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朕來考考你

陳正泰心裡卻是美滋滋的,好酒……自己的登山包包還真有一瓶,那酒在上一世,當然是最普通不過,可放在唐朝,就完全不一樣了。

此時大唐的釀酒技術雖還不錯,可和後世相比,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而且,陳正泰試過這個時代的黃酒,怎麼說呢…酒精的度數,是可以忽略不計的,至於口感……也只是一般。

陳家上下,已開始張羅起來。

陳正泰逮了空,回到自己臥房,自登山包裡取出酒來。

當然,這酒的包裝太刺眼,他拿了一個瓷瓶,將酒水灌進去,緊接着大剌剌的到了廳堂。

而此時,李世民早已在上首的酒案前正襟危坐。

長孫無忌與馬週二人,則在副座上跪地等待。

陳家上下人等灰頭土臉,揣揣不安的坐在末席。

菜餚已經上來,畢竟陳家此前沒有準備,所以都是尋常的菜色。

每一道菜端到李世民面前,都有宦官取了銀針,確保無毒。

陳正泰拎着瓷瓶,入堂:“陛下,酒來了。”

李世民對滿桌的菜餚,沒什麼興趣,並沒有舉筷。

此時擡頭,看着陳正泰手中的瓷瓶,一個宦官上前,取過瓷瓶,想驗驗這瓷瓶中的酒。

李世民卻是霸氣外露道:“不必驗啦,這陳家上下,雖都是當初東宮黨羽,可朕諒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給朕下毒,取酒來。”

坐在末席的陳繼業一聽,樂了,雖然被鄙視,可是陛下真是英明。

這是公道話啊,我們陳家本來就是一羣慫包。

話自陛下口裡說出來,讓自己很踏實。

那宦官便小心翼翼的捧着瓷瓶到了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取了瓷瓶,揭開,一股濃烈的酒香頓時四溢。

李世民虎目一張。

這世上的好酒,他見識的多了,可是今日這酒,那撲面而來的酒精氣息,卻令他不由得動容。

陳家……還真有好酒。

“陛下……這酒甚烈,萬萬不可大口的喝,當取小杯,輕飲輕酌……”陳正泰不由提醒。

可這些話,李世民哪裡聽得進去,他愛烈馬,也愛美酒,不過酒水而已……很是豪氣的用口對準了瓷瓶,咕咚一聲,喉結滾動……

那一股熱辣的酒水,頓時涌入李世民的喉頭。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酒水,酒精含量並不高。

就如明代小說中的打虎英雄武松一般,一口喝下十八碗酒,還能上山打虎,這在後世人看來時天方夜譚,可實際上在酒精度數低的令人髮指的古代,這其實是常態。

用碗喝酒算啥?

真男人都是用吹酒罈子的。

可是……在一口悶下瓷瓶中酒水的李世民,在這一刻卻後悔了。

那一股熱辣猶如焰火一般的酒水入喉,驟然之間,他的臉漲紅,猶如一團火,直接入腹。

呼……

他立即放下酒,不敢再喝,方纔還顧盼有神的虎目,驟然僵直,渾身一動不動,喉頭的熱辣,卻揮之不去,那涌上頭的酒精,令他不敢輕易的呼吸。

“陛下……陛下……”長孫無忌見李世民的異樣,霍然而起。

李世民:“……”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陛下只怕不勝酒力……”陳正泰也慌了,他覺得很委屈,明明方纔自己有過提醒來着。

早有宦官一個箭步,衝到了李世民面前。

李世民終於眼珠一動了,手臂擡起,揮揮手,示意宦官退下。

緊接着……李世民呼氣,再吸氣。

方纔那酒入口時,實在過於熱辣。

到現在,自己肚子裡,彷彿還有一團火焰,渾身熱血上涌,以至於李世民的雙目充血,可現在慢慢回味,竟感覺這回味無窮。

“好……好酒!”呼出一口長氣之後,李世民不禁咬牙,喝了這酒,方知從前所喝的酒,實是寡淡無味。

衆人見李世民無事,方纔鬆了口氣。

可聽陛下一聲好酒,卻又都微微一愣。

陛下是什麼樣的人,天下什麼酒沒有喝過,他這樣的九五至尊,但凡從他口裡說出一個好來,可見這酒一定非同凡響。

陳繼業心裡鬆了口氣。

長孫無忌心裡卻是古怪起來,盯着那瓷瓶,默然無語。

李世民面上已是紅了。

從前他喝幾碗酒,也是無事,可現在只一口酒下肚,竟有了幾分醉意,他不禁點了點這瓷瓶:“此酒,叫什麼名字?”

這是問陳正泰的。

陳正泰作揖,老實乖巧的樣子道:“陛下,臣不敢說。”

李世民眉一挑,醉醺醺道:“但說無妨,朕不加罪。”

陳正泰只好硬着頭皮:“此酒叫‘悶倒驢’。”

角落裡的三叔公,眼前一黑,一口老血要噴出來。

李世民則把盞,眼睛略有一些呆滯的看向虛空,悶倒這兩個字好理解,驢這玩意他也懂,可這三個字結合在一起……

陳正泰這才意識到,好像自己太實在了,這酒確實叫悶倒驢沒錯。

陳正泰於是立即露出了人畜無害的樣子,得趕緊笑一笑,這笑容還得帶着幾分少年人的天真純樸,不然真可能被拉出去剁了:“臣出言無狀,萬死!”

李世民臉色才恢復了一些。

方纔那酒勁還沒過去,可說來也奇怪,酒雖是熱辣,此時回味起來,竟感覺滋味無窮,他下意識的又呷了口酒,只是這一次,卻只是蜻蜓點水,舌尖沾了一些酒水,細細品嚐,隨即便覺得渾身都有滋味,不過方纔那一口酒,已讓他有了一些醉意,李世民便看向陳正泰道:“卿的酒不錯,可是卿釀造的嘛?”

陳正泰賣弄了酒,現在聽李世民這樣的問,反而有些爲難了,你說是別人釀造的吧,李世民若問誰釀造的,朕也要買咋辦?

得,哥們雖然是個要臉的人,從不侵佔別人的勞動成果。

可是……小命要緊啊。

陳正泰點頭:“不錯,是臣釀造的。”

“怪哉。”李世民越發覺得陳正泰不簡單起來。

此子很有眼光,居然能發掘出馬周這樣的人才。

要知道,一個人若有識人之明,那麼首先,這個人必須得有見識,可見這小子是有學問的。

而且……此人竟還能釀造這樣的美酒,實在令人歎爲觀止。

李世民微笑,語氣更溫和了一些:“這些,都是從哪裡學來的?”

陳正泰回答道:“都是臣……臣……胡亂琢磨的。”

“哈哈……”李世民大笑。

他不由道:“胡亂琢磨也能有學問嘛?莫非你還是天縱奇才嘛?好,朕就來考考你。”

陳正泰大剌剌道:“還請陛下出題。”

李世民眼簾微垂,藉着酒勁道:“朕登基已有三年,天下幾已大統,可當今天下,夏州朔方叛臣樑師都勾結突厥,不肯臣服,朕去歲已經下了旨意,派兵征討,這樑師都乃是朕的心腹大患,又與突厥人狼狽爲奸,你來說說看,此次進兵,可以平賊嘛?”

樑師都?

陳正泰一聽這問題,心裡便有底氣了。

樑師都是唐初時期的割據勢力,此人在河西走廊自稱皇帝,國號爲樑,大唐幾次興兵征討,雖是給予了樑師都沉重的打擊,可是因爲這樑師都與突厥人勾結,所以依然有和大唐拍板的本錢。

貞觀二年,李世民繼續派大軍征討。

而現在,已經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了,大軍想必已經抵達了朔方郡,兩軍對陣。

陳正泰依稀記得……這樑師都就在這一年,被自己的兄弟出賣殺死,隨即開了城門,向唐軍投降。

顯然……到現在……樑師都還沒有死,不過卻已是秋後的螞蚱了。

而這……李世民顯然問對了人。

陳正泰道:“陛下,臣以爲,我大唐天兵一至,叛賊立即灰飛煙滅。”

一旁的長孫無忌在旁不禁莞爾一笑,露出了嘲諷的樣子。顯然長孫無忌參與軍機,對於河西的情況是十分了解的,並不認同陳正泰的話。

李世民也顯然對陳正泰的回答並不滿意,他面色微紅,噴吐出酒氣,這酒的滋味,真是越來越回味無窮:“朕今日本是來了興致,詢問你軍機大事,誰料你這小子,竟只曉得阿諛奉承。”

他說着,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輕輕搖了搖頭。

什麼大唐天兵一到,賊子就能灰飛煙滅,那這功業要建起來可就太輕易了。

…………

感謝‘桐棠’,‘幻羽’,‘何須紅塵悲涼’,‘秋懷涵夢’四位新盟主,新書剛開,有這樣的支持真的萬分感激。

除此之外,鷹緣帝,我是個莽夫,我是無緣鍋,讓一讓讓一讓等三十四名同學的打賞,令老虎感激不盡。

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
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