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

顯然對於這些大唐的商人,無論是西域,還是大食,又或是波斯的貴族和商戶們而言,他們都是歡迎的。

這些一錢不值的土地以及資產,原本無人問津,莫說是問,甚至連擁有者們連出售的心都沒有。

這倒不是他們貪戀土地資產,而是因爲……這玩意確實一錢不值。

商行給出的價格,其實並不高,有的漁村,其實也不過是幾百口刀劍的價格罷了。

可至少……它們現在有了價值。

不只是山地,還有人口,人口的買賣在各地火熱。

此時,無論是大食還是西域亦或者是西域,依舊還擁有着大量的奴隸,這些奴隸,要嘛是常年征戰時俘虜的戰俘,要嘛就是世代的努力,甚至還有大食人在地中海等地,抓獲的黑奴。

陳家人似乎對於人口有着極大的興趣,這其實也形成了一個極有興趣的情況。

那便是對於這裡的貴族們而言,他們覺得這些唐商們大肆的收購諸多原本不值錢的資產,甚至包括了奴隸,這是一件令人歡欣鼓舞的事。

而對於陳家而言,似乎看着這滿地一錢不值的資產,同樣也是高興得手舞足蹈。

畢竟這個時候,整個西域以及大食還有波斯連年征戰,再加上生產力的水平極其的低下,卻絕大多數地方,根本沒有能力進行開發,這便導致……這裡的資產價格極低。

低到什麼程度呢?

同樣一萬貫,倘若在大唐,哪怕是在河西或者是高昌,能購置的山地,在這裡,卻可以購買三十倍。

這對於此時資產氾濫的大食商行而言,簡直就是搶一般。

在貴族們的眼裡,這地上一錢不值的石頭,到了大食商行,便成了珍珠一般。

當然,其中最重要的操作在於壟斷。

大食商行是沒有競爭對手的,所有的世族都以投資的名義加入了大食商行,絕不會有人敢私下裡收購這裡的資產,這就避免了有人相互競價,導致資產價格暴漲的可能。

而大食商行這裡,幾乎用一個最低廉的價格,設置了一個最高價格,有就是說,他們收購這些資產,絕不會比自己的預估的更高,你愛賣便賣,若是不賣,那也沒有關係。

兩千多萬貫,頃刻之間花了出去。

只是短短兩個月的時間。

再之後,許多還想收購的資產便收購不動了。

畢竟不是什麼人都願意售出自己的資產,而離陳正泰原先要花費收購的三千萬貫……顯然還有一些距離。

當然,陳正泰並不急,情報局這裡,陳正雷被請到了蘭州的涼王府。

進入大殿,這裡正有兩個人各自翹着腿,正中坐着的,正是太子李承乾,李承乾一臉慵懶的樣子,他原以爲,自己是來做大買賣的,可結果……卻是每日躲在這王府裡,成日看着各種報表以及數不清的枯燥數據。

另一邊坐着的乃是陳正泰,陳正泰的脣邊勾着一絲笑意,很是激動的樣子。

不激動不成啊。

對於李承乾而言,這只是枯燥的數字,可對於陳正泰而言,這些數字所代表的,是數不清的礦山以及未來的油田,甚至還有未來的港口,以及數不清的土地。

這些還未開發的國家,就如一片片荒野一般,所帶來的財富,是令人難以想象的。

甚至……現在的陳正泰,十分期待的,卻是波斯以南的天竺了。

這天竺素來土地肥沃,若是能收割一波,這纔是暴利呢!

陳正雷規矩地行禮道:“見過太子殿下,見過涼王殿下。”

陳正泰朝着陳正雷頷首點頭,微笑道:“近來無事吧?”

“有事。”陳正雷乾脆利落的回答。

陳正泰一聽,不禁失笑,人家是情報局的局長,怎麼能沒有事呢,這麼多人等着他決策呢!

陳正泰便又道:“現在有一件事要交代你。聽聞現在大食人和波斯人關係緊張?”

陳正雷平淡地道:“大食人與波斯人一向緊張。”

這也是實話,大食對波斯一直處於咄咄逼人的狀態,侵佔了波斯大量的土地,若不是陳家的出現,按照歷史的走向而言,最終波斯會徹底被大食帝國兼併。

這麼多年的相互攻伐,彼此之間說是有血海深仇也不爲過。

因而,雖然陳家商行開始滲透,雙方的關係開始略有緩和,不過矛盾依舊在積蓄,一些衝突不可避免。

陳正泰點點頭:“情報局這些日子,可以放出一些消息,大食和波斯的仇怨,與陳家沒有關係……”

陳正泰說話,只是點到即止。

陳正雷則立即心裡瞭然了。

他道:“卑下明白了。”

陳正泰又道:“事情要乾的漂亮。”

陳正雷道:“喏。”

接着,陳正雷又行了禮,便轉身離去了。

李承乾此時卻伸了個懶腰,瞟了陳正泰一眼道:“你這又是打什麼鬼主意。”

“賣貨。”

“賣貨?”李承乾挑了挑眉道:“賣軍械吧?這軍械的買賣,不是一直不錯嗎?”

“還不夠好。”陳正泰解釋道:“還沒有好到讓大家砸鍋賣鐵也要買軍械的地步呀!”

李承乾一時無語,搖搖頭:“細水長流嘛,怎麼能一下子將人榨乾淨呢?”

陳正泰就道:“讓他們砸鍋賣鐵的目的,是讓他們出售資產,殿下你想想看,在一個動盪的環境之下,什麼最值錢?”

李承乾託着下巴正待要回答。

陳正泰卻是自顧自的回答道:“安全!當人們朝不保夕的時候,這安全便比金子還要珍貴!爲了安全,人們願意出售自己一切的資產。所謂盛世古董亂世金就是這樣的道理,在安居樂業的情況之下,人們追求的各種的資產,哪怕是古董,人們也趨之若鶩。可一旦到了亂世,人們朝不保夕的時候,一切的資產,就變得一錢不值了,因爲資產追求的未來預期的收益,你命都可能沒了,你還會管明天嗎?現在某些人,真是給臉不要臉,收他家的地,好像要殺了他似的,這怎麼辦?只好想辦法了。”

李承乾嘆了口氣道:“有道理,就你鬼主意多,不過孤卻覺得,在這做買賣,卻是百無聊賴呢!我還以爲……做這大買賣,一定很……很……你平日說什麼來着?對,很刺激呢。可孤現在卻覺得,一丁點也不刺激,沒意思。”

陳正泰哈哈一笑道:“殿下,做事要有耐心,很快就有熱鬧瞧了。”

………………

一份快報,火速的送到了波斯國都外的一處莊園裡。

巴赫爾隨即接過了羊皮的快報,他一目十行的看了一眼,隨即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站在一旁的管家部小心翼翼的看着巴赫爾道:“維齊爾,出了什麼事?”

巴赫爾揹着手,顯得臉色凝重,面上佈滿了陰雲!

“前日,大食人襲擊了邊境的一處莊園,殺死了三百多人。“

管家的臉色立馬蒼白了幾分,這樣的事,其實是常有的,哪怕是各個領主之間,若是出現糾紛,偶爾入境殺死幾個人,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可此事,卻嚴重了許多,因爲死傷太大了,這分明是大食人大舉進攻的徵兆。

管家道:“是否求救於陳家?”

巴赫爾冷笑道:“若是陳家願意幹涉,那大食人又豈會敢這樣的放肆……我看陳家人不會管,他們只想着做生意通商。”

“那麼……該怎麼辦?”管家憂心忡忡地道:“難道戰爭又要開始了嗎?”

巴赫爾深吸了一口氣,想了想道:“我將立即去見國王殿下。”

他隨即收拾了一番,當日,他並沒有回到自己的莊園。

在波斯王的宮殿裡,大大小小的領主來了不少,一個個都愁眉不展的樣子,因爲事情比他們想象中棘手!

大食人這一次出動了兩千人,若是在早些年,這樣規模的劫掠,實屬平常,可自從大食王被襲擊之後,雙方已經平靜了許多了。

如今……顯然是一個可怕的徵兆。

大食的軍事力量依舊強大,他們的騎兵,根本不是現在的波斯人能夠抵擋的。

而如今的波斯王還不過是個孩子,所謂的入宮與國王商量對策,不過是貴族們和巴赫爾之間商談罷了。

只是領主們的意見顯然並不統一,靠近邊境的領主,認爲應該立即徵召大軍,進行戰爭。

畢竟對他們而言,下一次大食人可能就奔着他們的領地而來了。

而其他的領主,卻認爲這個時候徵召大軍,顯然有些反應過了頭。

這一次只是小規模的軍事行動,對方並沒有大動干戈,徵發數萬軍馬殺奔而來,若是波斯人反應過激,勢必大食人會大舉進攻。

彼此吵得面紅耳赤,也沒有什麼結果。

倒是將那小國王嚇得哭了起來。

一旁的宮中侍從忙是上前安慰小國王。

巴赫爾便忍不住厭惡的看了這小國王一眼,他知道事情根本商量不出一個結果,現在的波斯,再不是當初的波斯了,大家各自爲政,也沒有一個強力的國王有着巨大的號召力。

貴族和領主們各有自己的算計。

就算要組織起一場戰爭,只怕肯聽從徵召的領主也是有限。

只要大食人不是大舉進犯,這些各懷鬼胎的人,是絕不可能同心協力的。

現在在一起,不過是彼此之間更多的爭吵而已。

巴赫爾哪怕在貴族之中的號召力驚人,卻也沒有一言九鼎的權力,因而只好沮喪的回到了自己在國都的住處,卻顯得憂心忡忡。

到了次日,一個可怕的消息在波斯國蔓延開來了。

戰爭可能要開始了。

對於戰爭的恐怖記憶,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是可怕的。

於是市面上,陳家的各種武器訂單,一下子暴增了七成。

到了第四日,又暴增了五成。

貴族們希望多購置一些武器,以此來保護自己的莊園,而平民們也害怕在未來沒有防身的武器。

可武器價格昂貴,人們的現錢並不多,想要購置武器,就不得不出售一些許多人認爲不值錢的資產了。

畢竟……陳家人肯收。

甚至連巴赫爾,也將那些種植不出糧食來的其他土地,甚至有了全部打包賣給陳家的打算。

在這個時代,人們只在乎糧田,其他的土地,都是一錢不值的,現在陳家好歹估算出了一點價值,糧田關係到的乃是吃飯的問題,而其他無用的土地,顯然並不在波斯人的計算範圍之內。

於是陳氏收購的買賣,又變得火熱起來。

“這些該死的大唐商人。”

雖是出售的只是沒什麼大用處的土地,可巴赫爾心中依舊忍不住有些不忿。

此時,他雙目顯得陰沉,鷹鉤鼻忍不住垂下些許,一雙眼睛則看向鼻尖的方向,又似乎落在了自己的靴子處,他冷笑連連地繼續道:“哼,這些無用的土地,他們要了,又有什麼用?”

管家站在一旁,其實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陳家這是要幹什麼。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人都是經驗主義的生物,他們只相信賴以生存的生活方式,也只相信自己眼睛親眼看到的。

越是‘擁有智慧’的人,他們的知識量越多,反而越依賴於歷史經驗,這倒和大唐的那些大儒們有些相像,他們言必稱三皇五帝,或者是秦漢,又或者是先隋,因爲祖先們的生活方式就是如此,在這些知識階層的人看來,知要遵循這些前人們的經驗,就不會有錯了。

管家糾結了許久,才道:“或許……他們是爲了讓我們購置他們的武器吧。”

“也有道理。”巴赫爾點點頭:“土地都賣出去了嗎?”

管家道:“已經在談了,陳家那邊只肯出四萬貫,說是我們的地,本就不值什麼錢。”

四萬貫,其實已經不是小數目了。

當然,巴赫爾繼續要出售的土地,卻也絕不是小數,這些土地,雖然一錢不值,卻佔了他領地的半數面積,這大抵相當於大唐人用一文錢,買下幾畝土地。

巴赫爾嘆了口氣道:“四萬就四萬吧,這些土地,反正也沒有價值。”

巴赫爾如此,其他人大抵也如此。

大食人甚至比波斯人更加激進,因爲大食人信奉武力,認爲有了武力,便可征服更多的土地,武力纔是一切財富的基礎。

再加上他們熱愛刀劍,尤其是陳家輸入大食的精美刀劍,這在大食人眼裡,這些刀劍簡直就是藝術品,而土地和奴隸,價值並不高,反而賣的比波斯人痛快得多。

一千二百萬貫,只用了短短的十幾天,便又交易了數不清的資產。

當快報送到陳正泰的手裡時,陳正泰卻不禁苦笑道:“殿下……商行現在連三百萬貫都已拿不出了。當初融資來的錢,已是用了個七七八八了。”

李承乾看着一幅幅最新的輿圖,所有陳家的土地,都刻意的進行了塗黑。

只見在這些輿圖上,整個西域、大食以及波斯,已是接近一半的土地被塗黑了。

這等於是……陳家用錢,將半個波斯和西域還有大食買了下來。

當然,若是細心去發現,這些塗黑的土地,其實都是些不毛之地,和真正的人口聚集區域以及糧田,都有着一定的距離。

李承乾直直地盯着那些輿圖,略顯不解道:“這就是你的買賣?”

“對。”陳正泰認真的道:“這便是我們的買賣,只是現在……唉,錢不多了,我打算以這些土地的名義,向錢莊進行借貸,貸取出五百萬貫來。”

李承乾一愣,隨即咋舌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陳正泰認真的道:“當然是開發啊。”

“開發這些不毛之地?”

李承乾皺着眉頭,覺得匪夷所思。

陳正泰笑了笑,顯得信心滿滿的樣子,道:“有何不可呢?不過開發有很多種,我們要進行的開發,也是分階段的,現在借貸的五百萬貫,便是從最容易的開始。”

李承乾搖搖頭,禁不住苦笑。

他覺得陳正泰賭性有些大,倒沒有說出任何反對的話。

不過……

大食商行借貸的消息,迅速的傳到了長安。

當初人們對於陳正泰親自掌舵大食商行,還是很有信心的。

在交易所裡,即便是大食商行融了巨資,可是關於它的股票,卻一直都在穩步上漲。

在許多人心目中,陳正泰便是一個招牌。

可借貸的消息一出,卻是讓交易所裡的人都給嚇着了。

接近四千萬貫啊,才短短几個月時間,就花乾淨了?

花乾淨也就罷了,居然錢還不夠,還跑去向錢莊借貸?

這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商行沒錢了,而且就像一個吞金巨獸,不,是一個無底洞啊。

交易所裡,不少人臉色凝重,這長安上下,當初誰沒有跟過風?可現如今……對於任何一個買家而言,顯然……這是一個噩耗。

於是驚嚇到的人們瘋狂的打探着消息,而從蘭州來的消息又是語焉不詳。

耐人尋味的是,交易所裡放出來的一些公告,都是四平八穩,讓人難測,這便更放大了人們的恐慌情緒。

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九章:敕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
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九章:敕封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