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

陳正泰見郝處俊凝視着自己,似乎有很多問題不解,便微微一笑。

“你看看這二皮溝,招了多少的流民,這麼多張的嘴,有一句話叫做救急不救窮,現在二皮溝還有錢糧賑濟他們,可是時日一長呢?這世上,人才是最寶貴的財富,你別看二皮溝賣鹽能掙錢,可相對於人而言,賣鹽又算什麼?可是……人與人又是不同的,尋常的人,真的能創造財富嘛?我看不盡然,靠力氣掙錢,永遠都不如靠腦瓜子掙錢好使,這些流民,現在雖是困苦,可若是將來他們可以做到能寫會算,這纔是有益於天下,也有益於二皮溝。“

郝處俊一臉震驚:“恩主要讓所有二皮溝的人讀書?”

“我想試一試。”

郝處俊卻是震撼的說不出話來,朝着陳正泰連連搖頭。

“這絕無可能……這些人多是一些毫無見識的流民百姓,他們……他們如何能讀書……所謂君子勞心,小人勞力…若是挑選十人、百人,或許可以。可這是數千上萬人啊,世上沒有人可以做到。”

看着郝處俊驚駭的樣子,陳正泰發現自己在雞同鴨講。

其實這可以理解。

來自後世的陳正泰深信誰都是可以讀書的,即便是最下賤的百姓,他們也有成才的可能。

可是……對於郝處俊而言卻是完全不同,在他的眼睛裡,能讀書的是人上人,只有生在顯赫姓氏裡,有着家族血統和閥閱傳承之人,纔有成才的可能。

哪怕是陳正泰面前的九個讀書人,也不乏有寒門出身,譬如李義府。

可在這個時代的寒門,和後世的所謂寒門是不同的,後世人們將窮人比喻爲寒門。

而在唐初的寒門,則是相對於高門而言,譬如李義府,他就因爲自己出身在寒門而自卑,因爲郝處俊是縣公之子,父親曾經做過州刺史這樣的高官,至於祖父,也曾權傾一時。

可李義府呢,他的父親不過是個小小的縣丞,也就相當於副縣長,正因爲這個‘卑微’的身份,李義府覺得出身寒門的自己在其他的上品之家面前擡不起頭來。

李義府常常覺得自己的父親只是個縣丞而覺得羞恥,爲自己可憐的寒門出生而自卑,以至於他做任何事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因爲他很清楚,別人可以踏錯十步、百步,而自己只要踏錯一步,便是萬劫不復。

而至於這個時代如鄧健一般的尋常百姓,在這些有門第的人家看來,實是螻蟻。

讀書……笑話……他們也配嘛?

自然,持有這樣觀念的人,已經無關善惡了,這不過是長年累月下來人們形成的固有印象,不會有人覺得有這樣的想法和善惡有關,歷來多少正人君子,他們有着極優良的道德修養,同樣也是如此觀念。

陳正泰看出了九個門生眼裡閃露出來的疑慮。

陳正泰知道,其實這種事沒必要去爭辯,在強大的固有觀念面前,其實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於是道:“這於你們而言,一定是未曾設想過的道路吧。”

郝處俊等人很給陳正泰面子,選擇沉默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可是如果不去試一試,又怎麼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陳正泰丟下這麼一句話,繼續保持笑容,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遭受了羞辱,九個讀書人像看傻瓜一樣看自己,正因如此,更要保持微笑,營造我很勇或者是我很神秘的印象。

天氣已漸漸的入秋了。

蝗蟲漸漸凋零,只是整個關中,卻已被這無數的飛蝗啃噬的一乾二淨。

官府和二皮溝雖然盡力的賑濟,可這滿目瘡痍之下,無數衣衫襤褸之人,似乎已經在自己的記憶深處,留下了貞觀三年這個夏日裡不堪回首的飢餓印記。

朝廷連頒旨確定了科舉的新政,這令已齊聚在長安的數千舉人多了幾分希望。

新政的舉措簡直無懈可擊,總體而言,但凡對新政有所瞭解的,大抵都覺得存在舞弊的可能已經微乎其微。

緊接着,考期已日近,到了開考的清早。

шωш▪T Tκan▪C〇

二皮溝大學堂外頭,已備好了車馬。

九個讀書人迎着朝陽,走出了學堂,他們在此朝夕相處了兩個月,彼此已經相熟了,可現在……卻如掙脫了牢籠的雀兒一般,彼此來到了車前,提着考藍,相互作揖告別。

郝處俊早就想好了,這一次進士科考試之後,無論是否高中,他都打算成績揭曉之後便跑路,再不給陳正泰把自己抓回來的機會。

倒是出身寒門的李義府,卻還在猶豫着是不是考完回鄉,他其實挺懷念這裡的飯菜的。

其餘人各懷心思,科舉對他們而言,不過是碰碰運氣而已,畢竟他們要考的是進士科,進士科在科舉各科中最難,前途難料。

甚至在這個時代,許多無法進士出身的人即便將來成爲宰相,也不免視自己無法成爲進士而心懷遺憾。

陳正泰這時騎着馬親自來了,九人用複雜的眼神看了陳正泰一眼,彼此之間相互行過禮,隨即辭行告別。

上車的時候,一心只想離開學堂這大囚籠的郝處俊突然覺得自己鼻頭一酸,在這個記錄下人生兩個月記憶的地方,此時突然離開,內心深處,竟是懷有了某些不捨。

這個時候,哪怕是此前各種咒罵和嫌棄的陳正泰,竟也開始一併懷念起來。

等馬車徐徐而動。

透過了車簾,郝處俊看到後方,陳正泰在朝陽之下駐馬而立,遙看着馬車的方向,郝處俊下意識的眼圈紅了。

馬車將九人送至考場。

在這裡,飯山縣公郝相貴瘋了似的尋覓一個熟悉的身影,終於,他看到了有一個熟悉的人下車,便瘋了似地撲上前去:“處俊,我的兒……”

兩個月時間裡,父子不能相見,對彼此而言,就好似是兩個世紀一樣的長。

唯一不同的是,郝相貴清瘦了,形容枯槁。

而郝處俊……長胖了。

郝相貴淚眼滂沱,不顧身邊詫異的人,揪着郝處俊不肯放手,嚎啕大哭道:“爲父日夜惦記着啊,生恐你在二皮溝受了委屈,爲父不是不想營救,只是那東宮的人不肯讓爲父進去,爲父幾次想要面見陛下,可陛下也對爲父置之不理,我的兒……”

父子二人,抱頭痛哭。

一旁的人紛紛指指點點,低聲議論:“這不是二皮溝的九個讀書人嘛,真可憐,你瞧瞧他們的樣子,面色是紅潤,咦,我認得他,他怎麼還長胖了呀。”

“反正他們很可憐……”

“對,對,可憐人啊。”

……

隨着吉日到來,考場敲了銅鑼,無數的考生涌入考場。

郝處俊等人混雜在人羣之中,只能自偏門進去。

另一邊,卻有中門。

中門處,護衛更加森嚴,從一輛輛極精美的馬車裡,落下一個個衣冠楚楚的貴公子。

這些人的門第比之郝處俊還要高的多。

博陵崔氏的子弟。

還有趙郡李氏、太原王氏等等。

他們大剌剌等自中門進入,不像是來考試,而是像來巡視考場的。

進入了考場。

有人叫住了郝處俊。

郝處俊回頭。

卻見一人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己。

一見這個人,郝處俊不敢怠慢,因爲相比於陳正泰,眼前這個人更加不好惹,此人出自范陽,姓盧,叫盧廣勝,生得面如冠玉,又因爲生自高門,舉手投足之間,顧盼自雄。

據聞這個青年人,當初太上皇在的時候,想將公主下嫁給他,也給盧家拒絕了。

在盧家人眼裡,李氏雖貴爲皇族,而盧廣勝這樣的盧家嫡系子弟,卻更金貴。

郝處俊是偶爾認得盧廣勝的,彼此之間門第相差實在太大,哪怕他家有縣公的爵位,以往的時候,郝處俊不過是盧廣勝的小跟班而已。

“你也來考?”盧廣勝時刻面帶微笑,可這親切微笑的背後,卻時刻帶着傲然之色,這個世上能被他看在眼裡的人並不多。

郝處俊朝他作揖:“是,盧兄也來考嘛?”

“據聞科舉出了新規,我來見識一二。”盧廣勝淡淡一笑:“處俊啊,你要努力。”

他這般鼓勵了一句,在郝處俊聽來,頗有幾分刺耳。

意思是,他盧廣勝自是勝券在握,可是自己嘛,當然還要努力的考了。

不過郝處俊竟沒有絲毫的怨憤,他心裡很清楚,眼前這個人,家學淵博,見識過人,絕不是自己這樣的人可以與之相比的。

“是。”郝處俊繼續作揖。

盧廣勝笑吟吟道:“據聞你還入了學,什麼皇家二皮溝,是嘛?”

這一問,讓郝處俊頓時面紅到了耳根,唯唯諾諾不知如何回答。

盧廣勝輕笑,帶着清貴之人特有的優雅,方纔的奚落,點到爲止,隨即便目不斜視,踏足進入了考棚。

考試隨即開始了。

這裡被隔開了一個個的考棚,這也是科舉新規的一部分,人在考棚之中,與人隔絕,考吏們發放了卷子,而此刻,郝處俊深吸一口氣,他屏住呼吸,開始認真的答卷。

但願……我能成功嗎?

該死,爲何一提筆,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二皮溝大學堂,想到了陳正泰。

郝處俊忙搖頭,想將腦海中陳正泰的影子驅散。

努力深吸一口氣,突又想起陳正泰的話:“努力,奮鬥!”

於是,落筆。

白紙上,墨跡化開。

…………

推薦一本老虎兄弟寫的書《貞觀憨婿》,很好看。

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
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