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

王玄策顯得很沉穩,給人一種很踏實的感覺。

此時,他顯然自己都不知道,此番他的所爲,已讓整個大唐上下的無數人發了一筆大財。

陳家的資產,至少翻了一番。

而皇族漲的只怕也不少。

至於其他的商賈和世族,大多也從中分了一杯羹。

這時候,莫說是陳正泰,即便是太子李承乾,也不敢對他等閒視之了。

若是怠慢,非要被人罵死不可。

因而,在聽取王玄策的彙報過程之中,陳正泰與李承乾二人,幾乎都是保持着微笑,以至於臉上一直掛着笑,導致面部的肌肉都要僵硬了。

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很辛苦啊。

李承乾這般的想着。

而陳正泰卻聽的很認真。

當王玄策說到這天竺人自己也不知自己從何而來,李承乾覺得詫異的時候。

陳正泰的心裡卻在想,這天竺的歷史,反而是託了玄奘和尚的福,將天竺的遊記記錄了下來,就這麼一篇遊記,恰恰成了天竺人追根溯源的寶貴資料。

對於大唐的人而言,追根溯源,乃是關係重大的事,因此,王玄策和李承乾才覺得訝異。

可陳正泰卻清楚,中國人只是一個例外而已,實際上,絕大多數的民族都不記錄自己的歷史,而對於自己的溯源,往往都是通過流傳下來的故事和歌謠,或者某些宗教的書籍來進行追溯的。

不過無論是大食人還是波斯人,哪怕他們的記錄並不完善,這也並不要緊。

畢竟他們處於世界的中心,無數的民族崛起,歷史可以進行相互的印證,就算自己不記,說不準也有其他的民族幫你隻言片語的記下了一些。

而天竺,偏偏是偏居於一隅之地,自己不記,也只能靠玄奘這樣的人了。

陳正泰不理會李承乾的詢問,卻是看着王玄策,脣邊依舊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口裡道:“這天竺的王公有多少?”

王玄策立即就道:“現在能尋訪到的,大抵也只有三百餘,這些都是擁有土地和人口還有士兵的!當初戒日王在的時候,只是絕大多數的王公推他爲共主而已。現在戒日王一死,自然也就各行其是了。”

頓了一下,王玄策繼續道:“這還只是尋訪到的,在這裡更南的地方,到底還有多少,卑下便難以計數了!便是這天竺人,其實自己也不甚明白,卑下現在正在竭盡所能,可終究人手不足!這裡的山川地理,還有王公、人口的一切資料,都是空白。可卑下來的時候,帶來的隨從有限,根本就無法讓他們進行細緻的調查。所以卑下認爲,眼下所有的事,都應該先放下,而是先將這些賬,算清楚,若是算不清,那麼大食商行,只怕也難有作爲了。”

不得不說一句,不愧爲縣令出身的啊。

陳正泰在心裡暗暗地點頭,顯然對王玄策的見解很是讚賞。

華夏早已進行了郡縣制,而郡縣制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了解各州縣的戶籍、人丁、耕牛、土地的資料。

若是連這個都不瞭解清楚,那就根本談不上治理了。

畢竟,一切的決策,都是建立於一個較爲準確數據之上的。

你連人口都不知道多少,你怎麼知道能徵收多少的稅,收了稅該怎麼用?

這是一切統治的基礎。

當然,想要清查,是沒有這麼容易的!

華夏能夠清查,並不是因爲只有華夏知道清查的好處,而在於,自秦漢開始,朝廷便會絞盡腦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培養一批文吏。這些文吏需要脫離生產,需要有人教授他們讀書寫字,要能夠計算。

這其實某種程度,就是後世文官制度的雛形。

而這樣,其實也是一種異類。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 號【書友大本營】 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至少對於這個時代的各民族而言,想要效仿大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有的民族過於貧瘠,根本養活不起這麼一羣不事生產的人。

而有的民族,倒是有這樣的能力,只是這個時代,絕大多數的民族還處於神權統治的時期,人們寧願將資源去供奉祭司和僧侶,也不可能去供奉一羣文吏。

畢竟,在這生產力低下的時代,資源就只有這麼多,給了寺廟裡的僧侶和祭司,便再有餘力去供奉其他的人了。

陳正泰此時卻是從容一笑,隨即就道:“這個好辦,此次本王帶來的人手不少,你想要多少人,便給你多少人,勢必要將這天竺摸個底,清查清楚了,那以後的事就好辦了。”

迄今爲止,陳正泰其實覺得自己還是心有餘悸的,想當初那戒日王吹牛逼的樣子,還是很嚇人的啊,動輒就是數百上千萬!

這還了得?

哼,現在我自己來查,將你的底細全部摸清楚了,往後這樣滿口跑火車的事,也就能杜絕了。

陳正泰又接着吩咐道:“除此之外,山川地理的事,也要清查,只是這些王公們,現在對我大唐,是什麼態度?”

王玄策聽到陳正泰問的這個,倒是顯得很輕鬆,便道:“他們……倒是沒有什麼抱怨,在他們心裡,似乎覺得,不管是戒日王駕馭他們,還是我們大唐駕馭他們,都沒有任何的分別,只要不妨礙他們的統治即可。”

陳正泰聽到這些,不由嘆了口氣道:“肉食者鄙,未能遠謀啊。”

陳正泰脫口而出這句話的時候,王玄策竟是深有同感,雖然這番話,本是當初諷刺當初的權門的,可到了這天竺,卻發現這纔是真正的肉食者鄙!

華夏的貴族和士人,尚且還有天下興亡的意識,哪怕有私心,可骨子裡卻終還有達則兼濟天下的思想。

可在這裡,肉食者們似乎只對自己的有興趣。

王玄策便道:“卑下以爲,天竺之敗,就敗亡在此。”

陳正泰點頭,隨即又笑道:“我這裡有一份協議,回頭你先看看,推敲推敲,看看有什麼需要改動的地方。”

王玄策則顯出感激涕零的樣子,道:“卑下遵命。”

很顯然,從陳正泰的話裡,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先是說給王玄策調配人手,讓他對整個天竺摸底,此後又詢問協議,希望王玄策能夠建言。

王玄策便已是心知肚明,未來在這天竺的事務,這位涼王殿下,極可能就都託付給他了。

王玄策此前,其實只是出身於寒門,可謂是地位卑微,甚至從沒奢望過能有今日,此時自然而然,心中無比感慨。

李承乾此時倒是笑着道:“王玄策,你倒是不怕死啊,當初可有想到你這九死一生,倘若稍有差池,便要死無葬身之地嗎?“

王玄策似乎對於李承乾問出這樣的問題,覺得並不意外。

其實連他自己事後想起來,也不免頗爲後怕,也不知自己當時是從哪裡來的勇氣。

於是,他認真了想了想,方纔道:“士爲知己者死!”

這已是王玄策能想到的唯一答案了。

像他這樣的小人物,本是難有出頭的機會,是陳正泰給了他一個機會,使他這默默無聞的人,有了建功立業的機會!

大丈夫怎麼能夠在機會面前,眼睜睜的看着這機會失之交臂呢?

無非是一死而已。

李承乾聽罷,便無言了,臉上的笑容顯得更僵硬了,他顯得有些尷尬,畢竟當初王玄策在東宮的時候,自己並沒有發掘出他的才能。

一想到這個,他就不免懊惱!

於是立馬轉了話鋒道:“走,帶我們入城,孤倒是想看看這天竺的風情。”

隨即,陳正泰與李承乾便在王玄策的引領之下,打馬入城。

陳正泰卻如做夢一般,進入這滿是異域的所在,這裡的一切,都不無顯得新奇。

只是……

李承乾騎着大馬往前走,眼睛則是好奇地看着周圍的環境,終於忍不住地咕噥道:“這城中街巷,何以空無一人?”

這話,王玄策倒也聽到了,便回答道:“城中的百姓,知道今日有兩位殿下來,通通已迴避了。”

李承乾不禁顯得懊惱,於是皺眉道:“這是什麼道理,有什麼可迴避的,難道不該出來迎一迎嗎?”

王玄策便笑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此地的風俗,與關中不同,不同的人,界限分明!在他們的心目之中,兩位殿下就如同是天上的人,說是神也不爲過!因而,身份卑賤的人會自覺地迴避!否則,哪怕是他們觸碰到了殿下的影子,也是萬死之罪的。那天竺的王公們,出門也大抵如此,在出門之前,需要敲鑼打鼓,讓人提早迴避,使人不敢接觸,如若不然,便是大不敬,王公們覺得晦氣,百姓也恐懼。”

李承乾聽到此,不禁大怒,氣呼呼地道:“這些王公,架子竟比孤還要大,真是豈有此理!哼,這條規矩,孤看,得改一改。”

陳正泰則在旁笑着搖頭道:“太子未免也太想當然了,移風易俗,何其難也!你可以殺他們的頭,可以絕他們的子嗣,但要教他們移風易俗,他們非要和殿下拼命不可啊。”

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
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