂。

殿中安靜的可怕。

若李世民此刻,一雙虎目,卻是迫視着王燕,王燕心肝俱裂,於是求救似的,看向幾個相熟的大臣。

只是有人見王燕的目光傳遞而來,有人躲閃,如此巨大的疏失,還爲之辯解,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好在……終於有人出班,道:“陛下,王燕出自太原王氏,王氏爲大唐盡忠效死,若是王燕有錯,何不看在……”

此人擡出了太原王氏的名頭。

太原王氏可是流傳了上千年的豪族,便是皇帝也需籠絡。

本以爲陛下在盛怒之下,作出這不理智的決定,現在只需勸解一番,給陛下一個臺階,此事也就作罷了。

可誰曉得,此人話說到了一半,李世民突然冷笑:“王氏何物?”

王……氏……何……物……

這話的意思乾脆利落,太原王氏是什麼東西,難道朕還不能罷黜他的子弟嗎?

王燕身軀猛的打顫,聽到這句話,竟是兩股戰戰起來,此刻他最後一丁點的希望驟然灰飛煙滅,他恐懼的看着李世民,下意識的屈膝拜下:“臣……臣萬死!”

須知李世民好歹也是屍山血海中爬過的人,當初的秦王府下的將軍們,還牢牢掌控着軍權,這秦瓊、程咬金人等,此時似乎聽出了陛下的心意,一個個面色凜然,也不禁帶着殺機,自打做了皇帝,李世民都脾氣越來越和善,可似乎有人忘了,站在他們眼前的人是不可忤逆的天子。

李世民毫不客氣道:“既知萬死,這便丟下魚符,回你的太原老宅吧。”

“臣……臣……臣遵旨。”王燕面如死灰,此刻他已明白,自己再多的理由,也無法爲自己辯白了。陛下既是說出了王氏何物四字,那麼……繼續掙扎,不過是自取其辱,牽連自己的家族而已。

他頓時已覺得頭腦一片空白,萬念俱焚,於是叩首,摘下粱冠,跌跌撞撞的告退而去。

殿中氣氛出奇的緊張,李世民低頭看了御案上的課本一眼,平靜的道:“此課文,頗有幾分意思,尤其是書中的詩文,都是傳世之作,諸卿以爲如何?”

他見羣臣沒有什麼反應,有些尷尬,便索然無味道:“今日就議在此,諸卿退下,陳卿,你留下。”

陳正泰第一次見到李世民殺氣騰騰的一面,甚至陳正泰毫不懷疑,只要那王燕再敢頂嘴,眼前這本是掩藏在慈愛面目下的李世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這王燕斬於殿前。

衆臣複雜地看了陳正泰一眼,紛紛告退。

宣政殿裡,宦官們無聲的收拾方纔因爲李世民拍案時所散亂的筆墨硯臺,他們一個個嚇得大氣不敢出。

李世民漸漸平復了心情,緩緩跪坐下,眼眸輕描淡寫地看了陳正泰一眼:“此書……可有深意?”

陳正泰道:“恩師,這書是教授流民們識文斷字用的。”

李世民聽罷,一臉疑竇:“識文斷字?庶人也可讀書嗎?”

“如何不能?”

李世民心情很不好,似乎怒氣未散:“莫非還可做官?”

“這……或許某些優秀的人可以吧。”陳正泰頓了頓,隨即道:“學生讓他們學習識文斷字,並非是讓他們做官。”

“不能做官,要之何用?”李世民繼續追問。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敢問陛下,難道這世上,只有做官,才需要學問嗎?這天底下,處處都是學問啊,在二皮溝,有上萬的青壯勞力,若是個個大字不識,就算給他們土地,又能種植出多少的糧食?學生以爲,天下處處都是學問,耕種是學問,鍊鐵也是學問,可有學問的人,統統都在幾姓幾家那裡,他們要嘛是顯貴,寄情于山水,要嘛出仕爲官,可是……其他學問如何傳承呢?一個高明的匠人,碰巧打出了更好的鐵,可他學到的只是經驗,因爲他沒有學問,他無法去細究這背後的原理,如此……千年來,先人們就學會了鍊鐵,可千百年之後,後人們依舊還是用着老祖宗們的辦法去鍊鐵,雖有改進,卻依舊難有太大的進步。”

陳正泰頓了頓:“學生煉白鹽,造紙,學習的便是細究其根本之道,這個學問,比之做官對天下的益處更大。所以學生以爲,這萬餘勞力,不能平白荒廢了,讓他們學習基本的識文斷字,學習基礎的算學,他們之中總會出現佼佼者,去研究更精深的學問。”

李世民聽了,若有所思。

不爲做官的學問。

他凝視着陳正泰:“庶人也能識文斷字嘛?”

此言一出,差點沒把陳正泰噎個半死,原以爲李世民這樣的人,一定跳脫出了高門中那種固有的歧視觀念,誰曉得,這等根深蒂固的觀念竟是如此的頑固。

陳正泰道:“我想……可以吧。”

李世民嘆了口氣:“學問哪裡是這麼容易被人蔘透的,朕非是不敢信重庶人,朕也算是見多識廣,所見的庶人大多愚笨,不堪教化,朕知你的心是好的,只是……望你不要糟踐錢財,這錢要花在刀刃上。”

李世民的觀念裡是……陳正泰人很不錯,能掙錢,唯一的毛病就是愛拿着這錢東搞西搞,看着心疼。

當然……李世民對於庶人的歧視,也絕非是空穴來風。

在這個生產力並不發達的時代,天下有高門,有寒門,也有庶人。

這天下經歷了幾百年的戰亂,絕大多數的庶人,不過是過上了十年的太平日子而已,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隨時處於飢餓的狀態。

人類的大腦是需要補充足夠的蛋白質才能發育的,一旦沒有足夠的蛋白質供應,大腦缺乏足夠的營養,難免會發育不良。

因而,陳正泰來到這個世界,方纔知道,這個時代的人和人甚至可以區分爲兩種不同物種的地步。

高貴之人皮膚白皙、高大、強壯,擁有着極好的修養和見識,許多人才智便是後世的人也無法可以與之比肩。

可絕大多數庶人,卻是矮小,皮膚黝黑,目光呆滯,唯唯諾諾,明顯智力與前者有着巨大的差異。

這長年累月一代代的傳承下來,兩者的區分愈發的明顯,已經到了涇渭分明的地步。

陳正泰想到這些原因,也不好在解釋了,只好朝李世明乾笑道:“是,學生受教。”

.....

推薦一本書(驚奇贅婿),快上架了,很肥,可宰。

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
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