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

陳正泰其實早就料到,各國對於大唐提出來的優厚條件,一定是表現出極大興趣的。

畢竟當初派遣遣唐使的時候,各國就已經有了一些心理上的準備。

割肉放血,藉此機會,結好大唐,等於是給自己買了一個人身意外保險,畢竟誰也不希望會有一羣人突然從天而降,而後把你一鍋端了。

雖然自從陳正雷擒獲過大食王之後,各國對於宮禁的防範又森嚴了不少,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而陳正泰提出來的通商,顯然對於各國的疆土沒有覬覦之心。

此時,大家所認同的國家命脈,依舊還是以國家的疆土以及人口爲主。

並沒有意識到,國家的產業是多麼的寶貴。

通商的本質在於互通有無,這顯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可是當巴貝克表示大食王對此熱烈歡迎之後,陳正泰還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對方的贊同,給自己省去了很多的麻煩,這樣……挺好。

陳正泰隨即道:“貴國的人選是誰?”

“此人乃是我大食王的兒子,叫阿克拉。”巴貝克小心翼翼地看着陳正泰道。

陳正泰聽罷,心裡已經瞭然了。

大食王並非是父死子繼,而是相當於是內部的一些貴族以及教士集團的推選。

此時大食王選擇讓自己的兒子成爲安撫副使,顯然是有兩手準備!讓自己的兒子與大唐交好,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死去,一方面若是得到大唐的幫助,自己的兒子或許可以改變當下大食的禪讓制,直接藉助大唐,奪取大食的王權,徹底使大食成爲家天下。

就算是這一條路走不通,將來其他人做了大食王,憑藉着他在大唐擔任安撫副使的資歷,也足以讓他立於不敗之地。

陳正泰點頭道:“既如此,那麼再好不過,通商貿易安撫使司這裡,本王乃是正使,而人口百萬戶以上的大國,則可以推舉副使,百萬戶以下的各國,可推舉通判,大食這邊,人選自然是由大食自己甄選。只是……到時只怕少不得要請推選的副使趕往蘭州赴任。”

“這是自然的。”巴貝克笑着道,他顯然並不知道陳正泰已知道了大食國的小心思。

他甚至不知道,在大食國,情報局已經設立了十幾個辦事處,招募來的大量情報人選,已經開始在大食國活動了。

這大食國的動向,其實難逃陳正泰的法眼。

甚至於,在大食國內部,圍繞着對待大唐的爭議,陳正泰也瞭如指掌。

一部分貴族和教士認爲,不應該和大唐有過多的解除,他們大抵可稱之爲反唐派。而一部分人則認爲,大唐與大食國畢竟相距甚遠,可以親近大唐,藉以讓大食國可以休養生息,而不是將大唐逼迫佔到波斯一邊,對大食國產生威脅!

甚至還有一部分人,開始羨慕大唐的強大,認爲親近大唐纔是正途。這些人,自然便是親唐派了。

彼此雙方,圍繞着大食王不斷的相互攻訐,哪一些人支持,哪一些人反對,情報局現在正在收集情報,並且與某些親唐之人暗中進行合作。

此時,陳正泰站了起來,道:“既然如此,那麼……此事便算妥了,原本各國都同意了此事,就等着你們大食,而如今,大食也已願意締結通商協約,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不妨下月月初開始,協約生效,如何?”

巴貝克道:“當初殿下定下的最後期限,便是下月初一,既然我王已是批准,那麼……下月初一開始,也是無妨。”

陳正泰而後笑道:“那麼自此之後,大家便是一家人了。”

這話令巴貝克有些意外。

一家人……

巴貝克來這大唐已有一些日子了,顯然清楚,大唐對於家族的概念是很強的。

這一家人,可能只是陳正泰的口頭禪,卻也在透露着另外一層的意思。

巴貝克點點頭,顯得歡欣鼓舞,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開始。

而陳家上下,已是爲下月初一開始做準備了,大量的資金,已經準備完畢。

因爲各國還處於大量真金白銀的階段,因而這些資金,兌取了大量的金銀。

當然,銀票也是有用武之地的,至少各國的商賈,還是能夠接受。

甚至在通商協議之中,各國也表示能夠接受銀票,當然,一切的前提是,大唐有足夠的儲備金。

事實上,只要陳家錢莊裡的金銀足夠,可以讓各國隨時取兌,那麼銀票就有效用。

在此時,一車車的真金白銀,開始通過火車,運輸至高昌。

而後,再由高昌,運送至各國,作爲未來各國開設的錢莊的儲備金。

陳家的子弟,已經開始摩拳擦掌,無數的訊息和情報,也在這數月的功夫,開始進行梳理。

情報局已經開始有了框架,蓄勢待發。

包括了即將要招募的大量安保團,現在也已經進行操練。

在蘭州,三萬九千個青壯每日操練,新的短槍在大規模生產之後,開始分發。

短槍不適合大規模的軍事作戰,但是在近戰和小規模的作戰之中,幾乎是無敵的。

一羣操練之後的青壯,憑藉着精良的武器,雖然無法應付大戰,但是足以保護未來陳家產業的安全。

陳家數百人,已經開始如沙子一般,摻入了各國。

不只如此,各世族的許多子弟,都成爲了商行的僱員,帶着他們的人馬,打着商行的名義先行出發。

每一個人似乎都在等待着,宛如飢渴的狼羣,只等着夜幕降臨。

而對於各國而言,顯然這也是一個極好的結果,通商在他們看來,更多的像是當年的絲綢之路一般,將自己的特產賣出去,再將大唐的特產買回來。

這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至少……他們想象中確實是如此。

而在此時,就在月末的時候,李世民卻召見了陳正泰。

在紫薇殿裡,吳王李恪,正小心地侍候着李世民。

陳正泰入殿,便立即聞到了殿中的一股湯藥氣息,忍不住輕皺眉頭。

李恪起身,忙對陳正泰道:“涼王,父皇近來龍體欠安……”

陳正泰顯得詫異道:“前些日子,還見陛下精神奕奕,這幾日何故欠安了呢?”

李恪一時說不上來。

於是叫了御醫來,這御醫也說不上什麼,只是說陛下這些日子都在腹瀉。

腹瀉?怎麼會腹瀉……

吃錯藥了?

陳正泰自是真心關心李世民的,聽了御醫的話,他顯得憂心忡忡,於是上前,細細地探視了一番。

他似乎也一時沒看出些什麼來,只好詢問李世民道:“陛下這些日子,可進了什麼膳食,有什麼感覺不對的地方?”

一旁的張千忙解釋道:“殿下,宮中的膳食,絕不可能出差錯。”

“這就怪了。”陳正泰道:“像吃錯了東西的樣子,卻要小心,需查一查纔好。”

誰曉得這個時候,李世民勉強的坐起來,就道:“好啦,不必計較這些了,人都有生老病死,不過是小疾而已,不必放在心上!朕年紀大了,有一些小疾,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裡,李世民話鋒一轉:“朕聽說,各國的通商協議,已經促成了?”

“回稟陛下。”陳正泰自知李世民很重視此事,於是認真的道:“已經促成了,下月月初開市,自此之後,各國與大唐,不分彼此,所有的商賈,都可在各國活動,可得到各國的保障,同時得到通商安撫使司的庇護,這算是給這天下大同,邁下了第一步。”

“天下大同……”李世民笑了笑道:“只是互市,便可天下大同了嗎?”

“互通有無,終究是個好的開始。”陳正泰認真的道:“只有有了利益,彼此之間纔會增強交流,增強了交流,文字和語言便慢慢的不會成爲障礙,最後纔可實現車同軌。凡事雖然不可一蹴而就,可終究還是邁出這一步。”

李世民不由笑了:“一個絲綢之路,卻被你說的神乎其神。”

陳正泰心裡想,果然……陛下這些人,還是將互市當做了絲綢之路啊。

而且還是漢朝時的絲綢之路。

可實際上……陳正泰想走的,卻是另一種形態的絲綢之路。

只是現在……他卻不便說。

李世民道:“據聞商行已經籌募了數千萬貫資金?”

“正是。”陳正泰認真道:“迄今爲止,已接近四千萬貫了。”

“互市……真這樣掙錢?”李世民不由感慨,動用如此巨大的資金,只是爲了互市,這在李世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

當然……這裡頭李世民賺的最多,對於李世民而言,此時就算他心裡有疑慮,也絕不會反對。

陳正泰自是明白李世民的這些心思,於是道:“陛下等着看吧,下月開市之後,便有好戲好了。不過兒臣只怕明日就要動身,前往一趟蘭州甚至是高昌。”

“嗯。”李世民點點頭。

一旁的吳王李恪卻是道:“父皇,不如兒臣隨涼王同去,也好跟着涼王,長長見識。”

陳正泰沒想到這李恪對此如此熱心。

其實他對李恪並沒有什麼反感,畢竟……也是親戚嘛,當然,也不怎麼熟絡就是了。

李世民卻是想了想,深深看了一眼李恪,才道:“不必啦,你好生在長安呆着吧,不過……太子近來無事,就讓太子出去走走吧。”

李恪的臉色頓時略顯幾分尷尬。

陳正泰聽聞太子同往,立即高興起來,忙道:“如此甚好。”

比起一個不熟悉的皇子,陳正泰當然更願意跟李承乾呆在一起了。

於是他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接着陪着李世民說了好一些話,當然,心裡還是有些隱隱不放心的,便又問起李世民近來的起居,吃了什麼。

李世民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過卻搖搖頭道:“沒吃錯什麼,你不必擔心,朕正在盛年,些許小疾,算不得什麼。”

陳正泰只好悻悻然道:“還請陛下保重龍體。兒臣明日便要啓程,不能盡孝左右,也請陛下見諒。”

“去忙你的吧。”李世民微笑道:“朕想看看,你這互市,到底是什麼名堂。”

陳正泰立即應下,這才告辭出宮。

到了次日清晨,李承乾便已興致勃勃的到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父皇會肯讓他和陳正泰一起前往蘭州,這突而其來的驚喜可謂令他始料未及。

因而他興沖沖的先來和陳正泰會合。

對於將要遠行,陳正泰其實並沒有帶多少的行李,陳家在蘭州已有根基,不過是從這個家到另一個家而已,於是二人見面後,便直接啓程,七八日之後,便抵達了蘭州。

此次,陳正泰爲大食商行的總掌櫃,而李承乾身爲太子,顯然不可能是做副總掌櫃的,他只能做名譽總掌櫃。

雖然只是名譽,不過李承乾頗有主人公精神,在火車上,將這商行的所有資料廢寢忘食的看完。

此時,他心裡便生出了許多的疑問:“也就是說,商行真正乾的,並不是運貨?”

“自然。”陳正泰點頭道:“四千萬貫的資金,若是拿去運貨,這天下哪裡有這麼多的貨物,給你去運?”

“我還以爲……是將我大唐的貨物,運去各地販賣呢。”李承乾搖搖頭。

陳正泰笑了笑道:“這些蠅頭小利,自然是交給其他的商賈們去做,將來會有數不清的商賈,深入西域和大食,何須大食商行來動手呢?”

李承乾不禁狐疑地道:“既然不是互通有無,那麼商行到底是幹什麼的?”

“撿漏!”陳正泰很認真的道。

“撿漏……”李承乾念着這兩個字,卻是顯然更糊塗了。

當然,他不喜歡陳正泰牛氣哄哄的樣子,總覺得這樣的嘴臉,頗令人討厭,因而他決定自己琢磨。

待到了蘭州,李承乾卻並不希望住在別宮,對他來說,別宮太清冷了,於是索性住在了陳家。

事實上,這是他第一次出關來,看到這與關中不同的風情,就像放飛的風箏一般。

而就在此時,九月初一到了。

“時候到了。”陳正泰在書齋裡,目光炯炯,顯得興致勃勃。

李承乾道:“接下來我們幹什麼?”

“我們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陳正泰信心滿滿地道:“該佈置的已經佈置了,殿下沒事呢,可以看看商行送來的各種文牘,若是實在覺得不耐煩,我知道有個好地方,可以去獵兔子。”

“就這?”李承乾禁不住道:“敢情孤是來吃乾飯的啊?”

陳正泰只笑了笑。

波斯……

隨着九月初一之期抵達,於是,早已出現在此的漢商,已開始行動起來。

先是陳家的第一家錢莊,在波斯國正式開張。

一時之間,鞭炮響徹了足足一炷香,早已僱傭好了的人手開始忙碌。

這錢莊現在的業務比較單一,主要單純進行取兌的服務。

也就是說,陳家發出去的銀票,可以歡迎本地的波斯人隨時來兌換真金白銀。

銀票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已經進行了廣泛的宣傳,至少不少達官貴人,是願意接受這新奇的東西的。

陳家的保證,雖然讓人有所疑慮,可是並不代表,大家連短暫的持有都不敢,拿了銀票,到時去錢莊兌換真金白銀就是。

此時的波斯國,國王不過是個七歲的孩子,而波斯國的國王,在波斯被稱之爲萬王之王。

也即是,整個波斯國內部,其實分封了數以百計的大小封建主,這些人各自割據,在大事上,則聽從國王的指揮,平日裡則收取自己的稅賦,訓練自己的武士。

當下的國王阿爾達希爾三世,不過是被這些封建主們所相中,認爲其年幼,可以操控,可實際上,整個波斯早就處於內憂外患之中,大權早已旁落到了是貴族的首領沙赫爾手中。

而此時……位於國都不遠處的一處葡萄園,這裡雖離國都不遠,卻已是貴族的領地了。

當然,波斯的貴族因爲割據的緣故,實際上,整個疆土已經分裂成了大小不一的上百塊,即便是割據一方的貴族,實際上……他們的日子過的並不太好。

畢竟,葡萄園以及貧瘠的農地產出並不高,而且武士的訓練,決定了貴族們的實力,因而……有限的稅賦,絕大多數都用於了購買馬匹以及豢養武士。

就在此時,大名鼎鼎的貴族巴赫爾,現在卻迎來了一個客人。

巴赫爾在波斯國內位高權重,可對於這些陳家人,卻是不敢怠慢的,因爲陳家人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實力。

因而巴赫爾決定舉行一場宴會,熱情的款待這位自稱叫陳正信的客人。

出人意料的是,對方竟會波斯語。

而且還帶來了大唐特有的烈酒,酒過三巡後,陳正信開口便道:“我聽聞將軍在國都以北,有大片的山地……現在陳家,打算在波斯做一些買賣,卻不知這些山地,賣是不賣呢?”

巴赫爾不由詫異的看着對方,似乎終於明白了對方的來意。

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九章:敕封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
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九章:敕封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