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

王玄策的奇怪是有道理的。

任何一支軍馬,肯定會有精銳和老弱病殘。

畢竟不可能所有的軍馬都如天策軍一般!要知道,那天策軍,可是用數不清的錢糧喂出來的。

因而,在王玄策看來,戰場之上排兵佈陣,無論是大唐,還是波斯,又或者是大唐,甚至是當初的高昌,以及西域諸國,都會有一個共同的邏輯。

即精銳的軍馬,往往作爲尖刀,佈置在最有力的位置!

他們隨時可以作爲前鋒,用來在對方的戰線上撕開一道口子,而後其他的軍馬,再一擁而上,擴大戰果。

這幾乎是軍事上的常識,古今中外,沒有例外。

可天竺人卻是反其道而行。

他們將老弱佈置在最前方,精銳的軍馬,卻被保護在大後方。

而最可怕的是,兩者之間,佈置的比較遠。

也就是說,彼此之間並沒有銜接,那些騎在高頭大馬上的精兵們,似乎對尋常的老弱病殘,帶着嫌棄的心理,好像這些老弱病殘,染了瘟疫似的。

這就很費解了。

要知道,軍隊衝殺,一旦彼此隔離甚遠,在這亂哄哄的戰場上,是沒有辦法做到呼應的!

這就等於是,你有兩隻手,按理來說,到了和人拼命的時候,兩隻手一定是彼此呼應,拳頭握起來之後,一齊護在胸前。可天竺人卻完全不同,他們等於此時握緊了拳頭,卻將兩手攤開,兩隻手誰也不願觸碰誰。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王玄策沉着臉,此時他反而踟躕了,忍不住看向身後的蔣師仁道:“蔣賢弟,你看這是什麼架勢,莫非其中有詐?”

蔣師仁不吭聲,實際上,他也有些摸不準,他被天竺人完全違反兵家常識的搞法,也弄得有些不安。

“事到如今,已沒有餘地了。”蔣師仁正色道:“既來之,則安之,不管怎樣,現在天竺軍馬就在眼前了,大丈夫建功立業,就在此時!”

聽了這番話,王玄策不禁目中放光,他身軀不禁一震,精神振奮的道:“不錯,多想無益,你帶吐蕃和泥婆羅軍馬在後,我先率保安隊先行衝殺,今日……勝敗在此一舉!”

蔣師仁沒有客氣,他很清楚,王玄策是一定要衝殺在前的,那些泥婆羅和吐蕃人心懷叵測,未必肯讓人放心,尤其是這樣的大戰,若是保安隊和主帥王玄策不衝殺在前,這些泥婆羅人和吐蕃人一定不肯衝殺!

於是他頷首:“將軍,珍重!”

王玄策再無二話,立馬撥馬下了高丘,隨即便是至保安隊陣前,拔出腰間長刀,大聲喝道:“今日我等四面楚歌,諸將士不妨朝後看,我等還有退路嗎?既退無可退,眼前便乃天竺王城,大丈夫建功立業,便在此時。”

保安隊上下大多都是匠人子弟,他們可不是徵來的士兵,而是自願應募的,在報紙的鼓動之下,這些青年,都懷有建功立業的心思,此後又進行了嚴格的操練。

此時雖是長途跋涉,卻個個精神飽滿,甚至臉上毫無懼色,人人熱血沸騰,齊聲道:“願與將軍同生共死。”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王玄策便道:“爾等都是自願從軍,所爲的,不就是不甘庸碌嗎?今日我等深入敵境,賊寇且在眼前,豈可貪生怕死。都隨我來,我爲先鋒,今日若敗,有死而已。自衆將士隨我師出之日,有死而榮,無生而辱!”

王玄策話畢,衆人紛紛拔出了腰間短槍,隨即便隨王玄策義無反顧地往前衝殺。

數百人一齊策馬,面對數萬軍馬,爭先恐後,竟也是威力十足。

噠噠噠……

聲響震天,馬蹄揚塵。

後頭的泥婆羅和吐蕃人見狀,原本心裡也有些膽寒,畢竟面對的乃是數倍之敵,自己又是遠道而來,其實見到了天竺兵馬,心已先怯了。

可哪裡想到,王玄策也不和他們招呼,更懶得費脣舌地給他們深明大義,進行什麼鼓動和號召,直接轉過頭便帶着自己的兵馬,朝着天竺的陣前衝殺而去了。

這一下子的,卻是讓後頭的泥婆羅人和吐蕃人大受鼓舞。

蔣師仁策馬而來,大呼道:“我唐軍已率先衝鋒,爾等還要做縮頭烏龜嗎?今日有死無生,絕無苟且!”

吐蕃人和泥婆羅人只稍稍猶豫,便也紛紛隨之而來。

此時若是猶豫,實在面子擱不下啊!

何況他們也都很清楚,自己被王玄策拐到了這裡來,就算是想要撤退,可也已來不及了,這四周都是天竺的城池呢,能逃往哪裡去?

除了往前衝,賭這一把外,似乎也沒有選擇了。

於是衆人橫了心,紛紛飛馬尾隨。

…………

天竺的軍馬,本是擺開了陣勢,原以爲唐軍勢必要被這陣勢嚇得膽寒。

畢竟他們是以逸待勞,軍馬又是對方的十倍。

何況,那威武的戰象,絕對讓人窒息。

甚至那居於最後的統帥,甚是得意洋洋,他的身邊還帶着數十個僕從服侍,在他看來,此次出城迎敵,更像是一場郊遊。

顯然,他們對於唐軍的狠辣,是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

因而,見對方直截了當便率先發起攻擊,倒是讓他們詫異無比。

按理來說,先進攻的,理應是佔據了優勢的天竺軍馬纔是。

於是,這被數十個僕從伺候着的統帥,終於從他的金帳中的鑽了出來,而後僕從給他牽來了一匹戰馬,這戰馬通體雪白,格外的神駿。

三個僕從立馬恭敬地跪在了馬下,那統帥便在其他僕從的攙扶下,踩着跪地的僕從背脊,而後跨上了戰馬。

此時,他恢復了威武的形象,大喝一聲。

而後,傳令的快馬將統帥的命令,迅速傳遞往前方。

接着,無數的武官,揮舞着鞭子,開始呵斥着步卒們迎戰。

那烏壓壓的步卒,個個衣衫襤褸,手持着粗劣的武器,便如驅趕的羊羣一般,紛紛向前。

後頭精銳的象兵和精美甲冑的騎兵則依舊悠閒自在,他們不願和這些卑劣的步族一道衝鋒,在他們看來,和這些低劣的人一道作戰,本身就是恥辱。

因而,他們紋絲不動,冷眼看着衣衫襤褸的步卒們蜂擁向前。

跑在最前頭,風馳電掣一般的王玄策擡頭眼看着前方的動靜,更是心裡一驚。

這是什麼情況,用一羣毫無護甲,沒有精銳武器的步兵來阻擋他們?

他們的精銳,爲何還不出擊?

看這樣子,倒是頗有幾分牧野之戰的景象,商王朝的軍隊,讓奴隸來開道,迎接精銳的周朝軍馬。

而自從此戰之後,後世的軍事大師們,都總結了牧野之戰的教訓,畢竟奴隸和老弱病殘組成的大軍是不可靠的,他們只適合在軍隊後方,負責一些輔助的工作,比如跟着精銳後頭摸摸屍之類。

可似這樣的打法,真的難以想象啊!

這可是接近兩千年前,就已經被淘汰掉了的軍事錯誤,王玄策是萬萬都沒想到,今時今日在此……居然重現了。

只見對方已經開始射箭。

而保安隊雖沒有披重甲,可是裡頭還是套了鍊甲的,頭上也戴着鋼盔,雖是三三兩兩,有人被射落馬下。

可是其餘之人,依舊無所畏懼,發狠似的隨着王玄策發起衝刺。

數百鐵騎,匯聚成了一小波的洪峰,擰成了一個拳頭,而後如閃電一般,直插天竺的軍馬之中。

轟隆……

一聲刺耳的撞擊聲,王玄策率先將一個天竺步卒撞飛。

而這個時候,他才真正看清了這些天竺士兵的模樣,這些守衛着天竺王城,而且還作爲先鋒的士兵,個頭矮小,膚色黝黑,身子孱弱,他們絕大多數赤着上身,毫無任何盔甲的保護,他們的身軀,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條條凸顯出來的肋骨,這是皮包骨的形象。他們揮舞着簡陋的武器,可這些武器,有的甚至是用木棒綁着一塊石頭而已,砸在身上很疼,但是很難有致命的殺傷。

而他們的眼神,帶着混沌,又像是總帶着不安。

此時,王玄策殺至,手中長刀毫不客氣地一通揮舞,血雨瀰漫。

後頭數不清的騎隊,亦紛紛蜂擁而上,他們直接擡起短槍,朝着四周射擊。

啪啪啪啪……

這等短槍,是最適合近戰的。

能夠連續發射,雖然射程短,但是近戰卻是足夠了。

高速移動的馬匹,可以輕易的將這些孱弱的天竺士兵撞飛。

而天竺的士卒們,似乎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會遭受如此的衝擊。

看着他們,甚至就像是一羣毫無章法的綿羊,一旦開始接戰,便如沒頭蒼蠅一般。

王玄策到了這時,已是明白了……這根本就不是對方的詭計了。

自己遭遇的,確實就是大唐版的牧野之戰。

心中反而一下子安了不少,於是……

“殺!”一聲猶如劃破半空的呦呵。

他身軀振奮,身上已有六七處傷,不過都沒有致命,身上的疼痛,反而激發了他內心深處的兇殘,於是雙目血紅,猶如猛虎,大喝一聲後,全力衝刺!

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九十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