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放大招

糊名制在明清時期,是科舉的日常。

不解決科舉公平的問題,又怎麼提倡讀書人來進行科舉考試呢。

шшш_Tтkā n_C○

雖然陳正泰想讓推舉制一併給改了。

可他知道這不現實,因爲不能推舉,就等於根本上解決掉了門閥干涉科舉之路,阻力太大。

何況陳正泰一個人就推舉了九個舉子,自己也不乾淨啊。

既然如此,那麼就索性在其他方面入手,譬如糊名制。

見李世民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陳正泰不由開口道。

“恩師,學生所倡議的糊名制,就是要摒棄恩師和主考們對考生的偏好,恩師取才,公平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全天下的臣民們深信,恩師所建立的科舉機制公平、公正,因而,只有一個極好的規章才能令人信服。”

“當這天下每一個人都相信,只要自己有才學,便能通過科舉鯉魚躍龍門時,這科舉便不需朝廷刻意去倡導,這天下的才子自然也就趨之若鶩了。”

李世民聽到此,不禁動容。

他與房玄齡對視一眼,房玄齡暗暗對李世民點頭。

身爲承上啓下的宰輔,房玄齡比李世民更懂得天下臣民們的想法,關於科舉不公的流言蜚語,並不是沒有,畢竟……考試終究是難讓人信服的,考中的人當然深信科舉是公平的,可是沒有考中的呢?

如何堵住那些落第之人的抱怨,杜絕那天下人悠悠之口,朝廷豈能不做一點功夫?

現在科舉只是初創,自隋文帝開始,雖有了雛形,可這科舉的觀念還未深入人心,大唐沿襲隋制,自然希望在此基礎上,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

李世民見房玄齡也爲之點頭,心裡便更篤定了。

他萬萬想不到,陳正泰居然還能琢磨這個事,陳正泰所言有道理,不過……現在又遇到了一個極大的問題。

李世民皺眉,一臉困惑的反問陳正泰:“正泰所言的糊名制,是否與讓天下人深信這公平有關?”

“正是。”陳正泰底氣十足的道:“只是學生若是講解,只怕一時也說不清,不妨……學生當場演練如何?”

李世民大笑:“現在就可演練嘛?”

他還是有些不相信,陳正泰只一個法子,就可讓天下人對科舉加深信心。

若這麼容易,自隋文帝開始再到如今,科舉已有數十年,豈會沒有想到呢?

那隋文帝之下,有多少賢明的人啊,而朕的文武大臣,哪一個不是人傑?

李世民端坐,稍稍沉吟:“好,朕想看看,正泰如何演練。”

“這隻怕就需房公和虞公幫忙了,不妨請兩位至偏殿,就以‘中秋’爲題,作文一篇,如何?”

換做從前,陳正泰哪裡有資格指使這兩位朝中弘文館的大學士,何況一個是帝師,一個是宰相啊。

可陳正泰賣了一個關子,倒是讓房玄齡和虞世南好奇起來。

房玄齡頷首道:“甚好。”

虞世南本想說,今日身體有所不適,只怕寫的不好,下次養足精神,一定來。

不過擇日不如撞日,他雖怕今日狀態不好,侮辱了自己的博學之名,可想到房玄齡論文章不如自己遠甚,也就含笑同意。

二人各到偏殿,便有小宦官爲其預備了筆墨紙硯。

二人各自提筆作書。

而在大殿之中,陳正泰看了那內常侍張千一眼:“張力士讀過書嗎?”

張千身軀一震,他想不到這演練居然還有自己的份,於是撇了李世民一眼,李世民朝他點頭,他便曉得陛下默許了,於是道:“這……咱不甚懂。”

陳正泰一臉嫌棄的樣子:“讀書也不甚懂,你也配來宮裡做力士。”

張千本來還謙虛,一聽,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臉像被人拍扁的饅頭,齜牙咧嘴:“咱……”

李世民在旁,一時哭笑不得,正泰還是太實在了啊,不過他欣賞這個樣子,少年郎就該有銳氣。他終究不是唐明皇,對宦官有太大的倚重。

張千見陛下不言,心裡哀嚎,咱謙虛一些有什麼錯,於是不得不開口解釋道:“其實還是懂一些的。”

陳正泰不禁道:“早一些說嘛,來,幫忙。”

李世民心裡的好奇越發的勾起來,他興致勃勃的期待着。

過了小半時辰,另一邊的偏殿裡,有小宦官匆匆而來,道:“兩位學士已將文章作好了。”

陳正泰則匆匆到了偏殿,果然見房玄齡和虞世南坐在各自的案牘上等待。

陳正泰便上前,收了他們的卷子,撕了兩片紙條,叫人取了硬白紙,貼在了這文章的名字上頭。

緊接着,陳正泰再叫張千來,張千所見的,乃是兩張已經糊名的文章,陳正泰吩咐他道:“你取筆墨,將這兩篇文章謄寫一遍。”

“咱來抄?”張千一臉狐疑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張千便只好點點頭,到了案牘之後,取了紙,將文章謄寫一遍之後,陳正泰再將這新抄錄的文章,糊在了原來的文章上。

隨即到了正殿,將這兩篇文章送至御前。

李世民低頭,看着案牘上的兩篇試卷,兩張試卷上的考生名已經糊去了。

接下來去看這文章,李世民一愣,因爲這兩篇文章,統統都是一樣的字跡,顯然……都是張千一人抄錄過的。

如此一來,除了文章不同之外,其餘的書法字跡無一不同,便連卷子,也都是統一格式,考生的名字,已用硬紙遮住,陳正泰特意加蓋了一個印泥,只要這紙片揭開,看到了名字,便可看出蛛絲馬跡。

李世民先是大驚失色,隨即震撼道:“朕開始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此……可以杜絕有考官舞弊,又或者考生與考官之間,有所勾結。妙,妙啊,朕現在也分不清,這兩篇文章到底是房卿所書,還是虞公所寫。”

“這還不夠。”陳正泰笑呵呵的道:“還有一個更直接有效的方法,那便是爲了以防萬一,朝廷閱卷時,可設置一名主考,六名副考官,大家相互給試卷打分,而後……再去除一個最高分,去除一個最低分,其餘五位考分所給出的成績,方纔可計入最終的成績。”

陳正泰頓了頓:“這是爲了防止考生的文風,被人看出端倪,倘若有考官和考生彼此相交甚密,一旦看出了文風,給予了高分,豈不就有了舞弊的可能,可一旦去除掉最高分,便可最大程度降低個別考官對考生的影響。”

李世民一愣……

房玄齡和虞世南也是若有所思。

猛的,虞世南眼眸一張,掠過了驚喜之色。

“此老臣謀國啊,陛下,陳正泰此計甚妙,哈哈,不錯,不錯,若是實施,其實對朝廷而言,並不需動用太多的人力物力,可是對於科舉而言,卻有極顯著的效果。“

房玄齡本是極謹慎的人,可他在此時也看出了陳正泰此計的巨大好處,更令他欣慰的是,這一切都在不觸動任何人利益的情況之下,朝廷一旦實施,幾乎不會招致太多的反對,房玄齡大喜,他不禁深深地看了陳正泰一眼,真是奇哉怪也,孟津陳氏,竟也可以出這樣的人物,老夫四個兒子,竟都不如他。

“陛下,這不但可以使科舉杜絕舞弊的影響,最重要的是,誠如陳正泰所言,此策一旦實施,這天下的讀書人,便如吃了一顆定心丸,這對陛下求賢而言,有着巨大的好處啊。陛下,陳正泰乃是可造之才,臣今日見識,算是領教了。”

房玄齡心裡唏噓着,心裡想說,早知如此,老夫收他爲弟子。

李世民聞言大悅:“立即擬出一個章程,將這科舉新策,昭告天下。”

房玄齡應下。

李世民今日心情大好,自己的兒女既平白得了股份,這紙張又有着無數的妙用,便連科舉,竟也有了一個革新的方向。

他不禁對陳正泰更加刮目相看,心中大定,於是又囑咐陳正泰好好造紙。

陳正泰應下來,這科舉新制實施,也讓他心裡吃了一顆定心丸,要知道……自己可是舉薦了九個學生啊,而這九個人都是怪物一般的存在,最難考的進士科,都能高中,陳正泰相信,他們是有真才實學的。

李世民求賢,肯定追求的是公平,歷史上的科舉考試,肯定不會對九人放水,所以,陳正泰對他們高中進士科,有着極大的把握。

只是一下子,自己舉薦的人大多高中,難免會有流言蜚語,肯定會有人覺得自己靠着關係作弊了。

我陳正泰也是個要面子的人啊,怎麼能讓人背後說閒話呢。

既然如此,那就推出一個公平的考試製度,至少這個制度,暫時而言,幾乎沒有作弊的可能,就算有人想到作弊的方法,那也是很多年之後的事。

到時倒要看看,誰敢說我二皮溝大學堂的讀書人作弊。

天色不早,陳正泰等人告退,房玄齡攙扶着虞世南出了殿,虞世南將陳正泰叫住。

陳正泰忙駐足,笑吟吟的朝虞世南作揖行了個禮:“虞公還有事嘛?”

虞世南用複雜的眼神看着陳正泰,一副難以啓齒的樣子,最後卻是道:“二皮溝縣公,做人可是要講誠信,信義是人的根本,你懂老夫的意思吧。”

“啊……”陳正泰有點發懵:“大家都說我很誠實。”

虞世南對陳正泰的態度還是很滿意的,只是他對陳正泰的人品不甚瞭解,因此他也不想過多的和陳正泰來往,只是頷首道:“這便好,那三百斤紙,早一些送來,老夫住在平安坊。”

陳正泰:“……”

這有點不太要臉了啊。

虞世南好像生恐陳正泰接下來還要說什麼似的,居然再不答話,方纔還微微顫顫的樣子,要人攙扶,轉眼間健步如飛,疾步錯身而過。

這讓房玄齡尷尬的半死,一時也不好追上去,於是和陳正要大眼瞪小眼。

“咳咳……”房玄齡咳嗽,隨即慢悠悠的道:“二皮溝縣公啊,不錯,不錯,爾雖小小年紀,卻是年少有爲,老夫有一句良言,不知肯不肯聽。”

陳正泰心說,你不會也是來要紙的吧?

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
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